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二十三章 恶魔再临
    卡洛斯在心里讥嘲老头子脸皮厚,也就不去揭穿他的故弄玄虚。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互相都觉得无趣,该看报的看报该学习的学习,仍就是互不相扰。

    这样的老师学生放在其他人眼里,估计眼珠子都要瞪下来,可卡洛斯觉得这就刚刚好。

    如同昨天一般,炼金术士杜步伊依旧是在吃过午饭后,重新回到了他的地下室。

    卡洛斯的肉干还没送来,继续咬着牙吞咽有些干硬的面包,饭后他继续将笔记本拿出,下午的唯一活动,仍旧是学习炼金书上的理论知识。

    临近傍晚的时候,精灵族薇薇安和半兽人库克也没从阁楼上走下来,那个叫麦克林的矮人更是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小红帽与狼太婆的故事后续,对于卡洛斯来说依旧是一个谜。

    好消息是德里赫特带来了卡洛斯想要的肉干,至于写给莫里的信,暂时没有任何回应。

    这个镇长父亲仿佛丝毫不关心这件事。

    卡洛斯连着三天将自己关在屋里,将几本羊皮纸的炼金书全部看完一遍,一大袋的风干肉条几乎被他啃完了,以至于第四天的时候卡洛斯的肚子甚至有些腻味肉条的味道。

    德里赫特没日没夜的守在炼金小屋北边的树林里,这几天卡洛斯没有用暗号联系他,他就自得其乐的在树林里刨野味。

    第五天,也就是卡洛斯准备正式请求杜步伊亲自去炼金作坊实践的日子,一个不速之客在清晨晨光微亮的时候敲响了房门。

    卡洛斯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脸迷糊的推开房门,走廊上空气沉静,光线里浮动着些尘埃,寂静无人声,唯有一封信纸从门口的缝隙飘然划落。

    捡起信纸,里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有人要害你,女巫室见。”

    卡洛斯一脸古怪的看了看四下无人的走廊,又瞅了瞅斜对面不知何半开出一条细缝,虚掩的女巫室房门。

    难道是那个小女孩给从女巫室里走出来,把这封信递过来的?

    卡洛斯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后,想了片刻满脸释然,轻声道:“想要蛊惑我吗?那就让我看看女巫的本事。”

    他不觉得在杜步伊的地盘,小女巫能耍出什么花样。

    回到房间,将衣服穿戴整齐,卡洛斯来到女巫室的门口,抬起手刚要敲门,里面就传来一道少女清脆的嗓音。

    “请进,卡洛斯先生。”

    迈步走进屋内,卡洛斯先是警惕的打量一眼屋内。

    发现烛光下那个秀气逼人的小女巫正安然的坐在梳妆台前,微蹙秀眉,露出正一脸担忧不安的神色。

    他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门就被缓缓关上。

    卡洛斯撇撇嘴,故弄玄虚。

    “信是你放的?”卡洛斯开门见山。

    小女孩模样的女巫没有回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点头。

    “说吧,为什么说有人想害我。”

    女巫一动不动地坐着,怔怔地瞪着梳妆台发呆。室内的昏黄烛光摇曳着,给人一种惶惑不安的感觉。

    卡洛斯静静等待了片刻,见那小女孩却没有回应。

    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安瞬间攫住了卡洛斯的心脏。

    危险的感觉来得极其突然,以至于卡洛斯转身想要逃,却已经有些晚了。

    他万万没想到,在杜步伊的领地,这个薇薇安嘴里的坏女巫真的敢肆无忌惮的对自己出手。

    才朝身后退了两步,突然死亡般的寂静便被打破。

    “原谅我…”

    小女巫嘴里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话语,然后她喉咙便被生生的掐住,一个浑身淤泥的人影从她面前的镜子里爬了出来,一只粗壮的手掌,紧紧掐住女巫的脖子。

    女巫已经翻起了白眼,拼命拽着喉咙上那只满是淤泥的手,试图想要将它掰开。

    卡洛斯目瞪口呆的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几乎差点以为是女巫被魔鬼反噬。

    然而,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那个在烛光下满是淤泥的人影忽然转过头,朝着卡洛斯露出一个无比熟练的笑容。

    那道既灿然又残忍的笑容。

    让卡洛斯只觉浑身冰凉,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几乎颤抖着的抬起手指,指向那个满身淤泥的黑影,然后怪叫道:“该死的,你是那个死去的恶魔。”

    卡洛斯如何也想不到,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从镜子里爬出来的怪物,竟然是那个之前劫持自己的泥腿子,恶魔军团的d·统领,塔里克·恩佐!

    “很高兴再见到你,我的客人。”恩佐露出招牌式的两排齐整的白牙,朝卡洛斯笑着说。

    “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吗?”卡洛斯揉揉眼睛,他宁愿相信这是女巫的魅惑技能,是某种幻术,也不愿相信一个死去的恶魔重新站到自己的面前。

    然而,卡洛斯知道这完全是一厢情愿,因为没有谁的幻术,会幻化出一个恶魔,想要将施术者掐死。

    小女巫绝望的挣扎着,那无助而恐惧的表情不会骗人。

    满身淤泥的恶魔,风轻云淡对着卡洛斯笑着说,“是啊,我的客人,你对我的计划至关重要,准备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让我再次见到你,这一次无论如何你必须跟我去恶魔深渊。”

    卡洛斯摇摇头,甩着脑袋想要将一切恐惧的情绪甩出心头,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看着几乎不能呼吸的小女巫,又有些于心不忍,咬着牙对塔里克·恩佐道:“放开那个女巫,她要死了。”

    恶魔用那双满是空洞的眼神,瞥了瞥正张大嘴巴费力呼吸的女巫,又转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卡洛斯。

    “她只是一个女巫,地下系的奴役,况且刚刚还将你引诱到这里,你居然还在担心她的生死?”

    卡洛斯冷冷的注视着恩佐,语气冰冷得如同刺骨的寒冬。

    “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被你们的邪恶意志所胁迫。”

    塔里克·恩佐不置可否的将嘴巴咧开更大的弧度,松开如铁钳般的手掌,旋即女巫从他的掌心虎口滑落,摔在地板上。

    “那你可以问问她,是不是自愿为地下系献出生命,没记错的话,信仰黑暗,这是所有女巫忠诚的信条。”

    恩佐的依旧保存着,那该死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自信笑容,意味深长的对着卡洛斯道。

    卡洛斯一刹那间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挑衅,他愤怒的涨红了眼,咆哮着对女巫说:“梅露·艾琳黛尔告诉他,你不是自愿的!最起码的是,你是一个人类,绝对不能成为任何恶魔的奴役!”

    小女巫从急促呼吸之中舒缓了过来,迷茫的看着朝着自己激动挥舞着手臂,大声咆哮着的卡洛斯。

    颤抖着瘦弱的身躯想要说话,然而,很快她又死劲的摇摇头不敢直视卡洛斯的眼睛。

    白白净净的脸蛋上充满着矛盾,不知不觉间,眼角滑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现在认命了吧!我的客人,您与她不一样,她只是卑微的黑暗世界的奴役,而您将会是高贵的恶魔之子。”

    塔里克·恩佐鄙夷的看了眼女巫,朝卡洛斯轻笑又道:“还有,不用白费力气妄想着还会如同上次一般,有人会赶来救你,这一次我可不像那般粗心大意,不仅这间屋被我精心布置了隔绝禁制,你那块怀表里的领域气息也已经被我封锁,没有人会知道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恶魔恩佐一台手臂,顿时卡洛斯只觉身后墙壁上渗出层层叠叠的沥青色淤泥,然后目力所及的屋内四周全部被如瀑布般流下的淤泥所笼罩。

    淤泥系恶魔术的隔绝禁制。

    卡洛斯看着眼前的一切脸色顿时难堪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