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开始于南海 第五十六章 朝会(二)
    段志玄来的出乎意料,走的极度风骚。

    魏玄成只是一露面就让老段这么个混人退避三舍,可见其神鬼辟易的体质。

    魏征早年当道士时受过伤,因此走起路来和普通人不同,只见他上身双臂摆动不大,两腿迈动的频率却很快,但每走两步右腿就要向左调整一下,整个身形就会来回左右的晃动,加上他的体格修长,颌下长冉不时飘起,在这微光的环境里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神韵。

    这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整天撺掇着太子把李二排挤到远离中枢的地方去,还经常驳太子的面子,所以李二不喜欢他,太子也烦他,在官场上,他的毒舌也是出了名的,同僚们对他也是敬而远之。

    云浩却喜欢这样的人,这种人的政治诉求不高,只要能说服他支持自己,借助他在巨鹿的影响力,那么以后在河北与山东地区推广科学的阻力就会小很多。

    现在两人虽属不同阵营,可两人间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有的只是各为其主罢了。

    云浩跳下车辕,对魏征施礼,道:“小子云浩见过魏先生。”

    云浩拿出对待杜如晦的态度,想给魏征一个好印象,可他好像不怎么领情。

    “老夫当不起靖海侯大礼。”魏征避过这一礼,皱着眉说到:“云家家资丰厚,却还要把持海贸,贪心不足,敛民间之财,老夫羞于与你说话,待朝会上弹劾你云家,势必还商民以公道。”

    说完就一甩袍袖,左右摇摆着扭头离开。

    “这是个啥情况?”云浩愣在原地,一脸懵逼,这和自己的剧本不一样啊!这一个二个的,都这么着急吗?

    特别是你魏征,你那一副看到臭鸡蛋表情是什么意思?老子赚钱合理合法,管你啥事?

    一股邪火直冲云浩的天灵盖,看魏征还未走远,指着他的方向大骂道:“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老子赚钱不偷不抢,没睡你闺女也没把你孙子扔井里,眼红就直说,老子有的是钱,回头就用钱砸死你!”

    这时的云浩哪里还管什么以后,从他进长安城,以魏征为代表太子党和以御史台为代表的世家官员,就不断的在给他施加压力,还在长安城里造谣,败坏他的名声,魏征的态度直接点满了他的怒气槽,明知今天有惊无险,没必要再生事端,可他已是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出来。

    透着怒意的童声飘荡在朱雀门前的广场上,犹如释放了时间魔法,原本因为人员汇集而略显吵杂人群瞬间安静,说有人都呆住了,连那些嘻嘻哈哈的武将也把目光齐齐投向云浩这边。

    这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骂街的人,这里的官员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不免震惊。

    暴怒状态下的云浩可不管他们的反应,继续开骂。

    “你这糟老头子就是个伪君子,表面正经,内里一肚子坏水,还不如驴粪蛋有用,都是表面光,一泡糠,驴粪蛋子还能肥田,你个糟老头子连个驴粪蛋子都不如!”

    “老子就不该给你行礼,幸亏你没受礼,不然老子就亏大了,对着烂木头行礼,说出去丢人啊!老子不要面皮了!”

    魏征站住脚步,眼角一阵抽,这云家崽过分了!

    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被一个小孩子辱骂,以后还怎么在朝堂上混?

    他刚要开口反击,文官中就走出一人,指着云浩就开始反驳,他只好暂时停下,毕竟和一个孩子吵架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既然有人出头,静观其变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你是谁家的?竟敢在宫门前大放厥词,还敢侮辱魏公,真是不知死活。”

    王垚是御史台的新人,刚上任不久就接到家族指示,上书弹劾靖海候,没想到一大早还未上朝就碰到这出“云家崽当街大骂魏黑子”的戏码,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不但可以借此攀上东宫,如果把云家崽辩驳的牙口无言,还能立刻扬名长安,可谓是一箭双雕。

    他故意装作不知道云浩的身份,呵斥道:“皇宫前宣化是为不敬,魏公身为长者,你辱骂于他,可见不是仁孝之辈,如你这等缺少家教,家中师长想必也是如你一般!今日本官就让你……”

    “哎呀!”他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飞了起来,摔出三四米才落地,他挣扎着想要,却被一只大脚踩在背上,一时间动弹不得。

    出手的是张庆,他听到这个家伙侮辱少爷师长的话时,就有些怒不可遏,云海夫妇是他最敬重的人,哪里肯让人如此折辱,得到少爷的示意,便好不犹豫地出手了。

    云浩本想跟魏征打一场嘴仗来发泄一下,没想到有人跳出来找事,还提及老爹老娘,这就更忍不了了,看这人的官服颜色,只是个御史台的小官,正好拿来立威,便果断让张庆出手。

    “一个小虾米也敢质讳大唐公主和大唐郡公,谁给的你胆子?”

    “你身为御史,不关注国事民情,反而跑过来捧魏征这个糟老头子的臭脚,你不去为一个孩子声张正义,只知道讨好上位官员,想来也只是个只知钻营不解政事的庸人,打断他的腿,免得老子一会儿在朝会上忍不住再揍他一顿。”

    张庆得令,朝着王垚的一条小腿就猛地踩了下去。

    “啊!”

    王垚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

    御史台的人一见云浩要行凶,七八个人就要冲上来阻拦,只是张庆下手极快,他们刚冲出两步就听到一声惨叫,转而对云浩怒目而视。

    文官一方有人大喊道:“还不快捉拿住凶徒!”

    “咳,咳,本将只管巡逻保卫,抓人这等事自有武侯和长安县衙来管,不过本将可以派人送这位御史去找郎中。”

    段志玄不知何时回来的,他无视了御史们满眼的怒火,对着云浩笑了笑,便让巡街的士兵把王垚抬走了。

    他依然是那么来去匆匆。

    “靖海候,你纵容家将行凶,众目睽睽,你就等着罢官去职吧!”

    这些人终于抓到了云的把柄,哪还去管王垚的死活,开始在心里构思起新的弹劾来。

    云浩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反正都要掀盖子了,不如骂他们一顿出出气。

    “你们这些废物点心,想弹劾老子,随便什么罪名都敢往老子头上扣。”

    “老子才多大?特么的怎么夜夜狎妓笙歌,你们罗织罪名的时候能不能过过脑子?”

    “还要弹劾老子专横跋扈,闹市纵兵,老子是大唐军侯,带兵是本职,洛阳都督屈突通将军在洛阳带的兵更多,老子不见洛阳府尹是朝廷的规矩,怎么到你们嘴里就成了专横跋扈?你们到底懂不懂大唐的刑法律条?一群糊涂蛋!”

    “你们说老子教学生是误人子弟,真是无知,老子是科学一脉当代当家人,教几个学生怎么了?你们莫不是以为只有儒家有资格办学收徒吧?井底之蛙!”

    “还有你们说老子和宿国公私自出兵,更是扯淡,那是去平叛,长安到交趾隔着几千里,难不成还要等几个月,再去出兵?平叛如救火,你们连这些常识都不知道,怎么能厚着脸皮在朝中围观的?”

    “况且这件事陛下已经定下结论,你们是在怀疑陛下吗?”

    这些御史被云浩的长篇大论弄的语塞,这些事情他们当然知道,只是云浩身上真的没有什么可抓得漏洞,他们罗织这些罪名也只是为了李渊施压,表明世家的态度。

    谁曾想这云家崽直接在这里就掀了桌子,一时让他们乱了阵脚。

    云浩还没解气,指着他们到:“你们不是想弹劾老子吗?今天老子就给你们借口了,你们咬我呀!”

    御史们憋的脸颊涨红,但又觉得在这里和他争论下去也不是个事,说了句“朝会上见真章”,就全都回到文官队伍去了。

    云浩见他们怂了,回头爬上车辕,朝着他们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这群蠢货,也就敢欺负我这样的小孩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