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二十八章 一本万元的入门手册
    这登仙壁历史何止数百年,而《大衍七星决》乃是几个月前姬恬大师兄刚传给自己。

    姬恬怎么会有这份神妙法决,又为何将其传给自己?

    峭壁之上的小字,难道成百上千年来真的除了那位名相欧昌胜外无一人感悟?或者是字体怪异的缘故?

    姬恬传给他的是这片大陆上的通行文字所撰写,而峭壁之上的小字则是如同鬼画符一般的怪异文字,如果不是那巨掌涣散时迸射的金光将小字渲染,恐怕他一个字也不认识。

    也正是那金光威严如狱,才将他早已锻造如铜皮铁骨一般的身体震的吐血。

    “严谨,你怎么了,你别吓少爷我!”

    凉亭之下,严松擦拭掉嘴角的血迹,然后看着一脸懵逼的吴家少爷道:“少爷不用担心,没想到那三个大字内竟然还蕴含着欧昌胜的一丝道意,我被遗留的道意所伤,不过不严重。”

    谁想吴青却满眼不可思议,“我担心你个屁!你是说你被欧昌胜道意所伤?我似乎刚才听见你低语了句七星什么的,难道你真的有所感悟?老天爷呐,为什么我这么天才却什么都没发现,而你一个陪练居然能有所斩获!”

    严松笑了起来,“少爷,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这登仙壁专门盯着有所感悟之人诛杀吗,你看看,我刚体会到欧昌胜的道意,就被震的吐血,要是真的感悟极深,恐怕此去隐龙圣地只能少爷独自一人了。”

    吴青想了想,“这倒也是,修行一途不是讲究灵识明锐吗,恐怕是少爷我的灵识提前有所预警了才让我强行感悟不到什么,否则依少爷我的资质怎么会不如你。”

    严松干笑几声,将话题转过,而后又把目光洒向了登仙壁。

    这次看去,却再没有任何异动。

    只是他灵识深处,总感觉登仙壁少了什么灵魂一样的东西。

    也许今日过后,世上再无一人可以察觉到这登仙壁的奥妙。

    他无意中窥见欧昌胜大战那通天巨掌,欧昌胜已是仙人之姿,却依旧在巨掌之下走不过一回合,那巨掌究竟是何物幻化?

    而且书中记载欧昌胜篆刻登仙壁三个大字之前,已经晋升伪圣境界,连伪圣大能都如此不堪一击,难道那巨掌的主人是天命圣人,或者是更强的存在?

    严松身体虽然被震的吐血,但是他隐约之间感觉体内若隐若现青铜巨门被金光冲击,此刻巨门上多了无数道裂缝,似乎再有一把推力,那巨门将彻底土崩瓦解。

    那道幻化的巨门,不就是他坚若磐石的气门吗?

    可惜那蕴藏浩瀚之意金光已彻底消散,如果再来一道巨掌涣散金光,他的气门会立时打破,自然可以构建气府,成为一名真正的通识修士。

    可惜了......

    严松心底叹息一声,却也不太遗憾。

    那巨掌能轻易抹杀伪圣大能欧昌胜,一个不小心也会让他彻底消逝在天地间。

    ......

    ......

    继续赶程,吴青少爷虽然嘴里说着不在意,心里还是有些小怨气——凭什么“严谨”这家伙能感悟到欧昌胜的道意,而自己却一无所获?

    伪圣修者又可称呼为掌教者,由于圣人神龙见尾不见首,一般顶级宗门宗主之位多由伪圣修者担任。

    那毕竟是一位掌教者遗漏的道意,要知道他们此去的隐龙圣地是不夜皇朝排名前十宗门,外界传说隐龙圣地掌教者不超过十位,所以能得到掌教者道意栽培,前途无量!

    严松看出了这位小少爷的哀怨,一路不断讲些上世笑话逗闷儿,好在吴青兴趣落寞下不再在各地多作停留,行程的进度顿时加快不少。

    赶在五月底,两人终于赶到了隐龙圣地学院驻扎所在。

    作为隐龙圣地向世俗开设的学院,虽然处于芩连山脉之内却占地极广,竟隐约形成了一座大型城池,名为玉门城。

    玉门城虽然不能与无涯郡中心城市莱凤城相比,但也建设的大气磅礴,极具气势。四条可并行八两马车的大道将这座城池划为井字形结构,道路两旁琅琊飞羽,雕梁画柱,即使是过往的行人也大多锦衣华服,富贵逼人。

    来参加隐龙圣地学院遴选的人,要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是不世出的天才,要不就是身家殷实的贵族甲胄子弟,而后者无疑是前者的无数倍。

    毕竟一年开支的起步数字就达到七十两,折合上世三十五万的学费不是开玩笑的。

    马车沿着大道一路滴滴答答,向着城内东南侧而去。吴家在那里建有驻扎点,专门负责接待将要进入圣地的吴家子弟。

    半途中买卖叫喊的人极多,而且看服饰穿着均是统一样式,似乎都是学院弟子?

    严松招手让马车停下,他随意问了几个摊子,发现卖的东西大同小异,但无一例外都在售卖一本书册。

    他花了银两买了一本手册后返回马车之内,吴青在马车上看的不耐,见他买了一本册子更是恼怒,“都要进学院了,你买这东西干嘛?”

    严松晃了晃手中册子,对吴青笑道:“可别小看这个,二两银子呢!”

    “这什么破册子就要二两银子?”

    吴青很是吃惊,他虽然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却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子弟,平日在府外偷鸡摸狗惯了,自然知道一两银子在世俗间的购买力如何。

    二两银子可是普通百姓几个月收成,折合严松上世足足一万块!

    “我对比了几家,发现价格一样,想来这些学院子弟们早已达成了攻守同盟,垄断这册子的市场所以定下统一价格出售。”严松淡淡道。

    “这可是二两银子啊,你得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吴青有些肉痛,他/奶奶给严松开的学院月俸是七两,哪里想到还未进学院大门严松就花费掉三分之一。

    未来在学院生活严松真的入不敷出了,依他俩关系自己能看着“严谨”吃土?

    这“严谨”哪里是花的自己月俸,这就是割自己的肉!

    严松一边快速翻阅册子,一边解释道:“少爷别心疼了,这册子可不是普通的册子,虽然溢价严重,却也必须买,而且钱去了还能再赚,你放心这个我自己出了,不会找你要钱。这是隐龙圣地学院弟子入门手册,里面需要注意的事项可是不少,每一项都值得细读。”

    “你是说这本册子里面,全是学院注意事项?一个破学院,规矩要这么多?”

    “少爷,任何地方都需要立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何况还是隐龙圣地创办的学院,册子内虽然只有十来页,却记载着近千条注意事项,每一条都需要我们仔细,背的滚瓜烂熟才行。”

    吴青挠挠头,“果然修行最是麻烦,进个学院也这么多讲究的,还不我在家开着铁甲战车游街呢。”

    严松继续翻着册子道:“少爷可知道,这入门手册中第七条中说了,每年新晋学院弟子会有两百考核点,这考核点就是我们学院生活的根本。未来在学院中的一举一动,均会和考核点息息相关,一旦考核点跌破五十,就会纳入学院的重点审查范围,如果清零,那么我们就可以收拾东西滚回家了。手册中还特意注明,考核点众生平等,无论资质愚笨之人还是通灵体那样的天才,只要考核点清零,一律逐出宗门。”

    吴青吓了一跳,他虽然口中嚷嚷着不如早点回家,真要被逐出宗门赶回了家,怕不是要被自己姐姐活生生打死!

    吴家历史上还从来未有一个被灰头土脸逐出宗门的!

    “修行不是拳头为尊崇尚弱肉强食吗,怎么这隐龙圣地的学院立下那么多繁琐规矩?”

    严松噗嗤一乐,“少爷,修行界的确崇尚弱肉强食,拳头为尊,但那更多的是不同宗门之间。一个宗门内部可能也有不少争斗,但是为了长远统治,必须立下条条框框来束缚门人,否则天天内部打打杀杀,谁拳头大谁就可以肆意倾轧他人,那这个宗门必定会走向衰亡。”

    他接着道,“隐龙圣地执无涯郡内宗门之牛耳,又是排名全天下前十位的顶级宗门,地位尊崇无量,几乎在郡内自立为国。所以隐龙圣地可以不向朝廷纳税,可以制定自己的律法,几乎说一不二。学院弟子虽然是隐龙圣地最底层力量,却也挂着圣地名字,如果有人不遵学院规矩,那就是打学院的脸,更是打隐龙圣地的脸,所以自然不能容你。”

    “对了,”严松一顿,又笑道:“少爷,你知道手册中排名第一条的是什么吗?”

    “什么?”吴青忽然有一种不祥预感。

    “凡未能按时参与学院遴试者,无论谁家子弟,入门考核点一律扣除一百九十分,从十分开始。”

    啊!

    吴青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出了登仙壁那档子事情,依照自己游山玩水的性子,恐怕能在六月初赶来已是神速。

    他翘起了拇指冲向严松一指,大声道:“你这家伙,不亏是少爷我的张将萧相,有你在,少爷我就是放心!”

    张将萧相是当今不夜大帝的左膀右臂,屡立功绩,地位崇然,权势惊人。

    严松陪着笑,心内却不住鄙弃。

    这等紧要事情,吴家不可能没给这位大少爷说过,只是他素来不喜修行,又喜欢每日出去遛鸟逗狗,能记住手册的事情才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