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返大荒记 第十章 玉屏山妖女骗宝 公孙弃初遇圣女
    且说那女子在水中喊道:“你这登徒子,竟敢非礼于我。”

    公孙弃捂住双眼,结结巴巴的说道:“误会误会,小可适才身上脏陋,所以下水清洗一番,见风光秀丽,所以潜水游玩。不成想这潭中怪石众多,不曾看见姑娘在此,否则万万不敢下水的。”

    那女子看公孙弃好笑,却冷着脸说道:“哼,你若看到本姑娘在此,只怕还要躲起来看本姑娘出浴吧。”

    公孙弃潜意识摆手说不敢不敢,结果这手一拿开,又立刻捂上。只因那女子大半个身子露出水面,正要登岸穿衣。

    这一幕又被那女子看到,当即破口大骂登徒子,只听岸上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音。那女子说道:“好了,你可以把手拿开了。”

    公孙弃闻言只好把手拿开,却依然紧闭双眼,不敢睁开,生怕又瞧到什么非礼之物。

    那女子噗嗤一笑,捂着嘴说道:“刚才没穿衣服的时候你眼睛睁的倒大,现在穿了衣服你反倒不敢睁眼了,真是个登徒浪子。”

    公孙弃闻言好不尴尬,只窘的想往水里钻。转念又想,男子汉大丈夫,做了的事总得承认,索性睁开双眼,任她打骂,自己绝不还嘴便是。

    这一睁眼,才看到那女子穿了一件抹胸白裙,裙上绣着几根兰草,适时桃花纷落,犹如仙女下凡一般。

    公孙弃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那女子又复冷着脸说道:“你这恶贼,看了人家的身子,你说,该怎么办?”

    公孙弃听来这话说的不像是质问,倒像是在撒娇。他又没有经历过风月,哪里知道如何回答。

    那女子看公孙弃在水中红着脸,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觉得甚是可爱,当即躬下身子盯着他看。

    公孙弃又赶紧转过身去,否则又要瞧见非礼之物。

    只听那女子突然轻声哭着说道:“你既看了人家的身子,又叫人家以后如何嫁人?索性我死了算了。”

    公孙弃听到此话,脑门冒汗,却又不敢转身,慌忙说道:“万万不可,你若愿意,我便娶你如何?”

    听到身后没有声音,以为那姑娘认为自己在开玩笑,真把自己看成个登徒浪子。接着说道:“我是土族尧君附属,有邰国国主公孙弃,因为好友被人谋杀,自己又被陷害,因此追杀凶手来到此地。我家有良田牲畜无数,绝不会亏待了你。你长的好看,我的父母也会非常喜欢你。你若愿意,我便备上足足的聘礼,去你家提亲。不过,却得等我抓到那凶手才行。”

    公孙弃说道此处,又怕那女子以为自己推辞,如果一辈子抓不到那凶手呢?

    于是又急忙说道:“你放心,我可以将师傅传授的上等仙器五彩石埙送你,以做定情信物。这宝物我是万万不敢遗弃的,以证我定回来娶你,如何?”

    那女子这才停止哭泣,把脸转过去羞着说道:“我难道还有其他选择吗?”

    公孙弃见那女子愿意,亦是十分高兴。当即取了五彩石埙以御物之法递过去,自己却不敢上岸。

    那女子接过五彩石埙,却又叹了一口气。

    公孙弃问道此地桃花灼灼,风景秀美,因何叹气?

    那女子皱眉说道:“弃郎,自古好事不能成双,你若杀了那凶手,便娶不得我;你若娶了我,便不能再追杀那凶手。奴家怎能不叹气?”

    公孙弃心中一急,忙问道:“莫非你与那凶手相识?”

    那女子却已咯咯笑的前仰后合,直叉着腰才没有背过气去。

    “只因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妖女。”

    公孙弃气的险些昏倒,喝道:“你这妖女,竟敢戏弄我!”

    一怒之下,双拳向水中打去,直打的水花四溅。

    那妖女速度极快,公孙弃生怕她跑了,随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件衣裳,只遮了下体。便光着膀子来追杀她,血滴子随心而动,向前罩去。

    两人一个在后面追,一个往山上跑,那女子又不时拿话戏弄他。

    言说:“俏情郎,你刚才那番表白,说的奴家心里酥酥软软的,却叫我如何狠下心来害你?”

    公孙弃一路苦追,山上已是白雪皑皑,云雾漫漫,山峰直入云霄。

    山顶竟有一座宫殿,那女子进了宫殿,转身没了踪影。

    公孙弃来的近了,才看到宫殿上方写着青帝苑三个大字,莫非此地是木族青帝住所?那妖女和青帝又是什么关系?

    想到此处,竟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股酸意。

    公孙弃暗道自己怎会如此,赶紧斩断这个念头。

    公孙弃在门外就听得有一女子吟诵诗句,诗文如下:别梦依依到姬家,小廊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酷怜风月为多情,还到春时别恨生。倚柱寻思倍惆怅,一场春梦不分明。

    公孙弃听到女子所颂乃是一首情诗,虽然含蓄,却绝不是当时正经人家写得出来的。心下大怒,暗道此女真不知羞耻。

    暂且循声追去,果然见一个小亭下面,背对自己站着那白衣女子。亭子对面的山上竟然整个山体被削平了,刻着这首诗。颇为气势磅礴,不知得是何等手段才能做出。

    对面山顶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女子石像,背对自己,面朝东海,不知是何来历。

    公孙弃顾不得想对面山上之事,张口骂道:“你这妖女,又在此卖弄风月。”

    那白衣女子回头,见一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当时眉头紧皱,听他出口伤人,微怒道:“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玉屏山青帝苑。”

    公孙弃一愣,感觉不对,这人真是那妖女?可一想到这妖女最会骗人,必是又来唬自己。当下说道:“哼,刚才骗着要我娶你,现在又装不认识了吗?”

    那白衣女子动了怒气,娇喝一声:“放肆。”

    那女子一甩长袖,霎时仙气鼓舞,朝公孙弃袭来。

    公孙弃也不甘示弱,调动土石,要将女子镇压。结果没出十个回合,不知那女子使了什么法术,从地上长出无数藤蔓,将公孙弃绑的死死的,不能动弹。

    公孙弃不曾想这女子竟有这般境界,比之后羿怕也不差多少。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却也不害怕,只顾恶狠狠的瞪着那白衣女子,口中一直骂着:“妖女!妖女!”

    那白衣女子皱眉不已,却不肯滥杀。见公孙弃骂个没完,也就到亭下自顾掏出玉笛吹奏去了。

    笛声悠扬哀怨,绵绵不绝,公孙弃亦是识音律之人,那埙吹的最好。

    公孙弃这才止住不骂,心想,能奏出如此清雅之乐的人,会是那心如蛇蝎的妖女?莫非自己真的认错人了?

    那女子见公孙弃不骂了,便回来说道:“我想你搞错了,我即不是你说的什么妖女,也不会骗你娶我。看你修行不易,现在下山,我可饶你不死。”

    说罢撤去法术,公孙弃摔在地上,这才想起是哪里不对了。这女子气质高冷安静至极,那妖女却是邪魅活泼至极。

    当下穿好上衣,拱手谢罪,将自己来历并刚才之事说了一遍,当然在潭中与那女子共浴之事隐去不提,不然还真解释不清了。

    那白衣女子听了,观公孙弃神情,说道后羿被杀时悲愤,说道被女子冤枉时委屈,当是所言不假。

    那白衣女子听罢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所说的妖女当是海外青丘国国主九尾狐晏芙瑶,那也是个可怜的女子,希望你能原谅她。”

    公孙弃问道:“她还可怜?不动一兵一将便杀了真神后羿,他竟然还可怜?”

    那白衣女子理解公孙弃的经历,微微一笑,好似初放海棠,接着说道:“我听青帝说起过。大约四百年前,东海有一恶龙作乱,黄帝派后羿前来剿兽。彼时大荒还没有完整的修仙体系,按现在算起来,那时的后羿当是在天仙境界,却极有膂力,在海上轻轻松松射死那恶龙。

    谁知后羿一行返航途中迷了航道,竟不知不觉到了青丘国。后羿刚杀了恶龙,正自得意,见青丘国满是妖兽,心下不喜,于是见兽便杀。

    当时的青丘国主正是晏芙瑶的母亲,她却青丘国从不为恶,反倒是经常为迷航的船只指导方向。后羿之所以会到达青丘国,便是晏芙瑶的母亲指引过来的。

    没想到后羿终究是少年得意,他那时总认为妖兽就是妖兽,哪里会有善良的妖兽。

    见到自己的好心竟然为国人带来了灾难,于是晏芙瑶的母亲说道愿意献出炼制神兵之法,祈求后羿能放过青丘国民。

    后羿发了毒誓,晏芙瑶的母亲也就自尽而亡,尸体化作一个虚箭,融进后羿身体,后来不知后羿如何修炼,真的修成了本命神箭,一举晋升真神。”

    公孙弃听得呆了,竟不知后羿还有此番作为。

    白衣女子接着说道:“那时晏芙瑶躲在母亲后面,亲眼目睹了整个经过。青丘国民都哭成泪人,唯有她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没过多久,青丘国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人找到过。

    等到晏芙瑶在大荒现身时,已不知在哪学了一身蛊术和遁术,又擅长易容魅惑,连别人声音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那年,他扮作后羿的妻子嫦娥,想要给后羿下蛊,不成想被后羿识破,中箭逃走,从此再未露过面。所以,她要找后羿复仇,亦是情理之中。”

    公孙弃当下黯然,不知谁对谁错,心下对晏芙瑶的憎恨也减了不少。

    公孙弃沉默半晌,接着说道:“师傅不送我兵器,言说怕我徒增杀戮,冤冤相报何时了,看来真不该行杀戮之事。”

    白衣女子叹道:“也不尽然。像凿齿、九婴等吃人的怪兽,你不去杀他,他却要来杀你;而海中有一种鱼,常能救助失水的人。是以人分善恶,兽亦分善恶,君子不增无谓之杀。若是为了一己私利,即便碰到恶兽的皮毛,也是罪恶;若是为救万民,便是将善兽挫骨扬灰,那也是极大的功德。”

    公孙弃拱手拜道:“承蒙教诲,小弟谨记于心。请教上神名讳?”

    那白衣女子摆手说道:“名讳如过眼云烟,不记也罢。只是如你所言,冤冤相报何时了,万莫再为难那晏姑娘。且下山去吧。”

    公孙弃再拜稽首,说道:“遇高人不可失之交臂,我就称呼你做你白衣姐姐吧。”

    见那白衣女子不再说话,也就不再此处停留了。

    说罢就要下山而去。突然脑中闪了一下适才晏芙瑶扮作这白衣女子出浴的样子,不由得朝白衣女子看去,登时脸上一红,不敢再看,快步下山去了。

    刚走了几步,就听殿外不远处传来一声:“烛龙真神之子钟山候烛鼓求见青帝陛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