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 第一章 一句话就能让她今晚住我家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在不同的世界中穿越了一百次,死亡了九十九次,每次都会遇到同一件事情,那就是世界毁灭,而我很快就会在这场毁灭中死去?可你刚刚还说,在不同的世界里,常常会出现很多相同的人,我是不是其中一个?那我岂不是会死一百次?”

    “当然不是。”

    洛城的一间高档咖啡厅里,一对男女正坐在窗边的一张桌子上聊天。

    男的看上去不到二十岁,脸庞相当年轻,甚至还有些稚嫩,但眼神却十分沉静,就像是两个幽深的黑色漩涡一样,有种淡淡的神秘感。

    而女人大概二十七八,打扮得很时尚,身边放着一只名牌包,长相很靓丽,只是精致的妆容下有股难掩的疲惫感。她本来只是一个人静静发呆,没想到看到了这个气质很特殊的年轻男孩子,反正闲得无聊,她就主动和男生交谈,没想到男生说的话居然让她觉得很好玩。

    她已经知道,这男生叫江寻,刚满二十岁,还是个大学生。

    “不是?哦,我知道了,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会世界毁灭,那肯定会保护我,让我免于死亡的危机,对吧?让我猜猜看,在过去的一百次穿越里,你已经救过我一百次?”女人端着咖啡杯,笑容看起来很有风情。

    江寻扫了她一眼,随即目光就透过玻璃望向了面前宽阔碧绿的江面,摇头道:“你不会死一百次,我说的在不同的世界里出现的相同人物,是指那些在变故中产生了重要作用的人物。只有这些重要人物,才会一次又一次在这些不同的世界里重现。如果你能死一百次,说明你是个重要人物,我就会认得你,但很可惜,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

    “哇,这么冷漠的吗?那这么说,我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女人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又问道,“那你呢,穿越一百次,死了九十九次,这一次难道也一样?你就没有找到活下来的方法吗?”

    “我的确死了九十九次,但是通过这种方法,我已经有了一个肯定能活下来的办法。不仅仅是活下来,而是从平凡的普通人逆袭,不再重复曾经的命运。”江寻淡淡地说道。

    “你这么厉害啊!是什么办法呀?超能力吗?”女人笑着问道。

    “首先,其实我并不厉害,我现在这具身体的素质非常普通,不过我有记忆,有经验。即便如此,我也要面临非常强大恐怖的敌人,所以仅仅是现在,是远远不够的。”江寻先是纠正了女人的说法。

    “其次,一般的超能力根本不算什么。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那些重要人物吗?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每次都出现吗?”

    女人端着下巴,看着江寻那双神秘的眼睛,不由得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他们不是人,是怪物。世界之所以覆灭,都是因为他们,或者说,因为他们所代表的那群恐怖生物。”江寻说道。

    由于江寻平淡的语气,女人居然突然生出了一丝后背发凉的感觉,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

    “怪物?小弟弟,你不会是写小说的吧?”

    江寻笑了笑,没说话。

    就在这时,一阵叽叽喳喳的清脆声音传来,一群高中女生进了咖啡厅,正一边聊天一边找座位。一个女孩子多半都很安静,但是一群女孩子凑到一起就有些吵闹了。

    “我想喝摩卡,你们呢?”

    “我要一杯意式浓缩!”

    “你小心晚上睡不着……”

    “反正要晚自习,睡不着不是正好,你们呢?”

    “你们小声点啦。”

    很快这群女孩子就安静了下来,围在一张大卡座上,自拍的自拍,小声聊天的聊天。

    女人也看了那群女孩子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羡慕,随即又看向了江寻,说道:“一会儿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

    这邀请的含义就很明显了,如果喝得开心,就直接从酒吧转战酒店了。

    女人又俯身贴近了江寻,小声道:“姐姐很少约人的……尤其是你这种小奶狗。”

    她的确没有骗江寻,她不是很少约,而是没约过。她今天刚分手,本来只是出来散散心,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小弟弟,突然就生出了放纵一次的想法。

    江寻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今天恐怕不行……你不是我的菜。”

    说着,他一只手离开杯子,指了指那桌女高中生的方向:“那个,才是我的菜。”

    女人循着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很快就明白了江寻指的是谁。

    那群女高中生都长得不错,光是洋溢着的青春气息就加分不少,脸上完全没有那种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留下的迷茫、疲累。

    但其中有个少女尤其惹眼,她个头十分娇小,站起来估计只到身旁女孩的胸口,而且不单是个头小,骨架也非常小,乍一看就像是个小学生。

    不过这样明显“发育不良”的身材,却有着一张极为漂亮的脸蛋,精致得像是个瓷娃娃一样,而且皮肤特别白,雪白雪白的,但并不是病态的白,女人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词,肌肤赛雪。

    她乖乖地坐在那里,明明因为身高劣势几乎都被淹没了,但是又凭着那张脸一下子脱颖而出,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她叫鱼归晚,京云国际学校的校花,京云国际学校你知道吧,只收女生,而且都是家境良好的女生。她姐姐是本地一家美容医院的老板,叫鱼冰凌。鱼归晚现在读高二,她初三参加会考的时候在校门口被媒体拍了张照片,红遍了全国,许多经纪公司找上门去,都被她拒绝了,说要好好读书。不过可惜的是,虽然她在这方面非常努力,但却不是一个读书的料,成绩很差。”江寻在一旁说道。

    女人惊讶地看了鱼归晚一眼:“鱼冰凌?原来她是鱼冰凌的妹妹,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她似乎认识鱼冰凌,不过接着她就意味深长地看向了江寻,“你知道得这么清楚,跟踪人家啊?”

    “没那个必要,她是个网络红人,很多信息用手机一查就知道。我认识她,她并不认识我。”江寻道。

    “原来你喜欢那种童颜美少女,不过人家才读高中,又有那么一个难搞的姐姐,家教肯定很严,一看就清纯得很,不要说谈恋爱了,肯定跟异性手都没牵过,你怕是没机会了。”女人捂着嘴笑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说她就是个怪物吧?”

    “对,你是不是觉得,一只毛毛虫就能把她吓哭?实际上,我亲眼见过她直接将活人撕碎,脚下踩着尸山血海,还面带愉悦笑容的样子,过去她曾经有过一个称号,叫做猩红女王,你觉得要杀多少人才能得到这种称号?人类在她眼里,不过是条毛毛虫罢了。”江寻说道。

    女人被逗得直笑:“这么吓人啊?这么说你是想为民除害?不过人家恐怕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呦。”

    “我跟你打个赌吧。”江寻也微笑了一下,说道,“我只要过去跟她说一句话,她就会乖乖跟着我走,今晚就会住在我家。”

    女人摇头道:“我才不信。”

    光天化日,一句话就能拐跑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美少女,编故事呢?

    之前江寻说的话就被她当做中二小说听了,可是拐跑一个人跟编故事可不一样。

    鱼归晚也不可能跟他合谋起来骗自己。

    “让一个人跟自己走,其实并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关键看你有没有找对方法。”

    “我还是不信。”

    “那要是我做到了呢?”江寻喝了一口咖啡,笑吟吟地问道。

    “你要是做到了,我就随你处置呀,要钱还是要人都行。”女人笑着答道,然后转了转眼睛,“真的就一句话?”

    “就一句话。”江寻说着,就站起身来,走向了那张桌子。

    那群女高中生正聊得起劲,没想到突然有个年轻男性走到了她们的桌旁停了下来,顿时都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江寻。

    那个童颜美少女鱼归晚也抬头看了江寻一眼,不过她看上去是个很害羞的小女孩,和陌生人的目光一接触就不太自在,立刻就低头继续喝果汁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一名女孩问道。

    几名女孩子交换了一个好笑的眼神,再看江寻时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微妙,显然她们是把江寻当成来搭讪的人了。

    江寻微微一笑,目光径直看向了鱼归晚:“鱼归晚,如果你今晚想找我的话,我在那边等你,放心,这件事对你只有好处。如果不来,你会后悔的。”

    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条,塞到了鱼归晚的手心里,这么直接的动作吓得她差点惊叫起来。

    所有女孩都惊呆了,鱼归晚更是怔怔地看着江寻,一副受到了极大惊吓的样子。

    而江寻说完后,就转身回到了窗边的桌子上,无视了那些女孩看向他的惊愕目光。

    女人一直在注意那边,江寻的话她也听到了,的确只有一句话,而且是直白到吓人的一句话,她听了都想帮那群女孩子报警了,所以江寻一回来,她就震惊地看着他。

    但江寻却自顾自地喝起了咖啡,还对她微笑了一下:“等等吧,很快就有结果了。”

    而且不光是这个女人,周围还有好几桌客人都听到了,顿时都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江寻,什么表情都有。有人甚至想站出来当护花使者,不过犹豫了一下又放弃了,毕竟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天哪,这人干什么的呀?”

    “这也太流氓了吧?”

    “晚晚,你认识他吗?”

    鱼归晚性格本来就相当害羞,几乎不和陌生人说话的那种,更不用说遇到这种事情了……所以她受到的惊吓非同小可,一时半会儿居然没回过神来,在几秒钟内一直保持着一个表情:

    ∑(°Д°;≡;°д°)

    直到身边的小姐妹又叽叽喳喳地说了好几句,她才呆呆地摇了摇头:“我不认识呀……”

    她声音也是甜甜的,小小声,和她的外形非常匹配,一看就是非常弱小可怜又无助,特别好欺负的那种。

    那群小女生顿时啧了一声,很是气愤地看向了江寻这边:“那这个人也太恶心了吧。”

    “我们去找他算账!”

    “可他会不会是个变态啊?”

    “要不我们报警吧,咖啡厅里可是有监控的,还有这么多证人。”

    “晚晚,你怎么说?你没事吧?”

    女孩们发现当事人一直没吭声,都关切地看了过去。

    鱼归晚的性格这些小姐妹们都很了解,知道她肯定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可是当她们都看向她的时候,却发现鱼归晚只是呆呆愣愣地拿着那张纸条。

    “快把这张纸扔了吧。”

    “别扔,报警的话这就是证据。”

    “那我们赶紧打报警电话吧……”

    “我倒要看看他写了什么。”

    说着就有女孩伸手去拿那张纸条,却意外地发现鱼归晚将纸条捏得紧紧的。

    这女孩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被其他东西吸引了注意力,突然“咦”了一声:“这纸上有红色的……怎么像是血啊!”

    “好像是啊!”

    女孩子都能认出血迹的颜色,那张纸条上的确像是沾有血迹的样子,顿时江寻的变态程度在她们眼中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一副悚然的反应。

    女人笑嘻嘻地看着那桌女孩子的反应,看着江寻道:“你肯定输了,请姐姐喝酒怎么样?”

    江寻笑了笑:“那这酒你肯定喝不上了。”

    女人掩嘴一笑,明显认为江寻还在嘴硬。

    他要是再不赶紧跑,说不定还会被抓起来。

    纸条上的血迹她倒是知道来历,之前江寻一直捏着一张纸条在翻来覆去,他的手指被纸条边缘划破了,血迹就被他按在了上面。

    至于纸条里的内容,她觉得应该是手机号码。

    但是这些事她才不可能去告诉那些女孩子,现在那些女孩子都惊恐地看向这边。

    尤其是那个漂亮的小妹妹,一直低着头,浑身都在轻微颤抖,肯定是气得不轻。

    鱼归晚捏着纸条,手不断地轻轻颤动着,连肩膀都在轻轻抖动。

    那群女孩都嫌恶地看着那张纸条,不明白这么脏的东西鱼归晚干嘛还牢牢捏着,其中一个女孩就想去帮她强行抽出来。

    “晚晚你还拿着干嘛呀,我帮你冲到马桶里去!”

    但鱼归晚却在这时突然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就是这一眼,这女孩子的动作顿时就僵硬了,脸色苍白地跌坐到了座位上,呆呆地看着鱼归晚。

    她和鱼归晚一直是好朋友,从来没见过鱼归晚露出那种眼神……无比冰冷,就好像恨不得把她掐死。

    不过下一秒鱼归晚的神色就恢复了正常,让那女孩顿时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错觉,毕竟她很了解鱼归晚,感觉这不像是鱼归晚能有的眼神……

    鱼归晚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神态不对,她僵硬地笑了笑,却忍不住又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纸条。

    旁边的女孩隐约看到纸条里简短地写了几个字,便问道:“写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鱼归晚却一下子站了起来,手指猛地合拢,将纸条捏成了一团,她的脸色非常古怪,脸颊和耳朵都泛起了红色,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眼睛里甚至还出现了一些血丝,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周围的小姐妹都在担忧地看着自己,顿时勉强镇定了下来,再接着,她就连忙望向了咖啡厅内。

    没有看到江寻的踪影!

    鱼归晚立刻走了过来,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向了那个女人。

    这女人从鱼归晚走过来就一直保持着惊讶的表情,直到鱼归晚急切地开口向她问道:“请问刚才那个人呢?”

    女人眨了眨眼,奇怪地问道:“你认识他?”

    鱼归晚摇了摇头:“不认识。”

    “那你今晚要跟他回去?”女人又问道。

    这句话太直白了,对一个外表年龄似乎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说这句话,女人都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

    但是她真的太好奇了,鱼归晚的表情不像是要找江寻兴师问罪,反而……非常急迫!这就很奇怪了。

    鱼归晚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女人却立刻懂了,差点一口咖啡喷出去。

    不马上否认就是承认啊!

    “他走了吗?”鱼归晚又紧张地问道。

    女人缓慢地摇了摇头,眼睛却一直盯着鱼归晚上下打量:“没有,他去洗手间了……你偷偷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他胁迫了?是的话你就眨眨眼。”

    鱼归晚连忙摇了摇头。

    女人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但还是盯着鱼归晚。

    她真的好奇得要爆炸了!

    不止是她,那些女高中生更是震惊无比。

    她们一个个张开小嘴,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发生什么了?!

    周围几桌客人也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是什么鬼展开?

    当江寻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这种无比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对他的出现简直是翘首以盼。

    而江寻一出现,鱼归晚就迫不及待地走到了他面前,张口就想说些什么,却被江寻制止了:“先跟我走,再说。”

    鱼归晚居然就真的乖乖跟在了江寻后面!

    这时江寻又看向了那名女人:“你输了。”

    女人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愣了一下才说道:“对哦……你要什么呀?”

    “五千块。”江寻道。

    女人又是一愣,不会遇到骗子了吧,这两个小家伙合起伙来骗我?

    五千块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她可不想被人当傻子耍了。

    咬了咬嘴唇,女人拿出手机,搜索鱼归晚,立刻跳出了无数的照片。

    照片跟真人毫无差别,根本不需要美图,也没有半点ps痕迹,这女孩,就是鱼归晚,如假包换。

    而以鱼归晚姐姐的身份,她断然不可能为了五千块跟这小子合起伙来骗人。

    是真的没错了。

    女人到现在都是懵逼的,她拿过包就数了五千现金出来,递给了江寻:“开房还要我给钱,好过分……”

    不过在江寻接钱的时候,她的手缩了一下,江寻看向她,她就满脸好奇地说道:“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这到底是什么绝技啊?”

    “下次告诉你。”江寻说着,接过了钱。

    然后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鱼归晚正要跟上去,又噔噔噔地跑回了座位,拿起了自己的书包,然后对着石化的小姐妹们说道:“帮我请……请个假。”

    然后又噔噔噔地跟着江寻跑了出去。

    整个咖啡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中。

    直到之前那个想当护花使者的男人猛地一拍大腿:“我去!还特么能这样!”

    寂静一被打破,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几个女孩一副风中凌乱的表情,她们好像直到现在才真切地意识到,鱼归晚居然真的跟着那个陌生人走掉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鱼归晚被催眠了!被附体了!反正不是本人了!这才说得通!

    而那女人则愣了一下,突然露出了一丝郁闷的表情,将钱包往桌上一拍。

    江寻连个手机号码都没留,哪来的下次?

    而且拿了她五千块,连她的名字都不问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