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总,你老婆又闹〕〔一世兵王〕〔开局变成一只猫〕〔不做软饭男〕〔娇鸾入堂〕〔凶案现场直播〕〔带着空间闯七零〕〔柏舟不思今〕〔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巨星从诗词大会开〕〔炮灰女配重修仙〕〔我家夫人是隐藏大〕〔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忆昔大唐贞观世〕〔大唐的旗帜〕〔最强妖祖〕〔饕餮少女的星际日〕〔老祖宗的诸天路〕〔兵锋〕〔重启飞扬年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485、浅水喧闹,深潭无波
    约好明天的时间,还婉拒了苏先生提供一辆车给万长生方便走动的建议,两人才感谢了东道主的招待,告辞出来。

    杜雯抬手指个方向:“走走,健身消食,我晚上很少吃这么多的。”

    边说还边把风衣解开,不装妖娆了。

    万长生的黑灰色短风衣本来就敞开着,毕竟他由内而外的那种文雅气质是有的,只是以前不爱展现。

    杜雯还示意他单手插兜,尽可能带着温文尔雅的那种雅痞风:“现在公开露面的情况会越来越多,你就最好保持这样对外形象,回去之后让小马哥给你拍套比较正式的形象照,到处都用得上。”

    万长生无所谓的嗯,他来沪海两三次,都是极为匆忙的讲课或者路过,几乎没有这样悠闲的机会走在街头。

    本来想继续找家电影院强化突击的,可走在游客熙熙攘攘的街头,忽然觉得这么走走也好。

    杜雯就更不用说了,走在街头就是一道风景线,时不时的就有人故意加速走到前面,再假装照外滩风景,拍下这动人背影以后惊叹正面也漂亮如斯。

    两人基本上不在意周围的纷扰镜头,万长生还把碍事的镜框摘了,听杜雯了若指掌的讲述这片充满异国风情建筑的来由,当然还有对面辉煌璀璨的商业大厦。

    和万长生熟读的纵横历史慢慢契合上。

    蜀川那种天府之国、封闭懒散的小农意识氛围,和沪海滩上风起云涌是两回事。

    哪怕蜀川也从未少过权谋倾轧,但终归是窝里斗居多,不像这里眺望的都是四海五洲。

    时代和地理位置的差异,就像人的出身和环境差异一样,会带来完全不同的成长变化。

    两人顺着岸边潇洒闲逸的聊着天,从人文历史到诗词歌赋,再从天文地理到人生哲学,反正就是全程都保持间隙,绝对没有牵手挽着的动作,更别说孙二娘强调的实干兴邦了。

    可站在游人如织的外滩,偶尔对视,看到的不是欲望更不是缠绵,甚至相比两年前那个圣诞的夜晚,两人站在同样人潮汹涌的街头,却莫名的觉得好像比那时候的牵手,更加紧密。

    相视一笑,慢慢走着回酒店的两人,在大堂明亮的灯光下又觉得意犹未尽,居然就到大堂后面的酒吧又小酌两杯,杜雯终于想方设法把万成生对电影的思路都挖掘出来,才尽兴的分头而眠。

    第二天万长生这种带点学院欧陆风的复古派头,果然很得沪海各界一致喜爱,从他抵达现场开始,镜头就咔咔咔的没停过。

    这点和在京津地区都有区别。

    而且连这边的开幕式场面都时尚不少。

    不再是北方传统的那种领导剪彩,视察走一圈。

    而是在巨大的曲面屏幕墙前面,请了沪海有关领导,国家级书画机构领导,以及著名艺术家,跟万长生这样的青年艺术家代表在台上围坐半圈,闲聊座谈,畅想文化艺术的新时代。

    这种场面下,当然万长生就是全程冠冕堂皇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现场不这样。

    也许是远离了北方,这里很多话敢说敢问。

    看似高朋满座的台下,真有人当面发问:“今天正好有各方的领导在,我就直言不讳的提问了,全国青年美展也搞了好几届了,现在作品越来越倾向于主旋律的命题作文,讴歌新时代、新生活、歌功颂德,能够进京跟获奖提名的,更是好像全国各界成就展,我们是美术界,是艺术展,不是曾经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吗,现在基本成了只谈主旋律的尴尬局面,这样的青展还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艺术界和很多行业不太一样的地方,意气风发,一时意气的随性而为非常多。

    能够混到这个级别层面来的,在别的行当大多是老油子了,除非有特别重大的利益争夺,很少出现这种当面诘问的场面。

    台上领导、艺术家们面色如常,也就万长生这新手脸上有点:“卧槽,你们玩得这么嗨啊!”

    一般来说这种处理方式有几种。

    台上彷若无事的干脆忽略掉这种不按规矩出现的杂音比较常见,也有点考验脸皮厚度,毕竟现场还有这么多镜头呢。

    下来也容易成为笑柄。

    所以现在领导们往往笑着,不咸不淡的回应两句,这种情况确实有所抬头,正是需要大家研究商量的太极功夫挡回去。

    有些专业级推手还能反打一下,不正是因为走近群众的作品少了,才导致选择起来比较难么,问题在创作者不在主办方,更不在体制吧。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大事儿,也不会回头找这种人算账,丢不起那人。

    下回不带着玩儿就是了。

    当然前提是这种人这种声音背后没有值得警惕的深层次缘由。

    这也是关师娘曾经给万长生培育过的心态。

    好在艺术界真的可以不用想这么多,愣头青、没头脑和不高兴真的很多。

    所以台上几位居然还敢忍俊不禁,真的没人勃然大怒,然后就是相互推诿,沪海的笑着请书画机构的回应,书画机构的请组委会回应,组委会主席请著名艺术家回应,著名艺术家都六十多了,左右看看万长生的时候,台下几百号人,大部分都是媒体,居然哄堂大笑了。

    其实中国人的体制说严肃很严肃,说不严肃呢,大家都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主要台上几位全都探头看万长生这小年轻的姿态,太可乐了。

    有种明目张胆欺负新人的逗乐。

    万长生可能最近揣摩演技比较多,小紧张小惊吓的样子也惟妙惟肖,更助长了哄笑。

    这下连主持人都觉得他好欺负了,连忙趁着哄笑声还没落下前,用美妙的播音腔招呼万长生:“对,作为本届青展最年轻的金奖获得者,也是我们的青年艺术家代表,万长生你最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万长生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眼台下坐在边角的杜雯。

    这是个类似演播厅大剧场的地方,下面摆放了一排排座椅,中间前面的给艺术家,后面的给媒体,两侧边角就是各种经纪人、助理还有随从的席位。

    杜雯肯定是其中最显眼的,哪怕她已经尽量遮掩了。

    可这会儿抱着手臂看万长生的样子,嘴角泛起的绝对不是单边wink笑。

    也许只是两人好像昨天聊到过的各种东西,让他有了真切感受。

    万长生笑着拿起话筒,咔咔咔又是一片密集的快门声。

    他的普通话真不算很好,杜雯都懒得纠正了,但好歹明朗清晰还是能做到,而且带有江州地区见人就叫老师的习惯:“这位老师,我是第一次来沪海这样停留游览,昨天和朋友在外滩走了下,那见证了一两百年我们近现代史的地方,给了我很大的触动。”

    对方有点皱眉,可能觉得我特么是来当愤青,表达愤世嫉俗的激昂观点的,你跟我东拉西扯什么。

    可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镜头那么多也在拍,他就只能站在那拿着麦克风听。

    听万长生绝对不是东拉西扯:“我不知道你站在那看到的是什么,我看到了一两百年来这个国家,这个民族,面对危机时候,所有人的努力……”

    巨大空旷挑高的会场更加安静了,只听见万长生那带点蜀音的普通话在回荡。

    既然你都敢问,万长生就更敢说了:“我来自蜀川乡下,地主是我们熟悉的阶层,我同样来自蜀川美术学院,我们系上曾经还出过一组著名的雕塑《收租院》,控诉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我不是为地主阶级翻案,只是提到在那个丧权辱国的年代,你以为地主就是周扒皮,欺男霸女吗?很多领袖都是从这样的家庭走出来,地主阶级、士人们也努力过,发起了洋务运动……”

    几乎所有人都有点诧异,你这是上历史课呢?

    万长生后面就普及历史得很快了:“你以为封建皇族都是麻木不仁、混吃等死的傀儡吗?他们也努力过,皇族和官僚阶级发动过戊戌变法……”

    “你以为资本家都是洋买办、剥削工人,喝人血的吗?资产阶级也努力过,辛亥革命!”

    “你以为农民都是木讷愚蠢的吗?他们更努力过,太平天国、义和团、以及解放革命……”

    “最后就在脚下这片土地上,终于靠工人和农民联合起来,用解放革命改变了时代和一切,我想问问,当所有的阶层都在努力的时候,艺术界在做什么?”

    那边的领导马上正面回应:“文艺战线一直都在努力!”

    这特么调子太高了。

    万长生笑笑点头,还是看着提问的那位中年艺术家:“无论是认识字的,还是目不识丁的文盲,无论是拿大刀片的,还是拿枪杆子的,无论是武夫,又或者文人,各个阶层都努力过,哪怕努力的方向是错的,哪怕结果是失败的,但他们都尽他们所能,试图改变危局,直到我们找到最正确的方式,这才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值得歌颂和荣耀的地方,而在整个过程中,文艺处在什么地位?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吗?”

    那位中年艺术家还想说什么,万长生居然冒出来一句:“从一千八百四十年开始,为了中华民族而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文艺能做什么?”

    “国之大事,在戎在祀,你如果连这点起码的艺术工作者责任是什么,都没搞清楚,来问为什么青展大部分作品都是主旋律?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满座惊呆,真是想不到他居然从这个角度来回答了。

    无懈可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