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二章 我命何止百万钱?
    严松忽然有种上世某“拳”团体重拳出击的感觉----气,抖,冷。

    动不动“诛!诛!诛!”,合着真把他当成了猪随意诛杀?

    眼见何潼要再度出手,严松自觉凭借自己小身板断无幸存之理,他赶在何潼出手前高声怒喝道:“你们是仙人?”

    何潼杀势一滞,竟真的停下招式,道:“仙人?那都是糊弄村野愚民的东西,我从来不信这世间有仙。”

    “你们是朝廷官员?”严松又追问道。

    “自然也不是,朝廷比修者一途更为凶险,我才不愿为朝廷卖命。”

    “仙也不是!官也不是!那你们有什么权力断我生死?”严松又怒又气道。

    “你携瘟疫毒害百姓,人人得而诛之!亏你还有脸问小爷我有什么权力?我呸!”

    何僮也大怒,一张俊美脸蛋肌肉瞬间扭曲,闲得格外滑稽。

    “师姐也说了,你是百年难遇的天巡者,你这种人一旦出世,人间必血流成河,你说你该不该死?”

    严松知道这些所谓的修者定有办法查证瘟疫来源,自然也能精确锁定自己为传播者。这点他无法否认,也不准备否认,这三位神通广大的修者既然能面对自己这个“毒王”不施加任何防护手段,看来肯定不惧他携带的病毒。

    既然不惧,自己传播的病毒也只是传染初期,尚未造成任何人死亡,更何况他还准备另想办法混入常山郡郡城找医师帮忙拯救百姓。

    用严松上世平日常用语来讲,主观上他未有传染瘟疫的想法,客观上他也未造成大量民众凋亡,主客观相统一,无论如何罪不至死!

    至于对方口中的“天巡者”,天道可鉴,他穿越前就是一普通高中生,只是学霸了一点点,哪里跟所谓的血流成河的“天巡者”挂上干系?

    什么眸光通透,什么手指齐平,如果仅从这些特征判断所谓“天巡者”,严松相信这世间少说也有成千上万的“天巡者”在活动。

    也许……那个看起来眼闪金光恨不得让别人一看就极其牛叉的老头……是通过扫描一般的方式确认的?

    然而无论他是不是天巡者,无论那位同自己年纪相仿叫做“念溪”的少女又是如何确定的,都不重要。

    严松只知道,如果不能及时给出对方满意的回复,他立刻就要命丧剑下。

    思虑千转百回,刹那间所有念头在刀尖跳舞,几个呼吸后,严松终于平静开口。

    “我的确罪该万死……”

    对面的何僮一愣,本来扭曲的脸部肌肉更有点痉挛,他根本未料想到对方直接承认该死。

    严松无视对方的错愕,继续道:“我该死,但是我可以花钱为自己赎命,你们开个价吧。”

    这话一出何僮更为呆滞。

    他活了十四年,修行了四年,在师傅保护下虽未与同是修者的同道厮杀过,但是俗世间巨奸大恶之徒也杀够堪堪十指之数。人间百姓见到修者莫不诚惶诚恐,巨奸大恶之徒见了他要不哆嗦如米糠俯首待戮,要不狗急跳墙意图反抗,然后被他快剑斩落。

    直接开口要用钱买命的还是头一遭!

    未等何僮从呆滞中惊醒,被唤作“念溪”的少女突然噗嗤一笑,盈盈开口道:“果然天巡者莫不是富可敌国之人,千两黄金,你拿出来就可以救命。”

    何僮闻听师姐开口也回过神来,随即一股怒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际,道:“师姐,千万不可被这恶贼小子迷惑!看他一身奇奇怪怪装扮,不似我们熟悉的任何地方之人,浑身破破烂烂一看就是做尽坏事拼命逃亡的模样,别说千两黄金,他现在要是能拿出十两黄金,我何僮今天不仅不杀他,反而甘愿认他为二师兄!”

    “你确定?”严松眼角微挑看向对方,心里腹诽着为什么不认大师兄,喊二师兄还不如喊他猪八戒。

    看严松胸有成竹的样子,何潼略有迟疑,但不知为何他一盯着对方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心里就会生起一团无名怒火,咬牙道:“大丈夫一言九鼎,岂能出尔反尔!我说到做到!”

    十两黄金看着数字寒碜,其实着实是一大笔钱,更别说千两黄金。

    不夜皇朝货币体系和严松上世历史中既有类似也有区别,同样是分为金银铜钱,但是一枚铜钱约等同于严松上世的五块钱,一千铜钱等于一两白银(也就是五千块钱),十两白银等于一两黄金(也就是五万块钱),即便依不夜皇朝东西南北纵横均破万里的疆土,过十亿的人口,一年朝廷财政收入也不超千万两黄金。

    十两黄金就是五十万,千两黄金就是五千万!

    这两个数字无论放到哪个年代都是巨款!所以何潼才敢认定严松不可能拿出来。

    别说修者不喜人间黄白之物,恰恰相反,修者比普通百姓更渴望这些黄白之物,修者修炼要与人争与天争,除非彻底跳出三界五行,否则又怎么能离开世俗钱财?

    就拿何潼自己而论,如今全部身家加起来也不过价值四五两黄金。至于千两黄金……估计只有他们传说中无所不能的大师兄可以拿出来。

    “好!爽快!”

    看一旁老者默不作声,眼中金光内敛,微微点头似是同意了这一赌约,严松也放下心来,继续开口道:“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

    “此地问荆,山竹等黄金伴生植物密布,丹砂洒落,下方必有金矿!”

    严松虽然话语间斩钉截铁,但是内心却极为忐忑,没有专业工具和勘探仪器,他只能赌一把。

    “你说有就有?”

    何潼不屑,传说中的天巡者汇集天下财富也只是能观察到人间财气向何方城池,门派汇流,从而最早进入该门派或城池中攫取利益,可从未听说过天巡者还能探矿?

    这不是不夜皇朝那位号称千古一帝的皇帝,新开设的太学中传授的至高神技吗?

    难道眼前这位进过太学学习过?可是不对啊,那位千古一帝号称太学是凌驾诸门诸派之上,各部各郡之巅的地方。

    凡进入太学者,必是各郡各部各门派绝顶资质者,以弱胜强习以为常,所学神技举世无双。

    眼前这位,如果是太学子弟,现在就不是要杀他,而是怎么从他手里逃开的问题。

    随手举剑朝地上一劈,混杂着石块的坚硬地面被劈出来一道宽近一臂,深达三尺的坑,同时一块泛着赤色光芒夹杂泥土的东西滚落到坑底,同时有点缀的金色颗粒撒落。

    严松和何潼几乎同时眸光放大,均看起来不可置信。

    “我当年户外实践时用锄头刨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将硬地刨出一个宽五十,深五十厘米的坑,这家伙,只是随手一挥就是一个深达一米的坑?如果他全力劈向我,我还能留有全尸?”

    严松一阵后背发凉,料想刚才如果不是那少女用匕首击落这把剑,自己岂不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修者的力量吗,这少年已经如此强大,那么用匕首后发先至轻松击落长剑的那个少女,又是什么样的人形猛兽?

    进一步讲,他们更强大的师傅呢?

    再进一步讲,比他们师傅更强大的修者呢?

    那是怎样令人胆寒而又憧憬的力量?

    “狗……狗头金……如此巨硕的狗头金!师傅……师姐,他所言为真!我们要发财了!我们执义门要发财了!”

    何潼被那个天然产出、质地不纯、颗粒大而形态不规则的块金彻底震撼住了。

    这个由自然金、石英和其他物质组成的东西是如此迷人,以至于让他激动的言语都开始结巴。

    不只是他,少女和老者的目光也在第一时间被那块拳头大的狗头金所吸引,少女更是不知为何,眼睛悄然间蒙上了一层氤氲。

    只是一片小金矿就把你们震住了,要是大型特大型的呢?

    不过这么说来,看三人激动神色不似作伪,这个世界探矿技术如此稀缺?那我这条小命何止百万钱?

    “下方有金矿无疑,十两黄金可有问题?”

    无人回应。

    看到那块狗头金,严松绷紧的心理稍有缓解,然而他又一念想到对方三人对金钱如此看重,若是眼下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他断无反抗之力,为今之计只有将三人注意力迅速拉回到赌约上。

    这三人此刻属于严松眼中“丈育”(注:文盲)式人物,仅仅一块狗头金,三人仿佛在看着真实的千万两纯金。

    首先,样本容量过小,仅有一块狗头金。

    其次,金矿开采价值不仅要考虑矿石品位,还应该考虑矿区地质背景,采矿工程布置,矿区基础设施,矿石选冶技术成熟度等条件。

    另外,矿石品位的确定凭借肉眼判断是远远不够的,只是凭借样本标本不但不能辨别出金矿品位,而且不能确定开采价值。

    换言之,没有专业工具和条件勘探测量,严松无法确定此金矿储量,而且以古代的开采水平,严松甚至怀疑采矿效率十不足一,即使下方真有数万两黄金储备,能开采提纯为纯金千两已是奇迹。

    当然这些话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赌约如何?”

    严松提醒沉浸在激动中的何潼。

    “善!”

    “大善!”

    “二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