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二十一章 大雪封山急认爹
    李四娘所在的村庄位于无涯郡丰邑县,中阳里下属的田乐村。

    这里毗邻绵延数千里的芩连山脉,芩连山脉虽处于不夜皇朝东部地带,却有不少海拔千丈的山峰耸立,顶上白雪皑皑,别有一番风光。

    隐龙圣地这一顶级宗派正是位于芩连山脉群峰宝地之内。

    田乐村因为依山而建,平日里经常有凶猛野兽出没,给村民带来不小隐患。更有传说芩连山脉雪山之中生活着一群雪怪,喜好吃人口喝人血,但凡遇着了,尸骨无存。

    李四娘哪里能想到的,自己只是清理下门前积雪,就遇到一个潜伏于厚厚雪层内的“雪怪”。

    她吓的心神剧烈,哇哇大叫,一把扔了铁锨、扫帚,朝着院门就逃了回去。

    谁料院门被寒风吹得摆来摆去,她原先为固定住院门从外面用门栓别住了。

    这一向院子里逃跑,跑的太急竟直直撞在了木门之上。

    砰!

    李四娘摔倒在地,脑袋被木门撞得嗡嗡作响,眼前一黑心里已然绝望。

    她惊恐的闭目等死,却等了接近一炷香时间,没听到任何动静。

    忍着恐惧睁开了眼睛,李四娘发现一切如旧。

    她目光瞥向刚才自己发现“雪怪”的地方,发现那个“雪怪”还躺在四五步处的雪层之下一动不动。

    死了?

    她壮起胆子,颤颤巍巍朝着“雪怪”走去。几步距离一闪而逝,李四娘终于站在了“雪怪”身前。

    “雪怪”的脑袋上覆盖着冰凌雪霜,看不清具体面目,但是怎么越看怎么越像一个人?

    李四娘将刚才惊慌失措扔出去的扫帚拾取起来,远远伸着扫帚在“雪怪”脑袋上扒拉了几下。

    真的是人!

    就在此时木门被从院内撞开,跑出来一个持着粪叉挥舞的老头子,边跑边喊着“老婆子别怕,我来救你了!”

    李四娘心中一暖,招了招手让老头子冷静下来,“没事了老王,不是雪怪!你过来看看,这好像是一个年轻人。”

    王老头快步上前,他毕竟是个男人胆子更大,直接俯下身去用手将冰冷雪霜用力划拉一旁。

    两个老人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一个被大雪冻毙的少年郎?

    “作孽啊......”

    老头子叹了口气,看着那张清秀苍白的脸,心中有些悲戚。他夫妻二人多年相依为命,膝下无子女,如今看到一个大好年华的少年被冻毙门前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日找个好地方,将这娃儿好生安葬了吧,否则冬日里野狗断粮,被糟蹋了就可惜了。”李四娘也凑到跟前仔细端详少年的面目,边看便是唏嘘。

    就在此时,那僵硬的少年“尸体”的手指突然抖动了下,将老两口顿时吓的一个激灵,纷纷后退了三四步。

    二人正惊恐不定,却见那“尸体”的手指又弯曲了几下,李四娘反应过来大喊道:“老头子,这娃儿还活着!”

    “快,抬进屋里暖和暖和!”

    王老头老两口快步上前,将少年身体其他部位掩盖的积雪匆匆清理了下,随后抬着少年僵直的身体搬到了屋内床上。

    屋内火炉中的木炭还在燃烧着,将整个屋子熏的暖和如春,少年身体一遭热气顿时变得湿漉漉起来。

    “老婆子,你快些去熬些姜糖水,我先把少年郎湿衣服替换下,否则他缓不过来。”

    李四娘闻声大步朝院落北侧的厨房而去,王老头赶紧找了身干爽衣裳给少年替换了下。

    这少年身体竟生的白白净净,也不知道哪户人家的孩子,竟然被冻毙自己家门前,如果不是幸好被老婆子发现,恐怕......

    王老头正感叹,李四娘已经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糖水进来。

    半碗姜糖水灌入肚中,少年惨败的脸色似乎稍微红润了下,呼吸也匀称不少。

    李四娘眼见有效,匆忙将剩下半碗也给少年慢慢饮下,少顷就见少年的眼皮子不住打架,似乎是要睁开。

    “要醒了,老头子!”李四娘兴奋喊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王老头也松了口气。老两口年纪大了,最见不得生离死别,要是少年真醒不过来,不知道暗中俩人要抹多少眼泪。

    那少年眼皮在颤动几下后,终于缓缓睁开。

    他初一醒转,眼睛直直盯着屋顶,似是没回过神。

    片刻后他眼珠恢复了明亮,绕着屋内四处扫了眼,再看了看床边的李四娘和吴老头,蓦地撑了下床涯,滚落到地面上,随后跪在地上。

    “感谢二老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二老,小子今日恐怕会成为野狗食物,二老救命之恩,小子粉身碎骨也难报答!”

    他一说完,马上咚咚咚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赶紧起来,赶紧起来!”李四娘连忙将少年搀扶站起,“娃儿你身体寒气还没去掉,赶紧再进被褥里面暖一暖。”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冻僵在我家门前?”王老头开口道。

    少年眼眶一红,豆子大的泪珠忽然滚落下来,“小子是林石县内一家猎户之子,平日与我父亲打猎为生相依为命。近日林石县大雪封山,年关又至,父亲想着再去山林中打些猎物卖些钱来过个好年,那曾想在山林中遭遇到一头雪熊,父亲为保护我不幸身亡。我拼命逃跑间迷失了方向,一路辗转进入到丰邑县境内,刚看到你们村子想着找家人讨点吃的,没想到又饿又累就昏了过去,再睁眼就是......”

    少年声音戚戚,泪珠不断,李四娘看着少年瘦弱模样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将少年轻轻揽入怀里道,“娃儿别哭,真是苦了你了。林石县距离咱村子接近百里,你一个孩子居然在林子里跑了这么远!”

    她眼眶中也有泪光浮动,扭头转向王老头,“这孩子父亲不在了,以后就是一个人孤苦伶仃,也不知道他出去以后还能去哪里。”

    王老头毕竟与李四娘相伴数十年,几乎心有灵犀,马上听出李四娘的暗中意思。不过他面色却犹豫道:“这个......我也没说要赶人家走,只是他来路不明,咱俩贸然收留有些不合适吧......”

    没想到李四娘啪的在王老头上打了下,斥骂道:“来路不明?就咱家这破败光景,你也就在吴家花圃中当个园丁,人家一个孩子专门揣着坏心思来坑咱家?而且还故意冻僵差点死去?反正我是相信娃儿说的话。”

    王老头挠了挠头,讷讷几句却未出声。

    想来也是,就自己积攒几十年的这点家产,加起来还不够吴家公子一顿饭钱,这少年没有理由专门来坑害自己。

    况且,他一向与人为善,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吴家大院中口碑都是极好,也没惹过什么仇人。

    “先让娃儿在咱家过个好年吧,其他事过年后再说。”王老头点头道。

    哪想他刚一发话,少年立刻从李四娘怀中钻出来,重新跪在地面道:“感谢二老收留,小子没齿难忘!二老恩情如天,小子以后当如亲生父母一样侍奉二老!”

    啥?

    我没说会一直收留啊?

    王老头还在愣神,李四娘却笑意盈盈起来。她将少年拉起,轻抚着少年脑袋,“好孩子,你放心,家里只要有一份吃的,就不会亏待了你。对了,还不知道孩子你叫啥呢?”

    少年眼眶中的泪花已收敛下去,眼神此刻明亮如玉,脸色也挂着羞涩。

    “小子叫严谨。”

    这“严谨”,正是严松化名。

    ......

    ......

    燕藏锋站在莱凤城一家客栈厢房内。

    他此刻鼻青脸肿,身上的伤势还在隐隐作痛。

    那狗/日的荆吕荆疯子,竟然缠着他打了整整两天。

    后面他被打的火气也冒了上来,哪想到那荆疯子越战越强,他使出全力也没奈何到对方。战到最后,他竟然逐渐落了下风,被荆疯子追着打。

    果然是排名羽化榜在自己前面的家伙,果然是隐龙圣地的天才人物,有些手段。

    燕藏锋虽然不服,但追觅严松要紧,最后不得不“屈辱”认输,在荆疯子的哈哈嘲笑中他灰头土脸返回了莱凤城。

    等圣决到手,他日自己修为有成后,不将这荆疯子打断四肢扔到闹市供人围观他就不姓燕!

    不过这是日后计划,眼下还是最应查找严松的去向。

    “对于杀害莫度长老之子的凶手,我想听听李威你的看法。”燕藏锋看着身前的黑衣下属道。

    “长老,这次来无涯郡,属下带了十名刑堂好手,都是追捕的一流人选,不过奔走多日,所获甚微。属下认为,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追捕时间。”

    “为何这么说?”

    “长老你被隐龙圣地的荆吕拖了两天,不能施展宗内的返本溯源之术,如今又过去了两日,这无涯郡内人口多如恒沙,那小子一旦潜入世俗之间,我们再想找他比大海捞针还困难。最关键的是......”

    李威顿了顿,继续道:“那小子年纪尚在发育阶段,每过一日模样便会变上一分,如今两个多月过去,如果再稍微乔装下,恐怕就是站到我们面前,对着熙琅城铁官丞给我们的画像也认不出来。而且属下也怀疑,再过一段时间,长老你再施展返本溯源之术会彻底失效。”

    “所以属下认为,我们的追捕已经失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