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诛圣从鲨雕开始 第四十九章 不断套娃的代副堂主
    “他公然挑衅我们?他一个初入修门的毛头小子,敢公然挑衅代表徐阳宗的我们?”

    张梵听得瞠目结合,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结论。

    李威敲击着案桌,拿起毛笔将“严谨”的画像重重圈起来,并在旁边批注上“严松”二字。

    “毕竟是个少年,宗门遭遇巨变后独剩他一人,再怎么隐忍,也有着年轻人的血气方刚。”李威淡淡开口。

    “可他就不怕我们直接将他抓起来?”

    李威轻笑几下,“抓?怎么抓?当着隐龙圣地的面,抓走他们学院内的一名学子?”

    张梵愕然,顿时无言以对。

    李威继续道:“他就是秉持着这一庞然大物做靠山,知道我们不能在隐龙圣地底盘内随意出手,所以愤恨攻心之下,公然向我等挑衅。我徐阳宗虽然也是数得上的名门大宗,但与隐龙圣地不可相提并论,因此贸然出手就是找死。”

    过去一年时间,无论燕藏锋那边还是李威这边,追查到的怀疑之人不知凡凡,也因此多次出手将怀疑者抓走。

    这世上之人多如过江之鲫,总有人遭遇、行迹、年龄等特征与严松类似,只要见到,总不能直接错过。

    但出手就意味着代价。

    比如燕藏锋贵为徐阳宗第二人间行走,地位尊崇,却也在莱凤城城郊处被隐龙圣地的荆疯子阻拦,只能屈辱返回常山郡。

    而在无涯郡这个隐龙圣地地盘内,李威等人也不是没抓过怀疑对象,却每一次出手都要战战兢兢,唯恐引发隐龙圣地的怒火。

    更重要的是,抓捕次数多了,他们也唯恐隐龙圣地生了疑心开始截胡,因此年后重心主要是调查,不敢再随意出手。

    张梵闻言怒哼,“原来这就是他的底气!莫非他真的认为自己可以一辈子躲在圣地学院中?他难道不会毕业,甚至直接被学院驱逐?”

    李威却叹息了声,摇头道:“他的动机我刚才作出三种假设,你还是没明白。”

    “什么意思?”张梵挠头。

    将毛笔放在案桌上,李威深深看了严松画像一眼,道:“一个能逃脱元鼎大能追捕者;一个能躲过宗内返本溯源之术者;一个能甘愿做低贱仆人,并通过这种身份进入圣地学院者......这样的人,你认为他真的会因为一时年轻气盛向我等宣战?呵呵,他不过是一个初入修门的学子,他真的自信圣地可以帮他挡住一切?不,至少我认为他没这么蠢,他如此做法定有更深层次的理由,只不过再好好想想。”

    李威揉了揉额头,再度闭目深思。

    只是这次却未如方才那样有所收获,眉头一直深深锁起。

    在张梵眼中,面前坐着的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向来心高气傲,思虑复杂,极少有难得到他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年轻人深得燕长老的信任,被任命为本次任务的代副堂主。

    如今连李威都纠结不定,自然是遇到了真正的难题。

    闭着眼不住摇头,李威将自己代入严松的身份角色中去,却几次推测一无所获。

    他明知道我们势必会查明他就是严松。

    他为何这样做?

    真的是少年无忌的挑衅?

    还是......陷阱?

    如果是陷阱,究竟是什么给了他立下陷阱的信心,让他有所依仗?

    还是说他根本在虚张声势,让我们误以为他立下陷阱?

    ......

    他来回颠倒角色,越想越是复杂,想到最后头顶竟隐隐冒出了虚汗。

    张梵也被这诡异的气氛搞得惶恐不安,忍不住开口道:“堂主,想不通就暂时歇息下吧......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严松的概率无限高,因此目标是确定的。”

    这话一入耳,李威一楞,顿时清醒过来。

    对啊!

    至少目标已经确定,对方的动机也许难以揣测,但他们追查的方向将从今日起无比明确。

    他睁开双眼,擦拭了下额头的虚汗,笑道:“怪我心思太多,倒是着魔了,多谢你提醒......”

    接着深吸一口气,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气势威肃的李威。

    “你说的没错,目标既然已确定,就可以做全力准备了!通知堂内人员:首先,将严谨列为第一号嫌疑目标,对其他怀疑对象的追查可以停止,记住务必保密,防止引起圣地学院的注意;其次,进入学院的学子中,有几人是我朱雀堂心腹,吩咐他们接近严松,查明他依仗何物;最后,派人秘密搜查他的居所,一旦发现藏匿的重宝,立即取回并撤出无涯郡。至于这小子本人,日后自有无数机会可以收拾他。”

    “总之,重宝第一!隐秘第一!安全第一!”

    “是,堂主!”

    张梵用力点点头,领命离开。

    李威重新将目光投向严松头像上,看着这名一年前长相平平无奇的少年,他再度陷入了沉思......

    ......

    ......

    艳阳高照,严松今日下午并未去参加修行课,而是在居所内练习暗影突袭。

    一柄灵剑被他舞动的形如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方向不可捉摸。

    他体魄惊人,可轻易碾碎青石,这刻想将灵剑驱使自如,却也难度很大,需要他极力控制,大巧若工。

    一连将灵剑按照暗影突袭技法练习数十遍后,终于稍稍能将这一修技完整施展一遍。

    刚停下来歇息,就听到几道脚步声由远及近,逐渐响起。

    在他明锐灵识中,四个身影分外清晰,正从他居所大门外缓缓走来。

    他抬眼看去,为首二人正是当日帮他解围的刘元波、周书怡,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却不知是否如刘、周二人一样也是情侣。

    那名男学子身材修长,如标杆般笔挺,肤色白净,身穿月白学子衣衫,竟也是一位英俊少年。女学子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严松不由得心底吐槽,怎么遇上均是帅哥美女,这世间俊美之人泛滥到这种地步?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学子大多数出身非富即贵,美貌基因远超贫苦穷人,因此不足为奇。

    果然富贵之家永流传,穷困颠倒孑一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