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终极技师 第23章暗度陈仓
    想要瞒住外面的那两个耳目,我就必须得想点其他办法。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出去,他们肯定会一路跟着我。到时,姚澜的事可就暴露了。

    丽姐愣了一下,皱起眉头,“什么事啊?”

    看得出来,她的心里很没底,我猜是担心我临阵退缩。

    我将表哥欠钱的事告诉了她,佯外面有两个催债的,能不能从后门出发。

    丽姐听完后,随即露出了笑容,手抚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催着我帮你多介绍点活呢。紧张吗?要不要丽姐借你点?”

    我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如果到时真周转不过来,我再向你拿好了。”

    “成!那你可记得。”丽姐很是爽快的道。

    按摩店开在一家美容会所的旁边,后面有一道暗门,只有我们内部的人才知道。我虽然知道它的存在,却从来没有走过,因为那边正好是店里女人们更衣室。

    行过长长的走廊,我和丽姐一路来到了更衣室旁,四五个女人看到我们,表情很是诧异。

    “丽姐,这,这是什么情况?”为首的一位大姐瞪大眼睛问道。

    “红姐,龙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走这边了,你们多担待一下,好吧?”丽姐向她们征询意见。

    听了她的话,女人们当场就不淡定了,你戳我我戳你,脸上嬉笑着,所讨论的目标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了我。

    “姐妹们,龙要来了,你们欢不欢迎啊?”魏红一下将气氛挑了起来。

    “欢迎!”其余人齐声高喊。

    我的天!看到她们这副样子,我冷汗都要下来了,怎么感觉就像进了狼窝一样。

    她们那眼神,绿幽幽的,盯得人直发毛!可是,我怎么感觉还有点兴奋呢?

    “那就好,大家都是同事,以后尽可能的多体谅,有什么问题,只管来找我。”丽姐派头十足的道。

    “丽姐,你就放心吧,龙在我们这里呀,吃不了亏。”魏红别有意味的道。

    丽姐气笑的瞪了她一眼,抬起手在空中虚按了两下,“好了好了,大家都去忙吧。”

    过了更衣室,我们来到了后门前。丽姐掏出钥匙,将门打了开来。一出门,就感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整个楼道都显得空空荡荡,窗户上投进来的阳光,都感觉弱了几分。

    “龙,这里是二楼,你以后出入千万要心。在前门还有姐妹们看着你,在这里,可没有什么人能顾得上你了。”丽姐提醒我道。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她是看我是个瞎子,担心我栽跟头,就算出了事也没个人帮衬我,那时可就糟了。可我已经复明了,绝对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这样好了,我把钥匙交给筱月,你要走这里的话,就跟她一声。”丽姐道

    “好的。”

    出了外面,丽姐去开车了,而我则静静的感受着阳光,脑子里开始思索起来。

    李春梅的成人用品店离这里并不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必须想办法赚点外快才行。可是从前面出去的话,那帮人一定会跟去,事情反而会变得麻烦。

    所以,如果我想接私活,或者做一些秘密的事的话,张筱月就是一道我绕不过去的坎。我要怎么办才能让她帮我而又不怀疑我呢?

    ‘嘀!嘀!’

    车来了,我敲打着盲杖走了过去。

    在路上,丽姐不断的给我打气,告诉我面对姚澜时要怎么怎么样,我默不作声的时不时点点头。实话,如果只将她当成一个客人来看的话,我可以很轻松的应对。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能不能搞定姚澜,关系到我们的身家性命。

    车在南华庄园的门口停了一下,安保在得到姚澜的答复后,将我们放了进去。

    “好了,丽姐就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你可以的。”丽姐鼓励我道。

    “嗯。”虽然她这样,可我心里还是很紧张。除了顾及姚澜的身份之外,她的态度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之前我们虽然接触过,但她从来没有主动要和我交谈。

    踩在鹅卵石铺成的路上,我一步步向着二层别墅走去,从没觉得一条路会如此的漫长。

    ‘叮咚’

    “谁呀?”屋里传出女人的声音。

    “是我,陈龙,我们之前约好的。”在门房时,安保就已经和她打过招呼了,但她现在还问,明她的戒心真不是一般的强。

    门打开了,姚澜像是刚刚睡醒,身上只披了一件洁白的睡衣。绵绒绒的,一看就感觉很温暖。

    “进来吧。”完,她便自顾自的向屋里走去,丝毫不顾及我是个瞎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能一个人摸索着走了进去。

    “坐吧,茶几上有水,自己倒,我先上去准备一下。”姚澜边整理着头发便径直走到盘旋的楼梯口,向楼上走去。

    这时,我注意到一点,那就是她在上楼的过程中,会时不时回头望一眼,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对了,我心里猛地一激灵,她是在试探我是不是真的是个瞎子。

    为什么我会这样觉得呢?首先,她从进门开始就什么都让我自己来,既不指明方位,也不出言引导,只是告诉我哪里有什么,目的就是让我自觉麻烦,从而露出马脚。跟着,她又提出要上楼准备一番,就是要让我放松警惕,观察我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真是好险!如果我刚才扭头向楼梯看去,一下就会被拆穿!

    想到这里,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点程度可难不倒我,毕竟我可是的的确确瞎了很长一段时间的。

    盲杖轻点,亦步亦趋,我走的像乌龟一样缓慢,战战兢兢的,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到了沙发前,我反复摸索了几下,待确定是沙发后,才局促的坐了下来。

    不到一会的功夫,姚澜走了下来。嘴角含笑道:“龙师傅,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的。”我谦和的笑了笑。

    “怎么也不喝杯茶呀?来,我帮你倒。”着,她便提起了茶壶,端起了茶碗。

    “谢谢。”我微微站起,冲她点了下头示谢。

    然而,她并没有将茶推到我的面前,而是举在空中,语笑嫣然道:“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技师》,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