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开始于南海 第五十九章 朝会(完)
    李渊这句话让群臣心中皆是一惊。

    这是皇帝陛下发怒的表现,也表明他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纠缠,御史台联合世家弹劾云浩,本就是在向皇帝施压,李渊对此已经非常不满。

    众人也不敢继续纠缠,况且他们也明白过来,皇帝不光是偏向云浩,还有借机强调自己权威的想法。

    这些世家的行为已经刺激到了李渊,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保不齐李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云浩刚来长安,就掌握了御史台一干人等贪污受贿的证据,如果说没有李渊的授意,谁都不信。谁也不知道云浩手里还攥着什么样的黑材料,继续下去有可能更多的人会被李渊借机清算。

    御史台也是直接熄了火,御史大夫和两位御史中丞更是觉得面上无光,暗地里示意下属今天就到此为止。

    御史台退缩,今日的朝会眼看就要结束了。

    可是就有的人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还不开眼。

    这种人说的就是魏征,他见众人变得意兴阑珊,酝酿已久的风暴也就要过去,云浩对他的辱骂他并未放在心上,他也不屑于和一个孩子计较这些,他看不惯的是云家那种聚敛钱财与民争利的做法。

    于是他就跳了出来。

    “陛下,臣魏征弹劾靖海侯经营商贾之道,云家是为勋贵,操持贱业,有辱勋贵体面。云家垄断南海商路,与民争利,聚天下钱财于一家,是导致国内钱荒的元凶之一,请陛下惩治云家这种于国有损的勋贵,警示其他贪婪之辈,让百姓免于受这些人的盘剥。”

    李渊听得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

    太子也向魏征投去劝阻的目光。

    云浩上次让他很是难堪,在王家那里丢了面子,他也是想要借机打击一下云家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了,自己的老爹对云浩维护到了极致,御史台大败亏输,再去撩拨云浩实属不智,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在戴胄出班时就提醒过魏征,可是他没想到魏征这个倔种竟然还是跳了出来,这让他很是恼火,也有些担心,不禁把注意力放到了魏征和云浩两人身上。

    他现在已经阻止不得,接下来只能见机行事。

    朝中的百官见魏征这个刺头跳了出来,都恢复了些精神,等着看大戏。

    要说这魏征的人缘真的不怎么样,大部分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表情。

    “云浩,你接着自辩吧。”李渊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云浩搞不定这个刺头。

    他还不知道朱雀门外发生的事儿,如果他知道云浩敢当街大骂魏征糟老头子,就一定会笑自己杞人忧天的。

    “是。”

    云浩看了一眼魏征,见他仍然是一张死鱼脸,就对他挑了挑眉,说道:“我云家光明正大,做生意不偷不抢,买卖公平,这有什么错?犯了什么法?”

    魏征无视他的挑衅,正义凛然的说道:“云家身为勋贵,还与皇家有亲,行商贾贱业,有辱皇家威严。”

    “老头你是要本侯在大堂上揭所有人的盖子吗?”

    在勋贵官员经商这个问题上,云浩自然不惧他。

    大唐的勋贵官员除了极少数寒门出身的人,没有几个是靠地里的产出和朝廷的俸禄过活的,大小都有一些生意来赚取钱财供自己花费,可因为主流社会都看不起商贾,但他们又舍不得商贾经营带来的利益,因此他们都会以各种名义给自己的生意加一层伪装,这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有云家敢在经营当中打出自家的名号。

    真要是在朝堂上拆穿这个问题,除了云浩,无论是谁都可能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云家除了和几家武勋关系不错,和其他的文官或世家基本都是处于对立状态,所以他如果要是再朝堂上扯下官员勋贵经商的遮羞布,完全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朝中的各位官员一听云浩这等威胁的话语,皆是怒视着魏征,他们知道云浩这小子口无遮拦,而且这种问题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构不成什么罪名,但如果他当场揭了盖子,大家会一起跟着吃瓜落。

    太子揉揉自己的眉心,轻轻叹了口气,决定回头就把魏征这老混蛋踢出东宫......太能拉仇恨了呀!

    好不容易他才获得到这些文官和世家的支持,魏征这一次是要是断了大家的财路,后果不堪设想,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续干咳了好几声,提示魏征闭嘴。

    李渊也没想到这个小外甥竟然如此生猛,这真让他意外,不过官员经商的遮羞布要是被扯下来,自己还真是难办,也就给云浩递了个适可而止的眼神。

    “老头儿,不要说我没提醒你,说话之前要看看别人的反应。”云浩接到李渊的信号,转移话题,奚落起魏征来:“要是眼神不好就回家种地去,省得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小子嘴真够毒的。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里的想法,不少人纷纷暗自决定以后少惹他。

    魏征也发现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善,心里知道自己选的切入点不对,话题太敏感,所以也赶紧转移话题,道:“天下财富本有定数,大量钱财汇集云家,别的地方的钱就不够用了,百姓的财富也会减少,这对我大唐甚为不利,这一点你不能否认!”

    云浩听到这是他的理论了,满脸轻笑道:“是谁告诉你天下的财富是有定数的?”

    “当然是先贤说的,难道先贤之言还会有错误?”魏征有些

    “是哪位先贤说的?”

    天下财有穷尽,这个观点是司马光提出来讽刺王安石的,虽然自汉代开始,儒家就有类似的说法,但多是用来劝谏帝王不要过分压榨百姓的,只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没有什么确实的论据,也就是说,魏征的这套说辞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忽悠一下皇帝还可以,用到云家身上就很牵强,况且云浩是什么人?怎么会掉他设计的陷阱。

    “孔圣人说过这种话吗?还是你在歪曲圣贤的意思?”

    魏征无语,确实有先人说过这样的话,但他们的咖位没法和孔夫子比,要是把这些人都抬出来,就是在质疑孔子的地位,无奈,他只能抓住大唐钱币短缺这一点来做文章。

    “大唐每年铸造的铜钱都是有数的,流入你云家的越多,其他人手中的铜钱就会变少,久而久之,就会造成钱荒,这一点是你承认吗?”

    云浩当然不会承认这么荒缪的东西,魏征这种不懂经济的家伙在朝堂上比比皆是,必须得给这些人上一课,这样才不会有人一直追着这点不放。

    “真是荒缪,我家挣钱交税还成大唐的罪人了?”云浩把手背到身后,做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

    “一个不懂金钱运作规律的家伙是怎么混到你这个位置的?不过不要紧,我可以教给你的。”

    “请云侯自重!”魏征咬牙切齿。

    “不是我跟你吹,在经济一道上你这个老头就是个弟弟。”云浩继续刺激魏征,见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才又回到正题。

    “首先我告诉你,大唐的钱币短缺,不是出在从事商业交易的人身上,商人的大部分收入都会再次投入到他的生意当中,只有小部分用于储蓄和生活开销,也就是说这些赚来的钱会不断的流通到百姓手里,云家也是一样,大部分的钱财都用于采购百姓手中的原料和给雇工发放薪资了,这些钱都回到了百姓手中,他们用这些钱再来购买云家产出的商品,往复循环,怎么会出现云家占据大部分钱币的事?”

    “在大唐真正囤积钱币的是那些把钱藏起来的土财主,不信你可以问问那些世家的官员,问问他们家里的钱库中囤积了多少历代的钱币?”

    云浩此言一出,那些世家官员看魏征的眼神更加不善。

    魏征被他们盯得背后冷汗直流,他只能沉默以对。

    这又是云家崽挖的坑,绝逼不能跳啊!

    “呵呵!”

    云浩也没有继续刺激这些官员,打了个哈哈就继续他的经济学讲授。

    “大唐钱币短缺有两个原因,一是有人大量囤积,只进不出,二是朝廷所铸的铜币数量太少,满足不了百姓的需求。”

    “你可有解决的方法?”

    这是李渊在发问,他看云浩见解独到,便生出一丝好奇,希望能在他身上找到解决大唐钱币短缺的方法。

    李渊发问,云浩却不着急了,说道:“皇帝舅舅,在此之前,小子想要说一下天下的财富是怎么来的。”

    李渊点头同意。

    “我科学一脉认为社会的财富是人们通过辛勤的劳作创造出来的。各位先不要质疑,问大家一个问题,有谁知道历代王朝的岁入情况?”

    云浩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回答,汉代以后的官员都以儒家的学术为正统,很少有人再去研究历代的经济状况,在场的所有人,能说清楚这些的,除了云浩,估计只有民部的某些官员才知道个大概。

    众官员面面相觑,几个民部官员想要说话,可云浩没给他们机会。

    “你们也不必多想了,我来告诉你们。春秋时孔夫子所在的鲁国岁入还赶不上崖州半年的产出,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聚天下财富于咸阳,所得到的财富也不到大唐的两年半的岁入,这可是集合了六国百年的积累。前汉时,经过文景之治的休养生息,在武帝时,大汉的收入达到顶峰,但此时的岁入依旧比不上大唐,众位可知这是为何?”

    所有人都被云浩的话惊呆了,他们从未去考虑过这个问题。

    见民部那几个官员的神色,他们明白云浩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也有些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也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魏征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他输了!

    他这种人就有这样的优点,自己不懂的事情,绝对不会胡乱发表意见,如今云浩正好说到了他的知识盲区,他倒是想听一下云浩的高见。

    “就如同我刚才所说,社会财富是人创造出来的,随着社会和技术的进步,社会上总的资产就会增加,这些增加的资产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比如工匠多生产出一件瓷器,社会的总财富也就会增加一件瓷器,百姓多收获一斗粮食,社会财富就增加一斗粮食。老头儿你刚才所说的天下财富有定数,是说的钱财有定数,钱财不等于财富,财富是劳动创造产生的。”

    “你这是谬论。”魏征仿佛发现了云浩话中的漏洞,反驳道:“我大唐每年都会铸造很多的铜钱,但各地依然铜钱缺乏,以至于不得不以丝绢来进行交易,这种情况你如何解释?”

    “出现钱币短缺的原因很简单,刚才我已经说过了,除了有人大量贮藏钱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大唐铸造的钱币太少,根本不够。”

    李渊有些吃惊,没想到云浩竟然真的牵扯出来了国家的货币政策,出言道:“我大唐的钱币确实不够用,但是每年新铸的钱币已经耗尽了大唐的铜矿产出,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

    “皇帝舅舅,我科学一脉还真有关于货币的学识。”云浩见李渊询问,借机推销起自己的“科学”:“科学一脉认为,钱币是一种一般等价物品。”

    “何为一般等价物?”众人好奇。

    “科学认为货币原本是不存在的,人们最开始的交易方式是以物易物,只是后来人们发现以物易物的方式有诸多缺陷,不但不方便,而还不一定可以换得到自己想要的物品,所以就有人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一种本身有一定价值的物品,这种物品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可以拿这种物品去交换所有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一般等价物,也就是货币。”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使用的货币是来自海边的贝壳,因为在中原地区这些贝壳数量稀少,物以稀为贵,这种贝壳就具有一定的价值,而且这种贝壳可以作为装饰品或者药物,又有一定的使用价值,于是人们承认了这种贝壳的货币地位。再往后,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活动区域拓展到海边,这种贝壳的数量变得极多,价值降低,也就没有了成为货币的基础。所以人们选择了另一种物品来充当货币,那就是铜,因为铜具有和开始时的贝壳相似的属性,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价值且出产有限,于是各种各样的铜币成为我们熟知的货币。这就是货币的一般等价物属性,用一般等价物去交换所有的可交换的东西。”

    “大唐缺铜,更缺铜钱,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方法,第一世开发新的铜矿,南召地区就有一个巨大的高品质铜矿脉,如果这个铜矿可以被开发出来,大唐至少50年内不会再为铜币缺乏而忧虑。第二就是寻找一种新的货币来替代铜钱,当然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今天我要说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南召有铜,那里有大铜矿!”

    众人一听南召有铜,眼睛放光,立刻议论起来。

    但也有人提出质疑:“云家是如何知晓这些的?”

    云浩得意的答道:“我科学一脉的先贤走遍了我们所在的世界,收集了全世界无数的信息。这些矿产只是我们记录当中的一部分,如果有谁感兴趣,各位可以遣家中子弟来我云家庄,我自然会教授给他们,且保证绝不藏私。”

    云浩本就打算在长安开宗立派,自是要先打出名气,今天乘着朝会说出来,就是想看一下这些人的反应。

    特别是孔颖达的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