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二十章 雪怪要来咱家吃人了(第一次求下收藏推荐~)
    “荆疯子,本人是为追查我徐阳宗一名叛徒而来,没工夫和你这疯子打架!”

    “在我隐龙圣地的地盘内追查,还说与我隐龙圣地无关?别扯那些有的没的,先打一架再说!”

    随着爆喝响起,荆吕随意一挥,又是一道犀利剑气朝着燕藏锋劈天盖地斩去。

    燕藏锋被气得肝疼,却也不能无视对方攻击,只得停住脚步,浑身顿时金光大放,一道无形的巨型甲胄骤然浮现将那剑光挡住。

    他同时一拳击出,掀起滔天威势,仅仅那拳头携带的真元威压就将隐龙圣地莱凤城分堂人员压的站立不稳,纷纷向外躲避。

    荆吕却对燕藏锋的出手极为不满,嘲讽道:“徐阳宗的天骄一代就这点吃饭本事吗,怕不是用那屁股贿赂了羽化观,才能进入羽化榜百强。”

    他剑气一道接着一道,漫天飞舞竟然没有丝毫减弱,无尽剑光所掠之处碎石纷飞,草木被席卷为粉齑,仅仅是剑光的余波就将自己分堂手下逼的抱头鼠窜越跑越远。

    混蛋啊!

    混蛋啊!

    混蛋啊!!!

    燕藏锋的愤怒简直无以复加。

    隐龙圣地早有人员去刺探自己所行之事,恐怕数日之内就会将严松那名小子擒获,到时候圣决还能落到自己手中?

    可恨这荆吕无脑之极,非逼着自己出手,如果不能将其打败,难不成要被他纠缠三天三夜?

    为今之计,只有用雷霆手段先将这疯子打跑再说。燕藏锋面色一素,整个人气质瞬间清冷下来。

    他脚踏虚空步步生莲,几步之后跃然天空之中,长声高喝:“我有长生愿,愿修世间法,修途多艰险,离剑斩......”

    他长歌当哭,天际之间突然风云变色,一道寒晶化龙般的长剑临空出现。

    燕藏锋手持寒龙剑遥指荆吕,气势宛如天神。

    荆吕眼见燕藏锋认真起来,却面色大喜,整个身子顿时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上高空,两柄长剑浩然对击,天空之上瞬间闪耀出极为耀眼的白光。

    这白光是如此明亮,以至于让远在数十里外莱凤城内的严松都有所感,只是他毫不关心因何所致,而是直接朝着白光相反方向的城门而去。

    ......

    ......

    午夜,不夜皇朝六合都城,权利中心骊庭之内。

    一名身披金龙玄衣的中年人正坐在龙椅之上,与面前一名盘坐地上姿态懒散的年轻人相向而视,虽是深夜,两人却如白昼般看的通明。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姬家那小子如今真的被困于玄月寺后山的夜窟之中?”

    年轻人舒展了下四肢,笑了笑,“陛下,这么多年来臣申岐给你刺探的消息可曾有过差误?消息当然属实,那姬恬进军天命圣人心切,沿着陛下皇朝内的顶级宗门挨个‘拜访’,如今被困于玄月寺绝地夜窟,再出来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中年人眉头轻挑,似有疑惑道:“姬恬为何如此心急要晋级天命圣人之境?姬家也是传承上千年的大家族,族内本就有圣人坐镇,他躲去常山郡那个不毛之地十几年也就罢了,如今要成圣也应先寻求族内那位圣人的教诲啊?”

    “陛下这就不懂了,姬恬离开姬家的缘故外界无人可知,但是双方的决裂却是摆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依姬家成员那平日里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样子,想要任何一方低头都是做梦!姬恬贵为姬家人间行走又如何,姬家家大业大,大不了再培养一位就是,反正姬家出世的无一不是天才。这点想必陛下也是极为羡慕吧,否则也不会当年调戏姬家的......”

    “咳咳咳!”

    中年人佯装咳嗽几声,打断那名叫做申岐的年轻人继续讲下去,“朕那是追求!追求爱情你懂吗!你肯定不懂,一个活死人懂个锤子爱情!”

    申岐用奇异的目光盯了中年人半天,似是在看一件新鲜物式。

    “陛下如果真的懂爱情,也不会到现在连自己小女儿都不敢相认吧?”

    中年人初时被申岐盯的有些恼羞成怒,待听到对方话语却突然萎靡下来。

    他神色黯淡,有些有气无力道,“念儿那孩子......是朕对不住她,有朝一日她要返回骊庭,朕会让全天下人都尊她一声‘安乐公主’。安乐安乐......朕愧对她,没能让她安乐长大。”

    申岐却依旧带着嬉皮笑脸,似乎根本不在意中年的情绪颓靡,继续笑道:“陛下,臣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就是安乐公主早已不在执义门中,而是被圣后带走了,如今不知所踪。”

    “什么?”

    中年人一惊,差点从龙椅上跳起来。

    他随即勃然大怒,形如实质的龙行气势瞬间迸发出来,整个六合都城的修者、百姓们都被这股惊世气势所惊醒。

    “我日/你奶奶个腿儿!为什么不早告诉老子!”

    “陛下,臣劝过你很多年了,不要总讲这些不知哪里学来的污言秽语。臣拖延这么长时间没向你禀报,一方面是因为安乐公主毕竟也是圣后的亲生女儿,她从执义门带走安乐公主肯定有她的打算,但是无论如何安乐公主性命不用担忧,另一方面是由于臣在追查更为重要的事情,所以耽误了。”

    中年人闻言面色稍缓,语气却还是盛怒依旧,“说!什么事情比我女儿之事更重要!”

    “那件事陛下谋划数十年,圣人们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也在寻求破局之道,臣多方打探,略微所获。执义门的二弟子何潼两个月前失踪了,臣虽然不知抓走何潼这么一个矛头小子用意如何,但这些人背后竟然牵涉到圣人,所以自然上心多观察了下,似乎何潼此人对圣人们极为重要,将他直接带向了北疆遥远之地中。臣唯恐惊动圣人遭受圣罚,所以看清方向后便远远儿的离开了。”

    “哼,那群老不死的想做什么,朕心里明白的很。太学中研制的‘雷达’已有初代试验品,待真正可以发挥作用之时,那群老不死的再想像现在这样蹦跶就由不得他们了!可惜此事急不得,‘雷达’的研制恐怕还至少需要几年光景,朕等得起!”

    “陛下果真英明神武,乃天降的千古一帝!”申岐顿时笑着恭维道。

    “别拍马屁!对了......”中年人又皱起了眉,“那执义门究竟有何神奇之处,为什么十多年前姬恬要去到那个地方,竟在那个小宗门中苦挨了这么多年?否则以他资质,就是早已天道诰命朕也不惊讶。而且,溪儿也被那女人前些年送到执义门中,那女人与姬恬究竟达成了什么交易?”

    “姬家卦星之力天下无双,想要隐瞒别说是臣了,就是陛下你乃至那些圣人们都无能为力,所以臣也不知。不过臣还听说了一件事情,执义门原本算上门主邱荣道也总共只有四人,却在半年之前诡异的新招进了一名少年,名唤严松。数月前执义门发生巨变,邱荣道身死道消,山门被人纵火烧毁,那少年也不知去处,如今执义门成了空架子。”

    “严松......”

    中年人咀嚼着这个名字,沉思了会道:“姬恬行事虽大开大合,却暗含群星运转规律,绝非无的放矢,朕怀疑......那名叫做严松的少年恐怕与他固守执义门多年有些牵涉,你以后若打探到那少年的消息,可提醒给朕。必要时候,将他直接带到朕面前也可以。”

    “是,陛下。”

    ......

    ......

    冬天来了。

    无涯郡今年的冬季似乎格外冷冽,不时有阵阵呼号的寒风掠过,将行路之人冻得瑟瑟发抖,蹲在地上捂住口鼻。

    昨夜下了场大雪,几乎深达腿根。

    李四娘早早起床,洗漱完毕打开房门后,一看到矮墙外面雪白的世界就骂骂咧咧起来。

    这雪将她眼前的所有事物粉饰过一遍,虽是银装素裹极为好看,但让她忧心忡忡。

    皇朝内有句俗语说“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但这雪太过厚实,已超出“瑞雪”的程度,她很怀疑麦苗承受不住被直接压死。

    而且,大雪封锁道路,想要为过年置办点年货也只能等道路贯通以后。

    舒展了下背部,一阵格吧格吧声音传来,李四娘苦笑了下,心道自己真的老了。

    不过她还是顺手从院子一角拿起了铁锨和扫帚,开始清扫院内的积雪。

    忙了接近两个时辰,李四娘浑身都被汗水浸湿,蒸腾的热气从脑袋处不断向上方飘扬。好在院子内积雪已基本清理完毕。

    李四娘刚想歇息下,顺便替换下已被湿透的衣裳,屋里却忽然有苍老咳嗽声响起,“咳咳......老婆子,别忘记把院门附近的雪也打扫下,要不街坊邻居想要过来串串门都进不来。”

    “知道了。”

    李四娘没好气回应了句,驮着疲惫的身躯继续走到了院门外面开始打扫。

    铁锨刚在雪地上铲了四五下,突然像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怎么也铲不起来。

    她放下铁锨,换着用手清理那地方的积雪。

    扒拉了几下,一个冰霜雪白、看不清面目的人头出现在她惊恐的眼眸中。

    “老头子,不好了!有雪怪来咱家吃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