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一章 这人有毒,诛了吧!
    严松斜靠在一方青石下面,神色有些黯淡。

    注视着山谷中恣意狂欢的牛羊群,他心底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世界,那个男人的醇厚嗓音。

    “春天到了,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动物们蠢蠢欲动......”

    似乎是羡慕……

    羡慕的不是牛羊们可以公然进行多人运动,而是牛羊们尚且皮毛锃亮,肚子饱满,他现在却饥肠辘辘,衣衫褴褛。

    人家穿越,要不被神仙系统砸晕,要不被随身老爷爷玩英雄养成,要不就是直接继承新身体主人的辉煌身份开始呼风唤雨。

    他也穿越了,结果呢?

    黑户!

    前些时日听闻村民们介绍,不夜皇朝疆域东西南北纵横万里,面积按那个世界计量方法计算超过一亿平方公里,谁想偌大的疆域中,竟容不下自己这七尺之躯。

    这个年代语言、文字习惯同那个世界相仿,偶然听村民言语讨论,不夜皇朝户籍管理极为严格,当朝的户籍制度为三年一“造”(注:重新审核)。有各郡官员负责户口的查验和登记,查验情况繁琐,所在地、家庭身份、出生地区、爵位、姓名、家庭财产和类别等几乎包揽一切。

    等登记过后可将“案比”印入眉心,案比是类似那个世界身份证的东西,只是不需手持,而是会以一种极为玄妙的方式被查验身份护城守卫玉牍接收。

    没“案比”认证,进不去不夜皇朝任何一座城池。

    不夜皇朝不似严松认知中那个世界历史上任一朝代,更像春秋战国时期与大秦朝的综合体?

    只是眼下没精力感叹世界多奇妙,严松当下唯一的想法就是,他应往何处去?

    过往的村落是断然不能再回去了,因为仅仅被收留十多日,村落里的村民成片咳嗽发烧。

    虽然不能确定必定是自己缘由,却也抵不过村民们日渐敌视的目光,只能带着愧疚感离去。

    及至他流窜至下一村落,被收留短短六七日间又爆发出同样状况,又有大量村民开始出现诡异的发烧咳嗽症状——这个村落自然也没了他落脚之地。

    隐约之间,严松对自身身体产生了怀疑——上世人类起源至现代已经历数百万年,无数病毒前仆后继与人类爱恨纠纷、相爱相杀,除去被淘汰掉的病毒,现代人体内至少携带三百八十万亿株毒菌,这些细菌和病毒已与人类宿主达成共生关系,对现代人体质影响不大。

    但对古代人而言呢?

    三百八十万亿啊!能动则灭世的那种!

    皮囊跟他在上世一模一样,上身宽口t恤,下身修长牛仔,搭配上一双运动鞋,背上背着一个硕大野外背包,怎么看怎么像正在读高中的正常学生。十五六岁的样貌说不上普通,却也绝对称不得俊美,但无论粗看还是细看都给人一种舒服感觉。

    此刻由于狼狈漂泊,严松不仅满脸泥土色,衣料也被此地锋利的叶子划破许多地方。这种草严松上世学名叫做“问荆”,当地人更喜欢称呼它为“割人藤”,农忙干活时动不动被划拉几条道子,很是讨厌。

    这种植物据传喜欢与金矿伴生,根部蔓延汲取地质精华。严松上世曾看过一篇野刊,上面描述问荆与石竹密布之地,出金矿几率极大。

    余光撇过牛羊们恣欢的不远地带,一片带粉绿色、全株无毛的“石竹”赫然浮现眼眸。

    问荆、石竹齐全了,难道此地下面真藏的金矿?

    可惜黄金虽好,严松无专业工具验证,更重要的是,黄金能顶饭吃吗?

    他本可以在村野间先蛰伏数月,以便了解这个世界基本情况,然而“毒王”一现,他但凡有点人性,这乡间村野怕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若去最近的常山郡郡城找医师帮忙解决村民症状,然后顺带帮自己“祛毒”,他又无“案比”证明身份,恐怕会立刻被守城卫兵押入大狱审问。

    天大地大,此刻竟无处可去。

    堂堂一个穿越者,不说叱咤风云、建国立业,连一个痛快澡都没洗过就要饿死在这荒郊野外?

    肚子里轰隆作响,老天爷似乎也对他看不顺眼,头顶不知何时几片乌云飘了过来,阴沉沉将要下雨。

    严松上世地理成绩极好,属于地理学霸那类,高中时已自修完大学的地质工程,采矿工程,矿物加工工程,天气学等专业内容。他知道有的底层云距离地面不超过千丈,比如一种积雨云,垂直发展极盛,顶部有毛丝般光泽的丝缕结构,底部阴暗起伏明显的庞大云塔。

    然而严松此刻头顶的云层不仅垂直高度仅有数十丈,云层底部云塔更是稳如泰山,犹如上世被“批”过的图画一样静滞。

    他正疑惑,却见其中一片云层陡然间加速,直直朝着地面坠去,将严松吓一激灵,匆忙站起身来。

    眨眼间天地间有风雷呼啸之声不绝于耳,似是有庞然大物从云中蛰伏而出向他奔来,未等严松缓过神,数丈远的空地上竟不知何时伫立着三人。

    一位老者,两鬓斑白,头发束起,素衣着身,冷冷看着自己,眸子中似乎金光闪烁,眼神要把严松通体看个透彻。

    一位少年,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通透,身穿墨色长袍,似乎对严松没有任何兴趣,眼角一直在偷瞥身旁的少女,满眼流波,一看就是陷入情种的可怜人。

    而这位少女,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大约也是十五六岁,腰插匕首,发长垂肩,一身鹅黄衫子。

    似是感受到少年的偷窥,她也未发怒,只是轻哼一声,将少年目光连同自己一起拉向了严松。

    本是随意看向严松的一眼,少女却突然如遭雷击,整个身体明显颤抖了下。随后她迅速平息,面无表情地盯着严松。

    少年未注意到少女的异常,但是老者却敏锐捕捉到了,老者扭身疑惑道:“念溪,你认识他?”

    “徒儿不认识”。

    “那你以前见过他?”

    “徒儿没见过。”

    “哦......那就好,”老者见被称作念溪的少女语气平淡,也不再追问。

    他转过头来又将目光投向了严松,语气森然道。

    “眉心洁白,无案比在身,显然是野路子出身,那么说来,近些时日导致常山郡大疫,毒害百姓的也是他了?”

    “是的,师傅!”老者身后少年恭声道。

    “携瘟疫霍乱人间的祸害,这种人应该怎么处理?”老者又问。

    “当诛,而后为防止瘟疫扩大应尽快焚化!”

    “好,何潼,你出手诛杀他!”

    “谨遵师令!”

    那名叫做何潼的少年听到师傅下令,原先情种神色、恭敬神色刹那间消失无影,长剑从背后浩然出鞘,一股杀气冲天而起。

    没有片刻延迟,少年手秉长剑一个跳步朝严松劈来。

    是的,是劈!

    虽然是长剑,却隐约可以剑身上下有雷雨泼洒之势,一剑劈来,严松眼中仿佛一座大山崩塌朝着自己砸落。他躲避想法刚刚浮起,连脚尖都未挪动半步,那长剑已赫然兵临头上一尺处。

    恐怖如斯!

    严松心底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上世的经典呐喊。

    看长剑赫赫威势,他一个普通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这电光火石之间他只能以将双臂以身体爆发的最快极限上架,心里已然绝望,企图以血肉硬挡剑锋。

    吾命休矣!

    “咦!”

    “铛!”

    两个声音几乎同步响起,一道是老者发出,一道是长剑被打落的声音。

    “何潼住手!”老者缩地成寸,一步间跨越数长距离来到严松身前。他随意看了眼落在地上颤音阵阵的长剑,以及掉落一旁的匕首。

    长剑是被匕首而非被他击落,显然是匕首的主人救了面前少年。

    “你看出来了?”老者看着踱步上前拾取匕首的少女道。

    “是的师傅,”少女边回应,边向将要发火的何潼歉意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回道:“眸光通透,双臂修长,食指与中指齐平,定然是天巡者。天巡者百年不过寥寥几人,凡间每出现一人,都是掀起血雨腥风之流。”

    “怪不得此人引得此地大疫!可师姐你为什么又要救他?”那名叫做何潼的少年虽然被师姐用匕首打断剑劈很是不满,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少女突然银牙露出,笑靥如花道:“师弟你或许不知道天巡者另一个称呼----天狗!”

    “嘻嘻,天狗鼻子极灵,喜爱逐日奔月,但凡有财富汇集之地,天狗必有斩获!我说的对吧师傅?”

    “念溪说的不错......”老者轻抚了下胡须,而后断然道。

    “师傅我刚才也是动了贪念......虽然天巡者难得,但黎明百姓更重要,所以还是......”

    “诛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