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异能悠闲生活〕〔我的白富美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我创造的万事屋〕〔文明之万界领主〕〔末世重生之涅槃〕〔超强狂婿〕〔最强药王〕〔武道霸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回到原始社会打天〕〔斗罗之我不想打架〕〔植物系山君〕〔我在东京摸金的日〕〔归灵〕〔诡异修炼世界〕〔我,上门女婿〕〔互联网创业时代〕〔混在西游当群主〕〔大国花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78、一起呼叫,没有烦恼
    万长生也听陆涛反馈过。

    这么漂亮的模特,坐在那让学生们画人像,场面是踊跃激动的。

    美术美术,终究还是追求美好的艺术。

    艺考生们都是能欣赏美的。

    哪怕不画素描人物头像,画画速写也好啊。

    所以钟明霞可能也是经历了自己工作以来,被最多人围着画的场面。

    数百人!

    哪怕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坐不下,连二楼栏杆边都挤满了学生。

    还好穿着衣服。

    万长生也顺便:“我听他们说你把一天六个课时拆开来上,这样也不错,灵活机动,那就这两天抽个晚班,我上速写课,你来做模特。”

    钟明霞帮他把包扎麻绳再调整下说好。

    直到来教学区上课,她才算是走进这片涂鸦网红地,还惊喜的叫马振宇给她拍了一组照片发朋友圈。

    所以看见一直停在遮阳篷下的两部车都理所当然:“嫂子还没拿到驾照,就买了车?”

    万长生没解释:“你俩学车的时候,麻烦多照顾下她……我先走……”

    正好这时候艾米拉匆匆忙忙的提着张自己的画跑出来,看见师父还急刹车,示意自己要去美术用品店买东西。

    万长生纯粹是习惯性的看了眼徒弟的画,脑海里面却轰的一下!

    豁然开朗!

    有时候艺术就是这样。

    灵感就是触类旁通的一瞬间。

    费雪雁给他解释过,这种欧美现代艺术的培养轨迹。

    先随心所欲的乱画,然后逐渐沉淀,找寻特点,直到最后形成自己固定的风格。

    这个时间可长可短,有些人一两年就跳过美术专业基础成名成家,有些人一辈子都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找寻自己的不平凡。

    就跟人生一样。

    总之和国内学院派先学技巧,然后再去找风格,是大相径庭的。

    万长生是个怪胎。

    他有深厚的国画泥塑基础,但没有接触过学院派的专业技巧,最主要是没有受到那套思维想象力的禁锢,所以他进了美院以后,有些下意识的放弃了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国画,也是因为那里面没有太多自然的新意,雕塑却对他来说是个全新的世界。

    包括他做的到现在所有雕塑创作,都可以看成是随心所欲的乱搞。

    第一尊舞台雕塑是写实的舞台幕布,后来被郭槐生带着改了两三个版本,然后才变得艺术气息浓厚,摆脱了模型味。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最终摆在平戏新校区门口的雕塑,舞台中央那个宫女形象是有点画蛇添足的。

    只是为了点题,一来配合大美时代这个标题,暗示大唐盛世这么个元素,二来给戏剧学院有点职业特点。

    在万长生最早构想的作品里面,舞台应该是空旷的,表达那种台上台下两重世界的感觉。

    但他还是很没艺术家风骨的做了。

    那个形象包括后来给杜雯改造成称重宫女,都跟舞台雕塑没有直接关系,纯属随手做的小东西。

    后来再做这样那样的泥塑,直到朱八戒的塑像,都是没什么头绪,也没有风格关系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瞎做,想到哪里做到哪里。

    甚至于放大成不锈钢像,万长生都还没发现这个点。

    直到手里这枚不锈钢猫咪,亲手打造完成的不锈钢件,一而再,再而三……

    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三次就应该找寻其中的规律了。

    算上杜雯手里那件,万长生这是第三件不锈钢作品。

    再算算其实从一开始做舞台雕塑第一版,万长生在乔宇的指导下就做了不锈钢的材质部件。

    这就是风格。

    就好比老童用油画材料画泼墨重彩,老樊之前一直画支离破碎的玻璃幕墙。

    这都是形成画家最显著的风格,换句话来说,这就是名家的符号。

    顶级名家当然一辈子都会不停追寻探索性的符号,因为他已经足够有名,名字就是符号,就是票房保证。

    但对大多数画家来说,找到一个能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是谁的符号,那就足以吃一辈子。

    米勒的农民题材,莫奈的睡莲,高更的装饰化色彩,米罗更鲜艳的色感,梵高那疯狂的黄色,这些都是画家们身上的标签,有时候让画家都不敢轻易改变。

    嗯,就好比写的有人擅长什么,就写一辈子,这也是风格符号。

    如果在之前,万长生还仅仅把手里的猫咪当成个随手而为的礼物,现在他感受到自己的风格轮廓开始悄然隐现了!

    用不锈钢材质,表现古典的美。

    这个大方向大轮廓已经出现,剩下就是慢慢摸索了。

    艾米拉看着师父一言不发的凝视自己的画,有点紧张不说话。

    钟明霞则看了好几眼,完全看不懂画的什么,再次觉得搞艺术的莫名其妙,而且同样是画画,那些围着她写生的艺考生和油画系的学生们,起码还能看出点像不像,这孩子都画的什么呀。

    她敢做声:“画得不好么?”

    这才惊醒了万长生,连忙笑着摸摸艾米拉的头,鼓励两句,给钟明霞挥挥手跳上车走了。

    钟明霞再看看奥迪车标,做个鬼脸。

    进教室去。

    做了这么多次车展模特、礼仪、前台,她还是知道什么是豪车。

    当然,再区分具体型号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万长生这会儿则是乐开花。

    这就好比红军长征,一直在茫然不知所措的到处尝试冲杀,终于在川西捡到一份报纸,知道陕北还有个根据地,那种有了目标确定方向的畅快感,是难以抑制的狂喜。

    这一刻,他迫不及待的想跟人分享。

    当然也只有跟杜雯分享。

    经纪人嘛。

    在脑海里面好像就是面对面,自言自语的说了一路,把车开进医科大停好车,才把千言万语汇集起来发消息:“还记得那个称重的宫女么,你叫我做成不锈钢,老郭建议我把这尊和尚雕像做成不锈钢的,现在大概完成以后的现代效果让我很吃惊,这就是材质变化的魅力,我又自己做了个不锈钢的小品,有种感觉,可能我要和不锈钢结下不解之缘,这也许会成为凝结我风格基础的第一步。”

    杜雯没有即时回应。

    万长生捧着礼物和小野花,步行好大一截距离到医科大女生寝室楼下,才给贾欢欢打电话。

    本来他打算周末再带给欢欢的,钟明霞这个建议不错,一切都要以欢欢的高兴为最大。

    果然,仅仅几分钟,贾欢欢就趿着拖鞋从楼上冲下来,用那种沉浸在恋爱中的欢喜鸭子步,身上挺随意的披着外套,在楼门口看了眼,都不顾衣服滑落,喜出望外的笑着冲跑,差点还被拖鞋绊了下!

    万长生赶紧迎上去些,恰好一步接住有点踉跄的老婆,贾欢欢娴熟的跳上来,嬉笑着使劲亲万长生的脸脖子:“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了?想我了吗?哈哈,我也想你了!”

    恐怕只有深爱的情思,才有这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受。

    万长生感觉像抱着树袋熊似的,笑着把牛皮纸包跟小野花拿出来:“在雕塑工厂给你做了个礼物,这些日子,做电焊做打磨都是在做这个,希望你喜欢,嘿嘿,这花也是我们雕塑工厂的。”

    贾欢欢都笑开花了,这时候好几个也披着衣服的女生陆续从宿舍楼出来,有个还细心的捡起欢欢那件衣服,然后都笑着站在不远处。

    万长生努嘴给迫不及待扯牛皮纸的老婆看。

    回头的贾欢欢脸上只有骄傲,使劲扭转身显摆:“亲手做的!他亲手给我做的,嘻嘻……”

    女生们就趁势围过来了,好些经过的女生远远看,一起看见贾欢欢从牛皮纸包里面翻出来一个亮晶晶的疙瘩坨坨。

    反正那一刻,近处所有围观看清东西的女生,估计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做的?”

    “吹牛不打稿子吧?”

    真有人这样脱口而出。

    实在是所有大学女生普遍意义上认为的浪漫,都具备了。

    身材高大健壮的男生,虽然眼睛有点小,身上衣服也不多么时髦,可看着就让人觉得温和可以信赖。

    如山一般的身材,却带着这样轻柔体贴的动作抱起女朋友,动作是那么习以为常的熟练。

    就是充满疼爱的亲近。

    这时候被拥在怀里的女孩儿是幸福的吧。

    正好下午晚饭前后的时光,夕阳西下,红彤彤的落日余晖映射在女孩儿手里的亮晶晶上。

    简直堪称人间美好。

    等看清那是个猫咪造型的金属体,之前还有点矜持的女生们喧嚣起来,纷纷伸手:“欢欢!看看!给我看看!”

    “真是他自己做的?不可能吧?”

    “哇,好漂亮……”

    甚至连万长生都惊异,在夕阳光线下,不锈钢甚至能反射出一种流光溢彩般的光芒。

    这更加深了他对这种材质的探索兴趣!

    贾欢欢本来是艰难撕开牛皮纸,甚至有点不解为什么要用这么皱巴巴又结实的破纸包着,但也不嫌弃那把小花是多么平常,搂着万长生的脖子咯咯咯笑不停。

    可听了质疑的语言就不高兴了:“沈丹!你看看长生哥的手,你看他的手,这段时间天天就是在做这个……”

    然后难得沉脸对万长生鼓腮帮子:“相比这个礼物,我更想你的手好好的!”

    看了就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