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75、有则改之,无则加冕
    中国历史文化真是博大精深。

    万长生说的这句话,是两千多年前《吕氏春秋》里的名言。

    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弗变则悖,悖乱不可以持国,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意思是治理国家没有法制是不行的,那会造成社会动乱,但如果死守住法而不知道变通,也很容易引发矛盾,矛盾动乱不可以保持国家稳定,世道不同,社会变了,变法就是合适的。

    有时候真怪不得中国人习惯于从故纸堆里面反思。

    老祖宗们似乎已经把人世间需要总结的事情都总结完了。

    现代欧美国家就最喜欢抱住法不放,引经据典的认为以前好的东西,现在就一定也好,所以各种吵架内耗没有效率。

    而中国人在几千年前就搞懂了这个道理。

    一定要有法,但随着实际情况变化,又要相应的调整。

    只是这个调整,在如此庞大臃肿的国情体制面前,肯定会显得无比艰难。

    有些自视甚高甚至愤世疾俗的人总喜欢推倒一切重来,觉得那样既英雄又浪漫,充满了革命主义气息,还能给自己改变命运。

    但在务实的人眼里,就是幼稚和中二。

    他们会默默的去做,譬如万长生这样。

    院长再点燃一支烟,却基本都没有抽:“是啊……改革,总是这么艰难的,美术界……各级美术机构,拉山头拜师、跟风追潮、巧立展赛名目,各种变相洗钱沆瀣一气,更不用说一部分掌握着书画特权,评判标准和披着艺术皮的别有居心了,这样发展下去,其结果确实是无益于社会,有罪于后人啊。”

    万长生反而问了:“那您觉得美术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院长想了想:“书画应该以陶冶情操、修身养性、探索人文思考为目的吧?美术界更应该以教化民风,传承文脉德育,增添生活美感作为主要责任?上次你也谈过你在寺庙画画做菩萨长大,这就是应该是美术界的意义,盈利创收,图谋利益还是应该作为次要目的。”

    万长生点头:“那就是了,我想大美培训校和蜀美之间没有矛盾,甚至应该看成是互补的结合,民办教育机构灵活热闹,能够做出各种尝试探索,官方美术学院底蕴深厚,脚步沉稳,之前有人跟我谈论过欧美国家大学的差别,说欧洲大学更容易受到政府、官方的影响,而美国大学因为更接近于商业机构,有自己独立自由的办学理念,我们不正好可以把两边都结合起来尝试么。”

    院长再仔细的询问了一番这个欧美大学的比较,又换了支烟:“我到美国进修留学过两年,也去欧洲交流考察过,你说的这种风格区别确实有……那么你觉得美院这边可以相应的做些什么调整。”

    这就是专业型领导可爱的地方,他内心还是把自己当成艺术家,万长生也笑:“这我可没资格说三道四,但今年寒假免费美术培训下乡已经做到了过万名孩童参与,大约在今年暑假可以突破两万人次,我想蜀美可以把这当成自己大力宣传的重点,美术学院不应该是外界不了解的神秘场所,艺术家也不是一群人关起门来自嗨,我们一直在致力推广美术教育到很多层面……”

    点开韩晓敏准备好的ppt文件,数据、图片,统计分析结果应有尽有!

    寒假过万名青少儿参与活动的所有联系方式,家庭情况问卷,年龄分布,省市县各级分布,收入比例状况,这些数据让院长看了肯定吃惊:“你们做的?!”

    万长生推卸责任:“学生会做的,有了您捐赠的健身中心,学生会好歹也有了份比较稳定的财政收入,这几次活动都是学生会全力支持参与,包括现在的大美培训校搬迁,搬走以后,原来的场所要用来建设江州市大学生艺术品交流市场,这也是学生会牵头和市教育部门今年的重点,前提是培训校把地方腾出来。”

    院长又不傻,终于笑起来:“万长生,你年纪不大,心思很多啊。”

    万长生也笑:“您觉得是圆滑世故或者工于心机都行,但在我心里其实很简单,不需要挖空心思去设计,让参与者得利,让各方有好处,这本来就是推动局势前进的不二法门,越来越多的人学习美术,了解美术,哪怕最后不会走进美术学院,但起码他们都知道怎么回事,有天赋的人还有选择的机会,这就够了。”

    院长想的是:“那你现在觉得我们推动重建附中怎么样?”

    万长生还是摇头:“不怎么样,这还是刚才那个比方,为什么附中会消失,就是因为不适应时代的变化,只是因为这个消失影响很小,消失也就消失了,不会带来巨大的阵痛和需要填补,再强行重建,您觉得意义大吗?”

    院长的意思是:“可这个阶段美院也需要做出些改变,我希望能有个新生版块来撬动活力。”

    万长生不怎么看好,但是没说话。

    这不是他应该对着院长说的事情。

    院长也没说他的思路是什么,转而问起万长生现在的创作思路。

    万长生略感意外,他确实是有两三个月都没有出作品了!

    最近最投入最有成果的,反而是那堆电影脚本,不敢说啊。

    倒不是怕泄露商业机密,主要是跟油画家院长说自己最近在捣鼓电影脚本,那不是找骂吗?

    只能从身上的小速写本里面翻出来自己从去平京参加青展就开始考虑的中西合璧:“郭教授让我在雕塑上寻找自己的个人风格化,符号化,我也尝试的做了不锈钢雕塑,但最终我还是想表达中西合璧,现代和古典的融合之美,在平京专门去考察了香山饭店,又循着建筑大师在中西合璧路子上的探索,去了姑苏考察那里的博物馆,这几个方面让我感触颇多,大师也是在几十年的岁月时光里面不断探索前进的……”

    说起专业,院长就像变了个人,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烟也不抽了,神情也欢喜流畅,凑在速写本上看得很仔细:“香山饭店我去住过,那副赵无极的画肯定也看过,其实你还别说,我在近二十年前真借鉴过他的这幅画,我也曾经在抽象画派方面纠结了好几年,那时候是真的煎熬啊,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会画画了……”

    万长生谈起雪夜感受的时候,院长更是击掌叫好:“明白了!你一说这种感受我就明白了!我夏天去的!现在平京还有雪吗?还有吗?我想马上去看看!”

    学生会主席无语:“都开春了……近几年据说平京下雪都少。”

    院长宿命论:“我……命啊!这就是命啊!你就住了一天,恰好看见雪夜,我那时候是去开会大半个月,天天看那副画,看得我都魔怔了,根本没联想到这块儿去!”

    等万长生解说到自己去姑苏博物馆的感受时候,院长的口吻已经跟老童他们差不多了,还拖长声音调侃:“哦……怪不得是和那个新来的小苏老师一起去了姑苏,我记得她好像是姑苏的,我还以为你去她家呢,怪不得会来泼你硫酸……”

    万长生白牙都咬紧了,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了!

    果然院长已经不把他当学生:“你还是注意点,上回看那个学生会秘书长对你眼神就不一样,年少轻狂风流倜傥是不可避免的,但你跟模特那个事情也低调点。”

    什么叫不可避免!

    万长生猜测背后的八卦已经一箩筐了:“我没有!”

    院长敷衍:“好好好,没有,没有,我再次很正式的提醒你这个事情,作风问题是你现在唯一需要防备的,你太年轻了……”

    万长生想争辩,我特么什么时候有作风问题!

    被院长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我这么说你要好好记在心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记住了吗?”

    最后四个字甚至有点刻意的严厉。

    万长生只能在心里鄙夷,你们艺术界是多么容易在作风问题上面翻船啊!

    所以这一次跟院长的谈话,算是比较圆满的结束了,万长生觉得跟大佬解释清楚了自己的思路,化解了培训校对美院,大美社对美院的那种尴尬关系。

    最后承诺开学以后就尽快创作新作品,再请院长莅临指导。

    总算是点头哈腰的出来长吁一口气。

    倒不是有多大的压力,而是在万长生心里,他更愿意面对个艺术家,而不是什么领导。

    苟教授的配套房已经交还回院方,但万长生在门卫这里肯定挂了号,走出来人家都嘘寒问暖:“腿好利索了吧,我说那人就该枪毙!”

    万长生连忙感谢。

    等到了酒吧,更自然是从老板到画家们都是一叠声的欢呼!

    韩晓敏可能已经喝了两杯,带着脸颊上的红霞也跟着欢笑。

    万长生就主动要求今天买单,然后才坐下来举杯。

    老童他们自然也是关心万长生在这个培训校和美院之间的关系上和老大谈得怎么样。

    万长生掐头去尾的简单说了下,强调是种互补关系,培训校更多是全面为美院做好服务的定位。

    还是得了中青年画家们一阵揶揄,敢说互补,那也是和美院平起平坐的意思了,要罚三杯。

    万长生赶紧示意说自己少喝点,这皮肤还没好完,喝了酒血液循环加快,在创伤部位受阻的话,痒得难受……

    大家又全体欣赏了万长生的伤口,居然有人说挺有逻辑美感的……

    老童却坐在边角诡笑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