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四章 凡人的拳头,也痛
    严松见那匕首内部光环如墨,虽不清楚紫玉匕首为何异动,却由于修行《大衍七星决》已有些时日灵感日渐增强,此刻心头阵阵悸动传来,顿时感觉一股浓郁的不祥征兆。

    他不敢耽搁,见此刻天色黯淡下去,赶在熙琅城封闭城门前出了城。

    官道上此刻人马稀疏,严松心急也顾不得暴露,大步流星就朝着执义门所在方向奔去。

    这一奔行使出全力,严松周遭风景顿时浮光掠影闪过。

    他奔行速度自己无心计算,官道上稀疏的行人望去却如烈马奔腾,一条黑线从远处急速接近而后消失在地平线之上。

    ......

    ......

    执义门轻羽峰山脚处,几个如圭如璋的年轻人站在平地之上,望着山巅的破败的宫殿群落,眼神中满是不屑。

    “为了这么一个破败门派,竟然将我四人齐齐派来,也太过谨慎些了吧。”

    “厉兄说的是,我四人均是各宗有名号者,不足三十均已踏破纵横之境,想那执义门门主邱荣道年过花甲才刚入此境,他两个小徒弟不过通识修为,如此战力简直可以无视。”

    “也别太过大意,小心些总是好的。世人哪能想到姬家天才竟在这等窘迫之地栖身十数年?徐阳宗不透露,恐怕世间无人能知。如今那姬恬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与老祖们一战,不亏为修行界最超卓的人间行走之一。幸好徐阳宗老祖宗说那姬恬已被困在一处绝境之内,数年内不会再回到此地,才给了我等行事机会。”

    “奇怪,执义门的何潼不过十四虚岁,修为也只是通识中后期,老祖宗们为何对他如此上心,吩咐我等必须把他恭敬请走,还不得伤到他分毫?墨兄,你确信没听错你们老祖指示?”

    这位被称作“墨兄”的年轻人,竟赫然是徐阳宗的望天公子。

    他神色忿忿,“姬恬那日欺上我徐阳宗,毁我山门十八道护山阵法,害我爹被宗门剥夺财政权位,这仇我记着了,等我日后进入太学修为有成,自会追讨。老祖宗是亲口对我交代,我自然一个字也不敢遗漏,何僮这小子对老祖宗们究竟有何价值,咱们也不必胡乱揣测了。另外老祖还特意交代了,这执义门中的李念溪也不用再找,即便日后与她见面也需礼让三分,这我也不知老祖用意如何。”

    其中一位年轻人眉头微蹙,“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却将我们四人同时召集过来又是为何?墨兄你徐阳宗在常山郡家大业大,对郡内宗派了如指掌,曾给我们说明过这执义门算上姬恬也不过四人。如今姬恬远离,李念溪远遁,对那何潼又需要‘恭请’——换句话说,我四人就只是为了一个邱荣道而来?着实有点大材小用了吧。”

    望天公子眼见天色渐黑,回道:“老祖吩咐的事,我们自当竭力完成,不必抱怨。也许那邱荣道真的藏着诸多危险手段,所以老祖怕事有疏漏所以才安排我们四人前来。时辰也不早了,老祖说了此行此事务必保密,一旦败露出去,我等会立时身死道消,因此万万不可让那邱荣道闻声潜逃。”

    “也罢,我们即可动身吧!”

    四人信步往轻羽峰山巅行去,虽看着脚步如凡人无异,却缩地成寸一步数十丈,几乎须臾之间已到山巅。

    望天公子却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对另外三人隐瞒了严松的存在。

    其实别说那三人,就是整个徐阳宗也无人知道执义门新收了一名弟子,如今名义上已是五人。

    少顷,轻羽峰有怒喝声、愤激声徒然响起,而后山巅爆发激烈战斗。

    真气余波四溢,直将轻羽峰削低了几寸,峰顶的殿落、花草、林木也几乎被摧毁殆尽。

    战斗声很快停歇,幽暗夜色将轻羽峰完全吞没。

    忽然火光又从山顶浮现,逐渐旺盛,直达天际。

    ......

    ......

    严松心急如燎,恨不得背升双翅立刻飞到执义门中看个究竟。

    接近二百里的路程,他竟一个时辰出头就赶到了执义门山脚。

    只是刚一站定,就看见轻羽峰山巅火焰四起,通明火光在黑夜中是如此醒目。

    门内有祸!

    他强自按着担忧冷静下来。山头火光冲天,如果是自然引发,或者如果李念溪何潼等人尚在,以修行者强大扑灭大火易如反掌,怎么会让这烈火肆虐不灭?

    有人纵火,是袭击者,已经可以断定。

    山巅静寂,李念溪等人要不遇害,要不已逃走。无论哪种情形,来袭者力量均远超执义门,自己绝非来者之敌。

    此刻山巅可能有敌人潜藏,就等着自己现身。

    严松心思念头在这一瞬间闪转千回。

    理智告诉他,现在必须立刻远离山脚,掩盖踪迹,先找一无人之地等确认安全后再回轻羽峰山巅探查。

    但情感告诉他,师傅师姐师兄但凡还有一丝生机,他此刻远离就是背叛。

    咬了咬牙,严松一步一步向山巅步去。

    他要借着这段登山路程尽快恢复体力,来应对不测。

    果然,未近山巅,就看见轻羽峰山巅宗门牌坊下立着一人,斜靠在牌坊下面青石之上等着他。

    只是这人背对火光,严松一时半刻看不清对面的衣饰和面目。

    他刚站上台阶,那人倏得站起身来,一言未语,忽然剑光大起,对着他就是一剑斩落。

    犀利剑光如万钧重锤,朝着他面门就砸落下来!

    这剑上附带的赤色真气在火光下依旧清晰无比,带着呼啸声势,严松无比确定斩落他身上会非死即伤!

    就在那剑光行将斩落他脑袋关头,严松猛然弓身向前一扑,他右手顺应从背部一掏,一柄白日时刚从熙琅城买来的青钢剑遽然出鞘,朝着对方腰腹就斜刺过去。

    那人眼见蓄势已久的一剑被严松躲过,似是吃了一惊,又见对面扑击凶猛,他手腕顿时一转,手中长剑向下垂落,正好挡在严松剑锋所向。

    铿!

    两柄长剑撞击发出轰鸣声,严松与那人同时浑身一震,一个跌落在地,一个蹬蹬蹬后退了四五步。

    那人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依旧在嗡鸣的剑尖,再不住扫视严松面目,心中震撼之极。

    “你真的是那日的凡人小子?怎么力气如此之大,竟然能与我真气对抗!”

    严松单手一撑地面,迅捷弹了起来,他站直了身体,这次终于借着火光看清了对方面目。

    面前这人他认识,正是那日抢矿杀人的徐阳宗望天公子!

    严松抹了下嘴角溢血,神色冷冽看着对方,“是你!我师父,何师兄以及李师姐现在何处?”

    望天公子冷哼一声,也不急着再出手。

    他在击杀邱师,控制何潼之后并未同三人直接离去,而是找了借口半路又折返回来,在此守着严松。

    那三人不知执义门中新晋一人,望天公子却对严松这个“凡人”时刻记在心头。

    他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当日穆伯与邱荣道同时重伤落地,被这凡人小子乘机施展辣手后活活烧为焦炭,可恨自己竟被对方一时糊弄住吓得狼狈逃窜。

    返回徐阳宗后,他父亲听闻穆伯身死先是狠狠训斥了他一顿,等到姬恬打上门来逼得老祖现身后,宗主撤去了他父亲宗内财政大权,父亲更是罚他跪了三天三夜。

    可以说,如果姬恬是他目前最为憎恨之人,只是暂且与对方修为天差地远无法报复,那么严松作为始作俑者,毫无疑问是望天公子第一憎恨之人,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他并不想节外生枝,让另外三人知晓他被一介凡人吓跑之事,否则将在修行界沦为同辈笑柄,所以才瞒着三人潜伏回来。

    也正是由于对方只是一介凡人,他身为纵横修者,实力对比几乎形同巨龙对上蝼蚁,这才是不惧有意外出现。

    “你师傅等人都已身死,就葬身在这熊熊烈火之中,如今尸骨未寒,你还不抓紧将他们尸骨刨出来给他们安葬。”

    望天公子有些惊异对方刚才居然能用凡人之躯抗住自己真气之剑,此刻收起了几分轻视心理,故意刺激严松发狂。

    却未料到他普一出口,就见对方眼眶通红,将青钢剑扔落一旁,整个人迸发出野兽一般气势,两脚猛一蹬地又朝他袭来。

    他心中震撼,正要驱动真气长剑迎击对方,猝然眼前一黑,一双拳头已近在咫尺,并不断在眸子中放大,而后直接轰击在他脸上。

    这一拳力道沉重无比,望天公子做梦也没想到连通识之人都可轻松应对的凡人之拳,竟然将他这位真气已布满全身的纵横强者打的鼻血长流不止!

    这......这是什么鬼?

    对方速度匪夷所思几乎跟他差不多也就罢了,怎么连力量也难以置信?

    感受着鼻子的流血和痛楚,望天公子气急败坏起来。

    他初入纵横境界也未两年,尚未熟练掌握真气幻化之术,因此不能直接具象化碾压对面,但纵横境界比通识境界何止强上十倍,真气虽不能幻化却可虚空延伸。

    望天公子十指掐诀,灵识立刻驱使真气电闪扑出。

    噗嗤!

    严松躲闪不及左臂顿时被洞穿,鲜血瞬间从伤口飚散而出。

    然而惊慌的不是严松而是望天公子。

    他的真气……

    居然在进入严松体内后倏地与他灵识切断了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