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十九章 老子不喜龙阳之好,滚
    燕藏锋极度愤怒。

    一群他可以随手捏死的虫子拦在他身前嗡嗡做声,不肯后退。

    他正要发怒出手,却见褚舞又对身后的分堂人员喊道,“去调查下最近几个月进入莱凤城的新面孔修行者,必要时候......把新进入整个无涯郡的修行者都调查一遍。”

    褚舞虽不清楚燕藏锋法身亲来此地的目的,却也知道对方所行之事定非小事,否则也不会让这么一位地位尊崇的羽化榜百强元鼎大能过来。

    换言之,既然能让燕藏锋亲自过来,必然事关重大。

    燕藏锋心内一惊。

    以隐龙圣地在无涯郡内的统治地位,想要挖掘出自己所寻之人定然比自己快得多,恐怕几日之内就可以调查的一清二白。

    如果说起初他只是蒙承望天公子父亲莫度一个人情,为调查杀人凶手而来,那么后来推算出那名叫做严松的少年身负绝妙法决,这就是直接关乎自身未来修为更进一步的问题了。

    修行界最为珍贵之物有两样,一是宝器,二是法决。

    宝器进阶到极致,可以发展为圣兵,如玄月寺中的圣兵菩提念珠,共计一十六颗,随便一颗伪圣之下挨上即死、沾上即亡,威力简直骇人听闻。

    法决更是弥贵,最顶级的法决又称圣决,乃是伪圣及之上的天命圣人修行法决,精妙至极修行到高深地步可以幻化为圣狱,镇压一切。

    如燕藏锋所在的徐阳宗内的圣人老祖,修为高深,幻化出的不动如山狱可将方圆数百里所有生灵笼罩在内,生灵在其内形如背负沉重山岭,甚至可以直接压死元鼎以下修者。

    而那少年能让宗内返本溯源之术屡屡错开正确方向,燕藏锋深深怀疑对方修行的就是修界最珍贵的圣决。

    他顿时起了杀人灭口心思,以他修为和实力,灭杀眼前这些人不会超过一炷香时间。

    但燕藏锋转念一想,对方肯定在直面自己前知会过隐龙圣地其他人,否则也不会“孤身”前来,那么此刻杀人灭口肯定来不及清理痕迹,会被隐龙圣地大能追踪而至。真的杀了褚舞这些人,他以后会寸步难行,甚至走不出无涯郡。

    燕藏锋心中无比恼怒,甚至对严松的恨意也越加炽烈。

    一个毛头小子撑死不过通识修为,竟将他耍了两个月,如今又给他惹下难以抉择的大麻烦。

    那褚舞却丝毫不知自己在奈何桥上走过一遭,片刻后有堂内属下飞速离开而又迅速返回,递给她一本册子,“褚执事,最近入郡的修者名册都在这里了”。

    燕藏锋眼皮跳了跳,隐龙圣地果然势力庞大,这么快就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褚舞灵识强大,翻阅速度极快,只是几个呼吸就将名册通揽一遍。只是她翻遍名册并未发现可疑修者,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确定没有遗漏?”

    下属拱手道:“这个褚执事放心,除了修为远超我等不可探知外,要不就是修为太过微弱乃至于圣地在郡内各城池设立的探灵法阵没有反应。”

    褚舞合上名册,沉思了下低语道,“修为太强大之人圣地自有监控,不是我等可以接触的,那只可能是修为太过微弱者,甚至可能是初入修行没几日的凡人。然而单单莱凤城内凡人接近千万,进出之人无数,这倒是难办了……”

    她对属下悄然低语,燕藏锋以自己强大灵识自然听的一清二楚,眼见对方虽然没确定具体目标,推测越来越接近真相,不由心底也有些慌乱起来。

    那褚舞继续嘱咐下属,“事情要做两手准备,一是去调查初入无涯郡的修为弱小修士,这个对你们自然难度不大,二是去和朝廷官府接触下,送上几份好礼,让官府把最近进入的外地凡人名册给你们查阅下,以咱们宗门势力,做这两件事难度应该都不大。”

    “你!”

    燕藏锋勃然大怒,隐龙圣地的这群绵羊似乎根部不顾忌他,当着他面商讨追查计划,再这么拖延下去,恐怕一两日之后定走在自己前面。

    那名严松小子身份是小,所修行的疑似圣决才事关重大,依隐龙圣地的本事,恐怕找到那小子后发现圣决也在一念之间。

    他杀气一发作,褚舞顿时有感。

    “燕长老?不知我等如何招惹到了燕长老,竟然让长老您此时对我等动了杀意。”

    “我所行之事是我徐阳宗内部事情,你们如此干涉将我徐阳宗脸面放在何处?最好马上离开,再要阻我,休怪我翻脸无情!”

    “燕长老息怒,燕长老贵为元鼎大能,灵识通天、真气无匹,燕长老真的要走,我等这点微末本事是挡不住您的。”

    褚舞此话一出,她身后的分堂属于顿时吓得面色惨白。众人此时才知道褚执事竟然带着他们在与一位元鼎大能对峙。

    褚舞虽然也是后背涔涔,却依旧面色固执,“燕长老想杀我等容易,想让我等尽伏于此一个都不能离开却也有些难度。况且,燕长老跨越数千里来到我无涯郡,不是就专门为了来杀我等吧。”

    燕藏锋一滞,他心思却纷乱如麻。

    天下大宗之间的确不是和煦如一家,反而底下更多的是暗斗和纷争。

    他远道而来,如果在隐龙圣地的地盘内当场将这些人格杀,这是直接扇隐龙圣地的脸,怕不得以后对自己不死不休。

    他的确是元鼎大能,也的确是羽化榜元鼎百强修者,然而一位元鼎修者对隐龙圣地来说,不足挂齿。

    褚舞察言观色,见燕藏锋杀气稍缓,略微放松了下:“燕长老还是稍等一时片刻吧,我已通知了圣地一位大人,要过来与燕长老叙叙旧,把酒言欢一场。”

    燕藏锋刻被对方缠住有些束手束脚,他心中气忿之下,一挥手褚舞手中名册顿时不受控制般飞离,转瞬来到他手中。

    灵识一扫,神速将名册翻阅一遍,燕藏锋手一攥那名册顿时化为灰烬。

    整个过程没动用任何真气、真元。

    “这......这是圣狱之力!”

    褚舞惊叫起来,又看到燕藏锋手朝她方向一扬,顿时吓的面如土色,心道对方难道撕破了脸,决定就地将自己等人镇杀?

    哪想燕藏锋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遗憾的摇了摇头,“小道而已,毁灭一本名册尚可,再进一步却没什么头绪。”

    他目光炯炯看着远方山脉,似是看到了那个十几岁的少年。

    圣决稀有,而且修行难度极大,否则伪圣或是圣人也不会一方面视若命根,不轻易传授门内弟子,另一方面也怕对手依照圣决寻找到自己缺点,进行针对。

    如果真将对方修行圣决拿了过来,凭借自己的资质,晋级伪圣,甚至修行顶点的天命圣人又有何难?

    正在此时褚舞一名分堂属下朝着此地快步行来,边跑边高喊,“褚执事,荆吕堂主马上就到。”

    荆吕?

    那个隐龙圣地著名的打架疯子?

    和自己一样跻身羽化榜元鼎境界前百,甚至比自己还高几个名次的荆疯子?

    燕藏锋面色突然大变,有些惊慌起来,“老子走了!”

    那个打架疯子是如此出名,以致于在修界无人不知。

    荆吕生性痴狂,平生嗜爱打架。下至普通百姓,上至天命圣人,只要被他遇到来者不拒,不打上三天三天誓不罢休。

    当然,这人和比他境界低的人打架会压制自己修为,不会伤害到对方。

    然而和比他境界高者打架却如拼命三郎,除非对方打的他没了行动能力,否则“不死不休”。

    如果不是看在隐龙圣地对此人极为重视的面子上,就荆吕平日里得罪那么多大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

    燕藏锋倒不是胆怯和荆吕争斗,实际上他与荆吕境界、修为、排名均相仿,若没严松那小子之事他乐于出手争个高低。

    然而此刻隐龙圣地的人已经在行动起来,万一他落在后方,圣决将与他终身无缘。

    他很焦炙。

    问题是,燕藏锋此时想走,却难以抽身。

    一道高声长啸从远方袭来,紧跟着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在向众人急速接近中。

    那剑气绽放无边光华,其势酣畅淋漓,即便离燕藏锋尚有一段距离,他却依旧能强烈感受到那剑气中的犀利战意。

    “狗日的!”

    他心中愤愤,竟直接骂向对方。

    纵横强者可短距离缩地成寸,如百丈之距离可压缩为数丈,也能短暂临空而立战斗,却受真气约束不能飞行。

    元鼎之上真气化为真元,雄厚无比方能支撑修者长距离急速飞行,因此荆吕的接近速度极快。

    眼见长啸声还远在天边,那道犀利剑气已超越啸声速度直接冲到了燕藏锋跟前。

    剑气普一接近,立刻幻化为无边剑影将燕藏锋笼罩在内,无数剑锋从四面八方同时劈向了他。

    紧跟着一个古铜色皮肤,面目方正的青年男子忽然在谷地内站定。

    他手一探,一柄朱红色长剑浮现手中,剑体蜿蜒,形若灵蛇。

    “徐阳宗的燕藏锋,老子听闻你多时了,还不和老子痛快打上一场!”

    “老子不喜龙阳之好,滚!”

    燕藏锋一边震怒一边双手真元迸发对着四周按压,将漫天剑影消弭无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