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开始于南海 第五章 打的就是世家子
    “老子就是云家的崽!”

    云浩阴冷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怔。

    云浩扫了一眼室内情况,两个头戴金冠的少年坐在正席,一个有十三四岁,浓眉大眼,面色刚毅,显得很是淡然。另一个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面色白皙,有些瘦弱,脸上一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懵逼表情。

    两个少年旁边分别站着一个膀大腰圆,胡子拉碴,身着皮甲,不细看还以为是对双生子,只是两只摸向腰间横刀手让自己眼皮发麻,再看他们的眼神才知道他们要拔刀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小影时,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才消失。

    两个少年的下首,一个面色苍白无须,给人一种阴测测感觉的中年人,他表情淡漠,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还有一个就是面前正指着自己发呆的家伙。

    “你是何人?可有爵位?可有官身?”云浩踮起脚尖,一手拍开面前的爪子,向这个家伙发出了三连问。

    书生回魂,面露傲然道:“我乃太原王氏王养行,我代表太原王氏……”

    “你可有爵位?你可有官身?”云浩打断他,厉声道:“回答老子!”

    王养行心里瞬间有无数头草泥马跑过,面前这云家小崽子不按套路出牌,你不该先给两位皇孙问好吗?你的礼数呢?张口老子闭口老子,你的家教呢?本想借王氏的名头来压这小孩儿一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彪悍,根本不给机会啊!我该怎么办?

    云浩没有功夫去了解他的内心活动,见他久久不语,便上前一步,大声道:“回答老子!”

    王养行还是没有抗住云浩给他的压力,小声说道:“我无官无职。”

    云浩等的就是这句话,对小影打个眼色,开口道:“一个无官无职的书生竟敢对一位国候无理,还敢在皇孙面前大放厥词,以下伐上,该打!”

    他话音刚落,小影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来到王养行身前,啪,啪,两声过后,王养行的脸便肿胀起来,犹如猪头。

    室内再次安静下来。

    “啊!”一声尖叫从王养行口中发出,他疯了一般的向小影扑去,口中大叫:“贱婢,我要杀了你!”

    只是在他还没碰到小影时,小影跨步转身,一个过肩摔便把他如一个布袋般扔出了门外,几声轻微的呼唤后就没有了声息。

    门外几个云家仆役抬起昏迷不醒的倒霉蛋儿快速跑出去。

    收拾完这只苍蝇,云浩才开始和其他人见礼:“云浩见过两位皇孙。”

    稍大的少年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忙站起身,对云浩虚扶一下,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道:“不必多礼,你我本是一家人,不必恁的生分。我是太子长子李承道,我虽痴长你几岁,但你确长我一辈,称呼我承道就好。”

    李承道不亏是太子长子,礼仪周到,说出的话温风和煦,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这是秦王世子李承乾,比你虚长几个月,可长幼有序,你叫他承乾就行。”李承道侧身向正席,给云浩介绍客人身份。

    他这话里的意思云浩是听出来了,长幼有序,云浩不由在心里吐槽道:“真不愧是皇家的人,这么小就开始挣那个位置了,连屁大点的秦王世子都要敲打,看来那位李二表哥处境堪忧啊。”

    “见过秦王世子。”云浩再次行礼,李承乾也是虚扶一把,不过这小子说的话就有人情味多了,一个劲儿的表示让云浩带他在岛上转转云云。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肚子里还没有那些弯弯绕绕,嗯,还可以拯救一下。

    三人打完亲情牌,李承道非常正式的介绍了那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

    刘通,代表李渊来给妹妹祝寿,司礼监掌印太监,早在晋阳潜邸是就李渊的马童,深得李渊信任,大唐立国时就任司礼监大太监,更重要的是在老爹笔记里提到过,他是救过云家的人,还是内宫中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面对这样一个人,云浩不敢怠慢,恭敬行礼道:“原来是刘力士,请受小子一拜。”(唐时称内监为“力士”,如高力士,就是姓高的太监,算是一种对太监的尊称。)

    李承道和李承乾两人诧异的看着云浩,不知道云浩这是做什么,对待王氏子弟都是不屑一顾,说动手就动手,不讲一点情面,对刘通这个内侍却如此恭敬。

    刘通还礼,笑道:“云公于我有恩,我以命报之罢了,实在是当不起您如此大礼。”

    原来是这么回事,两个皇孙恍然大悟。

    “看来这云浩也是爱憎分明之辈。”李承道如是想着,不再纠结他之前的无理。

    云浩避过这一礼道:“想必两位皇孙和刘力士都是第一次来涯州,还未品尝这里的特色美食和佳酿,马上就是晚膳时间了,请随我到前厅用膳。”

    王养行一人代表不了太原王氏,晚宴还没开始,王家在崖州的话事人便出现在云浩面前。

    王益是王家在崖州生意的负责人,当然是暗中的那种,表面上是一个柳姓掌柜在负责经营王家在本地的生意,世家满嘴仁义道德,看不起商人又舍不得经商的巨利,就用了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

    其实不光世家是这样,如今重农抑商的儒家思想当道,几乎所有的权贵官员都会给自己的商业行为加了这么一层遮羞布。

    权贵世家要不要脸云浩不在意,但王益兴师问罪的架势就让他非常不爽了。

    “云家这是什么意思?”王益直接闯入宴客厅,没有多余的客套,直接质问云浩道:“养行乃王氏嫡子,云家这是要与王家开战吗?”

    云家和五姓七望的仇怨本就没有化解的可能,云浩虽然对未来还没有清晰地规划,但打击世家是必须要做的,干脆直接和王家翻脸,大声道:“老子打的就是世家子!别以为你王家可以一手遮天,别人怕你们,老子不怕!这里是崖州,不是长安,更不是太原!”

    王益被云浩的话惊呆了,满脸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小孩,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来人,把太原王家的所有人都打出府去!”不理这个家伙,云浩直接喊过来护院,又对侍立在门外的老管家道:“即刻起断绝太原王家的所有货物供应,其所属产业全部查封,人员全部运到铁矿去挖矿!”

    见云浩发飙,要掀桌子,李承道出言劝道:“这处理过重了,冲撞云家不是什么大罪,让他们认错就好。”

    听到他的话,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云浩露出一丝浅笑,道:“是啊,那就以王家参与叛乱的名义抓人吧。”

    李承道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云浩,只是听说云家有这么一个八岁还没有袭爵的小孩。在他看来这就是皇帝要打压云家的讯号,毕竟涯州离长安太远了,云家在这里的实力完全可以割据一方,甚至比岭南的冯盎威胁更大。

    太子交代过让他拉拢云家,最好能拿到云家的技术,其他的见机行事。

    云浩殴打王养行来给皇室看就是在示威,也是在告诉皇室云家对待世家的态度---云家和世家门阀水火不容,皇帝陛下可以放心。

    从汉末开始的历代统治者就是相当苦逼的,外有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威胁,内有世家门阀的牵制,皇权不下县说的不是什么盛世仁政,而是世家对地方的掌控让朝廷无处下手而已。无论是举孝廉,九品中正制亦或是科举制,都是历代帝王都想要收回地方权力的尝试,就目前的状况看他们都失败了。不管是曹家、司马家、还是杨家,不但没有成功,还不断陷入内斗把中原地区搞得遍地狼烟,不但文化大量遗失,人口数量更是起起伏伏,现在的大唐人口不过290余万户,连前隋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世家与皇权的斗争中云家是站在皇权一方的,这就是云浩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的强力宣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