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七章 大师兄说你不是人
    姬恬与何潼二人分别,他要去徐阳宗讨个说法。

    临走之时他再度用真气仔细探视了一遍严松身体,这次终于有了收获——严松体内的毒源居然连他也无法封印。

    要知道,两年前姬恬已跻身为元鼎修士,这一境界几乎已是现如今人间行走的最强武力,圣人不出无人敢略锋芒。如今两年多过去,他修为更是不知精进到何等程度......

    连他都无能为力,难道要那些活了不知多久的老不死们出手才行?

    姬恬束手无策的并非毒源,他完全可以用元鼎之力将其彻底焚化灭杀。然而那毒源在严松体内根深蒂固,竟让他一时无从下手。

    这也不怪姬恬,他当然无法知晓严松体内携带的“毒源”其实是数百万亿株病毒病菌,与健康的蛋白质结构组成了人体各部分血肉、五脏、经络、骨骼等,他若真的出手焚化,恐怕严松要立刻死不瞑目,坟头骂娘。

    诡异的是,姬恬的五色真气在探查时居然被严松体内毒源吞噬掉一部分,而后这部分五色真气似乎彻底消失在严松体内,任凭他无比强大的灵知也难再追觅。

    损失的真气太过细微,以致于邱师当初用真气探视严松时根本未能察觉。

    又仔细叮嘱二人几句,姬恬一步迈入虚空,闲庭信步间不知所踪。

    半日后,常山郡第一大宗派,从三皇五帝时期传承至今的徐阳宗内,传出一个举世哗然的消息。

    不夜皇朝永初历三十三年,徐阳宗护宗大阵被不明身份修者攻击,持续数个时辰,徐阳宗修葺千年的二十一重护宗阵法被攻破十八道,守卫大阵几乎毁于一旦。

    徐阳宗内有天命圣者被激怒,愤而出世,引星空之力与来犯者大战,引得常山郡天地异象,百姓惶惶而簌。

    大战很快停歇,徐阳宗封闭山门宣布谢绝外客。

    自不夜大帝强势建立皇朝以来,圣境修者几乎成为绝唱。数十年间圣人露面情况屈指可数,凡间猜测当初立朝之战大帝将圣者屠戮殆尽,残存圣者为避开大帝锋芒而远遁他乡。

    常山郡地处皇朝西北部,远离不夜皇朝的核心权利中心----骊廷。比如,太学是不夜皇朝神圣之地,即使名宗大派,豪门巨阀每次也为进入资格争的头破血流,而整个常山郡,每三年一次的太学招人进入者寥寥无几。

    徐阳宗固然为常山郡的第一大宗派门阀,常山郡也是人口上千万的大郡,然而放到疆土万万里的整个不夜皇朝来讲,二者基本都属于打酱油角色,多年来乏善可陈,毫无亮点。

    但是,徐阳宗今日被来犯者逼出来一位活蹦乱跳的天命圣人,而那位来犯的修者能与圣人交手,定然也是疑似的圣人,如此远离骊廷的“偏僻之地”中,竟然同时有两位圣者现世,这个消息的份量足以让不夜皇朝各方势力为之震惊。

    ~~~

    不夜皇朝权力中枢,骊庭之上一处书房内。

    此时正值炎夏季节,不过书房四周角落处的铜盆内均放置冰块,整个书房凉气怡人,不见半分酷暑闷热。

    一位头顶通天冠,身披玄衣纁(注:xun)裳的中年人此刻站在书桌前,看着手中卷宗不住皱眉。

    片刻后他勃然大怒,手中卷宗猛然向旁边一甩,将书桌之上的宣纸砚台打翻在地。

    “要钱朕给了你十万两黄金,要力朕给了你十二位圣武侍卫,单单这十二人就足以压制元鼎修者。七年了,七年时间你就给朕交出一份如此答卷?是不是这些老不死今日杀到朕的床榻,你还要告诉朕天下太平!”

    “常山郡徐阳宗中被逼出的圣者身份究竟是谁,三日之日你要给朕一个交代!否则,否则朕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臭脸!”

    中年人怒极生威,头顶真气化为龙行翻滚,眸子开合间深不可测,有气吞万里之势。

    “陛下不必盛怒,”书房中墙角处中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似乎对中年人的怒火并不十分忌惮,反而蹲着身子,双手探在铜盆中冰块之上,十分惬意的“烤着火”。

    “陛下开拓的皇朝疆土是如此广阔,一位圣人若想要藏匿行踪,恐怕就是陛下您亲自出手也难有所斩获,除非是陛下让太学研究的,所谓的‘雷达’神物问世后方能做到。况且,即便臣发现圣人行迹,也断然不敢打草惊蛇,免得圣人发怒让臣立刻死无葬身之地。所以......”

    那懒洋洋声音顿了顿,竟笑了起来,继续道,“陛下放心吧,常山郡出了一位圣者翻不了天,就是加上那位大人的后代,也在陛下算计之内。陛下英明神武,乃千古一帝,刚才的雷霆之语让书房外面的人听晓了,自然会帮陛下分忧,臣如果真去做这种刺探之事,恐怕会跌了陛下您的身份,不过臣知道食君禄需报君恩,陛下吩咐的事臣会继续放在心头。臣现在就不叨扰陛下了,先行告退。”

    “要跑?老子日你个仙人板板!”中年人眼见那声音主人试图开溜,更为生气间竟冒出古怪俚语。

    “陛下,这等不知道从何处乡野学来的粗言秽语,陛下您最好还是少说点,免得被大臣们听到了闲言碎语。”

    “我滚你大爷的!”

    “陛下,你知道臣是独子,并无大伯。”

    “滚滚滚!”

    “好的,陛下!”

    声音主人仿佛如释重负,一个闪烁后书房中再无身影。

    ~~~

    严松迷迷糊糊之间,似乎看到一扇大门。

    这大门高达百丈,不断开合,一张一翕间竟吞吐着无数星辰。

    他脑中浑噩,思绪全然无法集中,也分不清大门究竟真的是在吞吐星辰还是在吞吐萤火虫,只是感觉这大门有股莫名的牵引之力,将他从混沌之间不断向那个方向牵引。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站到了大门面前。

    大门的材质非金非银,泛着铜绿色彩,上面雕刻着他无法辨识的巨大符号。他总觉得这符号是如此熟悉,似乎自己曾见过千百次,却因为念头浑噩迟迟想不起来究竟何时见过。

    大门开合间,他隐约看到了背后的世界,那里似乎有很多穿着古装的人,在向一个无比巨大看不清面容的“存在”攻击。那些攻击是如此绚烂,有雷霆之力,有巨斧开天,有剑气纵横,有各种各样让他目眩神迷、难以自拔的画面。

    那位“存在”面对攻击初时不甚在意,然而时间久了似乎被惹的厌烦,要驱赶那些体型与他相比几乎微不足道的虫子,他只是随意挥了下手臂,严松便看到那些绚烂攻击瞬间烟消云散。

    而那些古人们,也是死伤惨重,哀嚎连连。

    隐约之间,严松听到残存的古人们在对他高喊,似乎是在喊着“你该回来了”,“为我们报仇”,“杀了这个魔王”之类话语。

    他努力试着集中精神细听,所有的声音却又顿时暗淡下去,甚至门后的画面也开始模糊。

    突然大门吞吐的星辰一阵异动,严松看到有五色烟气乍现在这个混沌空间中。

    那些星辰瞬间仿佛嗅到鲜血的鲨鱼一般,不再按着原定轨迹运行,而是疯狂扑向那五色烟气,转瞬之间将其分食殆尽。

    星辰分食了那五色烟气后,严松迟钝的感知中,竟觉的这些星辰体积有所增长?

    也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无数星辰意犹未尽,似乎在抱怨他提供的五色烟尘太少,根本难以裹腹。而后竟拟人一般,对着他齐齐露出了虎视眈眈的目光。

    这是,想要把他也给吃了?

    严松虽然迟钝,但求生的想法尚存,眼见那些星辰们对他蠢蠢欲动,惊悚的心理立刻驱使他向着大门反方向逃离。

    只是这混沌空间只有大门一个参照物,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他逃了很久,大门的依旧在他后面不离不弃,未曾缩减。

    那些星辰更是离他越来越近,及至最后,竟然全部恶狼扑食一般钻入他体内,开始啃咬他的血肉筋络骨骼!

    不!

    严松惨呼一声,眼睛猛然睁开。

    所有星辰大门刹那消失不见,眼前是间古色古香的卧室。

    严松思绪很快清醒过来,他扫了眼周遭,发现自己正躺在不知何种木料做成的床帷之中,木料中有一股香气不断传出,煞是诱人。

    卧室正中的桌几之上摆着一盏古灯,虽仅有一盏,火苗却将整间卧室照的通明。

    脑袋和四肢依然有阵痛传出,严松浮现出了昏迷前的记忆。

    似乎是自己杀了一位强大的修者后,躺在地上喘息。却忽然间一道人影扑来将自己掩藏,然后就是天崩地裂一般的爆炸声袭来,接着自己就没了意识。

    那人影是邱师?他以性命救了自己?自己此刻是在哪里?

    还有,那些他刚刚经历过的噩梦为何如此逼真,竟给了他从未有过的身临其境感觉?

    严松正念头运转间,卧室之外忽有踏踏脚步声响起,接着他就看见李念溪与何僮二人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坐起身子的严松,二人也是面色一喜。

    何僮快步凑上前来,他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露出一副可怕的狰狞表情。

    “大师兄说了,你不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