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六章 无所不能大师兄!
    望天公子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了。

    他不得不逃走。

    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还有那样的“异火”,但他无比确定,能将穆伯烧为焦炭的火焰,他如若沾染上结局也是一样。

    更何况,不远处的邱荣道尚在恢复中。

    至于金矿,眼下都见鬼去吧。

    直接逃走非他本性,在施展“传送”修技逃离之前,望天公子真气狂卷将符文长剑招来,而后低喝一声,“爆!”。

    那长剑在何潼与李念溪惊恐目光中朝着他们师傅电射而去,临近邱师的瞬间符文突然自爆,引起滔天气浪!

    爆炸是如此突然如此猛烈,掀起的尘土碎石植被高达数十丈,连带离邱师几丈开外躺倒看天的严松也包裹在内,一时间二人均遭受生死大劫!

    望天公子来不及清点“收获”,爆炸的灵压已遮挡住了他的感知,他只约莫“看到”一具人形东西被爆炸撕裂为数十道后四处洒落,分不清那是穆伯尸体还是另外两人。

    他的视线逐渐模糊,所站位置只留下一道遁技结束的残影。

    不!

    不!

    何潼与李念溪双目滴血,再顾不得所受伤势朝着爆炸中心狂奔,片刻后与爆炸余威直面遭遇。他二人本就力倦神疲真气耗尽,此刻被那余威所阻一时半刻不能近身,灵压更是直接将二人压趴于地。

    然而二人不管不顾,状若疯癫一般哭喊着向着师傅所在方位爬行。

    “孙圣泉,你给我出来!”

    李念溪衣服已然残破,内衬亵衣都露出几处,然而此刻她根本顾不上这些,她向着天空高喊,那声音中溢满了哭腔和颤抖。

    天空并无半分变化,笑看人间云卷云舒。

    “再不出来,有朝一日我若返回骊廷,会请求他将你碎尸万段!”

    她再度厉声高喝,这次终于有了回应。

    面前的空间突然闪出一片剧烈光芒,那光芒暴闪如日东升,照的人眼都睁不开,好不容易光芒淡下,空气如同被切割一样滋滋作响,很快一扇光门出现,被人快速推开。

    来者是一个二三十岁青年之人,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蓄着一头长发,但并未如这个时代其他人一样束起。

    他信步从光门中离开,一步踏入爆炸中心地带,双手轻压,空中弥漫的尘土碎石瞬时坠地,再未有一丝波澜。

    “师兄来了,别慌。”

    他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股魔力,只是简单的一句抚慰,李念溪与何潼二人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瞬间停止了疯癫。

    二人目光含泪看向他,就像离家的雏鸟找到了父母的归宿。

    他安抚住二人,眼神不经意间往东方天空一处瞥了眼,这一瞥似乎让那处天空都引发了异动,空气形如沸腾,顿时一声闷哼传出,很快那处天空又恢复平静。

    “以后离念溪师妹远一些,你奉他命监视她也罢,守护她也罢,如果不能护得她周全,我很乐意帮我这个小师妹出口气。”

    “你现在回去告诉他,我已出世,不再劳烦他老人家挂念。”

    东方天空中又现出几丝波纹,似乎在有人窃窃私语。

    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爆炸的中心地带。那里此刻已风平浪静,尘归尘土归土,地上只洒落着焦炭尸块与符文长剑的碎片。

    唉......

    他叹了口气,走到一处浅坑处,将背部衣料炸裂、血肉模糊的邱师轻柔扶起。

    邱师此时双眼紧闭昏迷不醒,他手指捻动,一道五色光华从指尖跳跃而出,贪婪地扑到邱师背部吸取鲜血。

    诡异的是,随着五色光华对鲜血的吮吸,邱师背部的伤口也在急速愈合。几乎片刻之后,邱师背部已恢复正常,只留下数道浅红印记。

    那五色光华似乎对邱师的鲜血恋恋不舍,在犹豫了一瞬后迅速黯淡消失。

    接着他将手掌按向邱师后背,真气离体为对方清理内伤,半柱香之后他手掌撤下,看着邱师惨白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丝血气,他终于长舒一口气。

    “大师兄,师傅怎么样了?”

    所来青年非他人,正是何潼曾给严松吹嘘过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师兄——姬恬(注:tian)。

    何潼此刻内心无比安稳,似乎只要大师兄在,他相信师傅性命绝对无虑,只是心中有些担忧师傅伤势是否伤及修行根本。

    “师傅受伤太深,先是动用了我传给他的‘天神下凡’秘技,而后为保护此人以身阻挡爆炸之威,如今五脏六腑均已移位受损。我刚才已将师傅伤势压制到最轻微,具体伤势后患等我回山门后拔净。”

    姬恬说话同做事一样,似乎永远慢条斯理、不慌不忙。他回了何潼几句,而后将目光转向垂着头的李念溪。

    小师妹此刻也凑到跟前,脸上梨雨带花,泪痕混杂着泥垢,只是垂着脑袋似乎做了错事。

    “快擦下脸,都快成花猫花狗了,你知道师兄我最见不得你们哭了。那位守护者......师兄前年踏入元鼎之境时就已发现他的踪迹,你不想说定然是有难言之隐,师兄不怪你隐瞒。”

    顿了顿,姬恬继续道:“那位守护者应该只守护师妹你一人,只有你遇到性命大劫之时方会出手,他不会在乎他人性命,即便是你我的师傅......所以,也不怪你,你不用心里难受。”

    “对了,这人是谁?你们为何会遭到攻击,师傅又为何要以身饲虎,护他性命?”

    姬恬眉头皱起,问向何潼。

    浅坑内还躺着一个同样昏迷的少年,正是严松。

    似乎被邱师遮挡住了爆炸的全部威势,严松并未遭受太严重伤势,此刻呼吸均匀,更像进入了熟睡。

    “此人名为严松,初见时衣装怪异,无身份案比,具体何方人士我和师姐也不太清楚。近日黄西村、南河村等村落爆发瘟疫,师傅带我和师姐追查瘟疫来源,最终锁定此人。师姐和师傅不知怎么就认定他是天巡者,有汇聚天下财富之能,后来他与我们达成了交易,他帮我们发现下方的金矿,换取我们帮他封印毒源,驱散村落瘟疫,制造案比身份证明,另外......”。

    ”另外,我和他赌约输了,所以认了他做二师兄......”

    “师兄你虽然是天人之姿无所不能,但是唯独金钱之道你不愿沾手,我知道你是怕黄白之物污了你的修行之心,但是这几年咱们执义门的财政情势越发难堪,不仅平日间的修行资源难以支撑,连朝廷的税负也快负担不起了,所以……我那赌约看似随意,实质上无论赌约成功与否,都会想着把一位天巡者揽入门中。”

    缓了口气,何潼继续说道,“但是师傅也无法封印这人身上毒源,于是准备施展千里传音之术告知师兄你帮忙,谁曾想徐阳宗的望天公子和穆运二人暗中打断师傅施法,而后贪图金矿财富对我们突施杀手,他二人均是纵横之境强者,若不是平日间师兄你对我们勤加教导,怕是此刻已身死道消。如今望天公子遁走,穆运已成焦炭洒落一地。”

    “徐阳宗?”姬恬疑惑道,“师傅品性醇厚老实,否则也不会创立执义门,意在执正义之道,扶人间之弱。同为常山郡修界,我们与其素无恩怨,徐阳宗执常山郡宗派之牛耳,家大业大,单单一座金矿也未探明储量,就直接下了杀手?”

    “这我也不知为何,”何潼想了想,道:“我和师姐也是奇怪,就算这座金矿年产千金,对我执义门自然是巨富,但是对徐阳宗来说也不过九牛一毛。近年来大帝强势,宗门忒萎,各大宗派虽有矛盾积存,也会因大帝威势而抱团克制,不知这二人为何失了智一样直接对我们痛下杀手。”

    “哼,那望天公子是在找死!”

    姬恬轻哼一声,“徐阳宗应该庆幸你们未有一人陨落,否则,我出世之战当拿徐阳宗立威!”

    李念溪闻得此话心中一动,道:“大师兄你真的要出世?”

    “是,最近师兄夜观星象,星空之上圣者之星异动明显,师兄心血来潮给自己占卜过,应是出世之时。”姬恬回道。

    “太好了!”李念溪雀跃一声,然后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姬恬将邱师轻轻挪到何潼怀中,然后站直了身体,目光炎炎看着徐阳宗所在的西南方向。

    “师傅刚刚进军纵横之境,纵横之力尚不熟练,你二人更是通识之境修为,居然能以弱锄强,斩杀穆运,逼退望天公子。不错,不错,不枉我对你们的平日严加督策,他日你二人若进入太学,也不至于丢我的脸。”

    “这个......”

    何潼小心翼翼扶着穆师,脸色挂着苦笑回道,“大师兄......斩杀穆运,逼退望天公子,都是躺着的这位所为......”

    “咳~咳~”

    姬恬没敢回头让何潼看到自己的尴尬。

    他心里也是好奇,刚刚用真气粗略探视过严松身体,并未发现丝毫修道气息。一个凡人能对通识境界修者造成伤害已属惊世骇俗,如今竟有人以凡人之躯诛纵横之修?

    “他是如何做到的?”姬恬奇道。

    何潼挠了挠头,“我们当时已经苦苦难挨,本让他直接逃跑,但他居然返了回来,好像是用一种我等从未见过威力奇大的异火,趁机将与师傅两败俱伤的穆运烧为焦炭,那望天公子也被异火吓得逃窜。只是可恨望天这厮竟在逃遁之时将符文之剑丢向师傅与严松,并引爆了符文之剑,若不是师傅以死掩护他,恐怕严松已被炸成齑粉。”

    “不错,此人倒是勇气可当!知道逃不出纵横强者追杀,所以破釜沉舟直接返回,敢以凡人之躯做出最后雷霆一击。能赚钱,能打架,这个师弟我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