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有妖气开始 034?听不懂=高级(新书求收藏推荐)
    苏易眼前的黑色框框里,出现了那枚猎狗的结晶的虚影。

    “失败了。”

    苏易敲着桌子。

    看来,所需要修炼的武学,所需要的材料,必须得是具备相同价值的。

    合上日记,收好《伏虎拳》,苏易郑重的将它们收好,这才走出了书房。

    日记本既然到了手,他就不急着一下看完。

    毕竟里边所记载的东西,每一件事都必须得得到消化。

    它也冲击着苏易的世界观,他得认真的想着,自己所处的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所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未来。

    现在,他需要去洗个澡,睡个觉!

    苏易以前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小胖子,吃饭喝酒抽烟烫头,打游戏按摩睡觉看电影。

    每一样都曾经是他的最爱。

    如今到了这个世界,虽然改变了蛮多的习惯。

    可是睡觉,还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秦乐乐在无忧无虑的刷着电视剧吃着可乐薯片。

    苏易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直接躺在床上沉睡了过去。

    次日。

    苏易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秦乐乐。

    如果秦乐乐能够自觉的离开,苏易当场就烧香拜佛了。

    洗漱完毕,吃了两瓶大补药,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苏易朝着楼下走去。

    在药店里看到了正在教秦乐乐玩魔法战争的薛礼礼。

    看到苏易下来,秦乐乐乖巧的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然后对着苏易喊道:“表哥早上好!”

    苏易走了过去,微微弯腰,笑道:“早上好,表妹!”

    他走过去在秦乐乐脸上捏了一把,早就想这么做了,然后趁着秦乐乐赶紧变脸的时候松开了手。

    “苏易,你怎么一天到晚在家,又不见你工作,你天天的都在干嘛。”薛礼礼有些嫌弃的看着他。

    “也没见你好多少吧,一天到晚的躲在家玩游戏,学生也没个学生的样子,你这样,以后怎么考得上大学,干脆早点出社会去搬砖得了,趁早混个工头,一天还能有几百块钱的收入。”苏易无情的反击。

    “你去死!你才去做工头,我成绩好着呢!哪像你,游手好闲的跟个二浪子一样,你这样,怎么带好乐乐,怎么给她做榜样!”

    “你要嫌弃我带不好她,那你把她留下啊,我求之不得。”

    “你看看,这是表哥能说的话吗!”薛礼礼痛心疾首。

    苏易懒得和她说话,走出药店,来到旁边的报亭买了份陵南区早报,他蹲在一旁摸了根烟,一边抽着,一边打开报纸。

    找到阿芳足浴店。

    当时死神面具男说过,如果当天有登记招聘盲人按摩师的信息,那么当天晚上就会有炼气士的聚会。

    他看了眼,内心一喜,发现今天的招聘信息上居然出现了盲人按摩师的信息。

    也就是说,今晚会出现炼气士的聚会。

    他收起报纸,朝着公交车站台走去。

    公墓所打来电话,今天骨灰落葬,苏易作为经办人,又拿了人家的日记,于情于理,他都得过去走一趟。

    坐上去往墓园的车,约莫三十分钟,苏易就到了。

    进去前,他买了一些水果、花篮及一些纸钱。

    整个墓园很大,他按照公墓所发给的信息,找到了一个新的墓,墓碑上边刻着秦乐乐发给他的碑文,是位名叫卢雪的女孩子。

    他将水果摆放在墓碑前,然后点了支烟,坐在了那里,解开了捆着的纸钱,往盆里烧着纸钱。

    这只是一个形式,毕竟苏易也不认识这位,所以只能抽着烟,走个过场。

    前后也没多长时间。

    抽完烟,烧完纸钱苏易把烟头掐灭,起身朝着外边走去。

    路过高级墓区,发现那里有个新墓,聚着七八个人。

    有个光头和尚穿着袈裟举着法杖围着那座新墓一边走一边吆喝着。

    有个三十多岁,带着眼镜,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在不断咳嗽,看起来很难受。

    苏易注意他并不是因为他帅,反倒是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一股阴气附在对方体内,在不断摄取对方的生机。

    “那是……”苏易目光微闪。

    “妖气。”

    青年坐在公墓旁的松树下的小长凳上,目光有些忧伤的望着前方的新墓。

    苏易走过去,在青年身上看了很久。

    “怎么了,兄弟?”

    苏易停下脚步,给对方递了支烟,然后又给自己点了一支。

    “新墓啊?”

    “对。”

    “住着谁?”

    “我老豆。”

    “怎么死的?”

    “感冒。”

    苏易默默抽了口烟,青年也在旁边抽了口。

    “那和尚是干嘛的?最近落葬好流行变戏法吗?”

    “驱邪。”

    “哦。”苏易想了想,又说了一句:“节哀。”

    “你呢,那是谁?”青年指了指远处郊区的新墓,苏易刚从那里过来。

    今天整座公墓园,就只有两座新墓,也只有他和苏易来祭拜。

    “前女友。”

    “噢,怎么死的?”

    “被车撞死了。”

    “节哀。”

    二人一阵吞云吐雾,手里的烟很快烧到了烟头。

    苏易将烟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正要再摸一支。

    “抽我的。”青年从旁边摸出一盒烟。

    “江陵常福,150一盒,好烟啊!”苏易看着那个黄色的盒子,接过对方手里的烟。

    比他抽的14块钱的凉凉要贵了几个档次了。

    “喜欢,送你了啊。”

    “那多不好意思。”苏易接过对方的烟收好。

    青年笑笑:“我叫宋世。”

    “苏易。”

    他二人抽起常福,又一阵吞云吐雾。

    新墓旁的几个人朝着这边看过了,只是淡淡扫了眼,没有理会。

    苏易听着那个和尚举着法杖在蹦蹦跳跳,口中不断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话。

    听不懂=高级。

    苏易想着,给他拿个轮子在脚下按上,这样可能比较适合他的蹦跳,还能省下不少力。

    毕竟,这大热天的这么蹦跳,可是很累的,还出了不少汗,和尚的啤酒肚都在颤动,好辛苦。

    “我过阵子也要死了。”

    “你也感冒了?”

    “对。”

    又是一阵沉默。

    “好烟。”苏易抽完半根烟,吐了一口:“那和尚是个好演员啊,学戏剧的吧。”

    宋世听出了他话了的意思,笑道:“没办法,我母亲叫来的。”

    “请他多少钱?”

    “五万。”

    “你把五万给我,我帮你,怎么样?”

    宋世看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