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六章 连女人都得抢?
    眼见排队之人如此之多,吴青叫道:“这么多人,这等到我们吃饭岂不要猴年马月?”

    他在吴家时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哪里受得了这等委屈,又对严松道:“要不咱俩去前面看看能否插队?”

    “少爷啊,”严松语重心长的叹息:“刚教你的全忘记了?”

    吴青一怔,马上机警的四顾两望,却没在身边发现可疑人物。

    他声音低了几分问道:“难道饭堂内也有监察生潜伏着?”

    “你以为呢?”严松挑眉。

    果然,一语成谶。

    队伍太过绵长,一位新生等得不耐烦,直接快步插到堂口位置打饭。

    谁料不知从哪儿鬼魅般冒出两个身穿暗纹长衫监察生,架着那名新学子走到一旁,对其嘿嘿低笑几声。

    那位新学子瞬间吓的面色苍白,乖乖将学子牌拿出来给一人扫过,而后饭也不吃了直接逃离了食味真火楼。

    吴青感觉后背有几道汗趟过,“这特么哪里是修行学院,这简直是坑人学院啊!这样小心谨慎都要处处糟心,早知道宁愿被我姐打死也不来了。”

    其实插队事小,那名学子只被扣除了两个考核点,但给众人造成的压迫感无疑重如山岳。

    接近一个半时辰后,严松二人终于排到了堂口处。

    饭菜一入手,吴青顿时又恼火起来,“这是打发叫花子的?”

    那饭菜只是一碗普通粟米,两片猪肉,几颗生菜,飘带着几个油花。

    “说好的修行学院,说好的灵米珍馐呢?进来时不是有人说,这食味真火楼售卖人间一切美食,就这?”

    吴青很想将饭菜扔了,却又怕被扣除考核点,脸色表情矛盾至极。

    严松接过餐盘,不动声色指了指堂口上方的一行字。

    吴青放眼望去,上面写着“灵米一百份,售完即止,珍馐三百份,售完即止,普通堂食不限量。”

    吴青看的眼睛生疼,差点哭出来。

    严松寻了个桌子坐下,放好餐盘后,却冲吴青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吴青凝神看去,发现居然那边还开着一个小堂口,只是排队之人只有三两个,所以才未引人注意。

    他高兴地放下餐盘,朝着那边跑去。这次学乖了,站定后首先看堂口上方的字。

    “灵米一碗,五考核点。”

    “末品灵酒一壶,十六考核点。”

    “灵鸡一份,二十考核点。”

    ......

    太黑了!

    实在是太黑了!

    吴青看了眼学子牌,无奈放弃了购买打算,他全部家当才二百考核点,这一顿吃点好的就得二三十,够吃几顿?

    他拖着颓丧的身躯慢慢返回,跟严松一起拨弄那惨淡的饭菜。

    “这食味真火楼这么黑心,真不知道那些老生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啊......严松心中一动。

    他五识其实早堪比通识顶阶修者,刚入食味真火楼就观察到那堂口上方的字眼,只是太过关注售价,却反而忽视了这一点。

    为何这食味真火楼排队的全是新生?

    那些老生们都哪里去了?

    依照一份灵鸡二十考核点的售价,那些老生再多考核点也不够吃饭消耗吧?

    不过眼下这问题却无法获得答案,食味真火楼中唯一的老生,就是那些阴险地藏匿角落中,实际却在他灵识中无比亮堂的监察生们。

    这些监察生看待新生犹如饿狼盯着扒皮的羔羊,怎么可能帮你善意解释?

    不管如何,吴青还是只能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同严松进食。身边的学子们也不时抱怨谩骂,却不敢大声,生怕惊动了那些穷凶极恶的监察生。

    等看到新来学子插队,然后被扣除考核点后一脸凄惨,众人又暗自窃喜。

    果然人类的悲欢不能共通,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不过越看越是不对,吴青疑惑问道:“怎么我看被扣考核点的都是面露富贵之相的人,那些陪练下人们怎么一个没有?”

    “因为那些都是娇生惯养久了的大少爷们,下人们平时受少爷们的气性已经够多了,哪里敢插队招惹是非。”

    吴青恍然大悟,“怪不得......严谨你说原先那位监察生,是不是专门依着少爷面相下绊子,因为一般的少爷都受不得那种屈辱?对了,你刚才说下人受少爷气够多了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天天奴役你让你受气了?”

    严松打了个哈哈,一边嚼肉一边含糊道:“我说的自然不包括少爷你,少爷不是那等薄性之人。”

    “哈哈,你意思少爷我重情重义?”

    “那是自然,你是全天下最体恤下人的少爷,严谨跟着少爷真是三生有幸。”

    “本少爷的确是!”

    吴青拍着胸脯,一脸得意。

    他刚一低头准备继续吃饭,却见严松筷子远远伸过来,将自己碗中仅剩的一块肉给拣走,放入自己口中细嚼慢咽,很是享受。

    吴青大怒,刚想发火,却又想到自己刚刚拍着胸脯承认自己是最体恤的少爷,只能忍着气,苦着脸将余下米饭就着生菜咽下。

    ......

    早饭吃过,因为学院还未正式开课,所以二人闲来无事在学院中乱逛。

    不得不说,圣地学院的风景不是世俗所能媲美,即便学院只是建在一座岛上,却也充分利用了各处空间,到处是鸟语花香,如画风景。

    偶尔有一名女学子经过,吴青顿时眼光发直,朝着女学子吹口哨。

    他倒不是真馋人家身子,也不是故意耍流氓,只是在莱凤城中横行惯了,要他马上做乖乖生真的不习惯。

    但这个时代风气远不及严松上世那么开化,修行的女学子数量也不能与男学子相比,而且真出现一名女学子,依照学院中僧多肉少的尿性早被老生抢光了,哪里轮的上他们。

    漫步在小道上,吴青冷不丁冒出一句“我想通了!”

    严松疑惑,“少爷想通了什么?”

    吴青愤愤道,“这修行学院就是练蛊之地,唯有出头的最强者才能抢到一切!考核点要抢,饭菜要抢,连特么这女人都得抢!”

    严松俨然一笑,“少爷,你真的悟了。”

    吴青这次却不再自夸,而是沉着脸,“既然什么都得抢,那后天学院正式开课,岂不连座位都得抢?”

    “少爷不亏天纵之才,这都能考虑到。”

    “喂,老子知道你平时说些好听的只是为了让我舒心,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么虚伪了?”

    “少爷下令,严谨自然遵守。”

    “那说好了,一言为定。”

    “少爷真有文化,四字成语出口成章。”

    “滚!”

    ......

    ......

    落霞宫一八六号居所内。

    徐阳宗的李威端坐在案桌前一动不动,正聚精会神查看着面前厚厚的一沓名册。

    这是本届进入隐龙圣地学院的全部学子资料。

    燕藏锋长老临行时交给他的资源,为获取这些资料直接消耗掉三分之一。

    李威看的极其认真,并且一边看,一遍提起毛笔不断在名册上批示,嫌疑越重之人,批语越多,头像也被画圈标注。

    他正埋头思考间,忽然一名青衣年轻人冲了进来,“李威,好消息!”

    李威却不回话,甚至没有抬头看那名青衣人一眼。

    青衣人等的不耐烦,刚想继续说话,却被李威锐利眼神一瞪,顿时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青衣人又等了会,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哪里失礼,恭敬道:“李堂主,属下昊永风有消息禀报。”

    却是燕藏锋离开之时,将李威任命为了朱雀堂代副堂主,全权负责追查严松之事。

    “什么事,说吧。”李威终于淡淡开口,却依旧低头看向案桌上的名册。

    昊永风擦了下汗,“李堂主比我等先行一步到此,因此错过了遴选大试,属下当时在现场,观察到一名叫严谨的小子登桌高声呼喊引发骚乱。”

    “嗯,然后呢?”

    “然后......”昊永风一愣,旋即吞吐道,“然后那名严谨立下宏愿,说什么必定进入本届学子前五强。”

    “然后呢?”李威低着头继续追问。

    “然后属下认为他很可疑......”

    李威抬起头,直视对方。

    昊永风鼓起勇气道,“属下认为我等追踪之人名为严松,他与那严松只差一字。而且,一般新人入选学院多克己行事,极少有如此荒唐举动者,所以属下怀疑他就是我等追索之人。”

    李威看着他一语不发,良久后,叹息了下。

    “先坐下吧。”

    随后就不再管昊永风,专心翻阅名册,并不断标记。

    昊永风坐的难受,想继续讲下自己看法,却见李威无比专心,又恐怕对方怪罪自己,只能忍住。

    这时又有一名青衣年轻人进来,却是直接恭敬道:“李堂主,属下张梵有消息禀报。”

    “说。”

    “属下认为,一名叫严谨的新学子极为可疑,属下怀疑此人正是我等追踪目标。”

    “张兄你慢了一步,我先发现情况,刚刚已向李堂主汇报过了。”昊永风面色一杨,略露得意。

    “昊兄精明,张某自愧不如。”

    张梵却只是笑笑,并未争功。

    “你查到了什么?”李威放下毛笔,笑着抬起头看向张梵。

    态度与对昊永风完全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