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38、到底谁才是恶人巧谄多,非义苟且得
    等到万长生那件雕塑复制品出现在展厅的时候,领导参观已经接近尾声。

    可能是场馆参观路线设置的原因,这尊获得金奖的雕塑作品放在最后的厅大门中央,顺着出去就算是结束了整个参观游览行程。

    原作一米多见方的汉白玉,这里只有一半大。

    本来艺术冲击力下降了不少,在周围有些真人比例大小的雕塑面前,都有点像个配角了。

    这几位领导中,却有人呵呵笑着:“对嘛,就是这个雕塑,我在戏剧学院的校门口看到过……”

    其他人就算不知道的,这下也瞬间明白来头不小。

    重点看看。

    这也是万长生解说次数最多的作品,词儿都很熟练了。

    从创作出发点,在国家大剧院后台得到的灵感,然后一次次修改调整,最后呈现出来这样纯汉白玉的作品。

    简洁抽象的表现语言,很难相信是和刚才那幅国画的作者出自同一个人。

    这就好比能够同时唱男女声的歌者,自由切换在两种腔调之间那么让人惊叹。

    肯定也加深了各位领导对这位青年艺术家的印象。

    满意而归。

    万长生在美术馆停车场和组委会领导一起,恭送大佬离场,然后才有机会坐下来歇息下,这会儿就是大量的媒体开始挤过来找他采访拍摄了。

    成群结队的都挤在万长生这边拍摄,专门留出来的沙龙空间,万长生坐在椅子上接受采访的时候,周围半数的媒体都在跟着一起拍!

    杜雯本来是巴不得有这样扩大影响的场面,可是今天显然媒体热情度有点过高,同样也会导致其他艺术家的曝光度受到影响。

    这种局面跟当初在戏剧学院实验剧场的不平衡如出一辙,虽然艺术家们不至于那么耍大牌,但肯定也会抱怨资源的集中。

    不患贫而患不均啊。

    掉过一次坑的万长生注意到这种情况,远远的跟杜雯交错下眼神。

    经纪人就明白了。

    林楚妮假装媒体记者上场,带着自己的团队把万长生带走,说是早就安排好的专访机会。

    搞得其他媒体很想搞清楚这是什么牛逼的国家队吗,这样抢机会。

    杜雯已经以经纪人的身份开始发名片,如果回头需要做专访,到江州去采访,或者对万长生有更多兴趣的话,可以先跟她联系安排,一切都是职业化的运作。

    这里可以加上微信联络。

    这种反而让媒体觉得舒坦,因为有规模的娱乐界明星都是这样的做法,有统一的新闻稿跟完美无缺的修图发放,想要深度挖掘的话,还能给你一整套说辞,只是独家与否就看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了。

    于是迅速就让杜雯把媒体关系联络上以后疏散。

    林楚妮带着万长生躲到休息室:“今天出风头哦?”

    万长生笑笑:“我连那几位领导谁是谁都没记住,辛苦你们了,费用肯定是照结,晚上有空再一起吃个饭?”

    就像在家里习惯于吃流水席,万长生现在都最习惯于请吃饭。

    林楚妮瞧不上:“这五六个拍摄队伍里面可有俩都是你的人,算不算钱那是你跟杜雯的事儿。”

    万长生的态度都是:“她拿主意就行。”

    林楚妮靠在旁边的桌边,双手抱胸把长腿交叉下:“你知道她对你意味着什么吗?”

    万长生看她一眼就明白:“朋友、伙伴,可以完全信任的那种,如果你觉得男女之间非得是爱人才能体现,我觉得那低估了杜雯的能力。”

    林楚妮乐了:“敢情你还觉得做恋人是最简单的?”

    万长生想想点头:“家人相处还有什么复杂的,最轻松最简单的关系,当然也需要经营维护,但绝对没有艺术探索、事业追求那么复杂,家始终是个内敛需要保护的港湾,可其他事情很多都带有创造性和开拓性。”

    林楚妮凝视这大道理都明白的男生,不由自主的有笑意:“她说想争取在你们搞的那个文创区拍个电影,小成本小制作的那种文艺片。”

    万长生对杜雯大开大合的跳跃思维早就熟悉了,但还是没想到这么大的招:“拍电影?能行吗?”

    林楚妮放下手来撑住桌面:“说难我们戏剧学院表演系、导演系的大把学生毕业以后很难参加一部好片子,更别说你们这群外行了,说不难呢,只要顺着老雷,席妈的关系,让他们帮你撑腰,这事儿实现起来也不是天方夜谭,毕竟就是利用那种旧厂房、旧环境拍一部怀旧的青春校园片,也花不了多少钱。”

    万长生想想:“这事儿我不是很懂,但如果她决定,并且在我们的团队都获得认可,那我就支持她。”

    林楚妮笑:“你可真够迁就她的……”

    万长生摇头:“这不是迁就,是锻炼的机会,拍电影我不懂,但这是戏剧学院的本行,也肯定需要大把的美术人手,哪怕是为老雷培养舞美人才,让更多人参与体验,只要不花太多钱,这种体验我觉得就是值得的,更不用说这个过程中……杜雯的初衷应该还是想把整个文创区推广宣传起来,我很赞成这样的思路,这或许对于改变那个地区的人有帮助。”

    林楚妮撑住桌面的动作,肩膀自然就耸起来,少了几分她平时的犀利强硬,多了些柔弱,很好看,好看的姑娘却看着万长生好几秒没说话。

    万长生争分夺秒的打开手机检索信息,却在一大堆马上弹出来的信息中心,吃惊的发现苏沐楠居然给他发了一段文字。

    “非常抱歉因为高云野的不成熟和莽撞,给大家带来不方便,莫可言表,更是对你个人深以为歉。因为你抱着非常宽厚的心胸在促成我跟荆老的学术交流,却被他无端影响甚至误解,至感不安。故今天的学习工作勉力完成,我觉得需要提前返回学校沉心静气的思考很多东西,在此对你周到的安排表示诚挚的感谢,并已经告知家人准备接待你的姑苏之行,望能稍解我的愧疚之心,万望海涵。”

    在这个通常都是三言两语交流的年代,还如此认真保持礼节,殊为罕见。

    万长生都顺手输入了一句:“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又觉得苏东坡这句话有点狠,况且也不该是自己这么个外人去说三道四。

    他这会儿终于明白,不能随随便便对女孩子说什么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了。

    卖弄文采就是撩妹,就是不守夫道。

    删掉,简单回复一句:“好的,谢谢。”

    然后再看见大美的群里面有点炸锅,他本来还以为是杜雯把自己的照片发上去引起的热闹喧哗,定睛一看,却是在讨论新出现的一篇抨击骂文,有理有据的扒了万长生的很多事迹,仗着吹捧谄媚老前辈,获得北方篆刻界大佬的青睐,混进皇宫博物院狐假虎威,由此才得到了平京篆刻界的支持,得到了国内书法篆刻研究院的支持,理所当然的抢到了这次青展的金奖!

    这就是目前国内篆刻界发展无力的真相,因为权力都被这些既得利益者掌控,被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破坏了整体生态空间。

    如果说这一大段还夹杂了一些万长生都不太清楚的行业关系。

    抨击评论里面还直接把万长生带领自己的团队,抄袭皇宫博物院文创产品的料翻出来,甚至把两边的部分产品罗列出来做对比。

    由此得出结论,万长生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必须要承认,文创产品本来就是这些门类,卖得最好的就是便宜的方布袋,大妈可以背着去买菜的那种,超市还免费赠送,但花纹图案做好看,帆布面料用好点,女生们也挺喜欢背。

    要不就是手机壳、文具、t恤这些东西。

    可以说是万长生从博物院得到了触动,开启了新世界可以做这个。

    而整个大美社的团队成员是得到他的引导,才战战兢兢开始设计,借鉴学习博物院的整体架构,学着做有哪些门类,其实每样东西的设计都是自己做的。

    手机壳卖得最好的永远就只有那几个品牌的手机模板,t恤永远都是那个样式,布袋也只有那几种款。

    总不能说天下啤酒味道差不多,就是抄袭吧?

    这种文创产品,载体不是最重要的,核心是上面的文化符号、设计创意啊。

    可摆出来对比的东西,在外行看起来,t恤类似,布袋类似,什么都类似。

    外行哪里懂这些设计行业里面的弯弯绕绕,只会凭着自己看见的这点对比,被人轻而易举的裹带进去义愤填膺。

    立刻在网上带起一大片的狂骂!

    这还是今天早上才发出来的文,现在是年轻人没有充分上线的上午,就闹腾成这样,接着发酵会成什么样儿,有点恶毒……

    因为从微博上面发出来,被大量转载的这片专业评论抨击里面,还@了皇宫博物院、美术管理机构、戏剧学院、蜀美等等一大串实权相关单位,鼓噪得非常厉害。

    几乎是瞬间,万长生就能猜测出来这篇文章大概会是谁写的。

    隐约记得苏沐楠说她男朋友是艺术评论人,貌似来平京也是策展的?

    没想到是自己引狼入室的带着个卧底走进内部。

    想来苏沐楠这老实姑娘,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吧,如果她知道给万长生带来这么大的抹黑,就不是那样的礼貌用语了。

    万长生这货在这种时刻,居然笑起来。

    被旁边林楚妮一把就抓了手机去:“丫的又在想哪家姑娘呢?!”

    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