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五章 从此宗门独一人
    望天公子真气突袭立功,初时一喜而后一惊。

    他真气普一接触严松体内,已探视出对方依旧未开气门,还是凡体。然而那股真气想再收回来,却是万难。

    对方体内似乎无底深渊,那深渊内有无数道诡异之眼一见到他真气闯入,立刻化为饕餮冲上前将他真气撕为粉齑,他甚至未能透过真气看出哪些诡异之眼是何东西就感觉灵识一暗,剧痛从脑中袭来,痛的他痉挛倒地。

    灵识受损,望天公子口鼻也溢出鲜血,他在地上翻了几滚,躲避严松可能的趁机偷袭,等站起身来才发现严松只是在包扎自己左臂伤口,冷眼盯着他并未追击。

    “你不是未开气门的凡人,而是你整个身体都化作了气府!”望天公子惊恐的看着严松,神色难以置信。

    严松耸了耸左臂,上方流血早已止住,伤口也在快速修复中。

    他如今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身体究竟强健到何等地步,只是感觉修炼《大衍七星决》时畅通无阻、一日千里,似乎完全没有桎梏。每时每刻间都有真气在体内涌动,而后彻底消失无形。

    那些真气......似乎彻底融入到他身体中去,随时都在锻造他体魄。

    “也许你的猜测没错......我自己也怀疑自己的整个身体就是气门,或者说到处是气门,所以才难以打破,所以外人灵识感应中依旧是个凡人。”

    望天公子失声叫了起来,“然而从第一次见面至今不足一月,如此短暂时间内你就可以开辟气府修出真气?老祖他,他糊涂啊!何潼不是他想要之人,你才是!”

    严松一愣,虽不清楚对方口中老祖是谁,要抓何潼有何用意,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何潼尚活着!

    他心头一热,感觉担忧略微轻了几分。

    却见望天公子又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谁能想到,几位老祖不知被谁蒙蔽了天机,居然看错了人!哈哈哈,从未见过老祖们那样慎重的模样,如果我将你带回徐阳宗交给老祖,这功劳恐怕是徐阳宗几十年来年轻弟子立下的最大功劳!”

    “只要将你带回,别说我父亲可以重掌徐阳宗财务大权,就是让老祖帮我免去太学入试,直接成为神圣太学子弟,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哈哈哈!”

    他将原先手中长剑咻的一下掷飞出去,斜插在执义门牌坊之上,而后将背后剑鞘中的符篆长剑拔了出来。

    新拔出来的长剑一看就非凡品,远非刚才对战时的凡铁长剑所能比拟,上方符篆道道金色流光游走,隐隐之间火光流转。

    这符篆长剑与当初他投掷袭击邱师的一模一样!

    居然有第二柄!

    望天公子盯了眼符篆长剑,心头又是满意又是肉痛。这符篆长剑每用一次,其上方篆刻的符文就会损耗一次,使用多了即会直接报废。这符篆长剑就是放在家大业大的徐阳宗内也非寻常之物。上次他将符篆长剑自爆实在有些荒唐奢侈,后面委屈哀求了父亲四五天,父亲方才又从宗门中帮他运作了一柄新的,平时对敌不到万难时候不愿取出。

    如今大功当前,如果能直接那些这位老祖们无比在乎之人擒拿,一柄符篆长剑又算的了什么东西!

    他符篆长剑遥指严松,狞笑起来,“现在看你还有什么招架之力,也别想着逃跑了,你见识过纵横修者的缩地成寸之术。”

    “我为什么要逃?”严松冷哼,“师傅等人生死未知,山门也被你毁掉了,如此深仇大恨我怎么可以直接逃走?而且,我有什么必要逃走?”

    他话说完,也将已经损毁的青钢剑抛开,双拳紧握,上方盈盈有音色真气覆盖住十指。

    望天公子眼神陡然凌厉,“蠢不可及!你以为单凭一双肉拳就能抵挡住符文长剑威力?”

    严松斜睨一眼,“蠢的是你吧,我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难道束手任你宰割?”

    那望天公子不再言语,符篆长剑一杨,一道剑气劈向严松。

    严松反应灵锐,双拳一提,拳泛银光就迎了上去,立刻与那剑气撞在一起。

    只听轰的一声,符篆长剑上的火光暴涨一尺,穿透严松拳尖的银光,余势直接轰在严松身上,将他炸的身上腾起一团火球,逼得他滚落在地不断扑打。

    一击立功,望天公子又大笑起来,“这一击如何?任凭你天才也罢,妖孽也罢,修行也不过撑死半月,怎么和我这位纵横修者相比,更何况我手中符篆长剑乃修界宝器。”

    严松连连翻滚,那火团将他长衫烧透几处,他翻滚扑打了四五圈才将火团熄灭,身上也留下了处处灼烧痕迹。

    他忍着疼痛站起身,却是嘿嘿笑了起来,“就这点程度?怪不得何潼师兄说过,但凡兵器对等,他可以将你完虐。”

    严松站直了身体,身上之前被火炙烧的伤口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等他话语完毕,那伤口处已形成道道红痂即将脱落。

    这怎么可能?

    望天公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真气乃修行之本,有万般变化万般威力,无论何种法决都是以提升真气质量和容量为第一目的。修行虽然的确可以强健身体,让修者逐步不惧人间刀刃,但是也要等到元鼎之境后方能无视。

    这也正是为何除开终日山隐雾中、极少出手的圣人外,元鼎境界就已经是这世间的最高武力。

    这小子怎么能刚修行不过半月就有元鼎强者的防御力、恢复力?

    “你定然是修行了世间无双的法决,这法决竟然比我徐阳宗中的法决更为神妙!”

    望天公子愕然后随即大喜,“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真的没想到,不仅你整个人是老祖真正渴望之人,你修行的法决对我徐阳宗也有莫大价值,你越是厉害,我擒住你交给宗门后所立之功就越耀眼!”

    他说完脸色扭曲,符篆长剑再度抬手,剑刃之上符文大亮火光逼人对着严松又是一记凶狠斩落。

    却见严松未再用拳头迎击,而是顺手从腰带碗扣中一摸,左手中紫玉匕首赫然出现。

    末端光华泛起,一道元气盾骤然出现,将他护在其中。

    那符篆长剑猛烈斩击在元气盾之上,却未能透过,望天公子一惊立刻灵识牵引符篆长剑回来。却不料他拉回的瞬间,严松怒吼一声,一个欺身跟附靠近右拳劈出,元气盾瞬间张开又闭合,也将二人同时笼罩在内。

    他一拳击出,正好打在那缩回去的符篆长剑之上,只听嗡的一声长剑发出阵阵哀鸣,严松的虎口也被震出血。

    望天公子见严松袭来本欲退后,不料被紫玉匕首的元气盾笼罩阻却,身体反而反弹回去。他惊怒之间将符篆长剑持稳,却突然一股红烟袭来,饶是他意识不妙霎时间闭上双眼,口鼻中也突然吸入大量烟气,一时间双目刺痛,喉痛针炙,痛苦的跌倒在地。

    “你....你无耻!”望天公子嘶哑着嗓子怒喝道。

    “你什么你!”

    严松自然有掩盖之法,他面色冷漠看着望天公子,“如果你的纵横修为再高深一点可以具象化,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你的对手。这些辣椒粉我本来买回来准备给师姐们做些美食尝尝,却没想到全用在了你身上。可惜了,如果不是被这元气盾困住,想来别说辣椒粉,就是铁粉也会被你真气尽数扫开。”

    望天公子强忍刺痛睁开双眼,却迎面又是沙包大的拳头砸落!

    纵横强者皆修有遁术可以缩地成寸,但是也需要充足时间进行反应。他和严松同时被困在元气盾中,空间狭窄以致于既无法驱使符篆长剑攻击,也无法直接遁走,只能扔掉符篆长剑,身体真气环绕与严松肉搏!

    除非他可以一击破碎元气盾!然而当初他攻击李念溪所罩起的元气盾都用时许久,此刻又怎能做到。

    一拳!

    两拳!

    三拳!

    严松连续三拳,重重劈落在望天公子格挡的双臂之上。

    咔嚓一声,望天公子的双臂齐齐骨折,倏然委顿了下去。

    他的脸色也瞬间惨灰一片。

    ......

    ......

    两个月后。

    不夜皇朝东部区域的无涯郡郡城之内。

    一位身形修长,剑眉星目,金衣劲装的年轻男子坐在城内一处庭院中,面无表情盯着前方几个黑衣人。

    年轻男子虽身高矮小,却自有一番威势,只是随意坐在庭院内一把椅子上,就散发出阵阵令人阵阵不寒而栗的气势。

    他低沉道,“宗内的追本溯源之术,到了无涯郡便失去了感应,让你们追查的那个少年,如今可有消息。”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瑟瑟发抖,却还是硬着头皮上前一步,“我等两月前接到通知,说要寻找对象是一个并无修为的世俗少年,却未被告知长相年龄等具体信息。这无涯郡内人口何止千万,要找一个模糊的少年如同大海捞针,我等努力两个月了,还是毫无进展......”

    “这人会飞?”年轻男子追问。

    “这个自然不会......”黑衣人擦了把汗。

    “那就在无涯郡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