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35、痛心疾首
    在农家乐呆了三天,基本上就是在意大利乡下游荡,哪怕是小镇古城,也有气势恢宏的教堂广场,更有庄严肃穆的宗教雕像。

    总之跟现在国内才在粗制滥造的那种二不挂五城市雕塑,差别很大。

    万长生感觉自己就像是带着庙守的职责,来考察国外同行的先进经验,他现在很有点想把观音庙翻新重建几个大殿的想法。

    起码雕塑这玩意儿,完全可以开创一种新的佛像流派。

    这家伙的注意力真的就在这上面。

    反正吃的都是贾欢欢负责,怎么走住哪里是杜雯做功课,他只管开车行就是了。

    也是在这游荡的过程中,顺便去了处距离佛罗伦萨一百来公里的奥特莱斯,真正以物美价廉的优势,买了不少名牌箱包,基本上把空着手来的三人,都武装上了。

    当然万长生的想法是拿回去送人。

    他从来没这些用名牌货的习惯,虽然俩姑娘给他配了好几身衣服,但跟欧罗巴人种男性比身材长相,还是有点徒劳的。

    最后抵达佛罗伦萨,就相当于到了规划行程三角形的最下点,民国时期翻译成翡冷翠的冷艳高贵地方,依旧还是住在郊外,然后搭乘公交车前往。

    也就是在城乡结合部,才能看见点水泥盒子的建筑,城区里面一律都是老房子。

    杜雯帮万长生申请了三天的乌菲齐美术馆预约,甚至连美术馆外面哪里能吃到意大利肉夹馍,都帮万长生在手机上标注好,他只需要自己拿着速写本提前十五分钟抵达换票,然后排队入场参观。

    拥有十万件藏品的美术馆。

    相比平京那个皇宫博物院,里面十多万件藏品占了那么大面积,还大多是皇帝的生活用品私人玩意儿,这里十万件却浓缩集中在一栋四层楼建筑里。

    哪怕普通游客能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但也可见藏品密集度之大。

    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提香、波提切利、丁托列托、伦勃朗、鲁本斯、凡代克这些绘画史上的巨匠,都有作品在这里。

    杜雯还给万长生准备了一本美术馆参观指南,保证万长生在浩如烟海的藏品中,不至于昏了头。

    连走马观花的看一遍,一整天都吃紧,更别说还想仔细观摩了。

    对于画家来说,现场观摩原作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呢,在中国就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

    建国以后,有很长的时间内,国内艺术流派都受到前苏联影响,特别是油画,一直都有那种厚重的画风。

    很多画家体系都是跟着前苏联在学习,也带出了不少大师名家和名作。

    特别是风景画,一眼就能辨认出那种比较灰暗晦涩的风格。

    但直到九十年代甚至新世纪以后,终于有了更多机会到俄罗斯去看原迹,又或者从别的什么渠道接触到那些曾经的前苏联时期大师作品,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仅仅就因为前苏联在印刷工业方面比欧美国家落后一截,建国后国内美术界看到的前苏联油画作品,都有不同程度的误差,基本上都是偏暗偏沉重。

    原以为前苏联画家们就是这种整体风格,什么都跟着前苏联学的阶段,就把这种调子定下来,以讹传讹的都当成是真了。

    其实原作鲜艳透亮的比比皆是。

    画画这个东西,就像杜雯曾经和万长生合租时候说过的,一点点灯光颜色影响,都会导致色彩区别很大。

    更别说印刷油墨的偏差了。

    所以在这方面连欧美国家都不敢说百分百保证还原本色,还是尽可能的看原作吧。

    不过,稍微了解下西方美术史,也大概能明白,有着几千年历史的西方艺术史就是一部描绘人体美,尤其是女性人体美的艺术史。

    这在乌菲齐美术馆更加体现得淋漓尽致。

    当万长生走进美术馆,放眼看去,哎哟喂!

    有婀娜多姿的,娇俏可人的,妩媚多情的,风姿绰约的,还有端庄典雅的。

    他还真是觉得玉体横陈,哪哪都是白花花的!

    好在周围的游客基本上都习以为常,或者说大部分是慕名而来的外行,看个热闹而已,所以万长生也能淡定的先看看那些,嗯,譬如说当初丁晓鹏说过的卡拉瓦乔原作,这位是以暴力血腥跟写实出名的,杜雯在艺术史课程上跟老教授谈到过的达芬奇那张颠覆了老师的小花童作品,则主要体现宗教圣洁的意趣,这些都能看到!

    以万长生的性格,忍不住在卡拉瓦乔的原作前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丁晓鹏。

    这种美术馆用手机拍照,只要不开闪光灯,是允许的。

    顿时换来同伴疯狂追问:“卧槽!你去意大利看原作了?”

    万长生回应:“帮大家探路……”

    其实找对了路线,真花不了多少钱。

    当然,跷脚少爷感觉自己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嘛。

    到这个时候,万长生已经基本熟悉了游览路线,整整自己肩头的杰尼亚双肩包,贵还是有道理的,起码装两个肉夹馍和一瓶水,再带上速写本和画笔,就足够万长生在美术馆呆一整天了。

    和所有美术馆一样,原则上禁止在里面饮食,携带没问题,杜雯连允许吃喝的区域都在地图上给他画出来了,据说还风景极好。

    另一边两位姑娘就去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本来杜雯以为贾欢欢要跟着万长生一起,还帮她也申请了美术馆预约的。

    谁知道贾欢欢一直拉着她不松手,好像杜雯进了佛美就要落发为尼一样。

    然后在这家号称全世界美术最高学府,也是世界上第一所美术学院里,乡下妞儿同样被哎呀呀得不行!

    当然就是那尊被誉为镇馆之宝的大卫全身雕像了……

    作为米开朗基罗最为出名的作品,身高四米多的原作,就矗立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展览大厅,任何人来到这里,总会先慕名参观下。

    杜雯也是打着参观的旗号来看看,自然也是跟着这条游客线路。

    几乎所有艺考生在接触人像素描的以后,都会画大卫头像,当然,也仅仅是头像。

    杜雯走进去仰头看见时候,表情跟万长生一样瞬间挑眉毛,然后再淡定。

    贾欢欢本来就不在意看什么,偶然这么一抬头,简直就是失声大叫:“什么!什么东西!”

    写实的鸟儿自然下垂啰,还按照比例放得那么大……

    可她这反应也太强烈了些,引得整个大厅所有目光都转过来!

    杜雯简直想在地上裂开个缝,把两人一起掉下去!

    因为到这时候,贾欢欢还扑腾到她身上,一边把脸埋在杜雯胸口,一边试图伸一只手去盖住杜雯那张狐狸精脸。

    这都是个什么活宝啊。

    还用中文这么喊,真不怕丢中国人的脸吗?

    好不容易控制住这个家伙,丢死人的杜雯戴上墨镜把贾欢欢拉到外面长廊上,这姑娘还像受了多大的污染,简直痛心疾首:“都是些什么东西,你还来这种地方上学!不许来!不要来了,不要来了!”

    杜雯好笑:“就因为这个?”

    贾欢欢苦恼的捂住自己头:“你为什么要带我看这个东西呢?没有,本来我就不想你走,就这样不是好好的么,长生哥喜欢你,我喜欢你,你也不讨厌我吧?”

    杜雯静静的看着贾欢欢:“不走的话,也不是你说那种姨太太哦?”

    贾欢欢使劲甩头:“随便你!完了,我脑袋里面老是出现那个东西!”

    杜雯看着一脸懊恼的贾欢欢,突然就哈哈哈的笑起来:“要不我们找个天体浴场去看看,就是海边游泳的地方,男女老少都不穿衣服的那种,什么样式都有,看了兴许以毒攻毒就能毫不在乎了。”

    贾欢欢惊呆:“还……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地方?”

    然后甩得小脸蛋上的腮帮子都在抖:“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有这种地方……”

    最后又确认:“我们去也要脱光?我的天啊,杀了我也不会去的!”

    一脸的视死如归!

    杜雯之前都有点视死如归的心态,现在竟然豁然开朗般颠覆过来,好像主动把选择权交出去,反而让自己体会了一把离别的感受。

    那种说不出的溺水感受,竟然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哪怕走在这到处都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圣殿,都索然无味。

    只要想想,自己未来要孤独一人的呆在这里。

    就感到仿佛窒息一般难受。

    这一刻看着贾欢欢的样子,欢喜得要命,突然使劲抱紧贾欢欢在她粉嘟嘟的脸上重重亲一口!

    更把心绪不定的贾欢欢吓得哇哇大叫,在到处都堆满雕塑藏品的长廊上撒腿就跑。

    终于也把杜雯吓住了:“别跑!别跑,千万别碰到了什么东西……”

    这座17多少年就成立的美术学院,可能随便哪个花盆都是文物吧?

    反正这会儿,杜雯只有想挽着贾欢欢在这浪漫之都,蹦蹦跳跳齐步走的想法。

    有时候好像还真是,同性之间才是真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