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一章 师兄不可以!
    姬恬找寻不到严松身体中的气门。

    气门不开无法构造气府,没有气府无法藏纳真气,没有真气无法施展修技,甚至连维持超越世俗之人的体质都无法支撑。

    气门不开,终为凡人。

    没有气门,那真的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无法为严松打通修道之路。

    姬恬同时又认为严松是修道天才,他如此认为自是有他的道理。

    眼见严松惴惴失落,姬恬不知从哪取出一枚翠绿色长棍状物体。这东西粗略一眼看去,外形极似严松上世的黄瓜,只是顶端诸多细毛尖刺。

    “这是探府玉针,插一下。”

    “啥?”

    严松瞳孔放大,呆道,“插哪里?”

    “废话,自然是你身体最藏污纳垢之处。”大师兄一脸正经,未带丝毫戏谑之色。

    严松:“?????”

    他看着这粗若半臂的翠绿棍体,再想想自己的某处细微,一时间竟张口结舌,恶寒阵阵。

    “大师兄,真的不可以……”

    难道修行启灵必须忍受如此牺牲?

    怪不得这世间凡人数量远超修行之人,单单是第一关就会阻却多少有志之士?

    “小子你胡乱想些什么!我是让你插脐眼气府所在!”

    姬恬灵识无比强大,他虽猜不透严松具体想法却也能探知一二,怒火瞬间盈满心头,一道真气闪过将严松掀翻了个跟头。

    被摔的鼻青脸肿,严松羞愧难当,自顾自爬了起来,忙赔不是道:“是我……是我龌龊了,大师兄切莫生气。”

    眼见对方依旧绷着脸,他匆忙将探府玉针朝自己脐眼处一插。

    居然没有丝毫痛意。

    那细微毛刺仿若有生命的触手般从他肚脐眼位置钻了进去,而后如电流一般在他体内蠕动,严松直感觉有阵阵细微气息在全身流转。

    他隐约可以驱使这股气息。

    几个呼吸后,细微毛刺缩了回去,其上带着一丝血气。

    探府玉针也凌空折回到姬恬手中。

    “师兄,是否找到我体内气门所在?我此刻感觉有温热气息在体内不断游动,难道我已启灵成功,直接练出真气了?”

    “成功个屁!”

    姬恬没给严松好脸色,冷喝一声后盯着探府玉针尖端毛刺上的血气沉默不语。

    “似乎......好像你整个身体内部全是气门,或者说,你本人就是一个气门精怪......”

    “这是我先辈传承下来的《大衍七星决》,先祖流传可帮气门极深厚者打破气门,成就气府,不知对你这种精怪是否有用,你先修炼试试。记住,阅后即焚万不可泄露出去。另外……”

    ......

    ......

    大师兄走了,走的如此洒脱,或者说如此不负责任,未给何潼、李念溪留下其他口信,只说缘分到来之日,六合都城聚首之时。

    六合是不夜皇朝都城所在,太学、骊庭都在六合。

    ......

    ......

    四下无人之际,严松一把薅住了李念溪手臂,笑意盈盈盯着对方。

    他最近几日勤加练习《大衍七星决》,姬恬让他即便对何潼、李念溪二人也要保密,因此只是自我苦苦摸索。

    他掌握的口诀倒是完整,但毕竟这个时代的文字习惯同他上世还是有一定差别,诸如《大衍七星决》中的以念为道,以思藏营之类虚幻文字完全不符他学术论文的辨证思维。

    别说复杂点的构造模型,建模分析,就是简单的定性定量分析都难以做到。

    严松无奈,却又无人教诲指导,因此只能将那些晦涩难懂字眼暂时抛弃不管。

    除开修行,他有些问题还是想不明白,需要向这位师姐请教。

    只是他没想到一见面,李念溪反应如此奇怪。

    手臂接触间一片温软,李念溪耳根通红,脸挂羞霜,说话也有点结巴起来,“严……严师弟你要干嘛?”

    严松疑惑,却还是赔着笑道:“师姐,为何大师兄修为如此高深,我再三向他追问确认后,他都不认为我是天巡者,而师姐你却一口咬定我是?”

    李念溪一惊,急道,“大师兄可还说了其他事?”

    严松更为摸不着头脑,“什么其他事?”

    看严松神情懵懂不似作伪,李念溪松了口气。

    她耳根红晕慢慢褪去,清了口嗓子道,“严师弟,你左臂部位是否有道七星印记,第一次见面时我已注意到。只是这印记时隐时现,颜色极淡,常人一眼望去容易忽略,但我听闻过,凡天巡者必有此印记,或者说,有此印记者乃是天巡者身份标签。”

    “天下有印记者不知凡凡,难道都是天巡者?”

    严松不以为然,这印记~~其实是上世接种天花疫苗所留,只是他的格外酷似七星疤痕,伴随他已十六年。因不显山露水,别说上世身边人,就是他自己平日间都快忘记了。

    等等,他忽然想起这个印记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对的,就是那个昏迷之中的梦境里!

    那扇无比硕大的光门之上就篆刻着七星图案,当时他梦境神念浑噩中怎么也关联不起来。

    那个铜绿色的大门,那些古装之人,那个恐怖存在,那些召唤之声,那些诡异星辰——为何那些梦境记忆居然此刻依旧无比鲜明,没有一丝褪色征兆。

    再等等,七星印记......《大衍七星决》,为何大师兄要给自己一本名字如此相仿的修行法决?

    他修为如此高深,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自己那时隐时现的印记?

    严松忽然不知怎么生起一股烦躁不安的感觉,这感觉是如此迅猛,让他胸口沉闷的紧。

    李念溪秀眉轻挑,眼神朦胧开口道,“不,我相信师弟你是,你就一定是。”

    “师姐说是就是吧,”严松怕李念溪发觉他的异常,强自压下了那口抑郁之气。

    挽了个笑脸他继续道,“师姐,大师兄为我启灵之后教授我一段修行法决,总觉的修行起来有些问题尚不明白,需要向你请教一二。”

    “你刚启灵成功,想要真正踏入通识境界尚需要短则数月,长则数年的真气积累,修行非一朝一夕之事,这个急不得。外人只知我执义门人单势微,却不知大师兄天纵之才,如今境界修为已不是我等可以揣测,何潼师弟虽年幼仅仅十四岁,也是真龙之姿,修道四年已快通识达成,距离纵横境界一步之遥。别看何师弟平时谦虚,他修行速度丝毫不弱于那些名门巨派中的天才子弟......师姐相信你也一样。”

    这倒是让严松有些诧异,如果真像李念溪所说门中徒弟如此卓越,执义门又怎么会凋敝至只剩四五人?

    只是想想大师兄神秘莫测的行事轨迹,似乎是刻意如此。

    邱师作为师父更像父母一般的老好人,平日处理些门派杂事。何潼说过他与李念溪二人的修行完全是由大师兄代为教化,与其说邱师是二人师父,倒不如说大师兄才是。

    这位姬恬大师兄,究竟想做些什么?

    严松攥了下手心,暂时抛开这些烦绪。

    他上世看人极准,上世遭受校园混混欺凌时,严松直接选中那个最色厉内荏的家伙狠戾出手,当场就将其他混混震慑的不敢声息。

    以他当前看来,大师兄对他并无歹意,这就够了。

    “气行百脉则通达无碍,法决中这句话的意思我还是明白的。修行者,修的就是这天地灵气,既然要气行百脉,那就先得有气。那法决中说,气穴遥感,气息自通,也就是说,首先要通达了气穴,方能打开气门让浑身真气畅通”。

    严松修炼《大衍七星决》的方法很简单,凡是他认为虚幻的、晦涩难通的一律略过,先将容易理解的进行尝试。

    气行百脉自然需按照一定顺序,严松上世看过太多理工科期刊,培养的理性思维让他很难相信难以经受双盲实验考验中医有什么效用(注:双盲实验即用于以人为研究对象的试验,设置实验组与对照组,旨在消除可能出现试验者和参与者意识当中的主观偏差和个人偏好的一种科学方法),因此平日里对上世有着上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医不屑一顾。

    但是在鄙视中医、维护现代医学期间,他不可避免的接触过许多中医“伪论文”,自然对中医中人体经络图极为熟悉。

    中医所说的百脉是从足少阴肾经开始,一路绵延向上,严松也正是通过这条运行线路来理解《大衍七星决》的口诀顺序。

    《大衍七星决》分为十二星路,正好与人体十二主脉相互对应,那些晦涩难懂之处、虚幻叙述之处他按照十二主脉顺序进行推断,然后引导体内泛起的热流顺着十二主脉运行,硬生生在把《大衍七星决》剖析透彻基础上,将体内热流运转了一个大周天。

    他大致将自己想法说给李念溪一听,立时将李念溪惊得目瞪口呆。

    “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你知道你这样无脑莽撞修行,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吗?”。

    “可是,我修行时并未感觉异常,热流运行一个大周天之后并未消失而是暂时留在了我身体各处。你看,这股热流我心思一动如臂使指。”

    严松念头轻颤,一股银色光华霎时从他之间指尖倏忽生起,如银蛇般跳动。

    李念溪看的两眼发黑,她顿时口干舌燥,只觉得怀疑人生。

    “这是……真......真气化形,纵横境界修士方能运用的妙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