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23、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万长生给徐朝晖展开另一种生活方式。

    一直画到晚上六点,徐朝晖还准备随便到楼下小食堂吃点东西,继续回来看书。

    万长生拉了他去仓库区的酒吧:“还没去看过新的校区吧,完全不同的感受。”

    师徒俩顺着文创园这么慢慢走出来,万长生介绍那边的悬崖:“本来是有考虑过装一部电梯,钱固然很贵,但如果能形成景点一样的广告效应,负责推广的同学觉得还是值得,可我考虑安全问题,还是取消了……”

    徐朝晖抬眼看下,还没什么特别感受,他一贯都是不太在意周围人感受的,哪怕经历了这么一场,也只是想尽可能回报同学师长,不会改善性格特点。

    万长生也不在意,走出来介绍已经拆得乱七八糟的餐厅门面:“因为宿舍紧缺,我们所有办公区域全都要换到这里来,学装修装饰的同学们整个暑假基本都要在这边做事。”

    徐朝晖再看眼。

    万长生讲述自己怎么偶然发现这个仓库区域的:“还记得去年国庆节,你们到江边第一次写生活动么?就是沿着这条公路下去,根本没想到居然在这下面,有这么大的一片区域,可是我最感慨的还是仅仅这么一百米不到的落差距离,就是两个时代。”

    徐朝晖回头看了眼,这次高考他又考了个超过七百分的超级数据,就算不拿清京平大的录取奖金,还是有高分奖金。

    所以用学霸的眼神在思考这是什么意思。

    万长生自己解释了:“文创园你呆了大半年,那就是个破产的厂区然后改建成现在这样,可能算是起死回生的做法,具体我也不懂,但文创园里面生机勃勃,走出来街面上的餐馆,对面的住宅小区,路面上各种车水马龙,虽然没有商业区那么繁华,但起码是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这下面呢,你看看……”

    其实一两百米距离走下来,已经看见成片的彩钢围墙,还有那遮不住的五颜六色涂鸦建筑,但顺着万长生的手指,愈发衬托出下面铁路货场的萧条灰暗。

    本来铁路线周围就容易灰尘扑扑的脏兮兮,现在没了忙碌的货场死气沉沉,傍晚时分连灯管都看不到几个,这可是在直辖市的市区内。

    确实跟整个时代都脱节了。

    学霸反应确实快:“您说的是人也会这样?”

    万长生满意的点头:“我们现在经常接待各种从没接触过艺考的学生家长,很多人就跟社会脱节,也许他们年轻的时候,是工厂单位的骨干,年富力强,但就像这片铁路货场,因为大环境改变冷落了,他们也就被社会抛弃了,换句话来说,也是自我抛弃,再好的资质、天赋,如果自闭自我的只看见自己那点天地,最后都会变得愚昧无知,譬如曾经准备在观音庙里面呆一辈子的我。”

    看着不惜自黑的师父,徐朝晖若有所思:“我知道您是点拨我。”

    可能寺庙里面太多禅意对话了,带着玄机的那种,万长生也没少画这种场面,指着新校区:“很多人觉得已经这样,就很难改变这一辈子了,可你看看这原本完全一样的仓库,完全焕发出来不一样的生命力。”

    是有生命力,六点过的教室区,正是艺考生们蜂拥出来吃饭的前后,到处都是人,还有些学生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在停车场空地上嬉戏打闹。

    但更多是脚步匆匆的在食堂、美术用品店进出,然后又回到教室去继续。

    实际上所有美术培训的广告,都回避了这一点。

    做这一年的美术生,恐怕是这些年轻孩子难以忘怀的一年,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从小到大第一次远离父母独自生活。

    恐怕他们前面十多年的懒散,在这一年彻底给挤掉!

    有天天倒计时的敦促,也有家里面高价叫学费的压力,更多还是整个培训校里面的浓厚风气。

    有基础的俯看菜鸟,勤奋的碾压偷懒的,有天赋的吊打白痴。

    这些都会形成巨大的压力,压得艺考生们喘不过气来。

    不由自主的就跟着进入这种超级紧凑的节奏。

    人人都以为美术生是很轻松,成绩稀烂的人才回来学的东西。

    殊不知这里就像个熔炉,提前让孩子转化为成年人的炼钢炉!

    基本上除了早饭半小时,午饭四十分钟,晚饭四十分钟以外,没有下课时间,从早上七点开始画到晚上十一二点甚至午夜一两点,还有人在寝室开着充电灯画速写!

    这还只是正常情况,下半期一般过了十一月,接近全国联考跟校考的那一两个月,很多学生是整宿整宿的画!

    相比很多人看不到希望的高考,艺考生到这个时候,往往都能看见自己明确的目标,因为经过这种专业强化的孩子,多半都能通过全国联考,这就拿到了以三四百分高考成绩就能上好大学的通行证。

    能不拼命吗?

    现在万长生他们在讨论要控制这种势头,万一特么来个猝死的,整个学校都要完蛋!

    所以整个教学区,看起来就是上足了马力运转的机器。

    两人走到食堂吃饭的时候,也有很多学生给万长生打招呼,胆大的喊校长好,老实的问老师好,调皮的叫老大,还有打听徐朝晖是做什么的,因为已经开始热起来的天,徐朝晖却戴着一顶棒球帽。

    万长生说是上一届的师兄,今年高考七百多分的学霸,引来一大片赞叹。

    徐朝晖试着学万长生那种淡定的笑容,其实有点拘谨羞涩的,对周围笑笑不说话。

    等两人端着餐盘坐下来吃饭,万长生把自己的餐卡给徐朝晖:“想吃什么用什么,自己买,在旧社会这都是师父应该做的。”

    徐朝晖没说话,也没讨论自己卖了房拿了奖金,够不够医疗费,只是忽然开口:“我……想在学校开个文化补习班。”

    万长生吃惊下,马上笑了:“你一个人教几门课?”

    徐朝晖慢慢的:“我还在想,但我觉得这是我现阶段最能够为大家做的,其实高考没那么难……”

    万长生都哈哈哈了:“对你当然没那么难。”

    徐朝晖不笑:“总有些窍门和规律,就像您当初给我们上速写课,我也不收钱,就给大家讲讲高考复习的一些技巧规律,我知道很多同学都是带着高考教材习题来的,画画的间隙有空就看教材习题,这个事情要事半功倍效果才好。”

    万长生乐:“这样吧,给你一天整理的时间,明天晚上上一堂公开高考课,授课费我们都是要给的,老徐,在绘画艺术上我们确实可以算师徒,但其他时候就是朋友,这就对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听起来是句很空泛的话,但只要做上路了,你就会知道你的人生是值得的,比你一个人考上七百分,还要爽。”

    徐朝晖吃过饭就想回去整理教案,估计是他想讲的东西太多。

    万长生不放人:“慢慢来,我也是从给大家讲点最基础的线描开始走上讲台的,等我慢慢给你传授经验。”

    徐朝晖就被他拖到酒吧去了,还给徒弟指下面空荡荡的球场:“明天就在这里讲,自己带着小板凳过来听。”

    徐朝晖可能想象的是教室小场面,哪是这种类似广场样子,顿时有点呼吸急促。

    紧张兴奋,兼而有之。

    实在是回荡着悠扬音乐的酒吧里,一眼看过去,大多数都是在画速写的艺考生,安静专注得很,这样的环境下,讲高考习题,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万长生搂着徐朝晖的肩膀到长长的吧台前面坐下,也不介意肯定就成了学生的模特,要了两杯饮品,徐朝晖就喝纯净水,真的开始传授上课的技巧,如何观察学生反映,如何循序渐进,如何调整语速语气……

    没想到接二连三的有打扰。

    先是贾欢欢打电话问万长生吃饭没,高考完过来江州放松的玩了快两周时间,拿到成绩才耀武扬威的回家去。

    现在就盼着万长生放暑假,然后一起出国去玩呢,更期盼的是暑假把自己的小家装饰好,开学以后就要做小夫妻了!

    从现在就开始演习,声音都甜甜的。

    万长生笑着说自己跟徐朝晖在酒吧喝点,欢欢就挂了电话。

    紧接着老童他们却打电话来问万长生在哪。

    这一拨儿听说他在培训校的酒吧,立刻塞了满满两车人过来。

    等他们到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好些美院学生也过来的时间。

    看见美院一群教授大佬前呼后拥的走上这二楼酒吧,还有点不敢相信。

    原本在艺考生面前拥有的优越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特别是看见万长生起身和他们嘻嘻哈哈的挨个儿寒暄,就更瞠目万长生这顺风顺水的各种局面,原来背后还有这么深厚的人脉关系。

    以前那个小酒吧,实在是太内部封闭了点。

    徐朝晖又想走,万长生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开门见山的对几位股东:“下半年这一波,估计学费要收到八九月去,适当的每位股东都拿点分红利润?”

    老童忍住笑:“你觉得多少合适呢?”

    老曹他们几个也凑近点好奇。

    万长生才不问每人股份是多少呢:“那就一人一百万?”

    徐朝晖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