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三十八章 修门第一课,先学会哭
    等到天色完全亮堂,道香阁内已汇聚了近两千名新入院的学子。

    然而座位只有三百,因此大多数学子只能站在各处角落内,不少少爷面相的学子嘴里骂骂咧咧,抱怨着仆人为何不早点喊自己起床。

    不过众人都知晓道香阁内肯定有不少监察生隐藏,因此不敢闹得过分。

    距离开课尚有一炷香时间,吴青一边将得意的目光洒向那些没座位的学子,一边惬意啃着肉包子,他正嘴里忙活,倏然瞥到严松站起身来,举着自己的学子牌高喊。

    “座位一个,售价十个考核点。”

    他差点被包子噎死,忙拉向严松,“你疯了!在这里卖座位不怕被监察生处罚?”

    严松扭头笑笑:“法无禁止即可为,入园手册并未作此规定。”

    “坐着不舒服吗,而且你卖的也忒特么贵了啊,那可是十个考核点!”

    “像我们这种仆人,站着坐着有什么分别呢,都习惯了。卖不出去再说,反正又不会损失什么。”

    话虽这样说,十个考核点也不是一般新生能承受得起的。

    严松虽然站了许久都未能将座位卖出去,但是其余早早占了座位的仆人们,却纷纷获得灵感开始售卖座位。

    这些仆人也不敢真给公子哥们要考核点,多是以一两银子的爽快价格成交。

    占个座位就五千块,这利润太过丰厚,其余未抢到座位的仆人们心有不甘,均下定决心明日半夜就来占座。

    严松直接坐下,反正他就是随意一试,没抱太大希望。

    很快一炷香时间过去,一位穿戴墨色的缎子衣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人身形魁梧,比普通学子几乎高上一头,气质儒雅却满脸横肉,说不出的矛盾诡异。

    他坐到道香阁首要位置,环视四周一圈,学子们立时凝神屏息。

    中年人点点头,“将道香阁大门关闭,开始查验学子名目,那些迟到之人若敢敲门,直接打走。”

    这话一出,立时有四五名带着监察臂章的监察生冒了出来,合力将大门关闭,旋即四散游走,在学子群中一一比对相貌。

    查验很快结束,一名监察生上前恭敬道:“禀告储师,本届入院新生应到两千人,实到一千八百四十人。”

    那中年人脸色一沉,“这么多旷课的?一律扣除三十考核点!”

    下方学子们骤然变色,瞬间头冒冷汗......旷一次课就扣三十点,一月旷个五六次怕不就得滚回老家去。

    那中年人目光如钜,似是看出了众人心思,哼道:“我叫储元肃,以后喊我储师即可。”

    “诸位是否认为我处罚重了?一点不重!修行乃是逆天而为,汲取天地灵气,成就非人之身,如果修行简单,天下为何不人人修行?意志薄弱,心性松脆,修行只会寸步难行。今天是你们的第一堂课,按时上课就是你们修行路上的第一道关隘,连这道渺小关隘都迈不过去,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修行?”

    他语气极其凌厉,更夹杂着一身森严气势。

    学子们心中凛然恐惧,便是有心反驳也不敢抬头。

    严松却对这位储师的话无比认可。

    首先他遴选现场已经被扣除了五十考核点,如今那些旷课之人才扣三十,他甚至有些抱怨不公平。

    其次这圣地学院的规矩虽然严厉,却是遵循章法。

    比如禁止随意出手斗殴,禁止用膳插队,禁止旷课等条例,也就是这些平日里骄横惯了的少爷们受不了,像严松这样的仆人却对这些规矩习以为常。

    而且,他略一思索便理解了这些条例的用心。

    比如禁止随意出手斗殴这一条,少爷们如果还是凡体肉胎,再怎么斗殴杀伤力也有限,可一旦成为修者,随意出手都威力惊人,动则伤筋动骨。

    若不严加限制,学院天天为学子们收尸都忙不过来。

    储师继续道:“我刚才的训诫之语本心是为你们好,听者自会理解,不听者好自为之。入门手册中规定,凡遇见学院老师均需敬称某师,如对我储元肃可喊储师,僭越称呼者扣除五考核点,上课时间宝贵,凡破坏课堂秩序者,扣除十个考核点起步。授课知识我不会再重复第二遍,下面开始正式上课。”

    这最后一句说的很清晰,就是提问都不能。

    一届学子两千人,哪怕一百个人困惑提问,学院老师也别授课了,时间会全浪费在释疑上。

    “修门第一课,我不从修行基础讲起,而是先为大家普及历史知识。”

    他不是教导大家如何修行,如何尽快打破气门构造气府,因此众人心里略微有些失望。

    “隐龙圣地虽然传承上千年,已成为天下排名前十甚至前五的宗门,但从历史层面讲,却在这块大陆上排不上号,远不如剑幽谷、玄月寺等宗门的历史悠久。我们脚下的大陆名为秦汉大陆,面积无比辽阔,即便不夜皇朝东西南北均纵横数万里,却也只占了秦汉大陆十分之一。”

    “秦汉大陆四周均被浩瀚大海包围,大陆已如此之大,可想大海恢弘。我们众人均知自身是在一颗星球之中,绝非天圆地方,更不是宇宙中心。秦汉大陆只是这颗星球上的一粒明珠,但却非唯一明珠,与秦汉大陆隔海相望的是圣诞大陆,上面有一个丝毫不弱于不夜皇朝的国家,永焰帝国。”

    星球?非天圆地方?

    严松神色一动,没想到修者的宇宙观认知已远超出他想象。

    永焰帝国是他第二次听说,难怪平日不见众人议论,居然远在另一块大陆之上。

    储师将各种历史知识娓娓道来,大学数学子却听得昏昏欲睡,这些他们本就熟知的历史,即便储师妙嘴生花也很出彩。

    只有严松听得津津有味。

    他来的这个世界已接近一年,虽然语言、文字等两世极其类似,但历史却千差万别。

    即便他后来在吴家恶补了一通,却也缺乏系统性的了解,而要真正适应这个世界,就必须对这个世界的历史形成结构性认知。

    上世他还在读高中,如今一年过去,能够再闻到书墨之香,再听到老师谆语,再看到莘莘学子,这熟悉的情景让他鼻端微酸,又感觉无比幸福。

    因此他不仅听得认真,甚至怕自己遗漏一些知识,专门跟旁边人借来纸笔记录。

    那学子拿着纸笔本来就是装装文雅,看能否吸引到女学子的注意,见严松拿着笔认真记录,不仅他看着新奇,便是首要位置的储师也多看了严松好几眼。

    很快一节课过去,学子们略微放松之后,一名女师站到了首要讲台上。

    “安静!”

    她声音清脆、洞穿力十足,偌大的道香阁中,每个地方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叫穆兆丽,喊我穆师即可,接下来由我继续给大家讲解这块大陆的地理知识。”

    什么?

    第二节还不讲修行,还要继续学习地理知识?

    况且,除了那三百座位上的学子外,绝大数人已站了两个时辰,早腰酸腿困的不行。

    学子们顿时忍将不住,叹气抱怨声此起彼伏。

    这穆兆丽性子却是温和不少,眼见课堂喧哗,也未喊着扣考核点,而是冲着众人笑道:“我理解大家来到学院的是为了修行,但不通知识,怎么修行?莫非大家认为修行就是我告诉你应该如何,你就可以马上如何?”

    她顿了顿,继续道:“隐龙圣地立门上千年,圣地学院历史也接近千年,学院教给大家的不仅是修行的知识,还包括了做修者的基本素养,否则学院培养的俱是大恶之徒,那这学院不办也罢。况且,地理知识极其重要,大陆浩瀚辽阔,其内的奇遇之地和绝境之地数不胜数,若不通地理乱闯绝地,恐怕身死道消也不知为何。因此,学习地理知识关键时刻能救上你们一命。”

    她这番话说的悦耳莺啼,道香阁内的抱怨声终于逐渐平息下去。

    穆兆丽满意点点头,“这才对嘛。”

    一名学子问道,“刚学了历史,又要学地理,听穆师的意思,恐怕我们接下来还要学更多修行以外的课程?”

    穆兆丽嫣然一笑,“那是自然啊,数算课程关乎阵法一道,不入数算之门,窥不得阵法精要,所以得学习;天文课程关乎命星走向,与修者戚戚相关,必须认真对待;书画课程直接影响修者的画符本事,自然也不能落下,还有其他易术、政治等课程,都得慎重对待,缺一不可。咱们圣地学院虽与那神圣太学不能比,但是也不能教出来一堆白丁学生对吧?”

    这话一出,不少学子再也忍不住,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娘亲,我要回家,我再不盼着来圣地学院了!”

    “父亲,孩儿不孝,孩儿恐怕没入修行之门,就先倒在了课堂之上。”

    “奶奶,你害苦孙儿了,为何偏心的不让你孙女来学院?”

    ......

    即便是吴青也面色凄苦,刚要痛呼“我要回去,让姐姐打死算了”,却被严松死死捂住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