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章 骄横陪练,懦弱少爷
    极北苦寒之地内。

    雪原无边无际,何潼站在冰盖之上,浑身宝华覆盖,根本不惧凌厉寒风侵袭。

    四周悄无人烟,何潼的目光不时盯向遥远的南方大地。

    他有些想念在执义门的生活了。

    他想念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李师姐,想念对方甜蜜如柑的笑容,想念对方无微不至的关心,想念自己青春萌动时的暗恋。

    想念一项抠抠索索的师傅竭尽全力支撑着执义门,平日恨不得将全部身家投入到他们这些弟子身上来。

    想念那个刚入门的小师弟,也不知道对方能否逃过徐阳宗的追杀,是否会像师傅一样陨落。

    也想念那位无所不能的大师兄,听“他们”说,大师兄似乎被困于玄月寺后山夜窟之内,也不知道出来后得知执义门冰消瓦解是何感想。

    在皇朝势力覆盖不到的极北雪原待了快一年,他的修为已从通识中阶飞速提升为纵横中阶,说出去恐怕会惊掉世人眼珠子。

    他们说过,要自己三十岁之前成就天命圣人......呵,也许以他们的通天修为,的确可以帮自己做到。

    这修为进境,就是举世第一的姬恬大师兄也要甘拜下风了吧......

    为师父报仇的想法,他不希望大师兄有,因为大师兄再无所不能,却也最多能对付他们之一。

    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是跺跺脚这个世界就要颤抖三分的大人物。

    他们说了,自己晋升元鼎修为后,会放他到皇朝都城咸安内的神圣太学中寻找机缘,那时他的自由将再不受桎梏。

    也许那时......有机会再能见到阔别已久的李师姐和小师弟了吧。

    何潼的两滴清泪忽然坠落地面,而后快速被寒风冻结,化为两颗晶莹剔透的珠子。

    他状若无事返身离开,朝着更北方前进。

    ......

    几乎在何潼眺望南方的同时,天下十大宗门之一的太一宫内。

    李念溪惆然抬首,望向北方天空。

    如果何潼在场,会同样惊讶万分。

    这位李师姐的修为,竟赫然与他同境,也是纵横中阶。

    “又在想些什么?”

    中年宫装贵妇走了过来,关切地帮李念溪整理下被风吹散的长发,一边怜惜问道。

    这宫装贵妇正是当日接走李念溪之人,此刻两人关系似乎依旧僵硬。李念溪拍开贵妇的手掌,自己开始整理长发。

    她冷冷道:“没想什么,我只要每日苦苦修行,修为进度达到了你的要求就不用那么频繁过来看我。毕竟你是天一宫的太上长老,身份尊崇,地位超然,浪费在我身上时间多一点,处理你自己事情就少一点。”

    宫装贵妇却不恼怒,叹了口气道:“以后你会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的,那我先走了。”

    她也不再固执,慈爱地看了李念溪一眼,而后逶迤转身。

    临走之时,她忽然漫不经心开口道,“你那个何潼师弟如今也是纵横中阶,并且距离纵横顶阶已经一步之遥,你是二圣诞珠,也是天选之人,绝不能落后他太多。”

    “知道了。”李念溪面无表情道。

    “对了,”宫装贵妇停住脚步,又补充了句,“那个严小子,我动用自己势力帮你查了一下,他竟然真的逃脱了徐阳宗追捕,遁入无涯郡后不知所踪。能从一位元鼎大能手里逃脱,这小子的确不亏为姬恬为你卦象之人。”

    “知道了。”李念溪心颤一下,表情却依然冷漠。

    “你将那把紫玉匕首送给了他,紫玉匕首乃是当年你父亲为我打造的定情信物,威力虽然比不上圣兵,却也是可成长晋级之物,对这世间修者而言珍贵至极。呵呵,他若真是你卦星对应的天命之人,想来下届太学之中,你们会有机缘再见面。”

    宫装贵妇说完也不管李念溪回答,身影闪烁间隐匿不见。

    “但愿吧。”

    李念溪收回眺望北方天空的目光,随后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向着天一宫修炼宝地行去。

    ......

    ......

    严松忽然一阵心悸,这感觉生起的莫名其妙,让他摸不着头脑。

    不过心悸来的也快,去的也急,他并未在意。

    “四百两黄金!”吴青差点跳起来,“这简直是抢钱啊!老子一年开支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两黄金,屁股大点儿的地方,要四百两黄金!”

    四百两黄金,折合严松上世两千万。

    不仅吴青震惊,严松也差点跌掉下巴。

    眼前这处吴家周转用的宅子,面积按他计算也就一百二三十平,四百两黄金,足够将原来的执义门所在的轻羽峰给整个买下来。

    吴家小人却见怪不怪,笑道:“少爷不用太惊讶,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这千岛湖只有南岸能建居所,拢共地方就这么大。购买的人也非富即贵,都是像少爷家这样的大家族,不太在乎价格。少爷您还不知道,四百两黄金是前年买下来的价格,如今这地方水涨船高,一年一个样儿,如今就咱吴家这块地皮,怕不是得花钱一千两黄金才能买下。”

    一千两黄金......严松快速折算下,不由咂舌。

    那可是五千万啊!

    就是上世的魔都、帝都、妖都等一线城市的学区房,价格也不会如此匪夷所思吧?

    “太狠了,太狠了,学院这特么是抢钱啊!”吴青愤愤不平,他自己虽然是花钱如流水的贵族公子哥,却也感觉肉痛的厉害。

    因为不清楚严松身份,那下人又端过来两倍茶水给吴青两人换过原先的,道:“就是抢钱也没办法。说实话,没这块地的话,人家凭什么让各家少爷小姐在遴选时只走个过场呢?这个其实就相当于家族献金吧,而且买下地皮也不亏的,等啥时候家主不想要了,直接将地皮卖给那些抢破头皮想进圣地学院的富商们,稳赚不赔,说不定一倒手还能赚上几百两金子。”

    严松二人渴的厉害,刚一口吞下茶水,下人很有眼色,马上给二人再斟满。

    严松心中称奇,这下人说话谈吐很有条理,果真不亏为天天与圣地打交道的大家族下人。

    那下人又笑道:“还有一点少爷,就是入学院的弟子,成就越高咱家宅子越贵,你要是最终成就蜕凡生,那咱家宅子翻到五千两金子也不在话下啊。”

    “你放屁!少爷我要能成为蜕凡生,还在乎这点钱?万一,我说万一少爷我成了过路生,几个月就被扫地出门的话,咱家宅子会跌倒什么情况。”

    小厮刚想回话,看到少爷那阴沉的表情,顿时吓的将“白送”二字收了回去。

    他苦笑道:“那就不值钱了少爷,每年被淘汰的过路生弟子,家里都会灰头土脸的将宅子卖掉,那价格不忍直视。所以少爷你一定要努力,千万不要让吴瑶小姐和奶奶失望。”

    “就是,”严松笑着接过话头,“你可想清楚了,你在学院的成就不仅关系到我对吴瑶小姐的保证,也直接关系你吴家的经济利益,如果你最终蜕凡成为隐龙圣地正式弟子,那可是轻易给吴家带来几千两金子利润。”

    吴青没好气道,“少来了你,少爷我告诉你,你给我姐保证的那套不算数,能成为柱生少爷我就心满意足了。”

    严松一笑,“都是为了少爷你好,你也想回家之时光宗耀祖吧,究竟是骑大马游街威武,还是御剑飞行威武,少爷可想清楚了。”

    吴青斜着脑地狠狠挖了严松一眼,“那我也不认你那个保证!这不是有你吗,你既然说依靠自己也能轻易成为隐龙圣地正式弟子,那岂不是说少爷我可以抱大腿了,反正你如果自己成就蜕凡生前,也别对少爷我要求那么高。”

    严松笑道:“少爷还是对我没信心啊,你放心,我这条大腿很粗的。”

    吴青也哈哈一笑,“你还是真是吹的连自己都信了,那少爷我就躺好了等你带飞。”

    “严谨定然不负少爷信任。”

    严松一本正经回答,又惹得吴青大笑起来。

    那名下人看的二人融洽关系无比羡慕,小声问向吴青:“少爷,这位是......”

    “我的陪练,名叫严谨,这家伙就是少爷以后在学院的保镖。”

    吴青随口回了句,那下人顿时愣住。

    吴家陪练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从来都是和主子唯唯诺诺客客气气的,哪里会有像面前之人一样语气间甚至压着主子的。

    到底谁才是少爷?

    似是看出他的呆滞,严松冲他翻了个白眼道:“怎么的,以前没见过我这样的陪练?哪里规定了陪练一定要像下人一样恭恭敬敬,不能逾规矩?再说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少爷有受虐症,喜欢我的鞭策呢。”

    他语气如此理所当然,吴青顿时有些恼怒。

    不过也未真的生气,说了句“走”,二人不再理依旧呆滞的下人,朝着宅子内部信步走去。

    在吴家宅子内安定下来后,因为吴家分支不止吴青这一支,宅子自然也非这一处,不时有吴家其他入学的子弟前来寒暄见面。

    说是寒暄,其实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大家族分支之间的斗争远比亲情更激烈,毕竟未来要一起竞争家族族长大位。

    吴青这一分支其实在吴家地位有些人单式微。

    在迎接完一堆皮笑肉不笑、不断讽刺他“吴胖子”的“兄弟姐妹”后,吴青铁青着脸拉着严松手,放出了狠话。

    “老子一定要成为柱......不,不是柱生,老子一定要成为蜕凡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