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四章 我愿做那阿谀奉承的小人
    碎玉酒?

    价值千金一壶的灵酒?

    这蛇妖真的这么好心,直接拿出来如此贵重的灵酒,去招呼那个叫严谨的学子?

    “本姑娘这里还有一壶,哪个敢过来尝尝新鲜?”肖龙女又变戏法一样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壶新酒,另一手夹着几个酒盅,冲着众人喊道。

    众人面面相觑,再看看昏迷在地的严松,一时间都有些犹豫。

    吴青也是踌躇不定,但眼光瞥到昏睡中的“严谨”,似乎他手指朝着自己勾动了下。

    吴青起初以为眼花,定睛再看去,“严谨”的手指真的又勾动下。

    他是自己陪练,总不会害自己吧?

    不再观望,吴青也大跨步走了过去,从肖龙女手中接过酒壶倒满酒盅,一口闷下。

    果然喝完也是全身发热,似有热气在全身经脉中开疆扩土,他脱口大叫:“果真是好酒!”

    这一喊完吴青立时后悔。

    果然不少学子面色大喜,朝这边蠢蠢欲动。

    咕咚!

    谁料一杯倒,他竟然也栽在了严松身侧,昏睡过去。

    “真的是碎玉酒!”

    “传闻未开气门之人,碎玉酒一杯就倒。”

    “那严谨为何喝了一壶才倒?”

    “他肯定不是人!”

    “我不管了,无论是毒酒还是碎玉酒,我都要试上一试。”

    袁钱等人群情汹涌,再也不顾对“蛇妖”的恐惧,激动的冲了过来。

    肖龙女咯咯笑道:“你们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本姑娘受了院长一个恩情,今日特意过来给学子送灵酒,谁知道都是些愚不可及的蠢货,哪里有这位严谨小子有趣。”

    酒壶看着不小,但其内的碎玉酒只够倒上十来盅,只有最先冲过来的袁钱等人得了这份机缘,喝过之后纷纷咕咚栽地,与严松吴青“并肩作战”。

    眼见酒壶空空如也,肖龙女信手一挥,一道真元之墙刹那出现,将余下还想过来尝试的学子们挡在外面,“晚了,本姑娘是还人情,不是给你们专职酿酒的。又想装清高,又想得好处,跑的还那么慢,真是笑死姑娘我了!”

    随后人影一闪,竟脚踏虚空隐去了身影。

    新入院学子两千余人,仅仅只有躺在严松身侧的十余人有幸尝到了碎玉酒。

    眼见人去酒空,一桩大机缘就此与自己无关,余下学子纷纷扼腕叹息。

    碎玉酒对尚未修行之人功效非凡,轻则强身健体,强化经脉,重则冲击气门,提升人的修行进度。

    碎玉酒看似售价千金,凡俗间巨富商贾能买得起还是不在少数,但是凡俗间根本没得卖,实际价值何止万金!

    有那未能喝到碎玉酒的,看着昏睡一排的严松等人,已出言酸楚道:“修行当心志坚毅,不受外物蛊惑,一盅酒水就将这些人吸引的不能自持,算什么修者!”

    “谁说不是,都像那严谨一样做个阿谀奉承之途,修行注定没什么出息!”

    “一个妖怪给的酒,谁知道有没有包藏祸心,万一最终伤了修行根本,这些人哭都来不及。”

    “那严谨在渡口夸下海口目中无人,还以为他真的是心比天高的绝世天才,哪想到是这等趋炎附势小人。”

    “哈哈,他可不是小人,他是那吴家吴青公子的仆人陪练!”

    “他是个仆人?亏我刚还赏识他的勇气,真是耻于与他为伍!”

    ......

    严松已悄然睁开了眼。

    优雅的坐起身,他也不气恼,舒适的伸了个懒腰。

    其实他醉的快,醒的也快,否则也不会给吴青暗中示意。

    看着奚弄嘲讽的众人,他大声道:“诸位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是个阿谀奉承之徒,否则也不会做我家少爷的陪练。我这人行事但求开心,谁能给我好处我就恭维谁,我没有诸位的仙风道骨,坚毅傲气,不过严某有些疑惑,似乎刚才冲过来的人中,刚刚出言讥讽严某的人可是一个不缺啊。”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哑然。

    严松又道:“阿谀奉承的小人不可耻,虚伪矫饰之人才可耻。修行的确重在心志坚毅,但并不就意味着遇见好处就得躲的远远的,诸位自命清高之人不少,但既然自命清高不屑获取这等好处,那我阿谀奉承又何诸位何干?做酸言酸语的讽刺之事,我看诸位与我也没什么不同吧。”

    一番话说的学子们纷纷色变,出言讽刺的几人更是羞怒异常。

    “你也就剩这张伶牙利嘴了,希望学院未来修行中,你的修行进度能跟你嘴一样厉害,我们走,不跟这个仆人计较!”

    有领头者带一群人愤愤转身离去。

    不过却依旧有学子不服,毕竟是关乎脸面的大事,没理还能搅上三分,更何况是面对一个仆人陪练。

    “满嘴巧言令色!我看那上妖也不过如此,几句话就被你忽悠的团团转,将千金好酒拱手相送。身为圣地大能,如此上妖竟然被你这么一个馋奸仆人恭维的团团转,他日定会受你反噬。”又有一名学子怒喝道。

    这就是恼羞成怒下的人身攻击了,不仅攻击严松是小人,更直接攻击肖龙女有眼无珠。

    得亏肖龙女这条龙妖已匿去身影,否则那学子断然不敢说出这等话语。

    严松刚想组织语言反击,却想想又不值当,“诸位想过没有,小姑娘身为圣地前辈,即便是受了学院院长恩情,又为何不直接向院长回馈,却特意过来惠及我等?”

    众人一愣,一想却是有理。

    他们都是未开气门的纯白学子,无论如何也不值得一位上妖亲自“报恩”。

    严松顿了顿,苦笑起来:“这里是圣地学院,在学院中只讲修为和考核点,进学院前的一切身份在这里都算不得数,否则我这等陪练仆人根本不会有进来的机会。我不知那上妖肖姑娘是否受了院长恩惠,但我刚才想明白了肖姑娘的用意,那就是天赐机缘,人必取之。学院未来的资源肯定很多,诸位若是坚持骄矜傲气,就休怪学院偏心了。”

    “好,小子说的真好!天赐机缘,人必取之,这话深得我心!”

    一声娇喝遽然从众人耳边响起。

    却见虚空波纹阵阵,那肖龙女竟未远离,而是隐匿在半空之上,直到此时听到严松“高论”方忍不住露出身影。

    “前辈好!”

    这刻众人无论是否心服,遇见圣地高人还是同时恭敬行礼。

    却只有严松站着一动不动,并未俯身行礼,“前辈不是都走了吗,隐在半空偷听我等谈话,有失身份吧。”

    肖龙女白眼一翻,“这竹林就是本姑娘的临时居所,我在我家附近转悠下也碍你事了?”

    她忽然又咯咯一笑,“你这小子着实有趣的很,跟我以前所见之人都大不同,本姑娘越看越是喜欢!嗯,偷窥的确不好,这样吧,学院送给新生的碎玉酒已经发完,本姑娘自掏腰包送你一件礼物赔罪,可不许嫌弃。”

    她曼妙身姿扭动几下,引得众人纷纷咽下口水。

    一道青光向严松闪来,他扬手一接,却见手掌中多了块拳头大的鳞片。

    严松转念一想,已明白这就是“龙妖”身上的鳞片。虽不知一个元鼎修为的上妖鳞片有什么效用,但对方只给了一片,定然是好东西。

    他眉色一喜,毫不客气将鳞片收下。

    肖龙女却朝着她大笑道:“小子,受了本姑娘的好处,还没什么表示吗?”

    严松毫不犹豫俯身低头,“前辈好!谢前辈厚赐!”

    “算你懂事,”肖龙女扭向众人,“其余小子都给本姑娘听着,修行路上不分小人和君子,只分蠢货和伶俐!本姑娘一向公平,想拿好处,就得先学会做人。”

    她又扭转回头,“严小子,你一人就喝了一壶碎玉酒,又得了本姑娘的一块心头鳞,好处已不知比这些人高了多少,不过也到此为止了。以后光靠言语可不能再从本姑娘这儿取走什么,再想得好处,另寻办法哄本姑娘开心吧!哈哈哈!”

    她大笑几声,身影再闪,几乎一瞬间就消逝于原地。

    这次真的离众人而去。

    学子们大眼瞪小眼看看严松,再看看肖龙女遗留的淡淡幻影,一行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倒是没一人敢再嘲讽严松了。

    刚才有人已经言语中“看不起”那上妖,认为她“有眼无珠”,却被对方听个清楚。

    虽然上妖未曾向他们发难,但是她刚给严松站队,如果再出言讥讽,万一被那蛇妖听到,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不时看着严松手中的鳞片,满眼都是艳羡。

    吴青也早醒转过来,好奇走上前问道:“给少爷我看看呗,肖上妖说这是她的心头鳞,肯定是珍贵至极的宝贝。”

    严松却一把将鳞片快些纳入胸间内衬中,“你刚才也听到了,好处已到此为止了,要是被你丢了我不得心疼死。”

    “喂,我是你少爷,别这么小气好吗?”

    “少爷怎么了,进了学院就是拳头为大,实力称尊,这可是入院前你亲自给我说的。”

    “你......”

    吴青气急败坏,嚷道:“那少爷我用钱买一次观看机会,总行了吧!”

    严松却绷着脸,沉重道:“一个少爷想看自己仆人的东西,还得花钱,这也太跌份了吧。”

    “这特么不是你跟我说不给看的吗?”

    吴青气的脸都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