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八章 羽化榜内无庸人
    莱凤城东南郊外。

    徐阳宗的燕藏锋站在一处谷地内,正皱眉思索。

    他身边跟随着七八名黑衣劲装之人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声。

    燕藏锋是徐阳宗朱雀堂堂主,专职徐阳宗刑杀之事,也是徐阳宗长老之位中最年轻一位,同时他还是徐阳宗的人间行走。

    如果说严松的大师兄姬恬不足三十岁成就元鼎第一人,而今境界修为更不知深厚几许,那么燕藏锋只是略微逊色,毫无疑问也是天下最优秀的那批年轻人之一。

    他今年刚过三十三,已然成就元鼎大能。

    元鼎与纵横之境不可同日而语,纵横修者尚能为凡间兵器所伤,元鼎者则脱胎换骨,周身随时有真元之盾守护,无视人间凡兵。

    简单来说,就是元鼎之下几乎不能破元鼎防御。

    李念溪那把紫玉匕首所形成的元气盾可以视作元鼎修者真元之盾简易版,饶是威力相差十八万千里,却依旧能将望天公子困住一时半刻。

    可想而知真正的真元之盾威力几何。

    黑衣人中领头一位恭敬上前,垂头道:“燕长老,是否宗内返本溯源之术出了问题,否则一位普通凡人小子怎么能躲得过我等两个月追索?而且依凡人脚力,日行百里已是茁壮之人,我等每日纵横千里不在话下,那小子是如何避开长老您的追踪之术,这解释不通啊。”

    燕藏锋灵有所感,若有所思看了眼远方绵延的山脉,淡淡道:“无论是案发当场的气息残留,还是宗内的返本溯源之术,都告诉我们凶手是个普通凡人小子,不过两个月来我们追索的方向也是官道城池中的凡人,却一无所获。”

    “结合你方才推断的矛盾,无论结果再匪夷所思,也只剩下了一种可能——这人不是普通人,而是跟我们一样的修行者。”

    黑衣领头之人有些困惑,“燕长老,如果这人是修行者,那么宗内的返本溯源之术应该更为准确,怎么连此人面目身材都难以看清,只知是一个舞象之年(注:15岁-20岁)的少年?要知道宗内的返本溯源之术本就是推演元鼎之下修行者的战斗场面,战斗之人修为越高,溯源越清晰,难道说这少年修为已经达到燕长老您的境界,方能避开宗内溯源之术追查?”

    燕藏锋闻声轻笑,却不料他一笑将身边的黑衣人吓的齐齐后退一步,那领头之人也是哆嗦不止。

    “尔等不用害怕,我这次是心情好,不会杀人。”

    他顿了顿继续道,“李威你所言没错,宗内的返本溯源之术也不可能出错,除非这人已经步入元鼎境界。这世上三十岁前能跻身元鼎的据我所知唯姬家那位,这少年不满弱冠断不可能,那么又是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人修行了极为神妙修行法决,能偷天换日蒙蔽天机,因此返本溯源之术难以窥视他的真实面目。好!好!好!”

    燕藏锋连发三声“好”字,似是心情极佳。

    “莫度长老儿子被活生生锤死,这些时日自然郁愤难平,因此极力配合我等追查他儿子的杀人凶手。如今他在熙琅城那边的关系网也传来消息,验证了执义门内新晋一名弟子,名为严松。他铁官丞处获得了此人的真实画像,传令下去,按此画像尽快找到这个叫“严松”的少年年,此人对我徐阳宗有大用。”

    他信手一掐指决,一道活灵活现的虚拟人影瞬时浮现半空中,赫然是严松长相!

    黑衣人等深深盯着画像,将严松相貌深记在脑海中。

    人影忽地消失,燕藏锋收回指决,平视远方山脉,“这事务必保密,违令者死!有客前来,你们先下去吧。”

    黑衣人齐齐称应,而后快速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片刻后,远方山脉间有数道人影急速而来,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身着翠烟衫,下身一席百褶裙,双目精光闪闪的女子。

    那女子远远看到孤身而立的燕藏锋,正欲散发威势喝令对方,却倏然心神一颤,不由自主潜藏了威势。她定睛一看,似是吓了一跳,忙快步上前抱臂道:“原来是徐阳宗的燕长老法驾无涯郡,我说这些时日总是难以跟上对方步。妾身褚舞这里见过燕长老。”

    她虽然和燕藏锋年纪相仿,修为却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

    元鼎境界是修行者彻底脱胎换骨的一道桎梏,一入元鼎碾压数十通识、纵横二境修者不在话下,因此虽然分属不同宗门,此时她却也神色恭敬。

    燕藏锋瞥了褚舞一眼,“能一眼认出我,你修为见识也非普通人。”

    褚舞轻笑下,“燕长老天纵之才,自身又贵为徐阳宗第二人间行走,妾身乃是隐龙圣地莱凤城分堂执事,曾阅过羽化观的羽化榜,见过燕长老面容,长老尊荣妾身清晰可忆,幸未冒犯到。”

    天下凡人浩如烟海,庞大基数之上的修行者也自然不计其数。

    修行者中变态之人从来不缺,经常有大能装作凡人游戏人间,如果有修行者不识大能风采而肆意冒犯,恐怕身死道消也在对方一念之间,因此,无论那一个修行者平日都要战战兢兢面对任何眼见之人,如此长期往复极度心累。

    基于此,羽化观于千年前汇集整理出羽化榜,唯有元鼎境界之上的大能方能入榜。

    羽化榜出世目的就是为帮助修行者提早认识这些修行大能,不至于见面时因无知而招致祸害。

    近几百年来羽化榜日渐完善,开始为修者实力做排名,凡进入各境界前百者无一不是修行者旷世奇才。百年前羽化榜再度变动,纵横境排名前百者画像也被纳入进去。

    当然,天命圣人不在榜内。

    一是天命圣人本就稀少,实力排名根本无从精确估量,二则是羽化观虽然也是顶级宗派,却也不敢得罪全天下的天命圣人们。

    至于为何不纳入通识境的修行者,原因正和天命圣人相反,通识境界修者太多,实力不仅天差地别而且也随时变化更替,羽化观没这份精力统计。

    当然,羽化观不是修行界乐善好施的大财主,制作的羽化榜自然也不免费向外界公布,而是以一次性方式向外出售,价格极其高昂,纵横之下修者几乎负担不起。

    凡进入纵横至伪圣境界前百的修者,几乎均是各自境界实力最顶尖之人,轻易不能得罪。

    褚舞乃是隐龙圣地这一顶级宗门的分堂执事,自身也是纵横境内实力强大修者,平日其他宗门哪怕是元鼎修者见了她也得客气一声“褚执事”,元鼎之下更是对她毕恭毕敬不敢得罪,哪里想到此刻见了这燕藏锋如野兔遇苍鹰,畏畏缩缩,连对方随意称呼“你”都不敢有什么怨言。

    因为燕藏锋位列元鼎大能第九十四位。

    至于褚舞身后的莱凤城分堂属下,不知燕藏锋真实身份,更是连阅看羽化榜的资格都没有,此时鸦雀无声。

    褚舞上前一步,谦恭道:“不知燕长老法驾莱凤城所谓何事,竟法身亲临,如果有什么用得着妾身地方,尽管开口。”

    那曾想燕藏锋冷哼一声,根本无视她的谦恭,“不需要,我来这里办些事情,你们以后理我远点就行。”

    这话一出,褚舞脸色立刻难堪起来。

    燕藏锋再强大,自身的徐阳宗与隐龙圣地也相差甚远,如果说隐龙圣地乃是不夜皇朝直逼前五的顶级宗门,徐阳宗撑死能算前一百。她如今对这燕藏锋恭恭敬敬,哪里想得到对方对她不屑一顾。

    她神色复杂,想了想还是拱手道:“这话妾身就有些不愿听了,这莱凤城、这无涯郡内都是我隐龙圣地管辖地方,燕长老远道是客,总不能直接越俎代庖行我隐龙圣地主人之事。”

    “你在用隐龙圣地威胁我?”

    燕藏锋眸中神光一闪,一股无形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起,将褚舞等人笼罩在内。众人一时间感觉背负如山,竟动弹不能。

    褚舞苦苦支撑,面色却丝毫不惧,艰难开口道:“燕长老神威盖世,我等自然不是对手。但这里毕竟是我隐龙圣地地盘,我也身负莱凤城监察执事之责任,因此恕我不能直接离开。”

    她刚才虽然被对方气势震慑的惊恐,却很快冷静下来,此刻豁出去般不肯退让半步。

    主要是她有底气。

    这里虽然是莱凤城郊外二十里地段,但对修者来说只是寸步之遥,她在直面燕藏锋之前就通知了莱凤城内分堂堂主。只要拖的一时片刻,堂主很快能带人前来。

    隐龙圣地莱凤城分堂堂主也是元鼎大能,排名更在燕藏锋之前,位列羽化榜九十一名。

    以两人实力差距,燕藏锋要走她自然是挡不住哪怕一秒,但在隐龙圣地治下杀人,想来燕藏锋没这个胆子,所以无论如何她得拼上一拼。

    “燕长老稍安勿躁,妾身真的只是为尽一下地主之劳,妾身虽然力弱,但燕长老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就是,我等定然竭尽全力!”

    她身后的修行者也是眼色极尖,同时高喝,“我等定然竭尽全力!”

    声音高亢洪亮,燕藏锋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