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十五章 孝敬老师
    格兰特站在倒地的握枪男人面前,冷冷注视着他。

    附近所有的人一身冷汗地后退了两步。

    身份和力量象征着权势,即使是在这边陲之地,也不例外。

    这些亡命之徒在荒野上不怕所遇见的任何一个马贼,最怕一个有身份的贵族。

    哪怕是贵族家的仆人,同样是不要招惹为妙。

    更何况是这个老仆人一拳将凶神恶煞的凶手撂倒,展现了他实力的前提下。

    卡洛斯被两个巡夜者簇拥着来到格兰特面前。

    “发生了什么事?”

    格兰特一只脚踩住那人的脚踝,不给对方逃跑或是暴起伤人的机会。

    “这人喝醉酒,当街行凶杀人。”

    “我没喝醉,啊…!”

    被踩住脚踝的瘦弱男人疼得涨红着脸,想要大声辩驳,却被格兰特脚上加重的力道,踩得生疼,忙又大叫着求饶。

    卡洛斯眯起那双清明的丹凤眼睛,他充满鄙夷地望着地上这位已经酒醒一大半的醉鬼,又看了看地上血流了一地的中年男人尸体。

    “为什么杀人?”

    “喝醉了,记不得,啊…疼疼疼!”

    格兰特浑浊的眸子现出骇人的目光,盯着地上的瘦子说:“你再敢胡说八道。”

    那人一缩脖子,颤巍巍的吸了口凉气,看来格兰特踩住脚踝的位置,的确让他感觉非常疼痛。

    “啊呵,小人也是一时糊涂,刚才这人在酒吧里散布谣言,说罗德尼山脉异化野兽的出现是有人设下的陷阱,还以此阻止我招募猎人小队,我便与他产生口角,是他先动的手。”

    瘦子选择坦白,并大声辩驳。

    卡洛斯愣了愣,疑惑道:“异化野兽是有人设下的陷阱,什么人能够这么大的能耐,能驱赶这些异化野兽从山脉深处走出来?”

    瘦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是啊,这位少爷说的对,我当时也是这么质问他的,可是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家伙都当他是个疯子,哗众取宠。”

    “然后你就追出来,趁他醉酒谋杀他?”

    卡洛斯继续问。

    “哎哟,这位贵族小少爷冤枉啊,这哪能啊,猎人之间的口角是家常便饭之事,除非是荒野上抢夺猎物,一般是不会大打出手的,小人命贱却还想留着这条烂命赚些银币,去个婆娘才是正理。”

    格兰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少说废话,挑重点说。”

    “啊,是,他其实是一个巫师,他脖子下有巫师印记,是我们互相推桑时候无意间发现的。”

    卡洛斯脸一沉,对格兰特使了一个眼神。

    格兰特会意,弯下腰探手将死者脖领除的衣服往下一扒,果然露出一道黑色的倒7字印记。

    是巫师印记没错,

    卡洛斯曾经在《光明教廷裁决第七章,巫师之罪》中见过这个印记图案。

    拥有巫师印记之人,往往是拥有基础巫术之力的巫师。

    他们总在掌握蛊惑、侵灵等巫术之后,在自己肩膀的上方与脖颈交界处打上印记,以此表达对巫术之力的敬意与渴望。

    围观的人眼见死者竟然是一位巫师,不禁交头接耳的攀谈起来。

    卡洛斯皱眉疑惑着询问:

    “既然知道这人是巫师,你还敢对他出手?”

    “小少爷,您还不知道吗?巫师里能有什么好货色,真给他们惦记上了,以后还能有我好果子吃,况且是他出手在先…”

    “所以,你是怕他事后暗算你,就趁机下了死手?”

    瘦子脸色一僵,讪笑着不再分辨。

    卡洛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坐回马车之中。

    既然有一个能交代得过去的理由,他就懒得再多问。

    事情不会如那瘦汉子说的这么简单,他肯定有所隐瞒,但是这些都不是他要关心的。

    既然知道巫师已经盯上自己,在镇子里其余的几个巫师,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格兰特将与尸体移到一旁,把瘦子绑在路旁的马桩上,安排人在这里守着。

    一群围观的人见没什么好戏可看,便纷纷散去。

    至于,一个贵族少爷把微不足道的赏金猎人给扣押了,准备送入监牢或是丢入矿井做苦力,以赎他身上的罪恶,根本就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

    格兰特重新坐上马车,在周围人流带有明显敬畏的眼神中驾车继续前行。

    也不知何时从什么时候从瘦子身上扒拉下一枚纽扣,在离开事发地不远后,这才将其递给卡洛斯。

    “少爷,那瘦子可不是赏金猎人这么简单。”

    卡洛斯接过铜质纽扣,上纹着类似狮头的花纹,只是被污垢腐蚀的厉害,看不真切。

    卡洛斯眯着眼,闭目养神,然后又撇撇嘴。

    “你关我什么事情,我以后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炼金书。”

    格兰特张大嘴巴,却不知道如何回答,驾起马车闷头赶路。

    片刻后,马车便驶出人群拥挤的一字长街,转入偏静的小道。

    卡洛斯微微睁开眼睛。

    纤细的手指摩挲着那枚铜钮扣,将它重新丢给马车前的格兰特,道:“好吧,大叔你还是替本少爷盯着些。不管是巫师也好,那些城里的其他贵族也罢,想要将触手随意的伸进盐井镇,就剁了他们的爪子,让他们知道痛才行。”

    格兰特嘿嘿一笑。

    “嘿嘿,小少爷说的是,这块领地将来也会是您的领地,自然容不得那些宵小派人插手。”

    卡洛斯摇摇头,他倒不是想顾着将来的事情,而是眼下。

    那些写信威胁父亲的巫师,肯定会派人来滋扰自己,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卡洛斯总得安排些后手。

    也不知道父亲给了杜步伊什么好处,竟然在这节骨眼上的让自己来炼金屋这边躲难。

    炼金啊,一定十分有趣吧!

    炼金小屋所在的小树林并不大,道路却十分曲折。

    明明能够一条笔直的泥土路之通门口,杜步伊却非得将它修得如山路十八弯一般。

    不过,这么一来,竟然有了些曲径通幽的美感。

    马车很快在炼金房门口停下。

    卡洛斯下了马车,想起第一次来到炼金小屋门口时,不被一群漆黑乌鸦撵得屁滚尿流的情景。

    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格兰特敲开门,满头白发与胡子拉碴的杜步伊便走了出来,仔细的上下打量了卡洛斯一眼,面无表情的说。

    “带见面礼了?”

    卡洛斯打了一声呼哨,不一会,跟车的巡夜者里就从马车里端出一箱子麦芽酒。

    “上好的麦芽酒,可是我从地窖里偷偷拿的,孝敬老师了。“

    杜步伊满是褶皱的古板脸孔顿时就咧开了笑,指着一大箱子用特殊玻璃瓶装着的麦芽酒说:”这就是三、四枚银币一瓶的,什么麦芽啤酒?“

    “好说,不过现在在镇上已经涨到八枚银币一瓶,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一旁不吭声板着脸装憨厚的格兰特,嘴角弯了弯。

    心里早就鄙视开了。

    啤酒东西就是小少爷自己酿的,成本不过就是些碎麦芽和发酵剂,一箱子成本估计都值不上一枚银币。

    自己刷马的时候,都是当水喝。

    杜步伊砸吧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苍老的脸上略显迟疑。

    “听说这呃,啤酒不是很好买得到啊,怎么?你家地窖里还有这么多?”

    卡洛斯眯起丹凤眸子,嘿嘿一笑,也不解释。

    “是不少。”

    这个老炼金术士喜欢喝酒,卡洛斯早就打量清楚了。

    孝敬一些自小时候闲着无事琢磨出的麦芽酒,既不破费又能讨个好,算是物尽其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