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盗版破坏王 50、意外
    任白大惊失色,忙下令停车。

    身后的车辆不明就以,停下的同时,全部都拿起武器,准备战斗。

    任白将秋落抱了起来,用食指探了探她的鼻息。秋落呼吸很平稳,这让任白心稍稍宽了一些。

    他首先想到秋落会不会是因为不习惯坐车,但是回想到她来时并无异常,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此时路程已经走过了一小半,再返回新城市已经不是最佳选择。

    束手无策之下,任白只能怀抱着秋落,命令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向奥尔梅克开进。

    司机几乎是将油门踩到了底,带着身后一连串的车队飞速地在荒漠孤路上奔跑着,扬起的沙尘,仿佛刮起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

    就在离奥尔梅克还有十公里左右,秋落忽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看着焦急的任白,忽然留下了眼泪。

    见秋落已经苏醒,任白自然高兴,他赶紧问道:“孩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秋落摇了摇头,哭出了声来:“她,死了。”

    “死了?谁死了?”任白问道。

    “我也不知道。”秋落摇了摇头。

    这就奇了怪了,任白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

    秋落坐了起来,将衣袖往上撸了撸,露出了右手手臂上一个神女的纹身。

    “这是什么?”任白问道。

    “神女之前是闭着眼睛的。”秋落说道。

    任白再仔细去看纹身,果然,现在的那个神女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慢慢说,说清楚了,不要着急。”任白让司机慢下来,把车开稳了,又让秋落躺在宽敞的后排座椅上。

    “原来负责这里的那个神域人死了,因为我在这里,所以我的神女开眼了,代表我已经代替了她。”

    任白是听说过神域的传说的,听闻此,大吃一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神域人并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布道者,这些布道者是很不受当地人欢迎的,会被当做是异教徒排挤甚至是加害。

    但是这些布道者当中会有一名身份最特殊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谕者。传说这种人是可以改变一国命运的。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任白只见过几个向秋落这样的布道者,从来未见过神谕者。

    任白问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那你有什么任务之类的吗?”

    秋落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中央区的新城医院发生了瓦斯爆炸。余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医院这种地方,怎么会发生瓦斯爆炸?

    因为事发地在中央区,爆炸产生的余波连白河宫都感受到了,寺高普是一个电话把余北从撼晓工作室里叫了回来,让他尽快查明真相,给上面一个交代,他本人也会在两天内赶回新城市。

    发生爆炸的地方是医院的餐饮中心,据鲍里斯汇报,是因为一名厨师操作不当引起的。

    “那个厨师呢?”余北问。

    “早就炸得面目全非了。”

    “伤亡如何?”余北继续问道。

    “死了十七个,伤了八十多个,都是当时正在用餐的人,其中,其中还包括一名警员。”鲍里斯回答。

    “警员?”余北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是谁?”

    鲍里斯将一张照片从资料袋里抽了出来,放到了余北的办公桌上:“就是你上午看望的那个女警。”

    余北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又缓缓地坐了下去,他是了解莉莉安的,别说瓦斯爆炸,就是一发炮弹怼她脸上,她都不会死的,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尸体呢?”余北问道。

    “还在医院,据说正在解刨。”鲍里斯回答。

    “解刨?为什么要解刨?”余北立即站了起来,伸出了一只手,“把车钥匙给我。”

    鲍里斯将钥匙扔到余北手上的时候,他已经拉开了办公室门,转眼就消失在了门口。

    余北开着鸣着警笛的警车,一路狂奔向新城医院。

    一下车,他立即佩戴上了自己的证件,长驱直入冲进了医院。

    “莉莉安在哪?”他拉住一个警员问道。

    那个警员并不是认识莉莉安,只能茫然地摇了摇头。

    余北不耐烦了:“就是死者,死者都放哪了?”

    “长官,死者都安排到负一层的太平间了。”

    “是所有人吗?”余北不放心,补问了一句。

    “有一个女的,好像是被单独拉到三楼的手术室了。”警员歪头想了想,他只是听说,所以并不是很确定消息的可靠性。

    余北放开了他,顺着楼梯小跑到了三楼。

    三楼戒备森严,但好在都是警员,见到身着警监制服,佩戴者证件的余北,没有任何阻拦,恭恭敬敬地站立敬礼。

    余北大步跑向手术室的门,刚到门口,手术室的门便打开了,一辆推车被四五个护士推了出来。

    余北走上前,一把掀开了白布,白布之下果然是莉莉安。

    “你干什么?”护士长质问道。

    莉莉安浑身皮肤都已经烧焦,一道长长的伤口从胯骨处一直眼神到了脖颈处,没有任何缝合

    “你们是干什么?知不知道她是警员?谁给你们胆子将遗体毁坏的。”

    护士长一时语塞。

    “是我,我们想知道她的死因,进行了解刨,有什么意义吗?”一名医生从手术间走了出来。

    余北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问道:“你信不信我也给划个这么长的口子?”

    警员们全部站到了余北的身后,他们有的是认识莉莉安的,但无论认识不认识,一名警员因为意外身亡,死后却得不到任何尊重,这也很让他们恼火。

    他们可是为了整个城市牺牲了个人时间甚至是生命的。

    “你无权这么做,你并不是医生,需不需要解刨尸体,是我的权利!”

    “好,好,好!”余北连说了三个好字,他右手提着医生,左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鼻梁骨顿时受力而断,鼻血顺着鼻孔流道了嘴里。

    “我要告你!”这个医生并不服软。

    不识时务,那等待他的就会是愤怒的毒打。余北换了一个姿势,右手卡住医生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左手正手一掌,反手一掌。噼里啪啦几轮过后,医生的两颊立刻红涨起来。

    “住手!”走廊尽头响起了一声喝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