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三章 小,小,小龙女?
    陆陆续续不断有新学子踏上中心岛地界。

    几乎新进来的学子都会用复杂的眼光扫视几人一眼,而后如遇蛇蝎般快步远去。

    袁钱、仲良虎满头雾水,不知何解。

    “吴兄,这些新进来的学子们看向我等的眼光为何如此怪异?”

    袁钱满脸疑惑问向吴青。

    在得知了严松的真实身份后,他和仲良虎很自觉的忽略掉身份不般配的严松。

    “谁知道呢,”吴青打了个马虎眼,“也许那些人见我等玉树临风,自惭形秽罢了。”

    他当然不敢说是因为“严谨”的逾越之举导致的,否则面前二人跑的只会比其他学子更快。

    袁钱心中腹诽,你一个死胖子怎么称得上玉树临风,但见吴青不愿说,他也不便再追问。

    学院前方的竹林广场内,学子们逐渐汇聚成不同群体。

    以严松的敏锐灵识扫去,可以很明显分别出学子们大体按照身份的不同进行汇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类似吴青袁钱这样的贵族出身学子群,有官臣出身学子群,有虽然出身穷困却天赋异禀的学子群,当然也有像严松这种仆人身份的学子群。

    贵族子弟们在家中学习的第一课,往往就是练就一双慧眼,要会识别与自己身份相近的交际圈。交际圈可以说是贵族子弟们在学院中收获的第一批资源,即便未来修行成就不同,但只要混个脸熟,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成功。

    当然,像严松这样“不要脸”般誓死不肯混迹仆人圈,就坚定的同吴家少爷待在一起,也是导致袁钱、仲良虎识人失败的重要原因。

    尽管大多数学子看清严松面目后都避之不及,但总有胆大的凑过来,和吴青等人相识寒暄。

    等过来的学子将详情告知袁钱、仲良虎,二人也是一脸震惊,悄然间后退几步,似乎要与严松保持安全距离。

    这吴少爷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招了一位如此自大的仆人?

    不过碍于吴家少爷面子,二人也只是后退几步并未走开。

    众人相见如宾,交谈融洽。

    严松再自命清高,本质上与袁钱等也不是一类人,更何况他清晰察觉到对方的梳理。

    而且他毕竟带着仆籍,所以不再自找没趣,寻了块青石远远坐下,自顾自欣赏学院的竹林风光。

    “那是什么?”

    忽然一名学子指着摇摆的竹林道。

    众人目光看去,倏忽面色大变,骚动起来。

    “蛇妖,那是蛇妖啊!”

    “竹林之内有蛇妖,大家快跑!”

    “慌乱什么,这里是圣地学院,广场中肯定布有阵法能阻挡这蛇妖!”

    人群中一名学子壮着胆子大喊道。

    想来也是,这圣地学院矗立此地数百年了,真要出现妖怪吃人的传闻,学院声誉会大受影响。

    而且,即使学院不敌,背后的隐龙圣地中可是有大能坐镇,谅这蛇妖也不敢妄动。

    众人骚乱还未平息,就见一条青褐色巨蛇从竹林中电闪而至,竟直接飞扑到广场内。

    这巨蛇长达十多丈,头生双角,样子极其狰狞可怕,吓的学子们连连惊叫。

    未等严松看清“蛇妖”的具体样貌,那巨蛇已一个翻涌,化为了一名妙龄女子,冲着众人银铃大笑起来,“谁说这广场内有阵法,本小姐就进不来?”

    她凌空踏行,脚掌不沾地面,走起来体态婀娜,像极了蛇的蜿蜒移动。

    “天呐,是元鼎修为的上妖!”

    众人眼见那蛇妖化为人行,吓的再度后退。

    也有学子看着女子曼妙身姿痴痴如醉,竟然呆在原地忘记了恐惧。

    严松直至进入无涯郡后方知这世间有妖。

    世间但凡能配得上“妖”字的,均已摆脱了野兽蒙昧,开启了灵智。

    妖分四阶,下妖对应通识修修者,中妖对应纵横修者,上妖对应元鼎修者,天妖对应伪圣修者,妖圣则对应天命圣人。

    受先天限制,野兽筋骨血肉蜕变惨烈无比,直到上妖境界方可完整幻化为人形。虽然上妖修为与人类元鼎修者相同,但实力远超人类元鼎修士,部分上妖甚至可以与初入伪圣境界的大能一战。

    此刻那蛇妖身形几个扭动便接近众人,与她直面的一群学子登时吓的瘫软在地动弹不得,更有甚者裤裆之内已冒出腥臭味道。

    少女见状顿时感觉无趣,捏住鼻子道:“一群胆小鼠辈,就这点胆量还来修行,趁早回家吃奶去吧!”

    “前辈此言差矣!面对危险存在,恐惧才是人的第一反应,如果连恐惧意识都没有,那么野兔遇到苍鹰无脑搏命,岂非白白送死?”

    一个声音悠悠响起。

    “哪个混账?敢反驳本小姐!”

    她圆眼一睁,怒视着学子们,随机很快将目光锁定在青石上坐着的严松身上。

    “是你!”

    严松站起身来信步上前,对蛇妖少女拱手示礼:“学子严谨,见过前辈。”

    众人眼见严松挡在那蛇妖身前,有学子佩服他的勇气,更多的则是对他面露同情之色,恐怕一个不慎就将丧命蛇腹。

    当然,有眼尖者认出他就是遴选现场的猖獗诳语之人,认为他此刻是不知天高地厚,徒自找死。

    那蛇妖少女厉声喝道:“你这小子满口胡言乱语,我辈修者逆天而行,自当披荆斩棘无所畏惧,如果像那野兔贪生怕死,恐怕一辈子也无法打破气门成就通识!”

    “那敢问前辈,修行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严松丝毫不惧,神情落落大方,反问下蛇妖,“修者修行初期立下宏愿,有寻求力量者,有寻求天道者,有寻求新奇者,但更多是寻求长生者,若是没了对死亡的畏惧之心,还寻求什么长生做什么修行?直接找把刀抹掉自己脖子算了。”

    “你.....你一派胡言......”

    蛇妖少女一时语塞,却又想不通究竟自己话语中哪里出了错。

    严松却接着道:“当然,面对修途艰难,修者当奋发有为勇猛坚韧,不可因一时之阻就丧失修道勇气,但是勇气不能代替修行,若是遇上那难以翻越的大山,修者也应该本着畏惧之心及早绕过去。”

    蛇妖少女被严松说的脑子昏昏,指着严松大喊道:“那你为何不畏惧我,也不绕开我?莫非你自持本事,能将我摆平?”

    严松大笑几声,道:“小子自然没本事与前辈抗衡,而且,小子之所以不畏惧,乃是因为前辈是自己人。”

    蛇妖少女斜睨一眼,冷声道:“为何这么说?”

    “小子在一部野书中看过,相传数千年前,人妖相恋被世间不容,夫妇二人被家族镇压,万般无奈下一路逃到芩连山脉中隐居下来。这二人均是修行的天纵之才,一口气从元鼎境界直冲圣人,最终创立了名动天下的隐龙圣地。圣地名字中的‘隐’‘龙’二字,不仅是二人各自名字中的一个字,也暗含了圣人隐居的寓意。所以小子推测,前辈定然是那‘龙’圣后代,既然同是圣地之人,小子相信前辈不会对我等不利,自然也不畏惧。”

    那蛇妖少女一愣,旋即也大笑起来,“不错不错!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你与那些人不一样,有胆有识,深讨本姑娘喜欢!本姑娘名为肖龙女,今年三百七......反正按你们人类年纪计算,应该跟你们差不多,就是在圣地待的无聊,才下山到学院中看看风景,没想到见到你这么一个妙人。还有,本姑娘可不是什么蛇妖,本姑娘是正宗的龙妖血脉。”

    小,小,小龙女?

    严松腿一软,强忍住了自己跪倒高喊“姑姑”的冲动。

    原来是圣地内的上妖,人群这才安定下来,有人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刚才没想通,这学院背靠圣地,之内怎会容许野妖横行?

    其实龙妖刚一出场,就有不少学子有所推测。

    但这妖怪出场的气势太过惊人,一条十多丈头顶犄角的怪蛇猛然落在眼前,比水缸还粗,并用狰狞目光审视着你,任谁都要两股战战,难以思考。

    不过总是有孤傲胆大之人,远远伫立在广场边角没有融入人群,只是这等人性子乖僻,不屑于做严松这等“附炎趋势”作为,更看不起严松的“出风头”。

    这刻肖龙女却素手一挥,不知从哪来变出一个酒壶,她走到严松跟前,自来熟的拍拍严松肩膀,“小子,你叫严谨是吧,有胆喝本姑娘秘藏之酒不?”

    “恭敬不如从命。”

    严松也不客气,接过酒壶对着酒嘴儿就大口吞咽。

    咕咚咕咚,几口酒下去,只觉浑身发热,气血沸腾,经脉更是鼓动有声。

    他体内的铜绿巨门竟然再受汹涌冲击,摇摇欲坠,仿佛再施加一丝外力就可以崩塌。

    气门崩塌之时,就是严松晋级通识修者之日!

    “好酒,好酒啊!”

    严松忍不住高喝一声,惹得广场上的学子们纷纷侧目,暗自怒骂严松无耻。

    这人自大也就罢了,怎么见着圣地前辈,就跟小人一般违心讨好。

    严松不再拘束,这酒竟然能冲击他气门,定然珍贵之极。

    他直接将酒壶盖子拔掉,仰头朝着喉咙灌下。众人就见一条白线倾斜而下,酒壶很快见了底。

    “小子,这可是灵气充盈的碎玉酒,适合气门未开的凡人饮用,但一小盅足矣。你喝这么多,不怕把自己撑死?”

    “不.....不怕....”

    严松也没想到这酒后劲如此之大,舌头都开始打结,他身形一个踉跄,竟两眼发黑昏睡过去。

    似乎昏睡前,自己倒在了一方柔软温暖之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