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终极技师 第24章 往事
    我双手游移了过去,这中间,姚澜的手还故意闪躲了两下,看得出来,她是有意想看看我的手会不会跟着她移动。

    不得不,姚澜这一手挺高明的。因为常人看到目标,会下意识的去靠近。再加上她之前语言上的暗示,只要不是个瞎子,第一反应就是跟着她的手走。

    可惜我心无旁骛,已经重新回归到了以前眼盲时的状态,比常人的动作还是慢了几拍。

    接到茶杯时,我的手不可避免的触碰了她一下,跟着就是一缩,然后更加心的伸了出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故意躲开了,那就明我能看到了。

    “不好意思。”

    “没事,这里又没有外人。”姚澜淡淡一笑。

    坐定之后,我留心观察了一下她的装扮。上身穿着一件圆领的紫色短衫,下面是紫白相间的缀花长裙,整个人显得恬静而优雅,与第一次见她时大相径庭。

    喝了几口之后,我道:“澜姐,我们这就开始吧。”

    多做多错,我怕继续下去,早晚会被她看出破绽。

    “好。”姚澜没有多什么,直接带着我去了卧室。

    她的卧室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窗帘拉着,带着一股潮气,看样子,应该是经常都不见阳光。周围的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分毫不乱,看得出来她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

    可是,自己的闺房尚且搞得如此正式,像在酒店一样,这就很明问题了。

    “龙师傅,我有点紧张,能从常规的按摩开始吗?”姚澜低着头问了一句,看她局促不安的样子,好像很怕和别人单独相处。

    我心里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或许,她在店里都比在家里放得开,这是怎么回事?

    “澜姐,我是来为你服务的,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我微笑道。

    “不不。”姚澜连连摆手,解释道:“相信你也听过我的病,我是真的想配合治疗的,不是存心想为难你。”

    看到她患得患失的样子,我不由在想,其实她也蛮可怜的,在自己的家里都没有片刻的放松,给她按摩一下都搞得自己像要谋害她一样,不知道她累不累,反正我看的挺累的。

    “这样好了,我们先简单的放松一下,有什么不适,你尽管和我。”

    我心里挺着急的,因为黄德伦的事迫在眉睫,我急需要和她建立关系,可是面对她这样的情况,我又不能操之过急,只能寄希望于她能尽快的对我放下戒心。

    “好的。“或许是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矫情了,姚澜很配合的躺到了床上,背对着我。和上次见面时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穿了衣服,而且将自己保护的很好。

    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肩膀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抖了一下,甚至微微有些僵硬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她在害怕!得出这样的结论,我自己都感觉很荒谬,可这却是我确确实实的感受。

    “澜姐,你放松一点,这样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我,我知道,可是我……”姚澜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缓了缓后她才道:“龙师傅,你给我讲讲你的事吧,不定我听了之后就不紧张了。”

    我的事?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跟她一样,我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可是真的要跟她讲吗?我犹豫起来。

    “怎么了?不方便吗?”姚澜扭头疑惑的皱起了眉。

    ‘嗬~’

    我长出了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没事,既然你想听的话,那我就好了。”

    被她这么一问,我突然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谈心是拉近两人关系最快的方法。而且,既然她也有秘密,不定我能套出一些来,和她成为一对无话不谈的朋友。

    就这样,我将五年前的一场火灾夺去我双亲,夺去我双眼的事了出来。气氛一下变得沉重了,我本来是不想谈起这件事的,因为它就像无尽的梦魇一样,时不时会跳出来折磨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淡忘了很多,却想不到今天又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伤感,那种压抑。

    “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姚澜眼带歉意的道。

    “没事,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是要向前看,人不可能守着回忆过一辈子。”我有些感慨的道。

    姚澜似有所悟,稍顷,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我一时之间看得呆了,这和她礼貌性的微笑感觉完全不同,这样的她真诚,单纯。

    完我的事后,我能感觉到她明显放松了不少,可这并不是我的终极目标。我希望她也能将自己的事出来,这样我们才能朝着朋友的方向更近一步。可是,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她并没有这个意思。

    “龙师傅,帮我按一下背吧,感觉僵硬的很,都不像自己的了。”她抚了一下背道。

    “哦,好。”虽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但多少是一点进步,我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没想到在帮她按背的过程中,她再一次开口道:“对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想到做这种事的?”

    语气中带着调侃,的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心虚道:“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个瞎子,除了按摩还能做什么。以前也想过帮男人按,可他们喜欢的都是姑娘。”

    虽然带着狡辩的成分,但这也确实是实情。我曾经饱尝冷暖,受尽白眼,所以这也造就了我,处世圆滑,内心做事的性格。

    姚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可随即她就笑着道:“在那么一个温柔乡,你就没有动过别的心思。”

    “没有。”我急忙否认,这个时候有,那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这里又没有别人,实话。你要是没有什么反应,我都怀疑你不是男人了。”姚澜步步紧逼道。

    额……

    这让我怎么回答呢,听了她的话,我冷汗都要下来了。该有还是没有呢?

    接着,她了一句话,吓得我魂都飞了!

    “你那天摸我的屁股,不是挺熟练的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终极技师》,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