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五章 老子理科生!
    邱师与穆运双双坠落地面,二人一时间两败俱伤,均不得动弹,间隔数丈远瘫倒在地,双方拼命恢复真气中。

    邱师修为不如对方,动用秘技杀敌一千自损一万,此刻所受之伤远比穆运严重。

    二人头顶均有无形真气旋涡盘绕,穆运显然更快,只怕穆运恢复行动之时,便是邱师引颈待戮之时。

    小字辈战场更不容乐观,李念溪与何潼只是通识之境,望天公子平日里再疏于修行,自身无论如何也是纵横之境修者,境界碾压起来有一力降十会之感。

    他剑光犀利,剑身之上有道纹铭刻,一看就非凡物。隐隐之间火光流转,道道剑气直将李何二人压制在地苦苦支撑,如若不是李念溪手中的紫玉匕首也是奇物,泛起一道元气盾将二人守护在内,恐怕二人也早已被斩杀当场。

    只是那元气盾若隐若现,李念溪身形摇摇欲坠,显然支撑所需的真气已渐渐超出了她的潜能。

    天空余波平息,战斗造成的余晖久久不能散去,严松此刻眼睛逐渐恢复过来,但依旧刺痛的泪流不止。

    怎么办?

    时间越拖对他们越为不利,而且在这荒郊野外又能逃遁多快,逃遁多远?纵横强者似乎掌握着远距离传送功能,逃遁只能是个笑话。

    不知想起什么,严松突然将背包从背后狠狠一拽拉到面前,然而在里面急速摸索,从内掏出几样物式后,他一瘸一拐站起身来,朝着山顶返回。

    严松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他本性就带着三分狠戾,否则也不会高中时经常一个人外出玩野外生存。

    上世国内学霸遭受过校园欺凌的不知凡凡,严松有过一次,也仅有那一次。

    自从他用工兵铲砸断一个校内小混混的两根手指后,校园中只留下“不要惹严哥,严哥会发火”的传说。

    望天公子眼尖,一眼看到从半山坡返回的严松。

    他初时尚不在意,心中暗道这个凡人怕不是石乐志,生路不逃反而向死路折回?

    反正斩杀眼下这两个小修者后也要斩草除根,严松此刻折回反倒是正好遂了他心意。望天公子根本未分心阻拦,而是继续全力压制元气盾之内二人。

    在他灵知中,那个凡人一步一踉跄,手中还拿着几个他从未见过的稀奇玩意儿,竟然直直朝着邱荣道与穆运所在方向走去。

    严松将另外两样东西塞入裤兜,手中持着一把造型古怪的小刀,上面有铰剪、木锯等乱七八糟“饰品”。

    他要干吗?

    望天公子虽然不清楚这个凡人目的,但他绝对不蠢!

    穆运此刻身受重伤,正与邱荣道一边对峙一遍运行真气疗伤,他虽然不信一个凡人手持小刀能对一位纵横境界修者造成伤害,但也绝不会就此听之任之放任不管。

    望天公子左手掐诀,一道赤色小剑从他剑身上分离,高喝一声“疾!”,那赤色小剑瞬时如离弓的野马一样朝严松急速射去。

    好在元气盾内除开支撑的李念溪外还有何潼,何潼虽然也不信严松能威胁到修者,却也不信严松此刻是昏了头前去赴死。

    一个曾差点被他斩于剑下的家伙,能够冷静与他进行赌约,怎么可能此时甘愿飞蛾扑火?

    他忍住内伤,也大吼一声“疾”,手中长剑刹那间追着那赤色小剑而去,后发先至将小剑的势头打歪!

    赤色小剑顿时被击打的偏离目标,与何潼的长剑一起跌落斜插在严松身前。

    严松看了眼两柄依旧发出颤音的凶器,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继续朝着穆运一步一步接近,双方只有不到两丈距离了!

    穆运已经恢复了几丝真气,勉强坐起身来。他虽然受了重伤真气耗尽,但是灵感尚在,也早探得严松的接近。

    他正疑惑这小子究竟想干嘛,就见对方对方一个大步手持小刀朝他跃来,那小刀寒光凛凛,刀尖直指他胸心,材质他竟从未见过,一看就锋利无比。

    这是当然,前世的瑞士军刀是用精钢经过数百道工序的冲压,虽然不能与这个世界修者的神兵利器相比,但也远比凡间普通兵刃硬度强上百倍!

    穆运不敢大意,立时将刚恢复过来真气快速布满胸前要害。

    不料刀尖方向只是幌子,严松手腕一抖,瑞士军刀掉转方向朝着穆运眼睛狠狠扎去!

    如果说人体太阳穴、耳门、后颈、咽喉、眉心、裆部、后腰等均属于要害部位,那么眼睛绝对是要害中的要害,如遭受重击即便不能一击致死,但是失明后的恐慌感会吞没一切感知。

    “小子你找死!”

    穆运眼见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子戏弄,虽然怒极却也不怎么惊慌。凡人哪能想象出一位纵横强者的真气运行速度,这个境界几乎心随意指,念头到达真气也会立刻到达。真气不能覆盖全身,但是护住一小处地方还是没问题。他念头一动,眼皮之上立刻布满了形同实质的真气!

    咣当!

    清脆的金属碰撞之声传出。

    严松手中瑞士军刀被崩开,他虎口被真气一震立刻崩裂出血,身体也被真气反推了四五尺远。

    “小子,等我恢复之时若不先将你碎尸万段,我穆运自绝于你面前!”

    真气护住的眼皮安然无恙,但是眉毛却未防护,竟被瑞士军刀斩落一小戳,光秃秃的甚是滑稽,穆运气的几乎吐血,狠声怒吼。

    果然,一个重伤无力的修者也不是我这等凡人所能威胁到的吗......

    严松一击未能得手,却丝毫不气馁,他沉着脸活动了下流血的右手,发现剧痛之下难以再动用瑞士军刀进行攻击。

    叹了口气,严松将裤兜中另外两样物式拿了出来。

    这小子又要干嘛?

    穆运又怒又奇,这小子从裤兜里取出两个瓶状物体,一大一小,右手勉力拿着较大“瓶子”,左手在小“瓶子”上端不断按压。

    嘎嘣!嘎嘣!

    一束颤颤巍巍的火苗从小“瓶子”顶端冒出,那火焰在战斗余晖散去、烈日炎炎白天中丝毫不起眼。

    想用这么丁点的火苗烧死我?

    不远处的望天公子,李念溪等人也注意到这方场景,在严松用寒光锋利的瑞士军刀刺向穆运之时望天公子心中一慌,攻击力度也弱了下来,待看到严松手中小刀被崩飞、虎口被震裂后他终于放下心来。

    身前二人已经精疲力尽,撑不过半柱香时间便会崩溃,穆伯修为雄厚,肯定要比邱荣道先行恢复。

    看着远处那个凡人在“玩弄”着一束小火苗,望天公子略有放松,他倒想看看这个凡人究竟想如何蚍蜉撼大树。

    他是放松了,李念溪与何潼依旧苦不堪言。对方毕竟是纵横之境修者,普通剑技依旧威能骇人,元气盾此刻越发透明,恐怕再挨上几招会立刻崩溃。

    元气盾崩溃之时,就是陨落之时!

    何潼也注意到严松的举措,那柄寒光小刀的劈斩曾给他带来一丝希望,但见未立全功只是斩落穆运几根眉毛后心中一凉,待看到严松“玩弄”起小火苗想烧死对方,心中更是绝望。

    “快逃!能逃多远是多远!我们还能抵挡片刻!”

    何潼秉性纯直,修者逆天而为陨落是正常之事,他早已有过如此抱负。此刻不想看到严松这个凡人接下来悲惨命运,急切朝着严松高喊。

    严松心中一暖,却未反身逃跑。

    他再按压了几次防风打火机,发现火苗蹭蹭直冒未见异常。接着扭开右手中“瓶子”的盖子,嗅了嗅,味道浓郁......刚才逃下山顶时瓶子保存完好,里面的高纯度酒精丝毫未有泄漏。

    善哉!

    他用少年的稚嫩脸庞朝着穆运阴恻恻笑了笑,随后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将酒精瓶内液体狠狠泼洒而去,瞬间泼了对方一身!

    “去死吧!”

    严松银牙蹦出这三个字同时,将燃着的防风打火机猛地摔向对方。

    瞬间火焰窜天而起,淡蓝色火焰高达一丈!熊熊的烈火刹那间将穆运包裹为一个大火球。惨呼声不绝于耳,穆运痛不欲生疯狂扑打!

    那火焰噬金融银,竟有绝顶修技威力,无论穆运怎么动用恢复的真气屏蔽都于事无补,只是几个呼吸间他被烧的积毁见骨,满地打滚生死不能自己。

    很快,火焰威势稍弱。穆运也停止了翻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地上那具焦炭般的尸体是如惊悚,以至于将望天公子,穆师,何潼,李念溪等人眼珠子都惊了出来。

    这是什么火焰,威力竟如此巨大?几人简直怀疑人生。

    看到穆运终于死去,严松也全身无力瘫软在地,他大口呼吸着,抬头望天,天空好似染上了一片红。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第一次杀人就是以如此惊悚如此残忍的方式。

    他有点想吐,他不敢看向那具焦炭般的尸体。

    纯度百分百的酒精燃烧温度可达一千四百度,金的熔点一千零六十三度,铜的熔点一千零八十四度,钢的熔点一千五百一十五度。

    别说对方真气耗尽、身受重伤,就是状态圆满被“大炼钢铁”,严松也丝毫不相信对方会毫发无损。

    当然......如果对方状态圆满,一个强大修者不会给自己得手的机会。

    望天公子在不远处看的目龇牙咧,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终于有了恐惧感觉,声音颤巍着问向那个自己曾认为不堪一击的“凡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严松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艰难扭过去,脸上挂着“和煦“”笑意,平静回道。

    “老子理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