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盗版破坏王 35、一场秀
    酒店内,任白看着电视屏幕,脸色铁青着。

    秋落一言不发,生怕他将气撒到自己的头上,确实电视里的余北,那简直就是晨曦国新城市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啊。

    “这视频好像被改了。”新闻播报完毕,秋落喃喃自语了一句。

    “是啊,被改了,可是为什么呢?”任白关掉了电视,看着窗外。

    今天的交易被取消了,作为外国人员,任白他们被限制了活动,只能待在酒店,等待晨曦国方面的随时调查。

    任白若有所思,这次反抗军的忽然暴动,打乱了他们的布置,眼下新城市全城戒严,他很担心撼晓的那批物资不能及时送回去。

    “小姑娘,你是个局外人,你告诉我,余北他值得我信任吗?”

    秋落一愣,她看着任白。这是一个和他爷爷年纪相仿的老人,在神域,这样的老人都是会被国家集中起来供养的,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他还在为国家的一些事操劳。

    命运之神从来都是不公平的,秋落心想。

    她点了点头,任白的额头上的皱纹似乎舒展了一些:“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营救他?”

    这一次秋落点头的速度快了许多,也坚决了许多。

    “哈哈哈,小姑娘。问起他的人品,你还是有点疑惑,但是论感情,你还是希望他活着,对吗?”

    任白停止了笑,摸着自己下巴上不多的胡须继续说道:

    “嗯,我想想,是该跟他取得联系了。如果余北这小子真的是贪图富贵的话,我们就一刀杀了他。如果他是迫不得已的话,现在应该也该坐如针扎吧?”

    坐如针扎?任白是想多了。

    余北此时正在审讯室的桌子上呼呼大睡。他原本想退出游戏,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可是当他返回游戏界面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破游戏是退不出去的。只能等待8小时的强制游戏。

    按照上次的时间推算,8个小时相当于游戏里的三天。这离上次进游戏刚刚才过了一天,这还有的等呢。

    “余警监,余警监?”迷迷糊糊中,余北听到有人似乎在呼唤他的名字,他睁开眼,就看到了鲍里斯那张谄媚的笑脸。

    “余警监,打扰您休息了,寺高普局长已经在外面等您了。”

    “哦,知道了。走吧”余北跳下了桌子,正要走。

    “哎哎,余警监,您得换身衣服,我都为您准备好了。”鲍里斯正要为余北解开衬衣的扣子,余北一把捂住了胸口:

    “你干什么?我自己来!”

    鲍里斯陪着笑:“这点小事用不着您亲自动手,还是我来吧。”

    “把衣服放到桌子上,你滚一边去。”“把头也扭过去,别看啊!”

    余北再三确认鲍里斯真的把头扭过去了,他这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系统自带的新手衬衣和裤衩给脱了下来,然后换上鲍里斯准备的新内衣。

    接着他不慌不忙地穿上崭新的制服,整了整衣领和头发:“好了,走吧。”

    鲍里斯点着头哈着腰,将余北领到了一辆黑色轿车面前,为他拉开了车门。

    余北一屁股坐了进去,自己顺手重重地将门给关上了。

    “果然人靠衣装,行头一换,到真像模像样的。”寺高普已经在车内等着他了。“怎么样,那份资料背下来了吗?”

    “没看。”余北回答的很干脆,等他注意到寺高普眼神的异样的时候,这才解释了一句,“太累了,你走之后我就睡着了。”

    寺高普眼神缓和了一些:“这个不着急,今天这个场合很重要,你只要别乱说话就行,万一出点纰漏,我们可兜不住的。”

    “知道了。”余北将轿车的后排化妆镜放了下来,又将头发往后捋了捋,别说,这游戏里人物的发量就是比现实里的要多,看上去真的是显得年轻了不少。

    车子缓缓地在大路上前行着,没一会就开进了中央区的核心地段。

    路的两边已经站满了警卫,警卫的后面是围观的平民。

    路的尽头就是白河宫,一排黑色的政府车辆停在在宫前的广场上。寺高普戳了戳余北,说道:“我下车后,你再下车,然后跟在我后面就行。”

    “哦,知道了。”余北回答。

    汽车在红毯前停了下来,白河宫警卫上前拉开车门,余北按照吩咐,等寺高普先下了车,这才有样学样,慢慢地从车上走了下来,跟到了寺高普的后面。

    “走吧。”寺高普前脚刚跨上红毯,红毯两边的礼仪士兵便将枪举到了胸口,枪托垂直于地面,行了一个持枪礼。

    整齐划一的动作,看起来确实有些壮观。

    白河宫虽然名为宫殿,但造型却不像个宫殿,方方正正的更像是个盒子,看不出是模仿现实里哪个国家的建筑。

    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三三两两的在寒暄客套。有人注意到寺高普和余北走了进来,便为了过来。

    “恭喜啊,寺高普局长。”

    说话这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带着金丝边眼镜,头发和余北一样,锃光瓦亮的,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政治人物。

    “还得多亏国家的栽培,总统的赏识,也离不开乾部长你的支持。”

    “哎?我那只是顺水推舟,主要还是寺高普局长你年轻有为啊。”

    官场上的客套话,让余北胃里一阵一阵的翻涌,他心里暗想:要不是老子,你现在搞不好都蹲在监狱里,跟你那群狱友说栽培、赏识和年轻有为呢。

    很快就又有几个人围了过来,拉着寺高普嘘长问短。

    寺高普适时地拉过来了余北:“给各位领导介绍下,这位就是余北,这一次平乱,他的功劳最大!”

    这一群人立即将笑脸对准了余北:

    “啊,原来是余警监,久仰已久。”

    久仰个屁啊,老子这个名字恐怕昨天你都不知道怎么写吧?余北笑着回应:“部长大人您好。”

    “余警监,寺高普局长可没少在我们面前提过你的名字啊,哈哈哈。”

    寺高普局长也跟着哈哈大笑着:“您真记忆过人啊,连我们这里的晚辈都记得清清楚楚。”

    余北挑着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他是由衷佩服他们,居然能把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而且聊起来一点都不违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