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16、有人总会忘记莫欺少年穷
    万长生上课就无所谓环境,什么地方都行。

    费雪雁和徐朝晖的病房,艾米拉的a380头等舱,千人艺考的仓库,甚至文创园的广场空地上,他都能讲课。

    但显然苏沐楠特别在意环境。

    铺着的毛毡上墨迹点点,瓷盘、砚台、墨汁随处可见,镇纸、笔架、篆刻刀和练习石也散布其中。

    光是看看,万长生也有点跃跃欲试的想写点,刻点什么。

    但都不如周围墙上的书架跟字。

    既有工整光洁法度庄严的正楷小书,也有苍劲奔放的狂草,还有架构大气磅礴的古行。

    大小不一的字幅,挂在那里就有展览画廊的效果,让走进来的人不由自主欣赏。

    哪怕不懂书法、篆刻,也能看见书架上的书啊。

    从国外名著到国学文本,从《陈寅恪与傅斯年》到《缘缘堂随笔》,甚至还有大量的连环画册,连孩子都能看懂吧,当然不是奥特曼跟植物大战僵尸,全都是《三国演义》、《岳飞传》这样的传统白描精品。

    连万长生都忍不住摸一本随手翻翻,又突然觉得被这个阿姨当成小朋友收拾了!

    但其他来上过课的小伙伴都悄悄说这些书,是申申从江浙货运发过来的自家看过书,而不是临时买来凑数。

    这让万长生想起自己办公室那堆得都有点堆不下的各种专业书籍。

    忽然有点惭愧。

    他拿了一部分去放在一号仓库的酒吧给学生分享,但骨子里还是习惯后山的碑林、书房那都是自己的天地。

    这不是小气,他没这个习惯。

    从小就是个孤独的庙守,除了爷爷几乎没有可以分享交流的同伴。

    苏沐楠的教学风格果然有点幼儿园阿姨的路数:“都找位子坐好,坐好呀,今天我们学习基本的刀法,还有夹具的应用,印章都得是反过来的,这对大家可能有点不习惯,来,大家跟着我这样先把练习石卡到夹具上,小心点别夹到手哦……”

    万长生有点啼笑皆非,他都高阶到参加全国青展,去博物院当传人了,也得坐在这里规规矩矩的跟启蒙学生一样?

    当然他不会表现出来。

    所谓教养就体现在他不会烦躁厌恶,哂笑着翻开旁边的一本连环画,按照苏沐楠说的方式,用夹具把练习石固定好以后,偷偷在那用人家十块钱一根的初级刻刀刻图案玩儿。

    并不因为自己水平超群就炫耀显摆甚至反对基础教学,甚至借着这场面开始思考自己的雕塑构思。

    也必须承认人家安排的这种夹具确实很舒服,成年人的手指固定一枚练习石,对指头的力量稳定要求很高,时间长了第一指节多少都会有些外翻变形,形成所谓的龙爪。

    所以绝大部分篆刻者都会用夹具。

    现在甚至还开发出来带底座的旋转夹具,可以把底座吸盘固定在桌面,然后只需要用手稍微稳定下夹具盘,轻松稳定操作,任意角度随心所欲。

    万长生只是因为喜欢随手刻,加上从小的习惯,酷爱那种石头跟刀尖交流的感觉。

    才有些固执的保持习惯,现在觉得体验下新东西也不错,他本来就不固执。

    苏沐楠真是手把手的教,怎么把印章口涂上点墨,再勾出要刻的字形,然后轻轻下刀:“不要怕刻错了,刚开始是必然的容易控制不好刀口,别划到了手,你这手得这么摆……”

    教室里就此起彼伏的尽是各种小兔崽子要求申申亲临指导的呼唤。

    万长生更乐得清闲,坐在角上不起眼的勾画自己的想法。

    有些选修篆刻课的学生还奇怪的看他几眼,不是应该存着敌意藐视吗?

    明明是天阶高手,却被叫在这里扎马步,也不生气?

    都已经在担任授课助教了,现在被顶掉一点脾气都没有?

    如果非要找原因,恐怕也只有因为对方是个好看的小姐姐吧。

    但万长生又一点撩拨的行为都没有,安安静静的在那刻画自己的东西。

    好一阵,幼儿园老师挨着把十来个选修课学生辅导起步,转到这边来发现了万长生。

    才好像想起了这里还有个助教,依旧温温柔柔:“你怎么在刻这个玩儿呢,那边讲台抽屉里面有零食,你去拿点来分给大家。”

    万长生下巴都要掉了,大美培训校那边就算是面对一群艺考生,也不至于还要发零食糖果吧。

    他真不是指责对方的教学方式,小声建议:“都是大学生了……”

    苏沐楠却习以为常:“多吃点零食才有力气刻章呀。”

    还别说她那一口吴侬软语,是真的好听。

    万长生揉着发疼的太阳穴,还是过去拿了,抽屉里面真有一大包糖豆、巧克力、小饼干之类的。

    他拿去分发给学生们的时候,一个个都忍不住对他做鬼脸。

    美院上课,上到老师给买糖的状况,真是第一次见!

    万长生转回来把袋子给苏沐楠示意,还好,这位老师没自己也抓个糖果吃,正卸下万长生刻的东西在细看:“考虑的是什么呢?”

    旁边两个学生立刻起身伸长脖子也看。

    印面上啥都没刻,万长生真觉得自己这会儿刻点什么都是在争议,何必呢,不是说孰高孰低的问题,印章这个东西只要上了台阶,就没有太明显的好坏。

    篆书篆文理解到位,用刀口在石头上刻出来的字样,刀切斧砍啊,有些斑驳缺口才是印章的味道,如果跟机器扫描一样精准无比,反而就像照片和肖像画之间的关系了

    所以他不觉得挂在墙上的几方红印多好多坏,大家各有各的风格爱好罢了。

    没必要争论。

    所以借着思考自己的雕塑作品,他信手在练习石侧面刻了好几幅《三国演义》连环画的白描图,关云长刮骨疗伤,诸葛亮城头弹琴,张飞独站长坂桥,赵子龙拔剑斩人。

    这就一眼能看出来功底了。

    人家在石头上用刻刀尖都没法按照打好草稿的字样刻出直线,万长生却精巧细致的在上面刻白描!

    静态悠闲,动态昂扬!

    任何印章石头配上这样的侧款描图,都能身价倍增!

    而且奇就奇在四幅图都刻得缺角,三分之一的斜下角或者斜上角都没刻。

    画过画的人恐怕都知道,画个残缺半截,难度比画整体大多了,因为只有画全了才容易看出来比例关系对不对,敢随手只画个局部的,那真是对整体关系胸有成竹。

    万长生指的就是这个:“我想象的是尊雕塑,斜着下半截是印章石,上面半截是不锈钢,乍一看是个雕塑,细一看是个放大的印章,表现古典传统和现代新意思之间的融合。”

    苏沐楠想象下皱眉:“有点怪。”

    万长生也不多解释,可能他成长环境比较单薄,对传统的坚守没有那么固执,该变化就变化。

    苏沐楠更不多说,她眼里也断断不会出现别的女生对万长生那种仰慕崇拜:“我先上一个小时课,后面一小时你用你的方式给大家讲讲?”

    纯学术性的交流,万长生就说好。

    可就在苏沐楠刚转身继续充当幼儿园阿姨的时候,教室门被推开,颜教授背着手志得意满的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万长生,却直接把目光越过跳到幼儿园阿姨身上:“小苏,上课还顺利吗?”

    真心的,就他喊小苏的那俩字,万长生和在座的学生们都哆嗦下!

    有点酥!

    苏沐楠倒是笑着露出上面那排白牙:“颜教授好,我们正在上课,谢谢您的关心……你这个冲刀不要下得太重,力气是用在方向上,而不是用力握刀,想想你写字是怎么的,运刀游刃有余的感觉就是你拿笔的样子。”

    被她低头俯身握住手辅导的男生,估计这会儿脑海里面都空白了。

    万长生想笑。

    这苏老师嘛,上课热情是有的,至于经验……还别说,杜杜那句话是说对了,画家艺术家,跟教育工作者是两回事,自己画得好刻得好,不等于就教得好。

    看看颜教授的表情吧,可能也是恨不得自己坐下去当学生。

    但终归还是有目的,也不在乎苏老师没有继续逢迎自己,自说自话的背着手做视察状:“我们蜀美的篆刻课程一直都比较薄弱,全靠有你这样名门科班的生力军加入,才能避免我们走上野路子,所以我们蜀美国画专业是会全力支持你把篆刻课程做成精品,那么在未来的新书法篆刻专业里面,也就是学术带头人啊。”

    哪怕如学生,都能听得出来这里面包含的讽刺、吹捧还有许诺了。

    纷纷表情诡异又奇特的看万长生。

    这里面只有三四个大美社的小伙伴,其他全都是男生,要说讨厌万长生肯定无从说起,但全心拥护这位学生会主席也未见得。

    对超乎常人的天才、明星,大多数其他人还是多少有点不同心思的。

    话说大家都是走在这条艺术之路上的,凭什么你也太得天独厚了。

    说起来女同学反而更容易对万长生有好感,也不是没有原因。

    哪怕是追星式的仰慕男神,也都主要是基于性别差异。

    男生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