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七章 重点嫌疑第十六号
    当日在竹林广场震撼出场,惊爆眼球的上妖肖龙女,此刻却如一只乖巧的猫咪一样,蜷缩在一位老妪怀中。

    “祖奶,我前日去给新学子送碎玉酒时,遇见了一个有趣小子。”她板着手指仰望星空道。

    “嗯?”老妪宠爱地抚摸下肖龙女脑袋,“怎么个有趣法,是像你荆吕师兄一样,从微末修为就开始疯子一般找人缠斗?”

    肖龙女娇嗔一声,“当然不是,荆师兄每日疯疯癫癫只知道打架,他就是每次见了我也不懂什么怜香惜玉,总追着我要过过手,说什么检验修为进度。我若不是隐龙一族后代,先天强于同境人类修者,恐怕早被他打的鼻青脸肿。”

    老妪一皱眉,额间形成了几道深深的纹路,“那祖奶去帮你教训下荆吕这臭小子,让他长长记性。”

    肖龙女摇摇头,“这倒不用,荆师兄就这性子,你越打他,他反而越兴奋,再说祖奶你是何等身份,我又没吃亏,你也不用跟小辈们一般见识。”

    “好吧,反正依肖儿的本事,不是那人类伪圣大能出手,奈何不了你。给祖奶说说你新见的那个有趣小子吧。”

    “祖奶,你不知道,当时我躲在竹林之中,看见众学子......”

    她一板一眼将当日景况描述给老妪,说到激动处手舞足蹈,眉色飞舞,极为开心。

    老妪初听时也带着温煦笑意,但见到肖龙女难以自持的兴奋姿态神色微变,待听到她见一片心头鳞也送给了对方,老妪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肖龙女似乎也察觉到祖奶异样,停住了话头怯怯问道:“祖奶,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老妪盯着她一语不发,目光如电,似乎要看透她的内心。

    “你动心了?”

    “肖儿只是对他好奇。”

    “你动心了。”老妪深深叹了口气。

    “祖奶为何如此肯定?”

    “心头鳞乃是隐龙一族至宝,温养到天妖境界防御力惊人,先天等同重宝,可抵御伪圣境界数十次攻击。然而数量稀少,一个族人只有七片,所以平时无比珍惜。你现在虽然只是刚踏入上妖境界,修为等同于人类元鼎,但那心头鳞也可以承受元鼎大能的三次全力攻击。”

    “我当时只是被那小子恭维的飘飘然,所以冲动之下送了他一片,而且没告诉他使用法决。”肖龙女努力解释。

    “依你对他的聪慧描述,他迟早会察觉到心头鳞的用法。”

    肖龙女垂着头,不敢直视老妪眼睛,“那我明日去找他要回来。”

    “既然已经送人,沾染过人类气息后,再收回来也无法温养晋升,算了吧。”

    肖龙女往老妪怀中又拱了拱,“祖奶......”

    老妪又叹了口气,似是无奈,“先祖当初与人类相恋,被双方家族逼迫逃亡,直到夫妇二人同时晋升天命圣人境后方平息下来。后来她二人创设了这隐龙圣地,却在宗门壮大后一样敌不过世俗眼光,最终辞去圣主之位,以太上长老的身份云游天下而去。先祖二人的教训历历在目,但他们夫妇俱是天纵之才,方能对抗各方压力,然而那小子连通识都不是,你一旦动情不仅自身难保,也会将他逼上绝路。”

    “祖奶,我真的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隐龙一族的感情没那么廉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大不了以后离那小子远远的。”

    “但愿肖儿能真的明白,祖奶是为了保护你。”

    老妪替肖龙女梳理了下长发,忽然又问道。

    “他叫什么名字。”

    肖龙女面色几经犹豫,最终回道。

    “严谨。”

    ......

    ......

    “先坐下,查到了什么细节,具体说说。”

    李威吩咐张梵坐定,面色和善问向对方。

    “属下经过各方追查,首先发现这位可疑的学子名为严谨,与我等追索之人严松名字相仿,而且‘松紧’乃正反两级,属下怀疑他是故意改名。其次,尽管时日已长,那严松面貌可能变化太多,不过属下还是将他与熙琅城铁官丞处获取的画像比对过,虽然身高相貌体型已判若两人,但是眉角之间与画像依旧有几分相似之处。最后,属下派人调查过,那严谨成为吴家仆人陪练是在上年腊月底,与我等当初跟丢的时间只差两个月,尽管具体来历尚不清楚,但综合多种因素判断,属下认为这名叫做严谨的学子嫌疑很高。”

    “半年之前吗?吴家是莱凤城六大家族之一,莱凤城也是我等与燕长老分开的地方......”

    李威眯起了眼,略作思索后笑道:“那是得慎重了,你接下来好好查查这个严谨,一旦确认其就是严松,及时向我汇报。”

    “是,堂主。”张梵应了声。

    李威却又侧头看向昊永风,“快不重要,质量才重要。”

    昊永风立时面红耳赤,坐在那里看着两人,显得局促不安。

    张梵并未出去,而是继续开口,“属下进来时也听到昊对那严谨的推测,属下也认为很奇怪......那严谨身上背负这么多疑点,隐藏还来不及,却为何要在遴选现场做出那等荒唐之事呢?这不是更引起我等警惕?”

    昊永风终于寻到了话头,连忙接过说道:“这还用想?这小子肯定发现了我等前来,进退两难之下,生起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心思,特地在我等眼前演上那么一出好戏。他就是利用我等惊疑不定的心理,来放松对他的追查。”

    啪!

    与他想象的认可完全不同,李威狠狠将毛笔掷在地上,竟将地面穿了一个黑漆漆的小洞,接着李威就对他吼道:“什么狗屁逻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玄月寺的后山夜窟乃世间绝顶凶地,虽有绝顶机缘,但圣人进去都有陨落风险,要是照你这么说,那小子为何不直接逃进玄月寺夜窟之中,让我等只能干瞪眼?”

    昊永风被喷的狗血淋头,虽然心内恼怒,但还是试着解释道:“堂主,也许那小子就是利用了我等的思虑陷阱......他就明着用阳谋让我等消除对他的怀疑......”

    “呵呵......”

    李威竟气极反笑,“他因为怕在遴选时被我等怀疑,所以在现场故意做出那等浮夸之事,然后我们就不怀疑他了?那现在你和张梵给我汇报的怀疑对象是个锤子?能从掌握‘返本溯源之术’神技的燕长老手中逃走数月,心智品性定然超人一等,你们都能想到的,那严松想不到?你真把对手当成了傻子,把我当成了傻子,把贵为我徐阳宗第二人间行走的燕长老当成了傻子?滚滚滚,你给老子滚出去!”

    他脸色铁青,昊永风看的心惊胆战,腿脚都软了几分。

    心中对李威越发愤恨,却还只能装出一副谦恭神色,慌张离去。

    眼见昊永风羞愤离开,张梵若皱眉道:“堂主,昊兄毕竟是一位长老之子,你这样不给他留面子,怕是回徐阳宗之日会遭受报复。”

    李威冷笑几声,哼道:“早看他不顺眼了......若不是燕长老对我青睐有嘉,这家伙恨不得天天骑在我头上,这次燕长老委托我为代副堂主,正好杀杀他的威风。长老之子又如何,我等入了这隐龙圣地,不日学成归来,未必就怕了他父亲。”

    张梵肌肉一僵,却也只能聆听不敢接话。

    似气消了几分,李威重新坐回案桌前,平静审视着眼前的名册,“帮我再去寻一支上好毛笔来。”

    “是!”

    “对了,将那个叫严谨的小子列为重点嫌疑第十六号,你去盯着他查下底细,但精力不可耗费太盛,毕竟前面还有更可疑的十五个人需要我们保持专注。”

    “属下明白。”

    ......

    ......

    东方破晓,云蒸霞蔚,不过天色还未真正亮堂起来。

    吴青正睡意浓厚,梦中将那监察生打的爹娘都认不出来,却突然被大腿的刺痛惊醒。

    “谁,谁特么袭击本少爷?”

    他慌张睁眼,却见严松正站在他床前,笑意盈盈看着他。

    “少爷,今天是学院第一堂课,再不起来咱们迟到了。”

    “不去,这么早去个鬼!老子正做美梦呢就被你打断了。”

    “去的迟了,咱们只能站着听课了。”

    “那就站着呗,少爷我又不是弱不禁风。”吴青很是不耐烦。

    “去晚了会被监察生扣考核点哦。”

    “啊?”

    想到那凶神恶煞的监察生,吴青的睡意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你等我下,我先梳洗。”

    早饭他肯定是赶不上了,好在严松起得早,帮他带了两个大肉包子。这包子价格极贵,吴青被严松缠的不耐烦,最后只得答应可以报销。

    学院的授课场所是在中心岛最北端的道香阁。

    严松二人一进道香阁,就见里面熙熙攘攘,已有不少新生学子,果然饭堂事件让各家少爷们都涨了记性,不敢再在学院内放肆。

    道香阁外面看着不算大,但内部别有洞天,容纳两千人也丝毫不嫌拥挤。

    不过座位真的如严松所说,只有三百来个,吴青与严松尚可找到靠后一排坐下,再进来之人便只能站着听讲了。

    也就他俩主仆二人关系非同寻常,严松可以对自己少爷大腿狠狠拧上一记来弄醒他,别家仆人万万不敢做这等逾越举动,因此他俩竟算得上来的最早那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