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五章 鱼人族
    德里赫特挥舞银剑,几只二级银狼魔兽不断后退,挡下道道攻势,脚步轻灵地跳过石块与树根,幽蓝的眼睛却从未离开对手。

    德里赫特被不堪袭扰,与他一同突围的骑士队伍全数死伤殆尽,在这冰雪与黑夜里死亡的气息也正降临在他的头上,哪怕曾经在荒野上独自流浪多年,也知道冰寒的天气里面对群狼意味着什么。

    他咬牙勒住疲惫的战马,打算放手一搏。

    天空中一头双头龙呼啸着煽动翅膀,卷起冷风,朝他扑下。

    卡洛斯发现他的动作极其迟缓,眼皮沉重很难完全睁开,他的全身被绳索五花大绑的丢在车厢里,而外面的马车在寒风中狂奔。

    杜步伊炼金术士与他同坐在马车里,赶车的是格兰特。

    见习骑士团在矮人麦克林的带领下,紧随马车而行,呼啸着朝东部疾行。

    卡洛斯想要解开昏睡巫术的效果,可是无论如何挣扎,眼皮依旧还是发沉的厉害,该死的,这些手下简直就是叛徒,没有忠诚可言,被他老师杜步伊三言两语的唬住,打算将自己这个主人绑着带去剑师港。

    可他想要去北境营救父亲以及大哥。

    “我父亲战死了,”卡洛斯低哑着声音朝杜步伊抱怨,“我不会原谅你的。”

    “如果你死了。”杜步伊安慰他,“你父亲的亡魂不会原谅我。”

    车队经过三天三夜的跋涉,与北境的黑石堡垒渐行渐远,直到队伍停下,已经是抵达塞浦路斯的东南边境,一条宽阔的天然屏障,西令海峡。

    卡洛斯坐在岸边的礁石上,沉默不语。

    他一路上经历绝望与挣扎,可是当黑石堡垒被前后夹击战败,黑石堡垒佣兵全数战忘的消息传来时候,却顿时陷入了平静的沉默。

    格兰特走过来想要说些什么。

    卡洛斯让老马夫闭嘴,正想要让这家伙去拿些纸张过来,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需要写一封信给黑铁矮人,父亲莫里是堂堂开拓者后裔,又是公爵身份,也许那些人会抓住这位临时顶缸的可怜大贵族,换取赎金也不一定。

    还有大哥德里赫特,查尔以及麦芽,哪怕不相信还有超过百分之一的机会活着,但是也希望可以探查清楚,给自己内心最后一个交代。

    卡洛斯刚想使唤一脸忧郁的老马夫,异象横生。

    眼前出现偌大一条直泻而下的汹涌瀑布,从他海面骤然升起,水面如同一条纽带一般,被人凭空拎出一条来!

    水浪如脱缰野马扑面而来,卡洛斯与格兰特都变成落汤鸡。

    卡洛斯抹掉脸上的水珠,对这泼水并不在意,紧盯着瀑布外中央的景象,转瞬即逝的巨大瀑布完全落下,水中显现出一个人影,站在一只硕大的游鱼上。

    手掌握着一柄三叉戟的人影,霸气无比的看着岸边狼狈的卡洛斯。

    给了史蒂文森家族继承人一个下马威,却什么话也没说,水滴全数落下,水面重归平静,卡洛斯见那人鼻子朝天,傲气得一塌糊涂,就知道人家似乎就是针对自己的。

    不过这出场却也堪称艺术,要不是卡洛斯作为受害者,真想说一句好。

    见习骑士团在不远的地方休整,放着摆渡过海峡,此刻全部围到卡洛斯身边来,不怀好意的望向水中手持三叉戟脚踩游鱼的家伙。

    不知道自家主人最近脾气不好吗?要不是不怎么会水性,而且又是冰寒天,真把这个家伙从水里拖出来打,喜欢喷水是吧,把你装进密封的铁罐子,丢在河中浸泡你半个月,看以后还敢不敢耍威风。

    然后,见习骑士们却不知道,人家就是以水为生,别说在水里半个月,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在水底呆上数月也不成问题。

    老炼金术士杜步伊赶了过来,看着水中人说。

    “是鱼人族,他们与御光帝国是盟友,也许可以请他们帮助我们渡海,这样的话,可以省去许多时间。”

    莫名其妙的卡洛斯瞪向被殃及池鱼的格兰特,后者一脸无辜解释道:“是您父亲,被贬爵到盐井镇的那年,路过西令海峡,在鱼产卵的时节,这里捕捞了足足两大车的幼鱼,说是用来给当时怀孕的夫人补身子,才把这里的鱼人族得罪了。”

    卡洛斯顿时没了脾气,没好气道:“就是吃些幼鱼而已,吃进的是我母亲肚子里,又不是我,难道他们这小小鱼人族,还想在这里让我吐还给他们?”

    格兰特翻翻白眼,鱼人族可不是什么大种族,如果敢这么对一位刚刚为帝国殉职的公爵后裔,不用几天,这条西令海峡里的鱼人就能锐减一大半。

    “我不想坐船了,就要骑鱼,老师您去帮忙交涉一下,可以吗?”卡洛斯忽然转向一旁的杜步伊,认真的说。

    然后吩咐格兰特去取来信纸。

    杜步伊看着终于不在沉默的学生,为了履行莫里公爵的承若,捏着鼻子打算惯肆精神备受打击的卡洛斯一番。

    杜步伊的谈判手段很简单。

    在那个嚣张的骑鱼鱼人面前,丢了一瓶墨黑色药品,然后就看见那只游鱼的底部,顿时出现一个大豁口,仿佛海面塌下一块般,一个硕大的漩涡出现在游鱼的脚下,将那手持三叉戟的鱼人与游鱼一股脑的拖下,海漩涡的底部。

    好半晌,那骑游鱼的男人才一脸惊恐的从海面重新浮起来,朝着杜步伊叽里咕噜的一顿喷水与咒骂。

    炼金术士杜步伊也不废话,从身上又取出几个一模一样的药水瓶子,后者顿时就不作声了。

    见习骑士团的人包括教官矮人麦克林在内,一个个面露骇然,纷纷心惊。

    卡洛斯推了同样看得目瞪口呆的老马夫格兰特。

    “愣着干嘛,去把飞到岸边的那些鱼捡了,顿一锅鱼汤,还有,那个鱼人脚下那头的游鱼给我牵过来,就绑在礁石边,吃完午饭,咱们就渡海。”

    只有卡洛斯老神在在,他知道老师杜步伊这几个药瓶子装的是什么,而且恰好他还知道炼制步骤,嘴角便自然流出,早说原来这药水对付水族还有这奇效的莫名欢喜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