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章 天才?蠢货?薛定谔的修道
    姬恬回来了。

    何潼口中那无所不能的大师兄,严松到此刻尚未谋上一面,或者说只是对方单方面见过昏迷的自己。

    他听何潼言语过,大师兄那日为讨个说法,只身一人去了徐阳宗。

    一日后传出徐阳宗天命圣人出世与来袭者大战之事,整个修界震惊,执义门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外人不知,但执义门几人显然对袭击者身份熟络无比。

    这位大师兄有情有义,甘愿为师门出头,严松心觉实乃仗义。执义门到现在为止虽然仅有五人,但有这位无敌大师兄的存在,定然能为他日后行走人间提供装逼本钱。

    何潼不相信大师兄会有什么事,别说打上徐阳宗,别说逼出什么天命圣人,就是打上不夜皇朝权利中心骊庭,他也相信大师兄可安然而退。

    严松更是修界小白,对徐阳宗、对天命圣人所具何等力量一无所知,又遭何潼鼓吹大师兄天下无敌,自然不知此行、此事何等凶险。

    况且大师兄真的是安然无恙回来了,气质依旧,风采飘然。

    严松第一时间拜迎了姬恬。

    姬恬对这位新收的小师弟极为和善,目光流转,不住夸口称赞严松当日灭杀徐阳宗穆运的果敢。然而客气之后,他忽然问了一个严松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你和何师弟立下赌约,他输了要喊你二师兄,结果赌约果真输了。如今你拜入我执义门名下,按人伦长序你又应该称呼他为师兄,所以,我很好奇当下你二人各自如何称呼对方?”

    严松懵逼......

    近些时日与何潼虽常往来,却真的未深究过这个问题。

    想了想,严松道:“师弟认为应该各论各的,以后我管他喊何师兄,他管我喊严哥,如何?”

    这话一出,姬恬目光如炬看着他,久久不发一语,直把严松看的后背瘆得慌。

    哈哈!你这位师弟实在有趣,有趣啊有趣!”

    姬恬忽然大笑出声,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邱师尚未痊愈,仍在修养。姬恬去看望过邱师之后,自觉师傅身体已无大碍便放下心来,而后将三人喊至执义门议事殿。

    议事殿长十四丈,宽也近八丈,雕梁画栋,美奂美轮。只是可惜偌大的大厅中除了主位外,尚摆放了近百张坐席,如今四人坐定,殿内显的分外空荡。

    待几人坐定,大师兄声音清朗道,“有几个事情我要对你们说下。一是正式欢迎严松小师弟的入门,入门之礼大师兄自然已经准备了,这是从徐阳宗拿回来的灵气珠,虽然不算绝品宝贝,却也不多见。灵气珠能滋养修者生息,平日携带对修行极为有利。”

    姬恬指尖一弹,一颗乌黑珠子霎时射到严松身前漂浮空中。

    严松伸手将灵气珠接过,谁料普一接手宛如寒冰般质感。

    仔细打量,发现珠子虽然乌黑发亮,但其内竟隐约看到有金丝缠绕滚动,给人目眩神迷之感,他不敢再多看,匆忙向姬恬谢过之后将灵气珠纳入锦服袖袋中。

    何潼与李念溪两位师兄师姐也赠送过他入门礼物,不过二人穷困寒酸,所赠之物当然无法与姬恬所赠的灵气珠相提并论,严松很是体谅。

    李念溪还莫名试图将自己唯一的紫玉匕首赠给他,这匕首严松当日自然见过威力,锋利暂且不说,单是能泛起一道元气盾可以将纵横修士阻挡几炷香时间,就称得上是一件无比珍贵宝物。只是严松当下尚无修为驱动这把紫玉匕首,而且看李念溪眼底蕴藏不舍,他果断婉言谢绝。

    姬恬继续道,“我与徐阳宗的圣人已达成一些协议。修炼之道达者为先,我不会亲自出手惩戒望天公子杀人夺金之事,以后要你们自己应对,万分小心。”

    何潼闻声,大声道,“大师兄请放心,那日若不是望天公子所持兵器压制,我绝不会败在他手下,日后当勤奋修炼,为大师兄争回脸面!”

    姬恬一簇眉,“你修道是为了自己,以后切莫抱着为大师兄争强之心,否则有碍修行。”

    何潼讪然,被训斥后不敢再开口。

    “还有就是,我已决定出世,所以当远行,可能数年之内无法再与你们相见,以后有事了,你们几个当相互扶持,共赴凶险。”姬恬脸色忽然凝重道。

    何潼、李念溪顿时大惊,李念溪急道:“大师兄要去何方?”

    “不夜朝南北东西均过万万里,皇朝内传承千年的名门旺派不计其数,如玄月寺,隐龙圣地,剑幽谷等顶级宗派,几乎自立为国,大帝也不敢略其锋芒,只能避退三分。我如今修为已达瓶颈,再想进一步何其艰难,只有在这世俗间转上一转方可寻觅到晋级机缘。”

    “大师兄,你为何急于成圣?”

    严松何潼不知圣人之威仪,但李念溪显然懂些什么,追问道。

    姬恬望了眼小师妹,若有所思。

    “十年,十年后将天地异变,有不详发生,到时候修界修士凋敝,人间百姓十不存一。若十年之内我无法获得天道诰命,成就天命圣人,那时不仅自己性命难料,更无法守护你们安全。”

    姬恬抬手制止了李念溪与何潼追问,继续说道,“具体何事我看不清,师兄自信普天之下若我不能看清,那么能看清者不出一掌之数。虽然看不清,但我确信不成圣人,终为蝼蚁,只有成就天命圣人方可在那场异变中有搅局之力。”

    “最后一件事,徐阳宗和我商定后让出几个进入太学的预备名额,常山郡今年年底会召开预备名额测试。至于太学入试将在两年后举行,我希望你三人均可以进入太学,所以预备名额应势在必得。”

    严松三人顿时点头应承。

    只是严松不解,太学他听何潼说过,是不夜大帝亲手创办的神圣之地,但在他看来毕竟是一所上世“大学”,撑死“研究所”的地方,怎么会让全天下的修道天才们如蚁附膻、趋之若鹜?

    这太学究竟有何等神奇?

    似是看出他的心思,姬恬笑道,“你身体内所携带的毒源我无法彻底消弭,修者有真气护体自然不惧毒源,百姓却难以应付,所以只能暂时封印你体内不至外泄。唯一解决之道,只有到太学中方可求解。”

    “谢师兄解惑。”严松诚恳道。

    “好了,何潼、念溪你二人先退下吧,帮我在殿外守护。我今日要为严师弟启灵,查验他的修道资质,助他正式踏入修途。”

    二人依旧被姬恬离别话语冲击的情绪有些低落,此刻勉强一笑,心思复杂向殿外行去。

    转身之际,李念溪偷偷瞥了一眼严松,而后蚊声问向姬恬,“师兄,你卦星之术天下无双,当年对我所言那件事是否真如卦象一般,命中注定?”

    “卦星为命星行走脉搏,一啄一饮均有定数,但是修行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所以卦象也有失灵之时。至于你提及的那件事......师兄暂时未发现对应卦星走势有所异常,所以当如是。”姬恬和善道。

    “谢大师兄!”

    李念溪闻声匆匆离开,不敢再看严松。

    待二人步出大殿掩住大门,姬恬走近严松身侧站定,吐字清澈道。“修行之道,从通识起,至天命圣人终,而后是否有更高境界师兄不知,也许天下圣人均不知。”

    “人体内有气门,如横架金梁,封锁天地。天地有灵气,世俗之人却无法感应,吸收,化用,只能被动接受,就是因为有这气门存在。故若要修行,必先冲破气门,方可开拓气府,感应天地,通灵五识,故修行第一境便称为通识境。”

    “气门越薄弱,经脉越宽广,修行资质也越佳,气门越厚重,经脉越闭锁,修行资质越差。”

    “通识境非知识富笃,而是身体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皆通。每通一境,力量、敏捷、反应可增长约一倍,五识俱通,通识修者的力量几乎是凡人数十倍,所以凡人面对修者毫无还手之力。”

    严松危襟正坐,仔细聆听不敢有一丝遗漏。

    他上世就是学霸,几乎过目不忘,因此姬恬一遍叙述之后他已深深印在脑海并有所思考。

    怪不得当日何潼只是随手一劈就劈出了宽近一臂,深达三尺的大坑,让他惊在当场。

    修者力量已经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进行审视。

    不过,通识强者已如此强大,之上的修者又具何等伟力?

    “通识之上,有纵横——元鼎——伪圣——天命圣人四个境界,你目前修为全无,暂时不需接触太多,只要知道纵横者,体质已彻底超脱凡人,一日纵横千里;元鼎者,镇国之人,抬手覆雨翻云;圣者天道诰命,超脱俗世一切武力,不可名说,不可言喻。”

    “修者战斗,主要是看修为境界是否有差距,境界是第一本钱,凡越级而战者,除开太学子弟百不存一。其次则是看悟性,宝器,修技等综合因素,比如玄月寺中的菩提念珠,威力无穷,圣人之下挨上一颗非死即伤。”

    “当然,资质越佳,修为越速,自然能更快以境界之优碾压对手,你现在坐住别动,我查看下你的气门厚薄,鉴定下你修行资质到底如何。”

    姬恬吩咐一声,而后眼眸五色神光暴出,直抵严松眉心而去。

    片刻后他眼眸恢复平静,但面色无比古怪。

    “你小子,究竟是修道天才还是蠢货,怎么连卦星无双的我都看不出来?”

    “你气门哪去了?被狗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