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盗版破坏王 33、未完成的任务
    一想到刚刚这场战斗,他还花费了两枚金币,还有不知道多少的铜币,余北何止是心疼,简直就是肉疼。

    等火完全灭了,余北还是不死心,将西幽的尸体翻了过来,又搜了搜。依然一无所获,再去他们乘坐的车上翻翻,还是空无一物。

    看着地上躺着的史密斯,余北连翻都懒得翻了。

    “你们出来都不带钱的嘛?”余北冲着史密斯说道,“你说,是不是在另外那两人身上?”

    正自言自语间,不远处忽然拉响了警笛声,余北正犹豫自己要不要跑,就感觉雨水倾盆而落。

    这不是雨,而是驱散烟雾的水炮。

    “控制住这里,任何企图逃跑的,格杀勿论!”

    是警察还是军队?余北分辨不出来。

    史密斯身体微微动了动,余北很想把他放了,毕竟这任务还差一步了。

    “这里有人!”白烟已经没有那么浓厚了,五米开外一群黑影正向余北逼近。比起任务,保命还是最重要的。

    毕竟对于现在的余北而言,无论这群人是警察还是军队,他的虚假身份肯定是要暴露的。虽然这警监的瘾还没过够,余北还是迅速将身上的制服脱了下来,扔到了一旁。

    一块红色的布条意外掉了出来,余北想起来了,这是他从暴徒身上扒下来了。

    史密斯挣扎着坐了起来,余北一脸关爱的笑容,扶着他:“怎么样?还好吗?”

    史密斯此时正头痛欲裂,一时半会既没搞清楚当前的状况,也根本不想去想余北为啥忽然如此的热情。

    余北将红布条握成了一团,塞到了史密斯的手里,史密斯摊开手一看,脸色忽然大变,再看向余北。

    余北一脸严肃,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请相信我。”

    史密斯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我懂的”表情。

    “都不许动!”那群黑影已经冲了过来,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余北和史密斯。

    一个穿着和余北同样制服的人拨开了人群,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余北,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命令道:“带走带走。”

    几名警察迅速上前,用头套罩住两人,分开押上了不同的警车。

    余北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他只感觉自己在车上晃荡了很久,又被拉下了车,然后推着向前走,接着就是一声“蹲下!”,然后他就一直这么保持这个蹲姿。

    一直蹲着的感觉并不好受,余北两脚已经发麻了,更关键的事,在这个姿势之下,他感觉外括约肌无比的放松,隐约有种想上厕所的冲动。

    头套终于被解开了,强烈的光线直射他的眼睛,让他无法睁开。

    “姓名?”一个声音冷冷地问道。

    “余北。”余北如实回答。

    “籍贯?”

    余北也不知道自己出生地叫什么,他不得不翻开系统里的地图查找着。

    “快说!”那人拿着高功率台灯,靠得更近了,余北都能感觉到这灯泡的热度。

    “奥尔梅克,河下人。”

    “奥尔梅克已经灭国了,你还自称是奥尔梅克人?你是什么意思?”那人冷冷的问道,“你杀害沙克警监,然后假冒他,是不是想搞乱晨曦,然后趁机复国?”

    什么乱七八糟的,余北正在思考该如何回答,那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

    “大哥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一个农民,我父亲被赵老爷给绑了,他逼我给他当护卫,保护一群来晨曦国买水的商人,我来这里以后,趁着他们不备,偷偷溜达出来,想就此留在晨曦,打个工,不求赚钱,只求能有口水喝,哪曾想就遇到了这帮匪徒,我只顾着自己逃命,路上看到一个警察的尸体,就想着穿上警服是不是往中央区跑会更方便点,那曾想没跑多久就遇到了那个鲍里斯,他一口一句警监,我连警监是什么都不知道,冒充他干什么?”

    余北絮絮叨叨,半真半假的将事实经过叙述了一遍。

    这里是晨曦督查局的审讯室,在关押余北期间,督察局的人已经从各方打听了余北的底细,从目前他们掌握的资料来看,余北并没有说谎。

    “就这么巧,沙克警监回去探亲,然后就被人打死在路上,然后你正好路过,那么多警察的衣服你不去捡,偏偏去捡一个警监的衣服?是因为警监制服好看?”

    “那些死去的警察都是跟暴徒交火的啊,衣服都烂的不成样子了,哪还能穿,就这个仁兄的衣服还算干净,我就起了坏心思。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人冷笑了一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督查局的刑具只有十二种,不算多。但是……”他话锋一转,“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试到第四种,知道为什么吗?”

    “他们屈打成招了呗。”余北心想,就这里卖个什么关子。

    “错,他们都在第三种的时候断气了,愿意招的,都在第一种试完之后就招了。”

    说话间,余北旁边的一扇铁门缓缓地打开了,里面的房间布满了各式各样古老的刑具。

    “最后问你一句,你是招还是不招?”

    余北看了看他,心里想着:这个人反反复复地只是让自己快招,却一直磨磨蹭蹭的没有动用刑具,是任白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此时此刻余北愿意赌一把,他毅然决然说道:“你动手吧,我已经把要说的都说完了。”

    余北的态度称帝激怒了那人,只见他气呼呼地指了指余北,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冲了进刑具室,拿出了一套重重地刑具,丢在了余北面前。

    “这可是你自找的!”

    余北看着脚下的刑具,这个和古装电视剧里用来夹妇女手指的那个有点类似,看来经典的总是最好用的啊。

    “你来吧,我真的无话可说了。”余北将手伸到了面前,头也扭向了一边。

    “你,你,你……”那人拾起了刑具,就要给余北装上。

    “算了!”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带他过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