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七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如隐龙圣地这般的顶级宗派,数百年前招收世俗弟子时只是凭借根骨测量修道资质,然而很快发现如此弊端颇多。

    修行之道的确需要考量选拔的弟子资质,然而资质却不是决定修行境界的唯一要素。

    除开那些世所罕见的通灵体、天命圣胎等修行怪胎,绝大数能进入宗门的弟子资质的确有差距,却达不到不忍直视的地步。

    而弟子们的未来修行中,总有些资质普通的弟子最终成就卓然,远远超出那些起初宗门认为资质非凡的。

    虽然这部分人逆袭比例极低,却也成为普通人高呼的借口。

    正如严松上世的少数者谬论——总有些小学未毕业之人最后身家亿万,富甲天下,既然他人可以,我等不读人之人为何不可?

    只凭资质招收弟子,如何解释那些普通资质弟子最后成就修界大佬的情形?

    他人可以创造奇迹,我等平凡之人就注定平凡一辈子?

    宗门如此固守常规,是否迂腐不堪,仇视世俗之人?

    从宗门角度出发,一旦宗门断绝了世俗普通人这道血液供氧,必然招致愤恨。

    修行宗门总要与世俗打交道,总要维护自身的光辉形象,总要为自己统治一方提供“体面”理由,否则群情激奋之下,宗门形象会被逐渐汹涌的民意沸腾吞噬。

    因此权衡各方意见之后,许多顶级宗派们纷纷在宗门中为招收的普通弟子开设了修行学院,名义上任何世俗年轻人都可进入学院学习,前提是通过宗门认证。

    实际上,不夜皇朝的神圣太学就是类似宗门修行学院的存在,只是其进入资格只能为资质超卓的年轻修行者,且修为起码需通识大成。

    宗派广开门路可一箭三雕。

    首先可平复汹涌的民意,让凡俗之人均认为自己有机会进入修行道路,成就大能。

    其次可为宗门提供不菲收成,但凡是盼子成龙的父母,哪个不希望子女成为他人仰视的存在。如果父母不愿为子女提供修行学院费用支持,子女必然怨恨,如果子女在修行学院最终一事无成泯然众人,那也是子女自身问题,怨不得父母怨不得宗门。

    最后,宗门认证时资财并非唯一要素,总有些资质卓异的凡俗之人身家穷困,若宗派大佬选拔时慧眼识珠可以挑选到真正的天造之才,也算为大佬、为宗派未来提供了一道保障。

    当然,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有隐龙圣地这等顶尖宗派喜欢行贴近世俗之事,便有剑幽谷之类的顶尖门派不喜大量招收世俗之人,而是宗派长老行走人间,寻求有缘者、资质突出者直接揽入门中细心培养。

    若天下人人皆可修行,那修行者与凡俗之人地位又有何异,修行者超凡脱俗的脸面又何在?

    然而几百年的历史发展证明,固步自封者终将落后,广开宗门者凭借庞大的修行基数越发声势骇人。

    比如百年之前隐龙圣地与剑幽谷地位均等不分高低,均是天下排名前十末尾的顶级宗派,如今百年过去,隐龙圣地伪圣数量丝毫不减,地位也直逼前五,剑幽谷则因人单式微,逐渐有被隐龙圣地压制、跌出前十的趋势。

    不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发展中,会扭曲一切举措的初衷。隐龙圣地发展至今,招收普通世俗弟子的宗门学院,逐渐演变为常山郡内巨商强贾、豪门大家的后花园,穷困弟子唯一的修行之路也被越发高涨的学费等开支所阻却。

    无涯郡内不是只有隐龙圣地这一修行宗门,但龙首尚且如此,其他宗派自然有学有样,大同小异。

    上天为穷困弟子打开了一扇门,历史逐渐又把这扇门慢慢关上。

    无涯郡身为不夜皇朝经济最发达的郡之一,富商无数,竞争那两千名额的也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以致于郡内百姓暗中称呼隐龙圣地的修行学院为“小太学”。

    修道艰难,首先入门将贫窭之人排除,其次将富商豪门中子弟庸碌者摈弃,最后剩下的两千名入选弟子,不仅家室显赫,本人资质也是年轻翘楚。

    所以近些年隐龙圣地的长老们牙都要笑的裂开,同样有资质的弟子,越有钱自然对宗派越有价值。

    严松有钱。上月从常山郡铁官丞打到铁鉴上的四十六两黄金他尚未动用,足够隐龙圣地学院弟子两年开支,且以后那笔分成会越来越多。

    但是他身份“不清白”。

    他不是无涯郡人,更不是郡内的豪门巨商子弟,隐龙圣地招收时的家世清白一关难以解释。

    严松的身份案比中尚有执义门烙印,修行者修炼真气之后可一定程度遮掩案比,因此他进入莱凤城阻力不大,但是进入隐龙圣地显然当前的身份案比极为显然。

    更重要的是,身后的追兵如鲠在喉,容不得他泄漏身份出去。

    好在虽然严松气门未开无法构建气府容纳真气,只能锻造身体,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身体吞噬真气的同时,也逐渐将他眉心案比消磨,恐怕再等上几日会彻底泯灭,到时候他自然不怕案比身份外泄。

    至于凡俗身世......

    严松漫步于莱凤城主干街上不住打量,很快见到一块立有“朝廷御封”字眼招牌的钱庄,过堂内人来熙往极为热闹。严松信步走了进去,只见存钱取钱之人络绎不绝,他随便找了一把玫瑰椅坐下,自有伙计眼色亮堂,快步上前端茶送水,询问他欲办理何业务。

    严松也不着急,只是慢吞吞将茶水品了几口,发现唇齿留香竟然是上品茶叶。想来也是,钱庄乃汇集天下财富之地,除了钱什么都不缺。

    眼见伙计等的焦急,严松放下茶盅,取出铁鉴后慢条斯理道,“这是我钱庄凭证,帮我查下账户上还有多少钱财。”

    那伙计得了消息,匆忙向后堂而去,很快折返了回来,面色愈加恭敬。

    “客官,您账户上此刻有一百一十四两黄金,是否要取出一部分?”

    是常山郡铁官丞处又将新月的金矿分成打了过来,除去原来的四十六两,这次居然多了六十八两,看来那金矿开发越来越顺利。

    “暂且不用,”严松摆了摆手,而后从袖袋中取出几枚铜钱,放到伙计手中,“小哥,尚有些事想向你讨教。”

    伙计向后张望了一眼,接下铜钱,悄悄将塞入自己衣兜,笑意更浓,“客户有何疑惑,小人但凡知道的会知无不言!”

    严松漫不经意道,“我想知道这莱凤城中最有权势的是那些?”

    “客官说笑了,最有权势的当然是朝廷圣武卫以及隐龙圣地这些宗门驻扎的大人们,普通人怎么能赶上这些大人。”

    “哦,我问的是这城中普通的家族中,哪些最为显赫。”

    “这个......”

    伙计面露为难之色,但他眼角的狡黠严松看的分明。见对方开口犹豫,严松又从袖袋中取出七八枚铜钱塞入伙计手中。

    “我是善良人家的子弟,小哥你应该看得出来吧,我没什么恶意,不会牵连到你。”

    伙计看看严松人畜无害的少年长相,再想想对方账户中那笔自己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数字,他终于开口道:“小人也是不想舌根乱搅惹来祸害,客官莫见怪。这莱凤城中有六大世俗家族,赵、钱、孙、李、周、吴六家,这六家财富可以加起来占到莱凤城七成以上,端的是惊人。不过据小人听说,主要是六家与一些宗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才富甲一方。”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严松又趁机塞给伙计几枚铜钱,而后吹了下伙计重新帮他斟满的热茶,笑道:“那小哥可知这六家都是做什么的?”

    伙计四下张望了下,此时临近黄昏大厅内客流稀疏,几乎只他与严松二人,于是附过身来悄声道,“赵钱两家垄断着无涯郡的铁玉生意,更有很多修行者保驾护航,普通人要是对赵钱两家有些心思最好还是打住,修行者可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对付的。孙李两家垄断了无涯郡的海运,与赵钱两家无二,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周家主营货运典当,里面控制买卖的都是自家人儿,虽然周家可能修行者最少,却与朝廷关系最为密切,也少人招惹。”

    “至于最后的吴家,所营产业繁杂,涉及酒肆、青楼、珠宝等各方各面,甚至连吴家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有多少分支,涉及了多少产业。”

    严松沉思了下,而后抬头笑道,“那小哥知道我想投奔其中一家,最好是哪家吗?”

    伙计闻声深深看了严松一眼,似乎“早有发现”,轻声道,“这些大家族和那些修行宗门也不差哪里去,想要凭空投靠想是有些难办啊,毕竟盯着六家财富的势力不在少数,不过......我听闻吴家内部实力错综复杂,想要投靠一方偏门分支难度尚没那么大。”

    “吴家偏门分支吗......”严松喃喃低语,记住了这几个字眼。

    钱庄和青楼一样,果然是打探消息的最佳场所。

    可惜严松自持未成年之身,不敢深入青楼打听。

    其实主要怕自己年气方刚,一着不慎下不再“清白”。

    他随后再次取出一两沉甸甸的白银交给伙计,冲伙计笑了笑放在桌上,而后快步离开了钱庄大厅。

    忽然灵识有感,他将目光瞥向莱凤城东南侧。那里有不可名状气势升腾,似乎有极强修行者在战斗。

    他苦笑了下,大步冲着相反方向的城门行去,而后彻底消逝在夜色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