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65、我改还不行吗?
    其实春节在一起过的,只有钟明霞和万长生。

    贾欢欢本来打主意留在江州的。

    可大年三十下午,她爹趁着一大帮村里各家头头都过来看望万长生的时候,把女儿接回去过除夕夜。

    因为对于观音庙来说,除夕之夜,任凭外面广场上,来自蜀东地区周边几十个县镇的善男信女们把头香头柱抢得多么厉害。

    万贾孙胡四家人的头香早就在碑林里安安静静燃放了。

    这几年都是万长生主持的祭祖仪式。

    这也是他逐渐掌握庙守管理权的象征之一。

    但今年恰巧,烧伤这么厉害,甚至安排到除夕前两天还又进行了最后一次植皮手术,虽然没什么相斥反应,但渗液状况是必然的,甚至都不能轻易牵扯移动。

    这样两条腿都跟补疤裤子一样的惨状,可把苏老师看了流泪不已,贾欢欢则揣摩人家的针法!

    所以肯定不可能拖着回去主持。

    孙二娘都必须赶回去的场面,自然是彰显她代替打理的权威。

    这边争不赢这个,好歹也要把欢欢带回去相提并论啊!

    庙守的妈和庙守的老婆才是半斤八两呢。

    欢欢年纪不大,却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于是说好第二天上午就回来,对钟明霞千叮咛万嘱咐,再承诺给长生哥带村口周婶家的米糕,才在一大群亲戚的前呼后拥下走了。

    钟明霞终于有点吃惊这乡下家族的排场:“土皇帝似的,怎么没革了你家的命?”

    万长生仔细想想摇头:“我们可是出了名的善人,除了些老祖宗的传家宝,其实以前的家底儿抗战的时候都耗光了,我们几家的子弟只要留下子女的,都上战场了,现在这钱,可都是托了这年头的福,趁着我们那点家底儿一下就窜起来了,以前可从来没当过地主剥削劳动人民,再说连着几个村都是自家人,跟着观音庙世世代代吃饭务农的,护庙都护不过来,再说蜀川的乡下是出了名的懒散抱成团。”

    钟明霞也回忆:“听我爸妈说,他们长大到厂里已经开始败落了,但以前可是闹得最厉害最革命的地方。”

    万长生明白:“军工厂嘛。”

    钟明霞不懂就问:“为什么那会儿我们那里那么重要,听我爸说以前厂长都能跟县长平起平坐的,怎么突然就变得那么破,一钱不值了,我妈说是上面贪污搞垮的,我爸说她瞎说,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反而是你家那寺庙始终都在。”

    万长生尽量简单:“就是时代的变迁,那会儿先要拼命的保证国家立起来,要有刀枪铺子,等吃饱穿暖自然要放马南山、刀枪入库了,在国家大势的时代变化面前,个人是非常渺小的,要么就是我们中国千百年来的农本社会,尽量远离时代的更迭,躲在穷乡僻壤自给自足的生活,也就是俗称的世外桃源。”

    钟明霞向往:“真有那样的地方?”

    万长生真实而残酷:“哪怕有,只要出现一次盗贼,就毁了,所以观音村之所以凝结起来,就是千百年来标准的农本社会,对时代变迁充满担忧的人们聚集到一起,自给自足还能抗拒盗匪,当然碰见叛军那也是泥菩萨过河,所以我有种感觉,观音村的时代要结束了。”

    钟明霞还在回想刚才那群拿着豪车钥匙的土豪们:“可……他们说起来你们那还很赚钱啊。”

    万长生无声的苦笑下:“就是赚钱太多,如果再来一次……”后面他就没说了,钟明霞也未见得懂。

    钟明霞只懂护理,照例端了水过来收拾万长生,好在这半个月几乎每天都这样,他也习惯了。

    钟明霞也照顾万长生情绪,把病床边的帘子拉上,不然哪怕贾欢欢看了也探头探脑的。

    病床边围着的那种帘子,拉上就像个封闭的小空间,平日里习以为常,今天却显得格外静谧,也许是能回家的病人都尽量回去过除夕了。

    但钟明霞不是为了让气氛旖旎的,细心打理着:“之前你妈在,嫂子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阿姨说让我跟着她学做生意,你说好不好?”

    万长生觉得自己像个昏君,尽量理清思路:“你自己觉得好,那就行,最关键不要听她们那套什么姨太太之类的鬼话,这也是观音村和时代矛盾的地方,肯定都会消除掉。”

    钟明霞轻声:“我知道你对嫂子好,要我说做姨太太、做丫鬟、还是做模特,什么我都行,之前我不是说过吗,我本来就想找个有能力改变我命运的知名画家,你不就是?你现在这么有名了,我上网搜过,你现在肯定比老童甚至你们那个院长还有名,他们都老了。”

    万长生很没战斗力:“这哪能比,你也是,别习以为常就觉得什么姨太太之类正常,你愿意学做生意,不也是说过想跟着成功人士多学点东西吗,我这结疤到元宵节,估计就能基本自理了,对吧?你也要有自己的生活,我会跟欢欢结婚,千万不能耽误了你。”

    钟明霞想得可清楚了:“嗯,再遇见个男孩,你说他会怎么看我做过人体模特呢,我要不要主动给他说?这种戏码我可看得太多了,有小姐妹爱得死去活来,把自己以前的什么经历都坦白了,立马就翻脸走人,说什么不愿在死了人的地方过日子,这话也没错啊,就算他不在乎,心里会不会有根刺?却就像这泼了镪水的人一样只是埋在心里,一辈子呢,能都完全不在乎吗?说了他心里有根刺,不说,我心里有根刺。”

    万长生也摇头:“对,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都是没法理解忍受的事情,传统观念跟现代意识之间的矛盾。”

    钟明霞尽量无所谓:“其实我不过才在医院实习了一段时间,见过的比男人自己见过的都多吧,我是真的看开了,就这样挺好的,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努力赚钱帮爸妈买套房……那我就跟着阿姨去学习做生意了。”

    万长生说好。

    钟明霞却手上用力:“那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万长生连忙哎哎:“你别逗我玩儿,我每年教那么多学生,虽然也是交了学费的,难道我也要他们报答?”

    钟明霞居然噗嗤娇笑下掩饰:“今年有几个女生还可以。”

    万长生无语:“停停停!”

    钟明霞不听:“跟你……我没什么的,又不麻烦。”

    万长生拼命抵抗:“我麻烦!真的!钟明霞,我生气了!”

    钟明霞倔强:“可我听出来阿姨的意思了,她连姓孙的,姓万的都信不过,要信得过我,总得有点什么……”

    万长生差点没滚床下去!

    钟明霞看见他伤口都绷开点,终于相信他的决心,又疑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下贱?”

    万长生艰难得呼吸都重了:“钟明霞,我很理解你的心态,但是我们不用这样,套用一句常见的话,俗了,我钦佩你敢脱下衣服还保留清白的勇气跟决心,你的所作所为也对得起我这个朋友的帮助,我们相互明白这是君子之交就够了,男女关系可能在这点护理关系之外再也没有,对,我再也不帮你跟你爸妈面对扯谎了,说到做到。”

    钟明霞蹲下来把下巴放在床垫边,这样可以看见万长生脸,嗯,单眼皮看小眼睛:“这就是对我刚才的惩罚?”

    万长生看眼那亮晶晶的眸子,心里跟明镜似的忍不住骂出声:“玛德,你这是掉我坑了吗?”

    钟明霞还是嘴硬:“没有!就是一报还一报,你还不是看了我,再说你也给了钱!”

    万长生就不说什么我又没摸了,扭过头去:“钟明霞,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不是,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

    钟明霞反而噗嗤笑了:“就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改吧。”

    可怜万长生居然没听过这个烂大街的梗,还自己咂摸了下,才发现竟然是个死结。

    不说话了,趴在那赌气似的拿后脑勺对着这边。

    钟明霞尽量冷静的起身帮他把衣物纱布都清理好:“好了,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个,才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下,你对我……”

    可还是按捺不住炽热的情绪:“算了,你赶我走我也说心里话,万长生,我喜欢你,我知道我除了身材好点,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但这是我第一次可以毫无保留的说我喜欢你,因为我无比相信你不会害我,不会顺手日后再说,不吃白不吃,我防着这个防着那个,连爸妈我都在防着,可是从今以后我知道有个人我不用防,哪怕你永远不来突防,我也不防,更不会纠缠打扰你和嫂子,如果下辈子我能跟你投胎到差不多的条件,还能记得起你,一定会拼命追到你,但还是很高兴,能在这个世界遇到你。”

    说完深深的吸了口气,端了水盆就出去了,盆子撞在门框上可能洒了点水出来,略失水准。

    万长生听见病房门关了,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人,有点哭笑不得的抓起手边笔,随手拉出来一条曼妙的曲线,又自嘲的笑笑,笑自己终究还是个男人,终究还是会满脑子绮念,刚想翻页。

    旁边的手机屏幕却亮起来:“我没走,在外面坐会儿,有事叫我。”

    万长生看着屏幕有点出神。

    过了一阵,贾欢欢的消息也发过来:“到庙里了,待会儿我要好好许个愿,希望长生哥来年平平安安!”

    万长生就默默的自己也许了个愿:“老子再招惹姑娘,我下辈子变王八!”

    狗子若有所感的在塑料盆里沉思着探长脖子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