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十一章 多少银币
    当卡洛斯约定查尔务必在离开前,派人给自己递个信,好给他践行之后,便宣布结束这一次短暂午间钓鱼聚会。

    至于收获。

    因为木狗熊桥下水流较为湍急,淡水河里的鱼过于狡诈等因素的干扰。

    咳,总之是收获不佳。

    麦芽和科曼走了以后,河滩上就只剩下卡洛斯与格兰特两个人。

    卡洛斯无聊的继续等了一会,看看鱼儿还会不会上钩,一只鱼也钓不上来的话,属实有些难堪。

    既然这一次野钓失败,自然也就没了预期中的烤鱼大餐。

    当卡洛斯肚皮不争气的打了个鼓之后,便也没了继续虐待肠胃的心思,他站起身撑起一个懒腰,招呼紧守在旁满脸警惕的格兰特大叔一声,就意兴阑珊的往家里走。

    因为是在靠近镇集市这边的河滩,往家里走的话,需要先翻上身后一条蜿蜒向上的泥土坡,再折回木狗熊桥,穿过木桥才行。

    可是,那个一直守在桥上的家伙,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看样子,这就是等自己了,早知道这类人如狗皮膏药一般,被黏上了甩都甩不掉,当初是不是就该行事谨慎些,或是换一个方式解决问题呢?

    卡洛斯犹豫的边走边想着。

    只是当他再次抬头看到那个桥口人影,已经渐渐清晰起来时,猛然惊醒,似有所悟,眼神重新坚毅起来。

    炼金术是多年的谋划,在这险恶的世界里,除了让自己变强之前,他没有太多的选择,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想。

    想通这一切,便在没顾虑。

    卡洛斯五官分明的白皙面容上,重新露出洒然的神态。

    “大叔,咱们会一会那安德森。若是识相就算了,但凡起什么心思…”

    “就宰了他?”

    卡洛斯瞪着眼问,“大叔,你能杀了他?“

    格兰特想了想,摇摇头。

    然后棱角分明的脸上,粗眉一挑,将袖口里的三角刺刃缓缓地抽出来,

    “好像不能,不过小少爷对他有兴趣,留下他应该问题不大。”

    …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外表粗狂的男人,会是曾经中央行政省盗贼公会的一名专职刺杀者。

    卡洛斯背着手收拾好的渔具继续往前走,因为是向上攀爬而上的缘故,刚好偏头看见下面格兰特袖口里明晃晃的三角刺刃。

    他突然想起一件很好奇,却又一直被他遗忘的事。

    此刻脑子在一瞬间如触电般想了起来,便停下脚步疑惑道:

    “母亲留下的信中提过,大叔您曾经暗杀过一位黑魔法师?”

    格兰特摊手道:“是有那么回事。”

    “好杀吗?”

    格兰特明显愣了一下,才瓮声瓮气的嘟囔着回了一句,还行。

    似乎不愿意多谈。

    “哦,可是大叔你为什么只喜欢用冷兵器,难道爆裂霰弹枪威力不如你的匕首吗?”

    格兰特摇摇头,“霰弹枪也就用来打打行动笨重又毛皮厚重的异化野兽,杀人还是剑客的拿手好戏,那些看似火力猛烈的赏金猎人在荒野上遇见剑客,其实就是移动的靶子。”

    卡洛斯点点头,若有所思。

    的确,据他知的,这个世界的热武器除了威力大之外,其他似乎都是缺点,以赏金猎人最钟爱的大威力爆裂霰弹枪为列,哪怕是在荒野上最有经验的赏金猎人,一发不中后最快也需要十个呼吸的时间进行下一次激发的装填准备。

    如此致命的短板,在紧凑的激烈战斗中作用就显得十分有限了。

    不过,对于一个非武者的人来说,热武器仍是最佳的选择,以弥补他们力量上的不足。

    哪怕是短暂的,却也往往是致命的。

    卡洛斯终于爬上斜坡,踩在斜坡顶端的松土上,面前就是木狗熊桥的桥头,他曾经的杰作,那只木制狗熊仍然立在桥头桩子上,历经风吹雨林已经变得有些腐朽,透过桥栏杆的缝隙。

    卡洛斯看着那道愈发清晰的黑影子,问道。

    “黑帽子中也有厉害的角色吗?”

    格兰特走上前,打量那个桥上的人影,撇撇嘴。

    “有,眼前就是一个棘手的家伙。”

    卡洛斯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埋头往前走。

    十二岁的半大少年,后面跟着一个更是惜字如金的老仆人,两人一言不发之下,缓步前行,竟然一股子威势展现出来了。

    卡洛斯眉清目秀的脸上,肉不多五官却整齐分明,笔挺的鼻子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的紧。

    “多少银币,能让开!?”

    卡洛斯开门见山。

    黑帽子安德森的确是在等卡洛斯主仆二人,他穿着一身被洗了无数次有些泛白的黑色礼服,肩头立着一只黑猫,看起来十分普通,只是那猫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锐利与警惕。

    长着很是朴实寻常的脸上,蓄满胡茬。

    对于卡洛斯直白的有些过分的话,明显楞了一下,还掏掏耳朵,然后疑惑的道:“银币?”

    “假扮你的人是我,多少银币可以解决。”

    安德森怒不可遏,如果不是看着眼前少年身后蓄势待发的格兰特,他就想一把抓住卡洛斯的领子,一巴掌狠狠抽在他的脸上。

    “你觉得我还缺那点银币!”

    卡洛斯察觉到面前男人阴沉得骇人的表情,一刹那甚至有些慌乱,好在他早有预料,便很快镇定下来,他的个子还没完全长成,一米六的身高在这个黑帽子面前,矮了一个头,只是他的满是傲气的脸上,像是一个胜利的将军,视察他的俘虏。

    “你缺,你似乎许久没买新衣服了,你的猫也饿的骨瘦如柴。”

    卡洛斯缓缓朝安德森靠近,并小心的在安德森与那黑猫之间移动。

    被一个孩子上下打量,安德森感觉无比的屈辱。

    “我可不会为了银币,出卖自己的原则。”

    安德森冷冷的说,显然是已经处于爆发边缘。

    卡洛斯却在他一晃神的功夫,抖腿甩开步子,拔腿就走。

    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大叔,你缠住这个混蛋,我回去喊救兵。”

    安德森的脸上精彩无比,转过身错愕的看着那个已经渐渐跑远的背影。

    格兰特却是习以为常,耸耸肩对回头看着卡洛斯,羞愤难耐的安德森认真道:“也许你刚才应该多要些银币,我家少爷攒了不少私房钱!”

    安德森惊讶的转过头,又惊愕的看着格兰特一脸郑重的脸道:“你真的会在这里拦着我?”

    格兰特点点头,“我是三星剑客,你是剑阁信徒,旗鼓相当。”

    安德森觉得今天遇见的怪事,比这些年遇见的加起来还多,一个贵族家的小少爷,毫无仁义羞耻,当面撂跑,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仆人,自称是三星剑客,明知道自己是剑阁信徒,还敢大放厥词。

    疯了。

    安德森觉得在这穷乡僻壤遵循,塞浦路斯城里的那一套,果真是不明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