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六章 圣地?疯狂卷钱机!
    不夜皇朝共计二十七郡。

    如果说常山郡属于中下等的郡,那么无涯郡与之相比显然强上几个等级。

    依面积计算,无涯郡只能排在不夜皇朝第九名,但是依照经济而论,其地位直逼前三。

    无涯郡的边界与无垠的东海毗邻,不仅郡内陆路发达,海运也极为昌盛。无涯郡盛产铁器、玉器,每日大量进出的船舶将港口围得密不透风,极为热闹。

    郡内设有直属朝廷的圣武卫分部,其内的圣武侍卫超过百人,成员修为虽基本上通识、纵横境界不一而足,但坐镇之人乃元鼎修者,配合上这过百的圣武侍卫,足可以和伪圣境界的修者抗衡。

    不过,只凭借这股力量,是远远不能威慑郡内的宗派力量。

    因为全皇朝排名前十的隐龙圣地就坐落在无涯郡内的芩连山脉中。

    隐龙圣地自三皇五帝时期传承至今,圣地积蓄惊人,外人所知的隐龙圣地之中至少有五位伪圣境界的强大修者,天命圣人更是从未断代,有猜测称隐龙圣地中不止一位圣人。

    如此雄厚的力量在无涯郡内几乎自立为国,不受朝廷分封,不尊朝廷号令,不纳朝廷税款。

    当然,出于给那位深不可测的不夜大帝一个面子,平日间隐龙圣地弟子对圣武卫还是保持了足够尊重,能和气相处自然最好。

    无涯郡的郡城是莱凤城,莱凤城也恰好是无涯郡地理位置的中心地带,整座城市人口破八百万,几乎赶得上严松上世国内的一线大都市。

    莱凤城内商业发达,所有不夜皇朝内最高档的酒楼、客栈、典当行、钱庄等均在城内设有分部,繁华至极。

    甚至不夜皇朝最大青楼连锁总部也设在这里。

    此时城内的一条青砖大街上,一名少年信步走着,不住打量两侧商铺内的喧闹风光。

    这少年正是严松。

    回想起两月前杀死望天公子那夜,他依旧神色悲戚,却又迅速掩盖。

    从垂死的望天公子口中得知,邱师的确死了,死在包括望天公子的四人手中。邱师的尸体被望天公子抛在熊熊烈火中,连带执义门殿宇一起烧为了灰烬。

    这位自己的师傅,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严松甚至没能在余烬中找到对方的一丝遗骨。

    他最近每每想起来心里都非常难受,非常压抑。

    感觉一股气堵在胸间,难以呼吸。

    所以他让望天公子一样死的很难受......他用拳头,硬生生一拳一拳锤死了对方。

    大师兄远走高飞追寻他成圣的机缘去了。却不知以大师兄的通天修为,能否天人感应提前预知到执义门的祸事发生。

    如果自己这位大师兄早已预料到,又为何远走避世,放任师傅身亡?

    所以在严松心底,如若之前对大师兄只是孺慕和崇拜之情,那么此刻,悄然间平添了几分愤懑。

    望天公子说何潼师兄被另外三人擒走了,要交给几位所谓的“老祖”,可惜到死望天公子也不肯说出几位老祖的名字,似乎只是名字就存在着比令他死亡更恐怖的避讳。

    至于李念溪这位师姐,望天公子说根本未曾碰面,他只是被提前告知过,李念溪可能也是被一位老祖带走的消息。

    也许,李念溪将紫玉匕首交给自己,是身陷囹圄前的未雨绸缪?

    他只不过是一个初入这世界的小青年,甚至在上世都算未成年,怎么就要提前背负这世间的种种残酷?

    以望天公子身份都要高呼老祖的人,那又是何等恐怖的老不死?

    换言之,严松惹不起这些“老不死”。所以现在他一不能踏上徐阳宗怒斥“放开我师兄,让我来”,二不能找到那些老祖们质问“你们是变态吗,专绑少年少女?”

    不,严松甚至连追查自己的人都惹不起。

    他锤死望天公子的第二日,心知徐阳宗定会来人探查望天公子为何不归,于是如正常人一样沿着官道行走。

    途中有绣着徐阳宗标志的十数人向执义门方向赶来,那领头之人他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就感觉威势如狱,似乎一头出笼巨兽般恐怖。

    好在他装扮的和普通人一模一样,那领头之人并未注意到他才逃过一劫。

    而后严松一路向东,脱离官道一路专走山间小道。并且他白日一律留宿村间,只有夜里才急略奔行。

    饶是如此小心,严松依旧感觉有尾巴在不断靠近中。

    徐阳宗的追本溯源之术中显示杀死望天公子的只是一个“凡人”,并且他修行的《大衍七星决》神妙无比,竟能在一定程度上蒙蔽天机,所以那追本溯源之术只能依稀分辨出他的逃跑方向,却看不清他的五官面目。

    《大衍七星决》的修行顺利无比,严松甚至怀疑这本法决本来就是专门为了他量身打造,否则怎么会在缺乏指导情况下修炼起来毫无瓶颈,甚至他感觉自己真气已经浓郁到可以真正幻化,或者说具象化的地步。

    严松认知中,自己五识强度已经远远超出了通识强者的水平,然而气门不开,他再如何修行也只能强化身体。真气如果依然不能储存、不能幻化,那么碰到真正的纵横强者也依旧危机四伏。

    他能锤杀望天公子,第一是因为那望天公子太过大意,认为他只是凡人所以才未见面直接施展杀招。第二是由于望天公子本身进阶纵横之境时日有限,未能真正熟练,也未掌握纵横前者独有的真气具象化搏杀之术。第三点最为关键,那望天公子本身实力在纵横修者中就是垫底一档,甚至不如一些通识高阶修者。

    所以战胜望天公子存在太多侥幸成分,严松不敢就此大意的认为自己可以媲美真正的纵横强者。

    那些真正的纵横强者,真气锋利无比,威力远超世俗兵器,更别说还可将自身具象化为巨人姿态,抬手动足间撼天动地。

    徐阳宗追击之人很难想象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凡人少年,可以一路向东疾驰数千里,以致于在进入无涯郡后彻底跟丢了对方。

    严松向东方逃去,最开始是他逃亡之处随意选择的方向,后面则是听闻应龙圣地就坐落在无涯郡之内,于是干脆逃亡数千里进入了无涯郡。

    那日望天公子误认为严松整个身体都化作了气府,但严松气门实质上“未开”,气府也未构造,所以真气四散于身体各处筋、肉、骨内。

    他气门一日不开,便只能用《大衍七星决》锻造自身,虽然不确定身体究竟能强化到何等地步,但是即便可以成为铁皮铜骨,面对具象化的纵横强者却依旧惮惮。

    而且他十分怀疑,那日官道上所见的领头之人,远超纵横修者气势,极有可能是元鼎强者。

    姬恬曾经对他说过,要想打破气门,只能到不夜皇朝的神圣之地太学中才可能寻找到答案。

    不过由于他对姬恬“故意”远遁的行为有了几分愤懑,也多了几分疏离,因此不再全信姬恬的嘱托,而是想试着到隐龙圣地中看看有没解决之策。

    隐龙圣地名字听着霸气无比,似乎为远离世俗的世外圣地,实际上却和其他顶级宗派一样有着相同的为世之道——它每年都要从无涯郡世俗凡人中招收两千名弟子。

    两千个名额,无涯郡内世俗中至少有四五十万青年俊杰在望眼欲穿般盯着。

    这还是将那些穷困潦倒,付不起学费之人摒除掉之后的数字。

    隐龙圣地每年普通弟子学费为七十两白银,折合严松上世三十五万人民币,足够一年出国留学支出。

    然而这还只是学费,进入隐龙圣地尚需要其他支出,比如单单修行一项所需的资源折算下来就丝毫不比学费少,诸多费用综合下来一年二百两白银左右,折合黄金二十两。

    与之对比,不夜皇朝普通百姓一年收成不足半两黄金,他的何潼师兄积攒四五年仅仅攒下了四五两黄金。

    二十两黄金,折算上世为一百万人民币。两千名弟子,就是二十亿,要通通砸进这隐龙圣地之内。

    这还只是每年新招收弟子的贡献,还有大量历代子弟也生活在宗门内。

    隐龙圣地还控制着数千万亩良田,无数矿产和产业链条,每年收入以天文数字计算。

    严松进入无涯郡后,初次听闻此事被震撼的无以复加,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不夜大帝要对宗门征税,为什么熙琅城的书生痛呼要化身鲨雕,为朝廷犁庭扫穴。

    这些顶级宗派哪里是什么圣地修门,简直就是疯狂卷钱机,将各郡内的世俗钱财每年席卷无数,以致数字太过庞大,连那位千古一帝的不夜大帝都为之眼红了!

    严松身上尚携带着从熙琅城铁官丞处领来的不记名铁鉴,他进入莱凤城后曾到一处钱庄内查过,铁鉴内已有第一批金矿利润分成到账,合计四十六两黄金,以后随着开采量增大,分成定然更多。

    如果成为隐龙圣地弟子,这笔钱足够应对开支,所以钱财上问题不大。

    但是隐龙圣地招收的必须是“清白”之人。

    严松当前一点也不清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