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开始于南海 第一章 奇怪的穿越
    云浩站在书架后露出的密室里,看着密室里充满第一次工业革命气息的陈设,特别是那个几乎占据他整个视野的蒸汽火车头,云浩张大着嘴陷入呆滞状态......

    也许有人会说一个蒸汽火车头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是如果告诉你云浩所在的时代相信就不会有人由此疑问了。

    此时此刻,云浩所处的时间是:公元625年,即大唐武德八年!

    地点:崖州!

    是的,云浩穿越了,而且是魂穿,一个来自2020年的三十岁工科宅男的灵魂占据了同名同姓的唐朝八岁小男孩的身体。

    虽说穿越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工科男的意识中的,但凡是都有例外,伟人说:事实胜于雄辩。穿越这种不合理的事情云浩已经用四个月的时间得出了其真实存在的结论。

    渐渐接受现实的云浩原本打算靠着前世的积累在即将到来大唐盛世做一个富家翁,可万万没想到便宜老爹留下的一封遗书让他乱了方寸。

    事情还得回溯到四个月前,确切地说是他穿越前。

    2020的海南岛风和日丽,好不容易才找到女朋友的云浩花了大半年的积蓄带着女朋友到海南岛度假。

    一切都很美好,他和她的感情在温暖的海风里不断升温,蜜里调油,大有繁花似锦下义无反顾地奔向婚姻殿堂意味。

    云浩在父母和铁子们的怂恿下向女朋友求婚,理所当然的需要准备结婚礼物。这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以两人的感情来说一颗钻戒稍显诚意即可,奈何工科狗子被文科情圣的铁子质疑缺乏浪漫情怀,工科狗子是想要用大路货的工业品调戏伟大忠贞的爱情,简直就是不当人子!

    不能忍啊!

    要说浪漫的话,云浩可能有些欠缺,但他的动手能力绝对完虐文科铁子。

    轻易在海边捡到520颗小海贝,又借得当地艺术品加工厂的机床,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一件代表“我爱你”的贝壳霓裳完美诞生。

    急于求婚的他忘记了机床的电源未关,长时间疲劳工作的切割片悄然崩碎,被巨大惯性甩出的半块切割片就这么插在了他的头上,他就这么来到了大唐。

    也许是上天眷顾,他不仅是穿越到一个健康的孩子身上,还托付在一个大富之家,老爹早亡,老娘李氏不管事只是一心修道,又没有兄弟姐妹,不用担心有人争夺家产。内府里只有老管家云大照顾诺大的家业和他这个小少爷。

    纨绔诞生的温床啊有木有?

    好死不死,坐在树下规划自己的美丽而又多彩的人生时,一颗烂了一半的果子炸的云浩满头污秽,指树大骂:“老子又不是牛顿,烂果子还能砸出万有引力不成!”

    好巧不巧,他口吐芬芳雄姿落在老娘眼里,老娘原本有些愠怒,在听清楚他的叫嚷后,神色怔了怔,不再纠结小孩子说脏话的过错,一把拎起他后领,一路不停的跑到了内宅书房里,连云浩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的小脸都没注意到。

    还好,内宅书房离得不远,在云浩感觉自己就要再次穿越时,老娘终于松开了她那双布满老茧的手。

    “那个姓牛的是谁?!”李氏瞪着她的丹凤眼,有些发灰的瞳孔里散发出一种警惕的意味,仿佛她眼前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云浩被瞪的心里发毛,脑子里百转千回,但八岁的大脑明显处理不了三十岁的思维逻辑,一时间只是磕磕巴巴的说道:“不是谁,不是,不姓牛......”

    看着儿子紧张的样子,老娘收回了有些阴冷的眼神,换成稍微温和的语气道:“万有引力定律你是在哪里得知的?”

    “当然是老师教的.....”云浩脱口而出,马上又觉得不对,自己刚才只是说万有引力,可没有说是万有引力定律,意识到其中的漏洞,忙改口说:“是听一个姓牛的人说的。”

    云浩喘过几口气,思维渐渐地清晰起来,看着老娘那一副“你说什么老娘都不信”的表情,他决定用一个不可证伪的借口圆一下谎,道:“其实是一个自称是神仙的牛鼻子老道在梦里告诉孩儿的。”

    “就这样?”李氏明显被这个答案勾起了什么回忆,顿了顿接着道:“你梦里的老神仙是不是还教拉了你很多神奇法门和知识?”

    “嗯嗯嗯呃......”云浩下意识的回答,仿佛小鸡啄米似的脑袋猛地停住,呆呆的仰望着老娘,心里感叹:坑啊!要露馅了!漏了!

    老娘没有管心理活动极其丰富的儿子,用手蘸着笔洗里的水在书桌上写了几个字,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云浩也是好奇老娘在打什么哑谜,两三步窜上椅子,仔细端详着书桌上的水字,不自觉地出声道:“h2o,水。”

    云浩有些发蒙,老天爷,这是怎么回事?门捷列夫也穿越了?

    “看来阿郎说的是真的。”老娘像是松了一口气,又有些纠结道:“该来的终是逃不掉,可怎么就应在了我儿身上,唉,命运弄人!”

    老娘的情绪在短短的时间里几经变化,现在变得有些悲戚,云浩担心老娘的身体受不住,强忍着心中的好奇与疑问,关心道:“娘亲,你还好吧?”

    老娘回神,给了儿子一个摸头杀,微笑温言道:“无妨,只是你父亲要找寻的人竟然就是你,娘一时间心乱了。”

    老娘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头上拔下一只钗子递给云浩,嘱咐他钗子要他亲自打开,之后便出了书房。

    这是一只紫檀材质的钗子,保存的非常好,可见李氏对其很是重视,毕竟便宜老爹已经走了五年。

    但它的重量不对,云浩之前在海南就见过类似的东西,所以他很确定这钗子应该是空心的。

    仔细端详一番,云浩发现钗子的后端有一些颜色变化,显然是这里有问题。不敢用暴力直接打开,便点燃房里的蜡烛在火焰上轻烤一下,颜色变化的地方便出现收缩,一股熟悉的味道进入他的鼻腔。

    这个味道很熟悉,是烧乒乓球的味道。

    云浩自语道:“原来是赛璐珞,看来老爹不简单啊。”

    赛璐珞飞快燃尽,钗子的末端自然脱落,一个小小的纸片出现在他手中,只见上面写着“nw320-307”

    云浩不由吐槽道:“还真是小心啊!这是被迫害妄想症啊!”

    但在他按照提示找到书房书架暗格里的东西后不由为老爹点了一百二十个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