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57、小菜鸟
    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到底是因为这孩子的背景特殊,还是因为艺术培养的方式更优秀,又或者是万长生他们误打误撞的就由此开始了正儿八经的青少儿艺术培训探索。

    反正不用考虑成本和学历的艾米拉,又有点独特天赋的这个孩子。

    值得用来做探索。

    可怜的娃,还不知道自己成了小白鼠。

    连院长都觉得兴致勃勃:“这就对了,没有功利心的艺术探索,才可能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障碍……”

    老童呵呵泼冷水:“如果成功,这条路就成了新的功利之路罢了。”

    万长生无奈的点头。

    这话是真的没错。

    不过院长要求等新的教案出来,给他过目看看。

    毕竟他好歹也到欧美国家艺术学院进修体验过两年,还顺便嘲笑了老童交换体验到澳洲的艺术学院,啥都没学到。

    国画专业的老童悻悻:“老子自成一派!”

    能当着万长生这样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院长是没把他当成普通学生了。

    送走这两位,万长生把印章交给马振宇,让他拍套艺术照作为青展正式提交作品。

    自己却倒回来跟徐朝晖交流小徒弟的事情。

    光头靠在椅背上承认:“雁子也很关注艾米拉的情况,看过几次他画的东西,整理出来一些她现在的心得体会,要求我照着做……”

    万长生注意到徐朝晖说起雁子的时候,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玛德,他居然有点小羡慕:“你的病情怎么样,上次说干细胞移植找到配对成功的没?”

    徐朝晖笑得有几分师父的淡定了:“还在排队,据说九月底能行,可能到时候就要请假了,万一没回来,师父你好好照顾艾米拉。”

    万成生重重的拍他肩膀:“必须回来!”

    徐朝晖说好。

    万长生再把韩晓敏的事情给他分析了下:“虽然她是学环境艺术的,就看这一年她的职业选择吧,如果能专注于我们这个美术培训,那就彻底的把这块独立出来做两部分,免费的美术培训活动要持续每年两次搞下去,然后越来越系统化专业化的青少儿美术培训班,收费的专业天赋开发,就以艾米拉这个契机搞起来。”

    徐朝晖把这些记下来,他的钢笔字也写得挺漂亮。

    万长生安排:“春节前后第二批去意大利采风学习的,你身体能跟上,就负责带队,然后重点把精力放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去学习人家在这块是怎么做的。”

    徐朝晖的笔头停顿下,然后继续快速书写:“有时候我甚至有点感谢这场病,让我看清了人与人的关系,也让我格外珍惜每一天,都希望过得有意义些,我懂了。”

    万长生嗯:“对我也是个触动,一起努力吧。”

    他是真努力,收到马振宇他们整理好的印章照片,把印章锁进寝室衣柜,照片和创作说明之类提交发快递给老荆,顺着博物院那边参加青展,算是彻底结束了自己为青展的准备,十一月的预选成绩和入围展览结果显然都不是万长生关心的。

    因为国画系那边也算是同时提交了国画跟篆刻两项作品,这就是本科提前的毕业作品,等着到下学期跟大四一起参加毕业答辩,美术学院绘画专业是不用写论文答辩的,作品说话。

    只要这两项参加青展的作品能拿个入围资格,都妥妥能毕业。

    所以万长生现在已经完全不用在国画专业上课,反而是大二这两学期,已经开始作为青年教师排课,本学期就有六周篆刻专业课要分别给三个年级上,其中一周还是给他曾经的大一同学!

    但这在美院已经不会有轰动了,大家似乎早就习惯了天才应该超乎常人,万长生那种平易近人的风格也很容易让大家接受。

    这段时间不会过于围观他。

    他也趁着贾欢欢九月的军训期,马上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新佛像雕塑的创作中来。

    可这也绕不开那两周女人体泥塑啊。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女青年模特!

    跟画老伯伯老太婆是两码事。

    万长生很想给郭槐生说老子不做女人体,用不着学这个,好像又明白这是自己迂腐。

    非礼勿视的规矩根深蒂固,哪怕在意大利看了那么多人体绘画跟雕塑,可那是艺术品,起码也是艺术家们加工过的艺术作品。

    上回万长生跟着雕塑系三年级上人体课,画了老头儿的素描,哪怕不知道模特是男是女,课前都没这么强烈的心理压力。

    难道真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跟欢欢同床共枕,有点按捺不住?

    万长生尽量装着很老练的样子到教室。

    雕塑研究生二年级的都是老鸟了,可以说他们这种人体课程已经很少,早就过了了解人体结构的基础阶段,现在也只是加强巩固,甚至有创作的意图在里面。

    所以除了万长生,其他七八个研究生都是若无其事的聊八卦,聊球赛,聊最近的雕塑业务。

    许桡作为系主任的大弟子,也完全不把万长生当外人,询问关于意大利旅游考察的细节:“卧槽,真是没想到这么便宜,我听老郭说他们走一趟少说也得七八万一个人……”

    万长生行家:“他什么消费水平,而且我们年轻人住b&b公寓也就是民宿……”

    这会儿模特儿进来了,不大的教室里面立刻安静了下。

    然后莫名其妙的所有人转头看万长生。

    感受到这种目光聚焦,万长生更莫名其妙,看距离自己最近的许桡。

    许桡真是长得很刚毅的那种俊朗,摸摸下巴低声:“因为我们从本科到现在上了这么多次人体课,没见过这么高水准的模特,你难道真是老郭的私生子么?”

    周围两三人大概听到,想笑,狂忍住。

    因为人体模特课的老师学生,都特别小心别违规。

    太敏感了。

    国外因为在人体模特课上,对女模有什么不恰当言行,被抓了坐牢的案例比比皆是。

    包括突然拍张照什么的都是。

    所以课堂上要格外注意。

    特别是面对年轻漂亮的女模特。

    其实进来这位也不能说是特别漂亮,主要是身材很出众,穿着平底鞋进来的,白色t恤跟米色阔腿裤,身高肯定过了一七五,女性特征很明显,皮肤白皙,身材健美,相貌虽然有点冷漠并且下颌偏方,但确实很有特点。

    属于走在街面上很容易被张望的那种好看姑娘。

    在人体模特里面就绝对是一等一的漂亮!

    其实万长生也看出来对方有点紧张,强行高冷的扫视一圈教室,就到旁边支起来的屏风后面换衣服……嗯,准确的说是脱衣服。

    按照规定是不许当面当面脱,也不许看人家脱的。

    趁着这会儿空挡,阅人无数的许桡都挠头:“以前我本科的时候,女模特大多还是农村妇女多些,后来大妈还多些,也只有她们比较放得开,这两年……主要是老郭好像找了个专业公司在联络,比以前尽是住在学校周围的打工模特水平是要好些,但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万长生在心里默念佛经,眼观鼻、鼻观心,告诉自己这是美术课目研究。

    可等那姑娘出来,纯洁的万长生心里还是咯噔,差点心梗。

    油画布上看得再多,雕塑像里做得再细致,都不如真实的鲜活。

    如果跟许桡他们似的,看过太多各种体形的模特身材,可能接受度也高点,万长生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口干舌燥,好看到完美。

    其实姑娘也紧张,踩着布毯走到唯一的靠背椅边,都不知道该坐该站了,还有下意识的曲膝内收遮挡动作。

    重点是没法遮挡的上半身很光滑,许桡都情不自禁的小声:“专业!这是习惯穿真空,都没内衣压痕啊……”

    但哪怕声音极低,模特还是又本能的想抬手遮挡。

    众目睽睽下,谁没有本能的羞耻心呢,万长生都觉着教室里七八个研究生和自己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还好那个习惯沉默的专业老师过去,首先就要求人家把唯一还在身上的袜子给脱了,因为这不单纯是创作,所以也不能有布幅遮挡之类的道具,就是按照他坐在椅子上的坐姿摆个动作,还好是个双腿绞起来类似二郎腿的动态,刻意体现紧绷状态下的腿部肌肉,特别是年轻女人体那种光滑肌肤下的膝盖、外侧副韧带、半月板之间的关系……

    专业老师一本正经的半蹲在旁边隔点距离指部位强调,其实看不到什么隐私部位,但模特耳根红得好像能沁出血来。

    上半身也不轻松,得扭着,一条胳膊搁在椅背上,中心压在这边,肩膀就自然高跷,另一边则抬手摸肩头,这样整个上半身就接近平行四边形的斜着,再扭头,那天鹅般的细长颈部,胸锁乳突肌、气管等等都非常明晰的呈现出来。

    万长生这会儿其实觉得自己脑瓜子里面,已经好像装了个2.0t带涡轮增压的发动机,嗡嗡的,好像还把脑浆都搅和了。

    有点茫然,脑瓜子里面真是有灵魂三连问:“我是谁,我在哪,我特么在干什么……”

    唉,小菜鸟就是这样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