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十章 成长的烦恼
    对于卡洛斯的话,小伙伴们出乎意料的不太感冒。

    金丝眼镜提起鱼竿又给钩子挂上新鱼饵,看样子是不打算将河里的鱼儿喂饱,誓不罢休了。

    科曼紧张的盯着他的鱼漂,生怕卡洛斯接下来的话惊动了即将咬钩的大鱼,罕见的瞪了卡洛斯一眼,又将视线移到水里。

    卡洛斯没好气的将目光看向蕾娜。

    麦芽气都没有喘匀,才察觉卡洛斯投来的目光,吓得她忙提起木桶顾不得喘气,又要往后面的松泥地里去挖鱼饵。

    卡洛斯恼怒的道:“你要去哪?再挖,你桶里的蚯蚓都能喂饱整条河流里的鱼了。”

    卡洛斯声厉惧下,小姑娘就原地停下脚步,拎着木桶不知所措了。

    “你干嘛对麦芽发脾气,她也是担心你。”

    打破这诡异气氛短毛红发的高大个查尔,他一边开口一边站起身将屁股上的碎草屑拍打干净,从几步外朝卡洛斯走了过来,叹了口气又道:“你真要去那个古怪的炼金小屋?”

    卡洛斯神情一凝,缓缓点头。

    “总得找点事做,学些本事。”

    “和那天失踪有关吗?”

    “算是吧…”卡洛斯撇撇嘴表示承认,又有些无名火气道:“我又不是要离开镇子,你们至于这般作态吗?”

    查尔的身子已经发育开了,一米七的身高站起来有了一个大人模样,他朝下看了一眼,发现科曼眼神迷茫的盯着河水,金丝眼睛西迪斯跟家里丢了金币一般,沉默不语低头思索些什么。

    麦芽向来是一个害羞的闷葫芦。

    没人想要发表自己的想法,查尔只能摊摊手。

    有些疲惫的脸上写满了怨念,转头望着卡洛斯崭新的礼服,被草叶沾染得斑斑点点,叹了口气。

    “我们其实也并不全然是担心你,再怎么说你也是贵族,用不着我们这些下贱的来同情。

    我们啊…是替自己感到难过,你一个贵族少爷有权有势,还有一个好父亲,我们呢?麦芽有一个在酒吧陪酒的母亲,西迪斯看着平日里比较风光,其实也就是一家里有点小钱的破落户,往后你不在,他也耍不了威风。”

    西迪斯刚要反驳,就被查尔狠狠的瞪了回去。

    小眼镜便又咬着嘴唇低头思过去了。

    查尔换了口气继续说,

    “科曼家里倒是不错,将来估计是要子传父业的,我只是担心他一身的肥肉估计没多久就要被消耗殆尽了。”

    卡洛斯愣了愣仰着头朝上看,看向查尔那张已经开始长出胡茬的脸,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小团体里五个人之中,就属于卡洛斯最闲也最有折腾的本钱,现如今连平日里混吃等死,逍遥自在的贵族小少爷都要奋发图强了,其他几个人就深刻感受到了长大的压力。

    这就是青春期的迷茫。

    成长的烦恼啊。

    卡洛斯将嘴里的草根吐出去,看着被咀嚼得有些发白的草根远远的飞入河里,顺流而下。

    就放弃了,话到嘴边想要劝解他们的话。

    卡洛斯对查尔道:“你是个命不好的,天生就是个孤儿,如果你命好些,以你的上进心早就学了一门手艺,过两年就该找个长舌头的妇人给你介绍门亲事了。”

    查尔沉默片刻,摇摇头。

    “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猎人,他觉得我不错,可以带我离开镇子,到荒野上去。”

    麦芽的眼角有些湿润,怯生生的道:“堂哥,外面危险!”

    查尔唯一的长辈,就只剩下麦芽的母亲一个,那是他亲婶子,虽说为了生活也为了拉扯麦芽长大,平日里多少有些放荡不堪,却也是抹不开的血缘关系,只是二人间很少以堂兄妹相互称呼。

    此时,麦芽对平日里最是维护他的查尔前途心有忧虑,袒露心声。

    卡洛斯才知里面的缘由。

    “呀,原来你们还有这层关系。”科曼放弃了盯着鱼漂的打算,忍不住八卦的心。

    查尔没有接过话茬,沉默不语。

    西迪斯挠着脑袋见鱼漂轻轻动了一下,就知道鱼饵就被狡猾的鱼儿吃走了,俯身握住鱼竿子的手被卡洛斯握住了,被阻止了继续添加鱼饵的举动,卡洛斯指指水里道:“连鱼都有自己的想法,西迪斯,你以后想干嘛?”

    西迪斯的小眼睛被镜框折射出迷茫,愣愣地说:

    “我想去塞浦路斯城里的魔法学院念书,不过,我父亲还没攒够钱,那会是一笔巨大的花销。”

    科曼肥脸一颤,没好气的讥讽道:“我说小眼睛,你八岁的时候不是被黑魔法师测试过了吗?你没有魔法亲和力,你怎么不死心。”

    西迪斯恼怒的看着科曼,气急败坏的道:“魔法学徒而已,不用什么亲和力,倒是你科曼,你蒸汽淬炼可要注意了,小心被烤成一堆熟肉。”

    科曼骄傲道:“这点不用你担心了,现在我能一个打你两,将来就是百十个你也不是对手。”

    “黑魔法师,你有胆子打吗?”

    “切,又不是你…”

    “会是的,至少会是我老师。”

    卡洛斯总是努力缓和小团体之间不断的冲突,于是他转移话题,说起一件前几天发生在木狗熊桥上的谋杀案。所有人的心思都立即被吸引到了这件重案,被神秘的、令人关心的暴行和吸引人的罪行拉过去了。这类罪行虽然野蛮,可耻和令人反感,但对人类的好奇心能引起一种奇怪而普遍的兴奋。

    众人才从刚才的悲伤中走了出来,就有人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格兰特不知是从哪里过来的,在大家还在热烈讨论杀人案的时候,这个案件凶手来到卡洛斯的身边。

    “少爷,桥上有人在盯着你。”

    卡洛斯闻言皱了皱眉,朝桥上张望,果然有一道消瘦的黑影子立在桥头,眼睛直勾勾的朝他们这里打量。

    还沉浸在刚才卡洛斯叙事中的科曼,也看向那边诧异道:“看样子是个黑帽子,难道是来查案的吗?”

    卡洛斯轻声对格兰特说,“那是谁?”

    “安德森·莫雷!”

    卡洛斯诧异的看了格兰特一眼,看他一脸郑重,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便摸了摸鼻子,思索了片刻。

    “就是那个你假扮的家伙,他查到咱们头上了?”

    格兰特瞅着桥上的人影一眼嘲笑说:

    “还不确定,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卡洛斯对马夫大叔的话很满意,认可的轻笑一声。

    然后拖着下巴,干巴巴地说:

    “可是,这也太奇怪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格兰特大叔闻言就一声不响了,好像这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大家谈论的性质从谋杀案的本事,转移到木桥上的黑帽子人影时,卡洛斯以专业的身份发表了几个观点,并对罪行和罪犯发挥了若干看法。

    表示,凶案的凶手一定都是坏人,也不一定会是平日里就表现出坏人特征来。

    独具思维的分析得到了普遍的认同。

    西迪斯跳着脚,指着那个黑帽子说,“那你们说,他会不会就是凶手,没有人说过黑帽子就不能是凶手的对吧!”

    查尔若有所思的提出自己的观点,“到是没有这个可能,赏金猎人也不都是穷凶极恶的,黑帽子里说不定也有败类。

    可这关我们什么事情,我们根本没必要胡乱猜测。”

    卡洛斯看着格兰特黝黑面庞,

    “根据犯罪心理来说,凶手的确极有可能会回到案发现场。”

    麦芽捂住樱桃小嘴,害怕的说:“黑帽子里竟然有人可能是杀人凶手,这也太可怕了…”

    科曼正气凛然,“放心,蒸汽守卫者同样会守护盐井镇的安宁,当然…在镇长大人的协助下。”

    西迪斯的推测得到大家的认同,忽然就站起身来,也不顾丢在地上的鱼竿,没头没脑的往回跑。

    一边跑一边大声囔道。

    “那可大事不妙了,我得回去把钱藏好。”

    西迪斯慌张的走了,生怕丢了成为黑魔法师学徒的本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