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17、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苍蝇想立头
    面对这种近乎于挑衅的语言。

    万长生没什么表情,依旧慢条斯理的画自己的稿子,刻自己的侧款。

    苏沐楠也不说话,借着手把手教人,还离这两位都远了些。

    不掺和。

    可是有偶尔抬眼好奇的打量下万长生。

    也许多少有点意外他的涵养吧。

    这个年纪的男生,有几个忍得住?

    别说是教授,哪怕是系主任、院长这样的领导,被学生顶撞在高校也不是罕见的事情。

    年轻人总是无所畏惧,或者说头脑发热什么都不顾了。

    血气方刚,一怒为红颜都是常事。

    也就中年人才会权衡利弊,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看上去万长生是忍气吞声不得罪人。

    颜教授恐怕就是来享受这种局面,志得意满的朝着万长生这边踱步:“有些人呢在外面学了些三脚猫功夫,就觉得自己了不起,特别是狐假虎威的仗着抱了大腿,恣意妄为,其实学术上毫无成就!”

    苏沐楠终于开口了,一脸的为难:“颜教授,我这在……在上课呢,您有什么事儿回头处理?”

    颜从文岂能鸣金收兵,说不定他等这个局面都等了好久:“苏老师,您刚来,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我这也是善意的提醒不要上了有些人的当……”

    万长生是不想跟这种人吵得一地鸡毛,那多没风度啊,丢不起这个人。

    但遇见事儿可不会怕,闻声还是把刻刀放下,用温和却没什么温度的目光,冷冷的看着面前中老年男人折腾。

    颜从文脸上都有老人斑了,火气还那么旺,真不知道他写了一辈子的书法,修身养性这个基本功能练到哪里去了。

    跟万长生的目光一接触就立刻爆发:“对!说的就是你!看什么看……我说过不会让你坑蒙拐骗得好处!”

    万长生蔫儿坏呢,就在这些地方,他甚至还多了点笑眯眯:“哎呀不好意思,我已经得到的好处多了,去年我光是培训校纳税都交了上千万,你写那什么盲书能赚到多少钱?在国画系当教授工资能有多少钱,要不要去我那儿当个书法老师,课时费可以谈啊,但就不能在女孩子身上写字了哦,人家要是告你耍流氓,我也瞒不住的。”

    绕着弯儿骂人呢,说的就是万长生这种功夫,看似什么脏话都没骂,啥老底儿都揭了。

    学生们使劲捂嘴忍笑。

    大美社的小伙伴,主要就是那个被迫讲课的家伙,早就摸了手机在那偷偷摄像了!

    别人不了解万长生,他还不知道?

    人家博物院那么大的北派泰斗,万长生都吊儿郎当,更不用说在戏剧学院遭遇的当红明星了,万长生从没有怵过。

    有时候连他们几个抬眼看颜教授的目光,都有点纳闷儿。

    万长生现在越来越人多势众,一切都是朝上走的势头,您难道就不综合分析下,还主动碰瓷招惹,这是干嘛呀?

    所谓鼠目寸光,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种人的。

    当然搞艺术的也有可能是习惯于站在自己角度,不认同的就是异端。

    颜从文脸上气得就如同中世纪宗教审判所看见异端那样,出离愤怒:“万长生!你不尊师重道……”

    万长生轻巧接上:“你不值得我尊重。”

    颜从文一口气都上不来:“你趋炎附势……”

    万长生嘴快:“你才是。”

    就像划拳时候的节奏被带快了,老教授不得不加速:“你不学无术,毫无建树!坑蒙拐骗,欺上瞒下,拜金贪婪……”

    看着老人家急得都要心肌梗塞了,还那么勉力用说唱爆成语大接龙,万长生就不加码了,笑嘻嘻的带头倾听。

    就像说唱选秀上的评委一样,甚至还跟着节奏点头打拍子!

    讨厌死了。

    老脸扭曲,唾沫横飞的颜从文觉得自己明明占据了上风,怎么就没有一点愉悦感呢?

    年轻学子们都在偷笑了。

    苏沐楠更有些匪夷所思的瞄着,因为节奏骂得比较快,基本上都是西南口音方言,她明显跟不上。

    就差耶耶恰克劳的时候,有人敲门,然后急切的探头:“万长生!万长生在吗?”

    是系上办公室的行政老师,一眼瞅见万长生就惊喜:“哈!来电话了,青展那边来电话,你的作品拿了金奖!我们国画系这次可争光了!”

    哄的一下,教室里面炸开锅。

    全国青展拿金奖!

    如果把全国美展这最高奖项比作奥斯卡的话,青展差不多就等于金球奖。

    如果把全国美展比作足球世界杯的话,青展差不多就等于欧洲杯。

    甚至在球迷中间这个比喻更加恰当一些。

    因为世界杯是全球几大洲分配名额,各大洲之间水平差异,导致实际难度、精彩水准还不如水平都很接近的欧洲杯。

    全国美展也是这个道理,因为允许所有美术家参与,所以其中论资排辈的情况就不可避免。

    反倒是全国青年美展,都必须是在年龄限制内,公平性和脱颖而出的难度都要高很多。

    当然,年纪轻轻能论资排辈到万长生这种地步也确实不多。

    所以万长生脸上没啥反应,还没两年前听闻自己获得专业校考第一名时候的小兴奋,因为他知道这不是靠自己的真实水平获奖,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他就坐在那,脸上只是露出个哦的表情。

    可看在其他人眼里,只会卧槽!你特么也太淡定了吧?!

    青展金奖?

    这意味着什么?

    留校是妥妥的,进美术协会或者画院之类的行政编制单位都是手拿把掐,全国各地都会抢着要。

    等于在超级足球联赛拿了射手榜前几名的球员,光是各地承诺的住房收入之类,都立刻能变现了!

    那天苏沐楠不是提到什么性书吗?

    那位老兄也就得过一次青展三等奖,就能够让他胡作非为二十年!

    这基本上就是艺术圈的免死金牌啊。

    蜀美现在的院长,赵磊磊作为青年画家里的代表人物,无一不是获得金奖才走上显赫之路的。

    万长生居然在大二时候就实现了。

    他还这么淡定!

    激动的小伙伴使劲抓着他的肩膀摇:“哈哈哈!”

    只有那个最早拍摄的小伙伴竭力控制住了自己激动的情绪,专注于拍摄,要记录下这个难得的时刻。

    苏沐楠也是这个时候难得淡定的样子,还悄悄把自己靠近墙角,饶有兴趣的观察万长生表情,看他甚至有点百无聊赖的把笔在旁边随便画画。

    还有个使劲盯着万长生的,恐怕就是骂到一半被打断的颜教授,哪怕是在这种时候,他依旧能挤出不以为然的神情:“运气!我还不知道那里面的勾当,都是运作关系!你那国画水平都是欺世盗名,所以以后你还是去画你的画吧,别来捣乱篆刻书法了……”

    行政老师噎了下:“没有,万长生的篆刻作品也拿了金奖……”

    整个教室里面安静了下,几乎能听见别处哪里也在欢呼还是惊呼,直觉上都应该是为这个事情。

    可能是想省点力气,赶在大家重新喧哗起来之前,行政老师索性一口气:“雕塑也拿了金奖,三个金奖!三个!”

    教室里面彻底炸开了,所有人都在迫不及待的鼓掌,连苏沐楠都吃惊得鼓掌。

    要知道这种评奖,基本上是一个类别一组评委,断断不会出现什么油画家去评雕塑的场面。

    大家多少都知道点评奖这种事情的猫腻,颜教授不是还酸溜溜吗,可万长生这是什么操作?

    同时搞定三个组别?

    每个类别的评委起码都是十来个以上,要搞定这样的局面,那得是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且真搞出这种局面,不是众矢之的嘛?

    只要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去干这样的傻事儿。

    那应该算是找死。

    如果不是这种匪夷所思的做法,只能说万长生的作品足够过硬了!

    中外美术史上,的确出现过不少艺术通才,雕塑、油画、版画、发明家、建筑师、音乐家之类一连串头衔。

    但往往画家或者雕塑家才是他们的主业。

    万长生这……

    哪怕篆刻这门类确实有点偏,国画和雕塑可是大类,响当当的大类!

    恐怕就连颜从文都明白,万长生这下要大红大紫!

    看着不但没有欣喜若狂,反而脸上更加讪讪的万长生,有种自己追求女神多年而不得,对方左拥右抱却心不在焉的强烈郁闷!

    于是刚刚狂说一段rap的颜教授,加上一连串冲击力过大的消息导致气急攻心,竟然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就倒了!

    直接朝前扑倒在铺着书法毛毡的桌面上!

    热闹喧哗声中,居然没被人注意到。

    反倒是坐在对面的万长生反应快:“喂!喂……赶紧打急救电话,赶紧打电话,秦老师,老师快问问,颜教授有没有什么高血压、心脏病的病史,赶紧联系他家里人……”

    教室里面一片兵荒马乱。

    不过由此开始,万长生离奇获奖的消息,把老教授气得差点没了命的传说。

    就跟他的新绰号一起,在蜀美不胫而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